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二百三十一章 等我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第五千二百三十一章 等我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壮妇一下不哭了,站起身来,鹰视狼顾着猎户:“你敢将笑笑送回去,我把你腿打断!”

        这般说着,转身朝内屋冲去。

        经过猎户身边的时候,一脚踹向猎户屁股下的长凳。

        咔嚓一声,竟直接将那凳子腿踹成两截,猎户一个不稳,跌坐在地,望着断成两截的凳子腿,猎户倒吸凉气。

        他虽知自家婆娘力气大,却没想竟大致如斯境界,简直可怖!

        自己的腿怕是没这凳子腿结实,想想壮妇临走前撂下的狠话,猎户终究不敢再多说什么。

        村口临山脚的位置上,有一座简陋的屋子,虽简陋,不过却是村民们帮着搭建起来的,倒也结实,足够遮风挡雨。

        这屋子便是四年前云游至此的书生的住处,也是如今村中的学堂,不但村中的几个孩子会来上学,就连附近几个村子的猎户听说这里有先生教书,也将孩子送了过来。

        所以小小的学堂中,时常也能聚集十几个孩子。

        山中的孩子向来无法无天,野性难训,众多猎户原本还担心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先生能不能降服这些野孩子,生怕孩子们给他带来什么麻烦。

        可让猎户们诧异的是,不管多么刺头的孩子,到了学堂这边,竟都变得老老实实,丝毫不敢造次。

        先生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手段,只是单纯的教人读书识字而已,这奇特的现象让猎户们啧啧称奇。

        此时此刻,正在给孩子们上课的先生忽然轻轻地笑了一声,仿佛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

        底下众多学生都不明所以,不过碍于先生威严,却是不敢发问,唯独一个高高举手,脆生道:“先生,何故发笑?”

        问话的不是旁人,正是看起来比所有孩子都要小很多的笑笑。

        学生们对先生的感觉与其说是害怕,还不如说是敬畏,先生也从未惩罚过他们什么,不过只要进了这学堂,所以学生都变得老老实实。

        唯独一个笑笑,对先生没有什么敬畏之情,也只有她敢在先生授业之时开口打断了。

        先生闻言抬头,露出一张坚毅脸庞,微微一笑道:“没什么,只是忽然想起一个好玩的事。”

        笑笑歪着脑袋不明所以。

        先生继续上课。

        之所以发笑,自然是察觉到了猎户家那边的情况,猎户婆娘的种种表现着实让人忍俊不禁。

        说起来,猎户在山上木屋那边发现的贵妇人,他也早有察觉,若是刻意比较的话,那贵妇人的眉眼样貌确实与笑笑有几分相似,但如果没有先入为主的念头,就比较不出这一点了。

        他也知道,那贵妇人与笑笑根本没有半点关系。

        毕竟笑笑本身可是一位九品至尊老祖!那贵妇人,只是他小乾坤中的一个普通生灵罢了。

        这一切都只是巧合而已,是猎户夫妇太过敏感。

        四年多前,老祖被猎户带回此间,杨开跟随而来,察觉到老祖现在的状态有些不太对劲,不过无从下手,只能打扮成一个落魄书生的样子,跑来这边定居,如此便可光明正大与老祖接触,多多观察。

        四年时间,杨开也察觉到一些让他在意的东西。

        第一个便是老祖伤势不轻,否则不至于四年时间不长个子,这伤势隐藏在极深处,便是连他都看不出来。

        不过如此一来,待到老祖开始长个子的时候,便是伤势开始好转之时。

        第二点让杨开尤为不解。

        老祖的记忆似乎真的出问题了,与之接触了四年之久,老祖如今对他的印象,仅仅只是村中的教书先生,以往种种完全不记得。

        杨开觉得,老祖应该是封印了自身记忆,只不过为何要这么做,他就不清楚了。

        如今他也只能全方面地配合老祖,给他提供最优渥的疗伤环境,期待老祖能早日恢复过来。

        课业授罢,孩子们各自散去。

        杨开端坐学堂中等候,过得片刻,一个小小的脑袋忽然从门外探出来,冲他嘻嘻笑。

        杨开失笑摇头,不管是不是封印了记忆,老祖这吃货的本色还是不会改变的。

        冲她招招手,笑笑蹦蹦跳跳地来到杨开身边,乖巧站好。

        杨开手心一翻,一根糖葫芦便捏在指尖,递过去给她。

        笑笑开心极了,甜甜道:“谢谢先生!”

        ……

        夜间安睡之时,笑笑察觉有些不对劲,伸手一摸,只感觉抱着她的阿娘脸上一片湿润。

        笑笑奇怪发问:“阿娘,你怎么哭了?是不是阿爹欺负你了?”

