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二百三十七章 看不透

第五千二百三十七章 看不透

        自千年之前,虚空道场凌空出世,给整个大陆的修行之道带来了极大的冲击。

        在虚空道场出现之前,大陆之中,武者以帝尊为长,哪一家宗门之中若是能有一位帝尊境坐镇,那便可称为大宗门了,若是能有两位,那就是顶尖宗门。

        大陆之中,帝尊境武者数量也不算多,寥寥十几二十位,帝尊三层镜更是凤毛麟角。

        所以那个年代,武者们都以为武道的尽头,便是帝尊境,每个修行中人都渴望有朝一日自己能够达到这个一览众山小的至高境界。

        唯有那少数几个帝尊三层镜,隐隐感觉帝尊之上,还有更强大的奥秘,只可惜无论他们如何努力,都无法参透那帝尊之上的玄妙。

        直到某一日,整个虚空大陆的天地灵气忽然发生巨变,谁也不知道这巨变的根源在何处,但所有修行中人都因此而受益。

        适合修行的武者越来越多,天资出众者也是越来越多,帝尊境的数量同时水涨船高。

        就连那些没有修行资质的普通人,平均寿命似乎也延长了。

        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虚空道场横空出世,自那之后,虚空大陆上的武者方才知晓,帝尊境并非武道的尽头,帝尊境强者修行到极致,可在体内凝聚道印,炼化阴阳五行之力,开天辟地,于己身演化乾坤奥秘。

        是为开天境!

        那些在帝尊境这个境界上困顿多年的修行之人激动万分,无不对开天之境渴望至极。

        那虚空道场之中,蕴藏着武者于自身体内开天辟地,演化乾坤的奥秘,只要能踏上虚空道场,便有机会在武道上更进一步。

        然而虚空道场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踏足的,这个对于大陆所有武者来说,几乎是圣地一般的道场,选拔人才时,对资质的要求严苛至极,无关境界高低。

        或许一个才入门修行不久的开元境,便可得道场接应,踏入道场之中修行。

        然而一个困顿在帝尊三层镜顶峰无数年的老牌强者,无论如何努力,都休想靠近道场半步。

        道场选拔人才,不拘时间地点,这一处圣地似乎自有其运转之理,但凡有哪个武者入了它的法眼,便会有莫名之力,将之接引入道场之中。

        所以在虚空道场出现的早些年,大陆上的武者时常便可见到有武者被道场接引的场景出现。

        这些被接引走的武者,自然都有其宗门出身。

        对于培养了他们的宗门来说,道场方面是有赏赐的,这些赏赐对于那些困于帝尊境,无法一窥开天奥秘的老牌强者们来说,简直就是天赐之福。

        因为道场方面赏赐的,正是凝聚道印的法门,还有阴阳五行的资源,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普通修行资源,可供那些宗门弟子使用。

        如今千年已过,大陆上各大小宗门,都已习惯了虚空道场的存在,承认了它对整个大陆的统治地位。

        能培养出一个有资格被道场承认接引的弟子,也是每个宗门努力的目标。

        所以各大小宗门,对收取门徒之事都极为热心,若是能收得一个资质出众者,对整个宗门来说都是好事。

        这也是文远行事如此风风火火的原因。

        以他虚王境的眼力,实在没办法辨别笑笑的修行资质到底是好是坏,必须得请门中长老过来查探。

        若是因此而让水月府收得一个道场门徒,那水月府的地位也可随之水涨船高。

        水月府不是什么大宗门,实力最强的宗主,也才帝尊一层境而已,门中的长老们都是道源境。

        这样的阵容放在千年前还算不俗,但放在千年后的今日,已经上不得什么台面了。

        水月府上次有弟子被虚空道场接引,还是八百年前的事,那一次道场赐下的庞大的修行资源,让水月府弟子获益巨大,至今也让门中高层念念不忘。

        这些年来,门中高层也在四处收徒,只可惜收获寥寥。

        文远离去,那长根猎户也不敢久留,在壮妇的叫骂声中,灰溜溜地跑掉了,猎户有意让他吃点苦头,在他逃跑之时,一箭射出,擦身而过,吓得长根惊声尖叫,摔倒在地。

        身后众人哄然大笑。

        直到此时,一直躺在椅子上,拿书卷遮住了眼睛,睡回笼觉的先生才悠悠转醒,乍一见得外间如此热闹,一脸茫然地问笑笑:“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笑笑没好气地瞪了先生一眼:“你老人家还是继续睡觉去吧。”

