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二百二十七章 老祖被带走了

第五千二百二十七章 老祖被带走了

        小半日功夫,没有任何收获的猎户又累又饿,掬了一捧山间清泉解渴,饮了数口,他忽然怔住。

        视野之中,竟看到了一座简陋的木屋。

        他可不记得这山上有什么木屋,此地虽然已经远离平时的狩猎区,可他也是来过的,以前从未见过这个木屋。

        好奇之下迈步朝那木屋行去,待到近前,高呼一声:“有人吗?”

        连喊数声没有应答,无奈之下,他只能道一声叨扰,推开屋门,迈步而入。

        木屋是杨开仓促弄出,只为给老祖疗伤时遮风挡雨的,所以内里布置简陋,唯有一床而已。

        老祖小小的身子便蜷缩在那床上。

        猎户进门,自然一眼就看到了床上的身影,这让他有些惊疑,又有些警惕。

        他虽是普通人,未曾修行,但在这虚空大陆上,修行之事并非秘密,附近村中几个半大少年便一直想要加入某个修行门派。

        猎户年少时也有这样的梦想,就在村子近千里外,有一家唤作水月府的修行宗门,每隔数年都会招收门徒。

        年少的猎户也曾跋山涉水,怀揣梦想前往水月府,参与那收徒大会,梦想自己能够加入水月府,有朝一日成为那纵来飞去的高人,只可惜,他的修行资质太差,没能入得了那些修行高人的法眼,在收徒大会中被淘汰了。

        梦想破灭,猎户在外流浪数年,终还是回到了生养他的村中,成家立业。

        相对于村中其他猎户来说,他也算是见过一些场面的人,不但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修行之人,还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另外一种奇特的存在。

        妖物!

        据说有些妖物修行足够久了,便可化作人形,寻常人根本看不出来。这其中便以狐狸精为最,古老相传,狐狸精这东西最是喜欢化作美貌的女子,来勾搭那些血气方刚的青壮。

        所以在这种地方见到一个古怪的木屋,而木屋之中居然还有一个孩子的时候,猎户第一反应便是,自己莫不是撞了妖了?

        这让他不禁有些头皮发麻,传说中的妖物有好有坏,可他也不确定什么妖物是好的,什么妖物是坏的。

        不过仔细看去,那床上的身影小的让人感到可怜,就算是个妖,怕也是个小小妖!

        自己这么大块头,怕她不成?

        念头转过,猎户心中的惊慌消散不少。

        原本打算就这么悄悄退出去,毕竟他也无法确定那个小人儿是不是妖,可就在他准备退出木屋时,却忽然顿下身形。

        他听出那床上的小人儿的呼吸有些不对劲。

        常年打猎,让他对这山上的猎物了解极深。许多猎物身受重创,将死之时便是这种呼吸声,断断续续,软弱无力。

        猎户面上犹豫起来……

        好片刻功夫,他才一咬牙,迈步上前,几步就来到了床边。

        万一这不是什么妖物,只是个普通孩子呢?在这深山野岭,若是没人理会,说不定便有什么猛兽过来把她给吃了。

        低头望去,床上躺着的是一个看起来只有三四岁的毛丫头,虽睡的香甜,但那脸上明显有极为痛苦的神色,仿佛陷入了梦魇之中,而且脸色苍白的有些不太正常。

        他伸手一探,只觉毛丫头的额头烫的吓人。

        这是病了啊!

        猎户几乎没有犹豫,一把将毛丫头抄起,打横抱住,身形矫健地窜了出去,直奔山下而去。

        且不管这毛丫头什么来历,为何会独自一人留在山上木屋中,病成这样若不赶紧救治的话,用不了多久就没命了。

        猎户想的很简单,赶紧带她下山找郎中去,至于若是有这孩子的亲人寻来该如何解决,他完全没想过,大不了到时候把孩子还回去,事情解释清楚便可。

        待猎户匆匆走后,一直在旁边静观其变的杨开才显露身影,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摸着下巴沉吟起来。

        老祖被抢走了呢……

        这可如何是好?

        他本可以施法遮掩那木屋的存在的,如此一来,一个没修行过的普通猎户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发现得了老祖的踪影,但关键时刻老祖却传了一道讯息给他。

        这让他有些搞不明白老祖是何用意,而且那讯息模糊不清,无从辨别其中蕴藏的意思,也不像是老祖刻意为之,反倒像是一种老祖昏睡下的本能。

        尽管猜不透老祖传讯的意思,但既在那个时候本能地传讯给他,显然是要制止他接下来的动作。

        所以杨开才会放任自然。

        结果就发生了这样的一幕,不过老祖没有再传递什么讯息,看样子自己的选择是对的。

        不过也不能放任不管,杨开只能隐匿身形,跟在猎户身后。

        上山大半日,下山只花了一个多时辰,又累又饿的猎户路上还摔了一跤,跌的灰头土脸,却将怀里的毛丫头保护的好好的。

        径直冲回不大的村中,踹开自己家的院门,吆喝道:“婆娘,出妖事了!”