        壮妇使劲摇头:“没有,只是做了个噩梦。”

        “哦。”笑笑信以为真,转过身,整个人缩在壮妇怀中,小手轻拍她的背部,宽慰道:“阿娘不怕,笑笑在呢。”

        以前她做噩梦的时候,阿娘就这么轻拍她的,很快她就会再次睡着。

        “嗯,阿娘不怕呢。”壮妇应了一声,将怀中的小人儿搂的更紧了。

        翌日,壮妇将笑笑打扮的漂漂亮亮,更是给她穿上了四年前捡回她时她身上的衣服。

        因为笑笑四年没长身子,所以这衣服依然穿着合身,而且也不知这衣服是什么材质缝制,纵然过了四年,也一样光洁如新。

        给笑笑打扮的时候,壮妇一直红着眼睛。

        猎户就蹲在屋外,一言不发。

        夫妻二人没有交流,但看到自己婆娘这般做法,他便知道婆娘是什么意思了。

        笑笑依然无忧无虑。

        打扮妥当,望着镜子中那甜美纯真的笑容,壮妇长叹一口气。

        笑笑道:“阿娘,我穿这身不好打猎呢。”

        壮妇挤出一丝微笑:“今日不打猎。”

        笑笑歪着脑袋,奇怪道:“不打猎吗?那我去找先生了。”

        “也不找先生。”壮妇牵着笑笑的手站起来,“今日阿爹带你去一个地方,你跟着就行。”

        “哦。”笑笑懵懵懂懂地点头。

        猎户走了进来,与婆娘对视一眼,很快又撇开目光,冲笑笑招呼道:“出发了笑笑。”

        “嗯。”笑笑蹦跳前行,猎户紧随其后。

        “笑笑!”壮妇在后面忽然喊了一声。

        笑笑方才回头,壮妇便已到近前,一把将她抱住,忍着眼中的泪水,叮嘱道:“一定要好好的。”

        “我知道了阿娘,等我回来给你带好吃的。”笑笑重重点头。

        “去吧。”壮妇狠心松开手,转过身子,不敢再看,生怕多看一眼便再舍不得了。

        身后传来笑笑甜甜的笑声,渐行渐远。

        许久之后,壮妇才转过头来,视野之中却是再见不到那个小小的身影,她冲出几步,又猛地驻足,手抓着院门,傻傻地望着。

        许久许久,她才从怀中取出一根糖葫芦,仔细打开包在外面的油皮,大口咬下一颗,泪水混着咽下肚中。

        真甜啊!

        崎岖山路,猎户不知走过多少遍了,但这一次却是他走过最艰辛的一次。

        一路走走停停,直到晌午过后,才远远看到那木屋所在。

        他本希望昨日看到的妇人今日已经离去,如此一来,他便不用纠结什么了。

        但他来的正是时候,那妇人似乎正要启程。

        见得昨日的猎户,妇人不免有些奇怪,更让她感到奇怪的是,猎户竟还带了一个穿着明显透着华贵之气的孩子过来。

        在几位仆人的警惕下,妇人让那猎户上前说话。

        “找我有什么事吗?”妇人问道,她觉得猎户应该是特意来找自己的,说话间,又瞧了瞧他身边的孩子,不禁有些挪不开目光。

        实在是这孩子生的太可爱了,用粉雕玉琢来形容都不为过,她也是大户人家出身,见过不少大户人家的后嗣,可从未有哪一个能与眼前这个孩子相提并论。

        如果说眼前这个孩子是天上的云雀,那她以前所见的便是地上的淤泥。

        这山野之中,竟有这样的孩子?

        见她直直地盯着笑笑,猎户就如被人捅了一刀般,这是认出来了吧?毕竟笑笑一直没有变化,四年前她是什么样子,如今她还是什么样子,若真是笑笑的亲人,没道理认不出来的。

        张开口,千言万语堵在喉咙里,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笑笑倒是一点也不怕生,甜甜地对那妇人笑道:“婶婶好。”

        那妇人也笑了:“真是乖巧的孩子。”

        冲一旁下人招招手,那下人立刻取出一个食盒递过来,妇人弯腰,将食盒递给笑笑:“自家做的,好吃的很,你尝尝。”

        笑笑扭头看向猎户,似在征询,但那眼神却是蠢蠢欲动,没办法,对吃的东西她一项抗拒不了。

        猎户却有些发懵。

        这跟他预想的情况有些不太一样,妇人看上去确实喜欢笑笑,但这明显不是认出笑笑该有的样子。

        难道说……

        猎户忽然激动起来,开口道:“夫人,昨日你说丢了东西,如今找到了吗?”

        那妇人摇摇头:“丢了好几年了,也记不清丢在什么地方,之前只是觉得此地有些眼熟,以为丢在这附近,如今看来却是我记岔了,不是什么要紧的东西,不找也罢。”

        猎户一直紧绷的身子,陡然放松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