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二百三十九章 情景重现

第五千二百三十九章 情景重现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笑笑也终于长成了大姑娘,虽粗布衣衫,也难掩其绝代风姿。

        方圆百里内,不知多少人托媒前来说亲。

        皆都被笑笑乱棍打出。

        初始猎户夫妇还笑呵呵观望,觉得那些粗野小子配不上自家丫头,活该被打。

        然而随着笑笑年纪增长,夫妻二人也不禁有些忧心起来。

        当年在山中捡到笑笑的时候,猎户夫妇便已年过四十,捡回来的头十年,笑笑一直不曾长大,直到拜入水月府修行返家后才变了模样。

        如今的笑笑,看起来二十出头,然而自猎户捡她回来已经快有三十年了。

        猎户夫妇也有七十高龄。

        这样的年纪放在哪里都不算年轻,虽说虚空大陆上纵然没修行过的普通人也能轻松活过百岁,但他们总有撒手离开的那一天。

        若他们走了,笑笑就是孤身一人了,无依无靠,岂不孤单?

        所以虽万般不舍,猎户夫妇还是希望笑笑能够早点成家,也与她几次说过此事,不过笑笑都只是一笑了之,言明自己并没有这个打算,只愿陪伴爹娘终老。

        猎户夫妇心中欣慰之余,再不提及此事。

        虽说笑笑一直不曾在他们面前展露过修行中人的手段,但夫妻二人都知道,自水月府归来之后,笑笑便不再是普通人了,自家女儿已经飞上枝头,摇身变凤凰。

        又岂是那些山野小子能够觊觎的,女儿纵然要找夫君,怕也只有同为修行中人的盖世英豪能够相配。

        山中学堂,学子换了一波又一波,唯独先生始终如故。

        笑笑时常会来看望先生,给他带来一些好吃的,她不曾忘记,当年年幼时,是先生变戏法似的,时常拿一些她未曾见过听过的好吃的送于她。

        如今她有强大的修为,可以飞来纵去,自然该是她回报先生的时候了。

        不过有一点让笑笑一直很疑惑。

        那就是过了这么多年,先生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依然如他三十年前初来这村中的模样。

        笑笑也曾怀疑他是不是同为修行中人,悄悄查探过之后,却并无发现,这让她极为不解,只能猜想先生是那种老的慢的。

        反倒是阿爹阿娘,随着年纪的增长,容颜渐老。

        她也想办法找来许多滋养身体的药物,期望能够延长爹娘的寿命,但她也知道,既为凡人,终有寿尽的一日,是以她无比珍惜眼下能与阿爹阿娘生活在一起的日子,每一日都过的很快乐。

        杨开将这一切看在眼中,不禁有些感慨。

        老祖化身的笑笑已踏上修行之路,然却从未忘记养育他的猎户夫妇,想方设法地离开水月府,摆脱束缚,只为能回到猎户夫妇身边。

        这一点,鲜少有武者能够做到。

        对武者来说,踏上修行之路,那么攀升更高的武道,便是他们最大的追求,亲情,友情,爱情,都是其次。

        笑笑这边不一样,亲情这两个简单的字眼,从始至终都被她放在头一位,一如既往地贯彻着自身的理念。

        她那在水月府无意间发现的隐匿修为的功法,自然是杨开放在她面前的,那功法的效果也没那么强大,只不过杨开暗动手脚,让水月府那些人看不出笑笑的修为变化,还是轻而易举的。

        他不轻易干涉笑笑的成长经历,但笑笑既然流露出了一些意图,他自然是要满足的。

        事实证明,从水月府返回山村中,笑笑的个子长的更快了,这意味着老祖的伤势正在好转。

        如今的笑笑已是一个大姑娘,单从外表上来看,与老祖并无区别,只是气质上有所不同。

        小乾坤中的笑笑,更显青涩稚嫩,没有诸多风雨洗礼的痕迹。

        这恐怕也是老祖自我封印了记忆的初心所在。

        这样的一段人生,对她的疗伤,有巨大的促进作用。

        老祖这边疗伤顺风顺水,外界东西军攻打王城也没有波澜。

        大半年前,东西军第三次对墨族王城发起进攻。

        数年时间的积累,东西军这边攒下了不少物资,不过这些物资还没被柳芷萍捂热,便让项山大手一挥,给诸多阵法师炼器师拿去布阵炼器去了。

        这一次东西军足足布置了十几座乾坤世界,将数年的积累消耗一空。

        柳芷萍对此无语至极,她算是发现了,项山这个人,对物资多寡根本是没有概念的,他眼中只有墨族那座王城,不管有多少资源到他手上,都能在短时间内挥霍一空。

        要不是她提前截留了一批物资下来,那一战打完,东西军将士恐怕连日常修行都维持不了。

        纵然她有所截留,这数年时间开采出来的资源,也足够东西军这边布置十几座乾坤世界了。

        情况跟第二次攻打墨族王城如出一辙,没有太大改变!

