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二百四十二章 老祖在给谁披麻戴孝呢

第五千二百四十二章 老祖在给谁披麻戴孝呢

        杨开也算是接触过几位老祖的,相对来说,与笑笑老祖待在一起,压力是最小的,几乎可以说没有压力。

        这或许跟她修行的特殊功法有关,她疗伤的时候要借助红尘之力,修行的功法定然也与此相连。

        既沾染红尘,自会不会威压太甚。

        “你觉得,这世上有轮回吗?”笑笑老祖忽然开口发问。

        杨开略一沉吟道:“未曾经历,不敢妄断。”

        笑笑老祖呵呵一笑,不再追问,只是抬头望天:“我去了!”

        话落之时,冲天而起。

        彼时,小乾坤中,距离猎户夫妇寿终正寝恰一月时间!

        墨族王城,众多墨族域主一脸纠结的表情,无他,人族大军又开始调动了。

        这是第几次了?基本上每一次人族大军调动,伴随而来的便是一座座乾坤世界的袭扰,而且每次人族大军都只做佯攻,牵扯了墨族百万大军大部分的经历,逼的墨族只能分派小部分人手去拦截那些乾坤世界。

        这些年来,死在那些乾坤世界攻击下的墨族的数字,简直可以说是触目惊心。

        这让所有墨族都感到憋屈。

        若是真的在战场上与人族厮杀战死了,那还没什么,战死沙场不单单是人族将士的荣耀,也是墨族的荣耀。

        偏偏他们死的几乎没有价值,全都是被那些乾坤世界中布置的阵法灭杀的,连人族大军的皮毛都没触摸到。

        人族的无赖战术整整持续了二三十年,每一次都毫不遮掩,毫无变化。

        墨族愣是没有解决的办法,无论是袭来的乾坤世界,又或者是以做佯攻的人族大军,墨族都不能不管,不管任何一方,都可能会给墨族大军乃至王城带来巨大创伤。

        他们两头都要管,两头都要顾,这些年来一直被人族牵着鼻子走,被动至极。

        巨大楼船之上,砗硿域主屹立甲板,朝王城左侧方向望去。

        那边人族浩荡舰队,一如既往地开赴而来,气势汹汹,一副要跟墨族决一死战的架势。

        然而砗硿的表情很淡然。

        第一次第二次见到这种场景的时候,他还不断地发号施令,调动墨族大军做各种布防。

        但是经历的次数多了,砗硿也麻木了。

        因为他知道,人族大军不可能真的进攻王城,他们只是做做样子,摆个进攻的阵势而已。

        他们想要的,无非就是将墨族七成兵力牵制在原地,动弹不得。

        不但砗硿麻木,其他众多域主和墨族将士们同样麻木,三万多年不曾与人族大军正面交锋,乍一接触,他们发现人族的无耻和卑鄙远甚古老的口口相传。

        是以在无数双目光的注视下,人族的庞大舰队不断地朝王城方向逼近,如今距离王城,只有数千万里了。

        按照以往的经验,这个时候乾坤世界应该已经朝王城攻来,而待人族舰队抵达王城外千万里范围的时候,基本上便是乾坤世界被墨族拦截下来的时候。

        那个时候,人族要么直接退去,要么打一轮再跑,完全没有新意。

        “那边的情况查探清楚了吗?人族这次布置了多少乾坤世界?”砗硿一边望着人族舰队,一边问身边的另外一位域主。

        这样的阵仗经历多了,虽没办法彻底化解,但墨族多少也有一些应对之策。

        他们可以提前部署,在乾坤世界袭来的路上早做查探,探明乾坤世界的数量,让王城这边的墨族大军有些心理准备。

        这对墨族来说不是难事,借助墨巢之力传递消息的便捷,他们可以将所查探的情报迅速传递回王城这边。

        听到砗硿发问,身边那位看起来有些女性体征的域主道:“刚传消息过来,人族这次用来袭击王城的乾坤世界是六座。”

        “六座?”砗硿闻言眉头一皱,“确定只有六座?是不是看错了?”

