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二百四十八章 二十年

第五千二百四十八章 二十年

        笑笑老祖受伤之时可以借助杨开的小乾坤来疗伤,墨族王主可以借助墨巢,两者皆有助力。

        不过相对而言,王主借助墨巢疗伤是人族早就知道的情报,而墨族却不知笑笑老祖同样可以借力。

        这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情报差,却也可以大作文章的。

        站在墨族王主的立场来看,他借助墨巢之力疗伤才短短二三十年功夫,一身伤势未能痊愈,人族老祖自然不用说,定也在疗伤之中。

        但今日笑笑老祖却是忽然杀出,冲王城下手,而且报以全胜之姿,这让墨族王主百思不得其解,搞不明白人族老祖的伤势为何能恢复的这么快,是以在彼此交手的那一瞬间,墨族王主可谓是大吃一惊的。

        笑笑老祖原定的打算很简单,便是利用自身疗伤方面的优势,不断地压迫墨族王主。

        这一次她伤势痊愈,墨族王主还有伤在身,若无意外,一战之下,她定能让墨族王主的伤势变得更严重。

        打完之后再回来找杨开疗伤,待过一阵子伤势痊愈了,再去找墨族王主交手。

        如此反复几次,恐怕用不了百年功夫,墨族王主就吃不消了,一身伤势始终无法恢复,稍微好一些便要被笑笑老祖再次打伤,一次比一次伤的更重,终有一日,他将彻底不是笑笑老祖的对手。

        到时候,笑笑老祖就可以轻松将他拿下,无需担心他会施展什么同归于尽的秘术。

        可是当她察觉墨族王主居然能借墨巢之力来增强自身的时候,便知自己原本的这个计划行不通了。

        王主伤势确实没有痊愈,但借助墨巢之力,他依然能发挥极为强大的战力。

        笑笑老祖甚至能感觉到,就算自己当时拼尽全力,在王城范围内,也必定要落入下风。

        是以在察觉到这一点之后,她果断压制了自身实力,佯装出一副伤势未愈的样子。

        这般做派破绽很大,但在王主看来,却是理当如此。

        上一次大家拼的两败俱伤,短短二三十年时间,他都没能恢复过来,人族老祖凭什么恢复?

        之后祸害墨族布防的左右两侧的大军,也是老祖临时起意。

        既然拿王主没什么办法,那就冲墨族的大军下手,给东西军制造更好的攻杀条件。

        事实上,为了祸害墨族的两处大军,老祖当时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别的不说,在她击杀第三位墨徒的时候,便被墨族王主阴了一击,当时看不出端倪只是她强忍着罢了。

        之后老祖果断牵制王主离去,就是为了不让他再继续借助墨巢之力。

        待到虚空深处,两者交手,老祖依旧压制了一些实力,继续装着伤势未愈的样子,与王主拼的天昏地暗。

        这也是老祖此番归来,依然能保持着原本模样的原因。

        要知道上次她归来之后,可是直接化作了一个三岁孩童的模样,足足昏迷了数年方才醒转。

        可以说,如今她的状态,比上次要好的多。

        “我还以为隐藏的很好,没想到被你看出来了。”老祖有些惋惜。

        杨开失笑道:“您在我这疗伤,什么情况我还不清楚吗?不过王主那边肯定是看不出来的,这一点您放心。”

        “那倒也是。”老祖微微颔首,“不过如此看来,墨巢这东西,不单单能给墨族修行所用,在墨巢之力笼罩范围内,墨族还可以借助来增强自身的力量。”

        杨开闻弦歌而知雅意:“大衍关?”

        老祖颔首:“大衍关那边也有墨巢,怕是也能给那些域主增强力量,找个机会传消息过去,让南北军那边注意防范,不要轻易进攻大衍。”

        杨开领命道:“我知道了,回头我将消息上报。”

        “累了,我先疗伤。”笑笑老祖言罢,盘膝坐在床上。

        下一瞬,她的身形便急骤缩小,在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便由一个成年的女子,化作七八岁孩童的模样。

        一如杨开当年在阴阳关坊市第一次见她的样子。

        如此情景,愈发印证了她的状态比上次要好的多。

        老祖疗伤,杨开恭敬退去。

        小乾坤铺展落下的山谷谷口处,负责守卫的两个七品开天忽然对视一眼,他们都接到了杨开的神念传音。

        其中一人颔首道:“我这就上报军团长。”

