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二百三十五章 时机未到

第五千二百三十五章 时机未到

        东西军高层制定的这个长久计划,注定对各种资源有极大的需求。

        且不说大军三万人平日修行所需,便是布置在那一座座乾坤世界上的诸多法阵,哪一座不是物资堆起来的?

        没有足够的物资来布阵,那些法阵也发挥不出太大的功效。

        项山作为一军军团长,行军作战那是没话说,这一点从他接手东西军指挥权之后便已得到了证明。

        但柳芷萍却发现,这家伙是个大手大脚的,完全是那种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的。

        原本东西军组建之初,各位来自不同关隘的八品总镇们,都带来了一座座关隘支援的后勤资源。

        可以说东西军在风云关创建之时,所携带的资源是无比庞大的,高层们也算计过,那样一笔庞大的资源,足够东西军三万人修行三百年所需,甚至还有多余。

        而三百年时间,怎么也够大衍军将大衍关收复回来了,只要能收复大衍,日后就不怕没有资源可用。

        然而事实上,这笔庞大的足以让三万人修行三百年所需的庞大资源到了项山手上,只短短两三年,便已挥霍一空!

        柳芷萍得知此事之后,差点气晕过去,不过转念一想,便知这些资源用在什么地方了。

        早先他让随军炼器师们炼制了数万傀儡,投放到大衍关那边吸引墨族的注意力,直接被墨族打了个全军覆没。

        如今又要在一座座乾坤世界上布置法阵,那每一座乾坤世界上布置的法阵都数以万计,十万计。

        哪一样不需要庞大资源的支持?

        这般挥霍,便是再多的资源也吃不消。

        项山此举,完美诠释了什么叫真的男人,要么杀人如麻,要么挥金如土。

        这个蛰伏三千年,重回八品境界的男人,将这两样占全了。

        行军作战的天赋上,柳芷萍不如项山,所以东西军自风云关出发至今,基本上都是项山在做决策,柳芷萍顶多只是帮他一起参详,分析种种计划的利弊。

        但这位西军军团长毕竟是个女子,天生居家生活的一把好手,从当初在坊市中,她将那肉包子做的那般好吃就可以看的出来。

        所以柳芷萍如今当仁不让地将东西军的财政大权抓在手上。

        而如今,东西军三万将士面临一个很尴尬的局面。

        军中物资,大概只够众将士十年所需了。

        谁也没想到,东西军出征大衍,所遇到的第一个困难,竟是跟物资有关的,毕竟各处关隘支援的物资,可是足够大军使用三百年之久,在所有人的预期设想中,东西军可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但唯独不可能短缺物资。