        人族可从来没有动用这么少的乾坤世界来攻击王城,毕竟第一次他们就动用了十座,数量太少的话,对墨族可没什么威胁。

        那女性域主摇头道:“一个领主可能看错,四五个领主总不能全都看错的。”

        砗硿若有所思。

        既是好几位领主一起探明的情况,那想来是做不了假了。

        “算算时间的话,自上次他们进攻王城至今,也不过才几年时间,他们未必有足够的资源来布置阵法,或许六座是他们如今的极限。”那女性域主道。

        砗硿虽知道理如此,但人族若真的没有足够资源,为何不多等几年?他们可以在采集足够的资源之后,布置更多的乾坤世界。

        人族这次表现的有些反常,让他隐隐感觉不安。

        “传令过去,让那边不要放松警惕,这一次人族进攻与以往不同,或许会有什么变故。”

        那女性域主颔首,冲一旁招招手,立刻有个领主走了过来,女性域主吩咐几句,那领主迅速离开,朝王城右侧传递消息而去。

        值此之时,在王城右侧布防的三成墨族大军,已可以遥遥看到那从虚空中袭来的乾坤世界了。

        一如既往的迅如流星,许是知道隐藏不住,是以自从第三次开始,人族这边便不再浪费资源去布置什么隐匿阵法,如此一来,那袭向王城的乾坤世界,每一个都如大日般耀眼,煌煌之威,隔着亿万里地,朝王城压迫而去。

        乾坤未到,墨族大军中便有不少将士紧张地吞咽口水,按照以往的经验,每一次人族这么搞的时候,这边都要死上一批墨族,他们愿意在战场上与人族厮杀而亡,可不代表愿意被乾坤世界砸死,被上面的法阵给弄死。

        不过在这边布防的域主们神态还是很轻松的,以往最多一次,他们拦截了足足十八座乾坤,确保了王城不受干扰。

        虽然那一次付出的代价着实不小。

        如今只是区区六座,他们想要拦下,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

        王城左侧,人族庞大舰队距离只有两千万里之遥了,砗硿心头的不安愈发浓郁。

        这种不安来的莫名其妙,让他心绪烦扰。

        他紧密关注着王城左右两边的动静,不放过任何一丝异常,可看来看去,也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右边传来的消息,依然只是六座乾坤世界来袭,左边人族的舰队在不疾不徐地逼近着,算算时间,估计在乾坤世界轰击而来的同时,他们能逼近王城千万里之内。

        人族每次都是这样,将时间算计的分毫不差。

        两边都无异常,那么自己的不安从何而来?

        眼角余光似察觉到了一丝异常,砗硿猛地扭头朝人族的驻地乾坤方向望去。

        那边,似有一道流光正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朝王城这边接近。

        那种速度,绝非域主和八品开天们应有的速度,砗硿察觉到的时候,那流光才刚从人族的驻地乾坤掠出,一眨眼,已跨越数千万里,再一瞧,又是数千万里。

        短短几息的功夫,那流光已耀如明日,从那流光之中,更有难以言喻的威压,弥漫虚空。

        砗硿心头一抖,惊恐大吼:“人族老祖!”

        话落之时,从人族驻地乾坤中掠出的流光,已化作一柄惊天巨刃,冥冥之中,仿佛有一只无形大手,持着这一柄巨刃,狠狠斩向王城。

        虚空战栗,乾坤不稳。

        这一击之下,所有墨族都感觉浑身发凉,平白生出一种将死之感。

        时间仿佛在这一瞬间凝固,纵然那巨刃的光芒再如何耀眼,也难掩其中一道身影的风姿。

        这一瞬间,无论是百万墨族大军,又或者人族将士,所有的注意力都被这一道身影吸引。

        那是一个身穿白衣,头顶孝布的身影。

        所谓女要俏,一身孝,本就风华绝代的笑笑老祖穿着这么一身出现在虚空之中,不但惊爆了墨族的眼珠子,人族将士们也是看的目瞪口呆。

        此时此刻,笑笑老祖并指为剑,指向王城,那惊天巨刃,便是她一身修为凝聚之力。

        中军驱墨舰上,向来古井不波的项山忍不住张大嘴巴。

        柳芷萍更是伸手掩着红唇,不敢置信。

        身边有八品总镇嘴角抽搐:“老祖这是在给谁披麻戴孝呢?”

        老祖这一身装扮实在太眼熟不过了,这明显就是一身孝衣啊,唯有至亲之人离世,才会有这么一身装扮。

        可是这世上什么人何德何能,让老祖为其披麻戴孝?

        两位军团长茫然,八品们茫然,人族将士们亦是茫然。

        毕竟老祖已是人间至尊,无论年纪,修为还是辈分,基本都站在顶尖,纵有徒孙辈离世,也不至于让老祖级别的强者做出这种装扮。

        至于说长辈,老祖哪还有什么长辈?怕早就已经离世了。

        那八品总镇也是个脑子惊奇的,忽然想到一个可能:“莫不是杨开挂了?”

        老祖一直在杨开的小乾坤中疗伤,若是因为老祖的疗伤而导致杨开出了什么意外,愧疚之下,老祖做出这般装束也有可能。

        “瞎说什么?”柳芷萍瞪了那八品一眼。

        就算真的因为老祖疗伤而导致杨开出了意外,这一身装扮也没办法解释。

        如此看来,在老祖疗伤期间,定然是发生了一些他们所无法理解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