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二百二十五章 两败俱伤

第五千二百二十五章 两败俱伤

        项山微微一笑:“有些想法,正要与师妹商讨一番。”

        柳芷萍就有些心累,说起来她也是聪慧过人之辈,然这几年跟着项山统领东西军之后,才发现自己完全跟不上人家的思维。

        在行军作战这种事上,她能看一步,项山却已看了三四步。

        虽早就听闻碧落关项山大名,但真的接触了,方才知道这人在军战之事上的恐怖天赋,此等天赋与生俱来,旁人根本难以效仿。

        总数量达到两千人的阵法师和炼器师联手,而且这些阵法师和炼器师个个都是五品开天之上,布置驻地的效果有多恐怖,之前无人知晓,如今,东西军的将士们深刻领会到了。

        自那乾坤世界被挪移过来之后,这些阵法师和炼器师彼此合作,花了两日功夫勘察整个世界的地形地貌,旋即十几位主事者聚集在一处,商讨出一个布置的方案。

        再之后三日功夫,便已在这偌大的乾坤世界中搭建起一个大阵框架。

        时间已经过去三日,墨族那边依然毫无动静,所以基本已经可以确定墨族不会来攻了,因为他们若是有心思来攻的话,绝不会等上三日之久,早在人族大军没有安顿下来的时候,就第一时间打过来了。

        原本行事匆匆的阵法师和炼器师们,此刻也都从容许多。

        大框架搭建完成,剩下的便是让这个框架之中填充各种法阵,修正一道道法阵之间的协调性和联动性。

        这是汇聚了整个东西军所有阵法师一生造诣的智慧结晶,而在诸多炼器师的协助下,阵法师需要什么样的阵器来布置,也能很快炼制出来,绝不会浪费半点时间。

        大量物资被消耗,谁也不会心疼。

        所谓战争,打的就是资源和人力。

        想当初,项山为了吸引墨族的注意力,不惜让炼器师们炼制了数万傀儡投放到大衍关那边,如今为了布置这一处驻地,消耗些物资又有什么关系?

        只要能将大衍战区拿下,到时候这广袤虚空中蕴藏的物资,人族想开采多少便开采多少,到时候还怕缺少资源吗?如今的付出,只是为了日后的回报而已。

        时间一晃,又过去五日功夫。

        整个乾坤世界中已多了上万道法阵,在这些法阵的加持之下,原本稀松寻常,虚空中随处可见的乾坤世界,此刻似乎也弥漫着一种森冷危险的味道。

        这才仅仅只是数日而已,可以想象,若是再给阵法师们多一些时间,他们定能将这乾坤世界的法阵布置的更加完善,更加固若金汤。

        墨族依然按兵不动。

        这也早在项山等人意料之中,是以见怪不怪。

        遥远的虚空深处,依然不时地传来剧烈而凶猛的能量波动,即便隔着很远的距离,所有人都能察觉到那波动中蕴藏的危险气息。

        那是老祖与王主交手的余波。

        这两位至尊已大战了大半个月时间了,至今没有结束,谁也不知他们时候会结束这一场战斗。

        直到某一刻,那一直持续不断的余波冲击,忽然平静了下来,再没有半点余波传达。

        这一瞬间,无论是人族还是墨族,都不由自主地朝之前波动传来的方向望去,几乎每个人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两位至尊的大战已经结束了!

        谁胜谁负?

        谁生谁死?

        这一战的结局,或许关系到两族将士未来的命运。

        无数双目光观望之下,从那遥远虚空深处,一道耀眼流光朝这边飞掠而来,乍见那流光时,还远在视线的极限处,可一眨眼,已掠过亿万里空间,再一眨眼,又近了许多。

        人族振奋,墨族惶恐。

        无他,如此耀眼流光,明显是人族老祖的遁光,墨族王主是弄不出这等场面的。

        果不其然,随着那遁光的靠近,足以让乾坤颠倒的开天境的气息弥漫而至,是人族老祖无疑!

