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二百三十六章 水月府来人

第五千二百三十六章 水月府来人

        孩子们虽然不喊,但这个称呼却不经意间流露了出去。

        附近几个村子的猎户们都知道,这边有一个始终长不大的小孩子,虽多年不长个子,打猎却是一把好手。每次上山打到的猎物,比许多老猎户都要多。

        每次笑笑跟着阿爹在山上碰到其他村子的猎户时,那些人都会用一种好奇的目光看她。

        不过会当面喊她妖物的,也只有眼前这个讨厌的家伙了。

        被那猎户唤做文远叔父的,是一个面色白净的青年,身形颀长,身穿一件青色长袍,相貌粗糙的猎户站在他身边,就如鸿鹄边上的云雀。

        而且两人年纪上看起来,明明是猎户比较大,可辈分上却是那青年为长。

        事实上,便是年纪,也是那青年更大一些,只不过修行之人常年受灵气浸润,自然容颜不老。

        他上下打量了笑笑一眼,缓缓摇头。

        虽然面前的小丫头生的粉雕玉琢,但浑身上下并没有什么妖气的痕迹,显然不是什么妖物,对自己在这方面的判断力,他多少有些自信的,毕竟他也修行了不少年,实力不俗。

        见他摇头,那猎户急道:“文远叔父你可不要被她的样貌给骗了,她看起来只有三四岁的样子,但实际上十年前就是这个样子,谁也不知她到底多大了,说不定是个老妖物,不是说妖物修行有成了,可以变化为人吗?”

        笑笑再忍不住,冲那讨厌猎户一阵龇牙咧嘴,听到他说自己是老妖物的时候,她莫名其妙有些愤怒,恨不得把他那张嘴给撕了,搞不懂为什么,对老这个字眼,她好像特别敏感。

        “哦?”文远眉头一扬,“十年前就是这个样子?”

        “千真万确。”那猎户猛点头,“方圆百里的人都知道,不信你去问问。”

        文远摸了摸下巴:“这倒是有些意思。”

        早先听这个家中侄子说这边有一个成精的妖物,他本着修行之人降妖除魔的职责便过来看看,若真有妖物,一剑斩之便可,可看到这小丫头之后,他便知人家不是什么妖物。

        纵然是修行有成的妖物,也不可能将妖气收敛的如此完美,除非实力远胜于他。

        他如今好歹也是虚王境,能瞒过他感知的,那恐怕最次也是道源境的妖物了。

        这等妖物,整个虚空大陆都没有几只的,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出现。

        不过听说十年前这小丫头就是如此模样,倒是引起了他的好奇心。

        正要开口问那小姑娘能不能让他检查一下的时候,忽觉背后一道阴影笼罩。

        文远扭头望去,只见背后不知何时站了一个壮妇,满脸横肉,神色愤怒地望着他。

        壮妇身后,更有十几个猎户和村妇,手持弓箭,农具围了上来,冲他虎视眈眈。

        村子不大,外村的猎户带了一个青年过来,堵在学堂门口,一看就没什么好事。

        无需吆喝什么,见到此景,十几户人家的大人全跑过来了。

        那外村的猎户一看这阵仗便有些发虚,不过想起身边叔父的本事,又挺直了腰杆,一脸挑衅地回望过去。

        “这位大姐有事?”文远望着那怒视自己的壮妇,狐疑问道。

        壮妇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狞声道:“我没事,我想问问,你们有什么事?”

        手上一发力,却赫然发现面前看似有些单薄的青年稳如磐石,动也不动,更没有半点痛楚神色。

        她这一掌,可是能劈断一根木柴的!

        壮妇猛然想起了什么,望着青年的眼神也凝重起来,该抓为拨,青年倒也配合,直接让开身子。

        壮妇踏进学堂内,转过身,壮硕身躯犹如一座铁塔,挡在门口处,遮挡风雨。

        身后笑笑探出脑袋,手指着那猎户道:“阿娘,这人说我是妖物!”

        壮妇咬牙望向那猎户,唾口骂道:“狗东西长根,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你凭什么这么说我家笑笑,我看你才是妖物,全家都是妖物。”

        那叫长根的猎户梗着脖子道:“水月府高人面前,岂容你这泼妇放肆,是不是妖物,让我叔父一看便知。”

        “水月府?”壮妇又望向文远,刚才便猜这人是修行中人,如今看来,果然如此,她气势上却不输半分,沉声道:“水月府的高人又怎样?便可随意污蔑旁人了吗?”