        安稳不动数年之久的东西军忽然大军集结,舰队升空,绕出一个大圈,朝墨族王城逼近。

        墨族域主们虽经历过一次这样的事,但再次遭遇,还是又惊又怒。

        惊的是人族居然这么快又发起进攻了,他们也知道人族最近在开采资源,想来是资源不太够用,本以为人族开采资源肯定要花费不短的时间,或许十几二十年都有可能,如此一来,王城就有一阵子安稳了。

        然而自上次进攻王城至今,不过短短五年时间而已。

        怒的是人族也太嚣张了一些,连进攻的方式都不曾做出半点改变,跟上次的情况如出一辙。

        人族这摆明是告诉他们,大军会从左侧迂回进攻,另有乾坤世界会从右侧袭来,看你们怎么挡!

        墨族能怎么办?只能如上次一样,分兵防守。

        三成力量布防右侧,负责狙击那些即将袭来的乾坤世界,七成力量布防左侧,防备人族大军的袭扰。

        时光仿佛回溯,五年前的一切再次重现。

        因为提前有所预料,所以这一次在王城右侧布防的墨族域主们比上次更早一些发现了那些袭来的乾坤世界。

        而这个时候,东西军正好逼近王城千万里之内!时间上,人族算计的丝毫不差,借此逼迫墨族不得不分心两顾。

        右侧墨族的力量开始宣泄,朝那一座座经历了漫长虚空旅程,朝王城轰来的乾坤世界打去。

        浓郁的墨之力将偌大虚空染成漆黑,一道道出自墨徒们的秘术秘宝的光华在其中绽放。

        一座又一座乾坤世界被打爆,但那每一座乾坤世界上,都布满了法阵,爆碎的世界残片散乱飞溅,法阵之威激发,霎时间,王城右侧虚空,如放了烟火般绚烂多彩。

        在这璀璨夺目的景象之下,是那一个个拦截乾坤世界的墨族的灭亡。

        纵然有足足三成力量在右侧布防,其中包括十几位域主,两倍数量的八品墨徒乃至更多的领主,但是当那一座座乾坤世界袭来之时,任凭这些强者用尽手段,也没办法全面抵御。

        这一次袭来的乾坤世界,比上次还要多几座。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法阵威能爆发时,每每都让墨族强者们措手不及。

        顶尖的强者们拦不住乾坤世界的袭扰,只能依靠下面的墨族拿性命去挡。

        上一次有一块乾坤碎片轰中王城,导致王主苏醒,那盛怒的意志之下,墨族惶恐不安。

        谁也不愿再感受王主的愤怒,为此,他们宁愿付出性命!

        在无数墨族飞蛾扑火般的攻击下,散乱的世界碎片纷纷被拦下,域主们在怒吼,八品墨徒们亦拼尽全力。

        相对于在右侧布防的墨族,左侧的墨族大军这个时候就安稳多了。

        所有墨族都盯着那朝王城不断逼近的人族舰队,耳畔便回荡着族人们临死前的惨叫和怒吼,每个墨族心中都憋着一股气。

        砗硿域主憋的最厉害。

        上次他就吃过人族的亏,本以为人族大军会趁机发起攻击,谁知人家只是在合适的距离上,打一轮就撤,结果墨族这边连敌人的皮毛都没摸到。

        战场之上,最憋屈的就是这样了,自己吃了亏,偏偏无力还击。

        所以砗硿决定,这一次要先人族出手!

        只等人族舰队抵达能够出手的位置,便给他们一轮猛攻,叫他们为上次的行为付出代价!

        千万里之地,已经是域主和八品开天们出手的距离了。不过这还不够,毕竟无论域主还是八品开天,都是双方力量的中流砥柱,虽强大,数量却不多。

        所以要等人族大军逼近五百万里之内,让领主们也能够出手,才能狠狠报复前次之辱。

        近了,更近了!

        砗硿的号令憋在嗓子眼,只等人族再往前踏出十万里,便要教他们做人。

        然而就在这时,人族的舰队忽然顿住,然后整齐化一的朝后遁去,速度奇快,眨眼退出百万里,再片刻,已是千万里外。

        砗硿眼珠子瞪大了,一口怒气憋在心头无处发泄,难受的几乎要吐血。

        他感觉自己像是抡起一个大锤,蓄势待发,结果却忽然丢失了想要攻击的目标。

        “狗贼,我与你势不两立!”

        砗硿的怒吼声响彻虚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