        听得声音,厨房中走出一个膀大腰圆的壮妇,腰间围着围裙,手上一根硕大的擀面杖,看架势似是在做饭。

        天色将晚,也到了饭点了。

        壮妇体格健硕,与猎户的精瘦形成鲜明对比,两者站在一处的话,壮妇怕是有猎户的两倍大小。

        乡下人粗鄙,所以一听当家的这般吆喝,壮妇便怒吼道:“咋?那二狗子又跟你抢猎物?”

        若真如此,看老娘不把他脑浆子打出来!

        “不是不是!”猎户连摇头,“我捡了个小玩意。”

        这般说着,风一般冲进屋内。

        擦身而过的一瞬间,壮妇惊鸿瞥过,隐约见到那个所谓的小玩意是个啥玩意,一时间怔在当场。

        等当家的进了屋内,壮妇才惊叫一声,转身跟着冲进去。

        少顷,屋内,简陋的床铺上,老祖安静的躺着,身上盖着几张兽皮,床边,猎户和壮妇瞪着两双眼睛,一瞬不移地盯着,望着这小小的,似乎一摸既化的小人儿,壮妇脸上的凶悍也荡然无存了。

        “你从哪捡来的?”壮妇拿胳膊肘捅了捅自家男人,不小心力气用大了些,差点把猎户给拐倒。

        “山上!”猎户将自己白日遭遇简单说了一遍。

        壮妇脸色微变:“那种地方怎会有这样的小玩意,这怕不是个妖物吧?”

        常年与猎户生活在一起,夜间枕边话聊时,壮妇也曾听猎户说起妖物的事。

        “不能。”猎户掀开那几张兽皮,“你看,她没有尾巴。”

        又揉了揉毛丫头的脑袋:“也没有什么奇怪的耳朵,应该不是妖物。”

        壮妇深以为然,没有奇怪的尾巴和耳朵,应该就不是妖物了。

        猎户道:“看这丫头的穿着,似是出身大户人家,而且自我发现她,便一直这样昏迷着,我估摸着她怕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被家里人给丢在山上了。”

        壮妇当时就流出了泪水:“这天可怜见的……这么漂亮的小玩意,哪个做爹娘的忍心丢了啊。”

        “婆娘,你赶紧去请蔡郎中过来,让给看看这孩子得了什么病,好歹是一条命,咱们既然捡到了,总不能见死不救。”

        “听你的!”壮妇擦了把眼泪水,放下手中的擀面杖,解下围裙,转身出了家门。

        村中没有郎中,二十里外另外一个村子中才有一位姓蔡的郎中,医术虽然不咋地,但也是这方圆数百里少有的杏林高手了。

        壮妇出门时,天色已晚,夜黑路远,那蔡郎中自然不愿出诊。

        不过壮妇却不理他,一只手提溜着瘦弱的蔡郎中,来回四十里路,只大半个时辰便回来了。

        请到家中,猎户夫妇好一阵赔礼,这才熄了蔡郎中怒火,让其出手诊治。

        猎户夫妇在一旁焦急观望。

        好不容易等蔡郎中望过脉象,壮妇便迫不及待问道:“蔡大夫,小丫头得的什么病?”

        蔡郎中虽医术不精,但行医多年,多少也有些经验和眼力,闻言狐疑道:“不像是得病的样子。”

        壮妇就一翻白眼:“大夫你说的什么话呢,你看这丫头的脸色,哪能不像得病的样子。”

        蔡郎中摆摆手道:“只从脉象上来看,不像得病的样子,正常的很,而且比起寻常孩子脉象要更加坚稳一些,但这孩子确实又有些不太正常,老朽也搞不明白原委。”

        叹了口气:“许是老朽医术不精吧,此子之症,请恕老朽无能为力。”

        这般说着,便要起身离去。

        壮妇一横身拦住,赔笑道:“蔡大夫,这方圆百里就你一个大夫,你若不管的话,这孩子就死定了啊。”

        蔡郎中也显得无奈:“然老朽连这孩子的症结原因都无法探明,又如何去管?”

        壮妇道:“不管怎样,死马当活马医,您给开副药方,多多少少总该有些用处的。”

        猎户也在一旁猛点头。

        蔡郎中摇头道:“是药三分毒,药方岂能乱开,乱吃药的话,便是没病也吃出病了。”

        壮妇又哀求几次,蔡郎中始终不松口。

        壮妇没了耐心,一把抄起之前放在旁边的擀面杖:“蔡大夫,乡下人不会说话,之前也有多得罪,但这孩子毕竟是一条命,还请蔡大夫医者仁心,施以援手。”

        望着那比自己大腿还要粗的擀面杖,蔡郎中眼角一阵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