        对整个虚空大陆的普通人来说,修行之事并非机密,纵然没有接触过,多少都是听过的。

        是以纵然面前站着一个水月府的,壮妇也丝毫不惧。

        文远苦笑一声:“这位大姐稍安勿躁,我也没说这孩子是妖物。”

        壮妇瞪向他:“那你过来作甚。”

        文远被问的哑口无言,他之所以过来,只是谨慎起见,如今解释起来倒是颇费口舌。

        略一沉吟,文远道:“这位大姐,想来令嫒这么年来因为妖物之名受到不少非议吧?否则今日断不会如此大动干戈。某乃水月府执事,修为地位在府中虽不算多高,但自信还是有些眼力的,大姐若是同意的话,不防让我仔细查探一下这孩子的身体,相信此子不是妖物之言,经由我口说出,也算是有一些作用,可堵那悠悠之口,你觉得呢?”

        壮妇原本还冲那文远怒目相视,此刻听他这么一说,神色不禁缓和许多。

        不管怎样,这个修行中人并没有仗势欺人,反而这般苦口婆心,可以说是极为讲道理的一个人了。

        旁人若是无礼,壮妇自不会妥协,人家这般说辞,壮妇倒不好再摆什么脸色了。

        只是摇头道:“笑笑不是什么妖物,我养了她十年,这点很清楚,不必旁人来检查。”

        就算是妖物又怎样?那也依然是她的心头肉,不容旁人来欺辱半分。

        却不想,她话刚落音,笑笑却扯了扯她的衣服,仰着小脸道:“阿娘,我想检查一下。”

        壮妇低头看她,蹲下身子,慈祥道:“为什么要检查,笑笑是最乖最好的,检查这个做什么?”

        笑笑转头望着文远道:“若我不是妖物,你检查之后,再有人这么称呼我怎么办?”

        文远正色道:“某之一言,足定公论。”

        身为虚王境武者,这样的自信还是有的。

        笑笑点头:“那你检查吧。”

        文远一笑道:“伸手!”

        笑笑乖巧伸出一手,文远探出两指,搭在她手腕上,催动力量查探起来。

        少顷,面色变换不已。

        一旁的壮妇看的提心吊胆,唯恐从这个青年口中说出什么不好的话来,心中已暗下决定,若这家伙真敢说出什么,她便一拳砸过去,把他门牙打掉。

        一番检查,没费什么功夫,文远的表情却变得极为古怪。

        笑笑抬头问道:“我是妖物吗?”

        文远摇头:“不是。”

        笑笑立刻望向门边那个叫长根的猎户:“听到没有,以后再敢这么称呼我,我就拿箭射你!”

        长根急道:“叔父,你可看仔细了,这小丫头肯定有哪里不对劲的地方。”

        正在沉思的文远闻言,转头望他:“我既说她不是妖物,她自然不是妖物,以后不要再这般随意非议旁人。”

        长根浑没想到自己请来的帮手竟会偏向旁人,一时呐呐不言,尴尬至极,不过文远既是他的长辈,又是修行中人,他的话还是不敢不听的。

        壮妇和门外的猎户,齐齐松了口气。

        “小姑娘你叫什么?”文远和颜悦色地望着笑笑。

        笑笑道:“阿娘给我取名字叫笑笑。”

        “笑笑……”文远微微颔首。

        此时那壮妇颇有些赫然地开口:“这位先生,您既是修行中人,可看出笑笑身体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这些年为什么一直没长个子?”

        这个问题她也找过蔡郎中询问,蔡郎中只道是笑笑年幼时那场大病的病根,无药可医,文远既是修行中人,或许会有什么办法。

        文远若有所思道:“身体上倒是没什么不妥,至于不长个子,我也不太清楚,不过笑笑这孩子可能是一块适合修行的好料子。”

        “啊?”壮妇闻言愕然。

        门外的猎户更是一脸激动。

        他年轻时可是也有过修行之梦的,水月府的收徒大会他也参加过,只可惜没能过关,被淘汰了。

        绝了修行之路,才安心当个猎户。

        此时听了文远的话,得知笑笑居然可能适合修行,哪能不激动?

        而文远之所以在确定笑笑不是妖物后,还要坚持检查一番,就是看出笑笑可能资质不凡。

        然而这种事不好轻易说,必须要仔细检查一番才能确定。

        如今虽然检查过了,他依然无法确定,所以才说可能,因为在他的检查之中,笑笑的资格显得很古怪,貌似极佳,又貌似极差,他还从未见过如此奇特的情况。

        “笑笑适合修行?”壮妇一脸懵然。

        文远谨慎道:“现在还无法断定,许是我眼力不够,这样吧,我这便回府上一趟,请门中长老亲自前来查探,以做定夺。”

        言罢转身出了学堂,纵身而起,眨眼掠的不见踪影。

        行事风风火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