        少顷,驱墨舰中,项山与柳芷萍等人听完这位七品开天的回报,得知了墨族可以借助墨巢增强自身实力的信息。

        当即安排人手前往大衍关方向告知南北军。

        虽说南北军那边应该不会主动去攻打大衍,但消息还是要及时通报的,不过路途遥远,南北军那边接到这个消息应该最少也要一月之后了。

        大衍东西军与墨族大军一场血战之后,双方足足平稳了二十年时间。

        这期间,人族一直按兵不动,就连往年隔三差五会有的乾坤世界的袭击,也见不到了。

        这让墨族高层很是不安。

        因为人族越是如此,越表明他们在积蓄力量,待他们发起雷霆一击的时候,只会比上次更猛烈。

        域主们恨不得主动出击,攻打人族,然而王主有令在先,他们也不敢擅自妄动。

        最初的时候,还有一些域主以砗硿为首,觉得守护王城比主动出击更好一些。

        但随着时间流逝,就连砗硿也感觉自己当初的保守有些失误。

        就应该在人族立足不稳的时候,打乱他们的部署,如今人族已经站稳了脚跟,王主重创疗伤,再想进攻已经没有好机会了。

        如今的墨族,只能依王主之命,死守王城!

        东西军这边二十年无战事。

        反倒是南北军那边在这二十年内,与大衍关的墨族有过几次交锋。

        大衍墨族如今屯兵七十多万,域主二十多位,八品墨徒五十左右,实力可以说是相当雄浑了。

        而且借助这三万年来在大衍关的种种部署,以这般雄壮兵力镇守,面对不到三万的人族大军,可以说万无一失。

        大衍南北军,也从未展露过要攻打大衍关的意图,无论是脾气暴躁的欧阳烈,又或者羽扇经纶的米经纶,都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去进攻大衍,不啻于找死。

        人族兵力有限,绝不能做无谓的消耗。

        所以南北军始终驻扎在大衍半日路程之外,堵着大衍关的大门。

        这就让大衍墨族很难受。

        王城那边二十年前一战之后,大衍墨族意识到,他们不可能永远躲在大衍中享受这短暂的安宁,王城若是被破,大衍关墨族注定无法独善其身。

        所以在那一战的消息传来之后,大衍墨族也无时无刻不想着冲出大衍,支援王城。

        若是倾尽所有力量,以七十多万墨族大军,二十多位域主,五十多位八品墨徒的阵容,人族大军肯定不是对手,也拦截不住。

        但真这么做了,那就等于将大衍关拱手相送。

        这种事,吽氐域主可不会同意,毕竟他的墨巢就放在大衍关中,此地可以说是他的地盘。

        所以这些年,大衍墨族一直在寻找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能守住大衍,又能分兵增援王城。

        为此,每隔数年,大衍墨族都会尝试绕过南北军的驻地,赶赴王城。

        第一次这么做的时候,是在王城之战爆发后的半年。

        那一次大衍墨族出动了将近四十万大军,十多位域主领军,从大衍关后方出发,绕了好大一个圈。

        这般阵容也是域主们商讨出来的结果,这个数字不多不少,能赶赴王城的话,对王城那边也算是有巨大助力,留守的墨族足以保证大衍不失。

        然而他们的行径偏偏就被人族查探到了。

        而且人族似乎对此早有预料,竟卑鄙无耻地在他们行进路上的一片浮陆地带设置了大量的阵法陷阱。

        当墨族大军闯进那片浮陆地带的时候,法阵陷阱的爆发先让他们吃了一拨苦头。

        明明应该堵在大衍半日路程外的人族大军,竟也如鬼魅一般地从虚空深处杀来,数十位八品开天的气息,远远地便汇聚成无边威势,压的墨族喘不过气。

        这一战还没打,墨族便已失锐气,主要是之前曾与人族大军交锋过,吃过一次大亏。

        之后一场不算激烈的交锋,墨族不得不重新退回大衍。

        这一次南北军没有逼迫太甚,所以相对而言,无论是人族还是墨族,伤亡都不算大。

        在此之后,南北军与大衍墨族陆陆续续数次交锋,基本上都是以试探为主,双方高层都很克制。

        最长的一次战斗,也不过打了半日功夫,双方便各自撤军,最短的一次,甚至只接触了不到半盏茶功夫。

        那一战,墨族死伤不过万,人族更是毫无损失。

        不过经过这么多年的对峙试探,大衍墨族也算是明白了,不铲除这些堵在家门口的人族大军,他们永远也休想从大衍关走出去,更不要想着能去支援王城。

        如此局势,双方只能继续对峙等待。

        等待王城主战场的变化。

        变化很快到来。

        外界二十年的时间流逝,小乾坤八十年的休养生息,老祖再度恢复全胜之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