        没有物资,将士们修行势必会受到影响,战舰若是破损了也无法修补,更不要说执行后续利用乾坤世界来攻击墨族王城的计划。

        所以柳芷萍主管财政之后第一件事,便是号令将士们去开采乾坤,收集物资。

        反正王城那边的墨族一副严防死守的架势,根本不会主动出击,所以东西军这边有足够的精力和时间来做这些事。

        开采物资对人族来说不是难事。

        先在虚空中寻找好合适的目标乾坤,再动用虚空阴阳镜,将那些选中的乾坤世界挪移至驻地附近,自然便可轻松开采。

        大衍东西军三万众,就算轮流开采,一次性也能出动数千上万人手,效率极高,基本上挪移过来一座乾坤世界,用不了十天半月就会变成一堆碎块。

        而在外寻觅合适乾坤世界的将士,亦可留意,将一些合适的乾坤世界留下,用做下次攻击王城的道具,可谓是一石二鸟。

        是以如今当杨开透过自身小乾坤朝外观望的时候,便可看到在那虚空中,一座座被开采的支离破碎的乾坤世界,以及在那些乾坤世界上忙碌不停的身影。

        自他在这山脚村落落足至今,已有十年光阴了。

        十年是小乾坤中的时间流速,放在外界的话,也就两年多而已。

        十年,对一个修行有成的武者来说,弹指一挥间,但对于那些没有修行过的普通人来说,却已不算短了。

        固然杨开小乾坤中天地灵气浓郁至极,生存环境优渥,等闲普通人也能长命百岁,有些寿星甚至能活到百五十岁。

        但对于猎户夫妇来说,生命已经走到了中段。

        笑笑的到来,让膝下无儿无女的他们享受了天伦之乐,夫妻二人几乎将所有的爱意都倾注在了这个女儿身上。

        笑笑无疑是极聪明的,不管什么事她都能一点就通,即便是在学堂中求学,也每每能得到先生的褒奖。

        她也是极懂事的,小小年纪便已学会帮阿娘做家务,跟着阿爹上山打猎。

        人生之中能有这样一个女儿,猎户夫妇再无遗憾。

        然而让夫妻二人有些揪心的是,许是当年落下的病根,笑笑这丫头始终不长个子。

        当年在山中木屋捡到她的时候,她看起来三四岁左右。

        如今十年过去了,她看起来几乎没有任何变化,根本没有十几岁的大孩子该有的样子。

        这让猎户夫妇每每在感谢上天恩赐的同时,也在乞求上天的怜悯,恳求上天若要惩罚尽管落在他们身上,他们只愿笑笑能够平安长大。

        只不过夫妻二人的乞求注定没有效果。

        或者说,时机未到。

        旁人不知笑笑身体的异样,杨开却多多少少有些明白的。

        老祖这次的疗伤有些古怪,不但封印了自身记忆,当初还本能地阻止了自己遮掩她痕迹的举动。

        如今看来,倒像是她有意以一个固有的身份融入这红尘之中。

        猎户夫妇的孩子,便是她如今的身份。

        之所以十年没有变化,杨开隐隐猜测跟老祖所受的伤势有关,伤势没有好转之前,她永远都不会有变化。

        换言之,若有朝一日老祖开始长身体了,那就是她伤势开始好转的最明显征兆。

        只可惜,杨开也曾偷偷检查过老祖的身体,压根就没发现任何伤势的痕迹,好像所有伤势都被老祖施以妙法,压制了下来。

        这种事急不来,老祖与王主一战,必定是全力以赴的,受伤轻不了,修养肯定也需要时间。

        小山村不大,只有十几户人家,家家都是猎户,心性淳朴,邻里之间也是互有帮衬。

        然而红尘俗世之中,自然少不了腌臜龌龊。

        笑笑的异常终究是引来了麻烦。

        杨开早就有所察觉,不过并未理会,老祖既要在红尘之中洗练疗伤,多遭遇一些凡俗之事对她自有好处。

        小小学堂中,依然还是十几个孩子,早年的孩子都长大了,早已不在此求学,大多都回了家中帮衬,如今这十几个,是后面陆续新来的。

        笑笑依然在其中,单看外表,她与其他孩子没什么区别,但十多年的俗世生活,她早已拥有十几岁孩子该有的派头和思维。

        所以如今的她,俨然便是先生的副手,在先生偷懒的时候,负责教导孩子们读书习字。

        她每日清晨都会来帮忙一个时辰,然后便要与阿爹上山打猎去了。

        捧着手中书卷,教导孩子们跟读,扭头瞧了一眼一旁躺在椅子上,拿书卷遮住脸,睡回笼觉的先生,笑笑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

        先生也是太懒散了,她很小的时候还很崇拜先生的,主要是先生时不时地会变一些好吃的东西给她。

        如今岁月渐长,终究发现了先生隐藏的真面目。

        门外明亮忽然一黯,孩子们的读书声也戛然而止,笑笑扭头望去,只见门口站着两个人。

        其中一个让她小小的眉头皱了起来,脸上浮现出一丝厌恶神色。

        无他,这是三十里外另外一个村子的一个猎户,她与阿爹在山上好多次碰见这人。上一次碰到还是前几天,他们追逐着同一个猎物,结果笑笑眼疾手快,一箭射死了那猎物,偏偏这人说猎物是他先发现的,最后阿爹逼不得已,分了一半于他,这才让他罢休。

        类似的情况不止出现过一次,村中其他猎户都遇到过。

        若是寻常人,以猎户们的性子,自是不会妥协。

        不过笑笑听阿爹说过,这个猎户有个亲人,投身到了附近的水月府中修行,在那边颇有些地位,所以一般人招惹不起。

        猎户们遇到这种事,也只能忍气吞声,任由这人嚣张跋扈了。

        却不知这人找到学堂来做什么,而且他身边的那人,看起来有些不太一样,没有猎户们那种风吹日晒的粗糙痕迹,反而……跟先生有些类似,都是有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笑笑也说不出这感觉是什么,不过自从第一眼看到先生,就觉得他好像与其他人有所不同。

        “就是她!”那猎户伸手一指,正指向笑笑,“文远叔父你看看,这丫头定然是个妖物!”

        妖物这两个字让笑笑有些生气。

        早些年,村中那几个孩子私下里也喊她妖物,因为她压根不长个子,偏偏力气还很大,明明看起来只有三四岁,却能跟着大人上山打猎,有时候打到的猎物甚至比大人还多。

        不过在被村中大人们教训过之后,孩子们再也不敢这么喊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