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二百四十章 他们走了

第五千二百四十章 他们走了

        将人族大军的卑鄙行径看在眼中,众多墨族域主无不愤怒。

        他们不禁思量,一门心思在王城之外布防,死守王城的决策,到底是不是错了。

        只会防守的墨族,就如失了爪牙的猛兽,对人族来说几乎没有半点威胁,纵然人族将驻地钉在他们家门口,他们也不能有任何举动。

        若是他们也能发起进攻的话,又岂容人族这般嚣张地来去自如?

        然这个念头只是在一些域主的脑袋中转过,压根不敢发泄出来,毕竟死守王城是王主沉眠之前下的命令。

        唯一让域主们感到庆幸的是,这一次人族的进攻没有干扰到王主的疗伤。

        此番从王城右侧袭来的乾坤世界虽比上一次还要多几座,但在墨族大军不计损失的阻拦下,所有的乾坤世界都在半途被打爆,被拦截了下来。

        没有对王城造成任何干扰。

        而付出的代价便是比上次更大的伤亡。

        这是无法避免的,相对于打扰到王主的疗伤,域主们宁愿付出更多伤亡。

        不过经历了两次这样的事,墨族也看出了人族这边的打算。

        借助那些乾坤世界,人族可以不费一兵一卒,便能给墨族带来损失,前后数年两次袭击,墨族大军少了十万众。

        若是每次皆都这般情况,长此以往下去,墨族百万大军恐怕要被消耗干净,到时候墨族这边拿什么来抵挡人族大军的进攻?靠那些域主和八品墨徒吗?

        他们虽然实力强大,但人族也有八品开天,而且数量上丝毫不逊。

        时间拖的越久,对墨族越是不利。

        而如今墨族能够指望的,也只有正在疗伤中的王主了,期望他的伤势能比人族老祖先一步好转,由此将颓势挽回,当然,若是大衍关那边的墨族能够支援过来,那就再好不过,到时候墨族可前后夹击人族大军,叫他们进退无门。

        自二度借助乾坤世界袭击墨族王城之后,每隔数年,人族这边都会如法炮制一次这样的行动。

        不过总体而言,时间间隔却是越来越长了。

        第二次袭击距离第一次,不过五年时间,第三次袭击距离第二次却有七年,到了第四次,更是十年之久。

        会出现这样的变化,也是无可奈何之事。

        虚空之中,乾坤世界虽多不胜数,然而适合拿来布阵,进攻王城的却不多,毕竟这种事讲究一个体量。

        体量太大的话,布阵消耗太多,体量若太小,恐怕对墨族起不到什么威胁。

        适合的体量,才是人族选择这些乾坤世界的唯一标准。

        寻找这些合适的乾坤世界需要时间,开采资源同样需要时间,当附近的乾坤世界被消耗,人族自然要去更远处的虚空寻找。

        这就是时间上为何会间隔越来越长的原因。

        不过总体而言,东西军高层一直贯彻这这一战术,始终不曾动摇,在东西军将驻地乾坤钉在墨族王城之外的二十多年内,先后四次对墨族王城发起进攻。

        东西军未损分毫,因为他们压根就没有与墨族正面交手过,每次都是在项山的命令下,浩荡舰队升空,朝王城逼近,然后撤回。

        然而取得的战果却是无比丰厚的。

        四次乾坤世界的袭扰,耗费的资源难以算计,由此给墨族带来的伤亡,只怕已经超过三十万之多,其中不乏领主级别和七品墨徒。

        域主和八品墨徒倒是一个没死,但每次负责防守乾坤世界袭扰的域主和八品墨徒们,也是被搞的心力憔悴。

        如今再朝墨族王城那边看去,虽在城外布防的墨族大军依然有百万之中,数量上似乎不曾减少过。

        但整体实力,却比最初要弱上一筹的。

        最初聚集在王城外的墨族大军,俱都是各位域主麾下的精锐之师,战死后补充过来的,顶多也就是实力低微的下位墨族,这些墨族在战场中起到的作用极为有限,不过用来凑人数却是没什么问题的。

        外界一晃二三十多年过去,小乾坤中春去冬来,四季交替,已过百多年之久。

        小山村依旧是那个小山村,规模上比之前大了一点点,却也有限。

        村中猎户如祖祖辈辈那样,以打猎为生,老猎人临终之前将自己的弓箭传承给下一代,如此繁衍下去。

        小院之中,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百多年过去,猎户夫妇早已老的不成样子了。

        如今的他们,俱都有百五十岁的高龄,这样的年纪放在未曾修行过的普通人身上,绝对算得上是高寿。

        相对而言,壮妇老的更厉害一些,不知是不是年轻时候操的心太多的缘故,如今的她早没有那壮硕身躯,虽依旧高大,却显得瘦骨嶙峋,肤色暗淡,双目浑浊。

        猎户倒还算有些精神,不过也已头发雪白。

        两个老人并排坐在椅子上,晒着晌午的太阳,暖洋洋的让人舒适。

        笑笑就蹲在他们面前,一手牵着一个老人,聆听猎户在许多小事上絮絮叨叨,面上始终挂着微笑。

        猎户说的事情很散碎,有年轻时自己在外游历的见闻,有回到山村中在山上打猎的遇险,更多的却是捡回笑笑后的事,他回忆着笑笑从昏迷中苏醒,回忆着笑笑第一次喊他阿爹,回忆着第一次带笑笑上山打猎。