        先生挠着脑袋,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

        水月府的行事效率是极高的,主要是对收徒之事太过重视,当文远返回水月府找到与自己最亲近的长老汇报情况之后,那长老便马不停蹄地赶到村中。

        前后不过半个时辰。

        是以笑笑这边才刚吃完早饭,正准备跟着阿爹上山打猎去,当空两道身影便落在门前。

        一人正是之前离去的文远,另外一人是个面色红润的半大老者,神情和蔼。

        “便是此子?”那老者一落下身子,便看到了笑笑。

        文远颔首:“正是她。”

        长老饶有兴致地问道:“能让文远你都看不透彻,这丫头的资质可能真的有什么特别之处,便让老夫来看看。”

        文远又望向一旁的猎户和壮妇,介绍道:“这位乃我水月府长老,此番特意请他老人家过来查探下笑笑的资质,定不会对她有任何危害,但请放心。”

        猎户轻轻颔首:“有劳了。”

        得了猎户允许,长老才对笑笑道:“小姑娘,手伸出来。”

        之前文远也查探过她,所以笑笑此刻轻车熟路地伸出一手。

        老者探出两指搭上笑笑手腕,另一手抚须,闭眸凝神,仔细查探起来。

        好片刻功夫,老者才忽然睁开眸子,望向笑笑:“小姑娘,可愿入我水月府修行?”

        笑笑断然摇头:“不要!”

        老者神色一滞,他本以为自己招揽之言既出,面前小丫头定会趋之若鹜,毕竟对普通人来说,能够修行可是天大的喜事。

        万没想到这丫头拒绝的竟是如此干脆。

        这可是从未遇到过的事。

        不过毕竟是小孩子,应该不明白修行的种种好处,是以他略一沉吟,便开口问道:“为何不愿?”

        笑笑转头看向猎户夫妇:“我要跟阿爹阿娘在一起,我不要跟他们分开。”

        猎户夫妇闻言,皆都心头一暖。

        长老微微颔首:“原来如此,不过孩子,你总归是要长大的,不可能一辈子不与爹娘分开。”

        笑笑歪着脑袋:“那我就不长大,这样就不与阿爹阿娘分开了。”

        猎户夫妇心都快化了,只觉得此生能有这样的女儿,死也无憾。

        长老失笑,孩童之言,果真天真无邪。

        继而谆谆善诱道:“你若不长大,日后爹娘老了,你可如何赡养?”

        “我会打猎!”笑笑举起手中的小弓,这是猎户特意给她做的。

        老者缓缓摇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山上的猎物也不是无穷无尽的,打猎同样有危险。不过你若是能够修行,日后便无需用弓箭来打猎,随便一道秘术,自可轻松捕猎,待你能够飞来高去,更可游历大陆风景,领略各地风情,岂不比你困守小小山村,有前途的多?”

        一番大道理,听的笑笑直摇头。

        长老也不急,他虽对着笑笑说话,但却知道此事能做主的乃是孩子爹娘,眼前的小姑娘虽然一副对修行之事一点都不感兴趣的样子,但孩子的爹娘明显早有意动。

        做爹娘的,哪个不希望自家孩子有远大的前途,对虚空大陆上的人来说,能够修行便是最好的恩赐。

        所以方才那话他虽是对着笑笑说,却是说给猎户夫妇听的,他相信猎户夫妇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不再劝说,只是递出一物给笑笑:“此物你收下,待你有朝一日想要入门修行了,点燃此物,自会有人前来接引。”

        言罢,转身离去。

        文远冲猎户夫妇一抱拳,紧紧跟上。

        待离了小山村,文远才道:“长老,那孩子的资质当真不俗吗?”

        长老摇头道:“说来惭愧,老夫也没能看的透彻。”

        文远一惊:“连长老都看不透彻?”又不解道:“既看不透彻,为何要收她入门?”

        长老呵呵一笑:“正因为看不透彻,所以才要收她入门。既看不透彻,那就让她自己证明自己,若她资质当真出众,那我水月府便多一好苗子,若她资质不堪,也不会浪费什么资源。”

        文远恍然大悟:“长老英明。”

        他这边还在纠结资质是好是坏的问题,长老已经想到了解决的办法,不管她资质好坏,收进来再说,日后总能见分晓的。

        只要入了水月府,资质好坏都不是问题。

        长老与文远离去之后,笑笑低头望着手中之物,那是一炷香,看起来与寻常的香烛没什么区别,不过却是短了许多,约莫只有一指长,而且似乎燃烧过一半。

        剩下的只有一半了。

        那老头子也太小气,给的东西居然是别人用剩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