        仿佛要将自己这一生都回忆起来,回忆之中是沉甸甸的满足。

        笑笑只是聆听,面上笑容始终不曾改变。

        一旁的壮妇原本目光浑浊,忽然打了个激灵,一巴掌拍在猎户大腿上,叫道:“天晚了,快去叫笑笑回来吃饭。”

        猎户被打的龇牙咧嘴,别看婆娘如今身体不如年轻时,那巴掌依旧沉重,这一辈子猎户算是深刻领教了。

        笑笑扭头道:“阿娘,我在这呢。”

        壮妇闻声低头望来,怔了片刻后才笑道:“笑笑你怎么一下长这么大了?”

        笑笑道:“阿娘,我吃了好多东西,所以长大了啊。”

        壮妇闻言颔首:“对的对的,长大了好,不能一直长不大,长大了好啊。”

        自十多年前开始,壮妇的神智就有些不清了,这是许多上了年纪的人都有的毛病。

        不过纵是神智不清,她也依然在操心着笑笑长不大的事情,尽管这已是百多年前的事了。

        恐怕在她的记忆中,这是最让她担心和惶恐的事,所以一直不曾忘怀。

        壮妇呢喃了几声之后,原本浑浊的眸子忽然渐渐变得明亮起来,往日蒙在眸中的昏暗迅速散去,她低头望着面前,轻轻地,柔柔地喊了一声:“笑笑?”

        一如当年笑笑还是个小孩子时,她这般称呼着。

        “阿娘。”笑笑将脸颊贴上壮妇的手,粗糙的质感刮在她细嫩的脸上,却是痛在心中。

        “笑笑长大了,是大姑娘了。”壮妇轻声道。

        笑笑嗯了一声。

        “以后可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壮妇叮咛着。

        “阿娘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笑笑不住地颔首。

        “要是碰到了喜欢的人,就不要犹豫,女人这一辈子,若是不成家的话,总是不完整的。”

        “我记住了。”

        “笑笑是最听话的。”壮妇一脸欣慰,“阿娘有些累了,阿娘睡一会。”

        笑笑抬起头:“阿娘我唱歌给你听。”

        “好啊。”壮妇笑着点头。

        笑笑轻轻地哼了起来,一如当年她小的时候,阿娘无数次在夜晚给她哼的那一首童谣。

        一首童谣唱罢,壮妇的眼帘已经阖上,脑袋依靠在猎户的肩膀上,沉沉睡去,面上却是挂着笑容。

        猎户轻轻地呼了口气,低声道:“该叮嘱你的,你娘都跟你说了,你是个大姑娘了,我也没什么要跟你说的,只有一件,这个村子太小了,走出去看看吧。我们老夫妻二人耽误了你这么多年,也是时候让你振翅翱翔了。”

        笑笑使劲摇头:“能给阿爹阿娘当女儿,是我最开心的事。”

        猎户露出欣慰的笑容:“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顿了片刻,轻声道:“别看你娘长的人高马大,最是怕孤单,我陪她睡一会,你自己玩儿去吧。”

        言罢,伸出一手将身边陪伴了他百多年的婆娘搂紧了,摆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阖上眼帘。

        笑笑定定地望着,心如刀绞,却是无能为力。

        如今的她已是帝尊,常人看不出来,以她帝尊境的眼力,又何尝看不出爹娘的生机正在迅速消散。

        纵然她这些年给猎户夫妇服用了许多滋养气血之物,然而凡人终究只是凡人,终有命尽之时,这是任谁也无力更改的。

        猎户夫妇能活百五高龄,已是笑笑这些年努力的结果,若没有笑笑给他们服用的一些滋补之物,只怕百岁之后,猎户夫妇都要撒手归天。

        少顷,背后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笑笑转身望去,泪水无声地滑落着,冲着来人哽咽道:“先生,阿爹阿娘,他们走了!”

        杨开微微颔首,度步到她身边:“两位走的很安详,他们这一生已经没有牵挂了。”

        笑笑转头扑进杨开怀中,嚎啕大哭起来:“笑笑再没有爹娘了。”

        杨开轻拍着她的背,宽慰道:“曾经有过,便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