        众多墨族如临大敌。

        他们不知王主情况如何,但人族老祖都回来了,王主却不见踪影,显然不太好过。

        这个时候人族老祖若是冲他们下手,在没有王主坐镇的情况下,他们可抵挡不住。

        一时间,王城内外,恐慌氛围弥漫。

        不过让所有墨族都惊喜交加的是,那人族老祖竟完全没有要过去袭击他们的意思,反而径直朝人族大军那边靠拢,瞬间投身入了那乾坤世界中,不见了踪影。

        见得此景,墨族域主们皆都眼前一亮!

        人族老祖受伤了,而且伤势绝对不轻,否则断不至于不理会他们。

        如此说来,局势可能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糟糕,人族老祖已经伤至无力再出手的程度,那么自家王主呢?

        就在他们这么想着的时,从人族老祖过来的那个方向上,一团墨色不知何时悄无声息地朝这边靠拢过来。

        相比较人族老祖现身的气势惊人,墨族王主的现身就有些鬼鬼祟祟了。

        心思灵活的域主此刻已经猜出,王主怕是跟人族老祖一样,也受了重伤在身,要不然没道理行事如此谨慎。

        等到王主靠近到足够近的距离后,域主们果然察觉到他气息不稳,一副被狠狠重创的样子。

        众域主连忙迎了上去,护驾!

        同时也是要跟王主汇报人族大军的动向,请他决议如此局势该如何解决,是战是守。

        汇报之时,两派域主各抒己见,吵闹不休。

        王主本就一肚子恼火,此刻见得自己麾下的域主们吵闹,顿时胸腔犹如火山爆发,王主威严一放,域主们噤若寒蝉。

        冷冷扫过这些域主们的脸庞,王主恨不得将他们一个个都弄死,方能平息自己的心头之怒。

        这一战,他可是在人族老祖手下吃了不小的亏。

        自他晋升王主至今,也只有过一次与人族老祖交手的经验,所以他实力虽有,但与同等级人族强者交手时,总是难以发挥出自己应有的力量。

        再加上那人族老祖打起来完全是蛮不讲理,所以这些日子的战斗,他一直处于被压制的状态。

        好几次都是险死还生,别的不说,单是他背后的那两只黑色翅膀,此刻便有一支无力地耷拉着。

        那翅膀差点被人族老祖硬生生地撕下来……

        想想当时的场景,王主就有些不寒而栗。

        那人族老祖简直就是个疯子!

        他虽只有一次与人族九品交手的经验,而且还是三万年前的事,但好歹也知道,如王主与老祖这种层次的强者之间的交手,一般都是点到为止,谁也不会真的跟谁拼命。

        毕竟这种级别的强者,真要动用全力,谁也控制不住,谁也不敢保证,最后活下来的就一定是自己。

        但那个人族的女性老祖不一样,她就是要跟自己拼命,打从彼此照面的那一刻起,便是如此。

        好在他也不是毫无准备。

        早在猜出人族大军意图收复大衍,而随军的人族老祖是原本坐镇阴阳关的那位之后,他便已通过自己的王级墨巢与阴阳战区的王主联系过了。

        他确实从未与此次随人族大军而来的老祖交手过,可阴阳关王主却是她的老对手。

        一番交流,他从阴阳战区的王主那边得到了许多宝贵的经验,了解了那位人族老祖的种种手段。

        正是依靠这些提前得到的情报,他才能在人族老祖的狂暴攻势下有所应对,保全性命。

        依然很狼狈……

        不过那女疯子的状况也好不到哪去,这一次大战,可以说是两败俱伤,他稍微吃了点亏,无伤大雅。

        本就憋了一肚子火,如今返回王城,再听到域主们这般吵闹,自然愈发恼怒。

        人族大军都已打到家门口了,不是应该趁他们立足不稳时发起雷霆一击吗?居然还给了人族这么长时间的修整时间,更让他们搞了个驻地出来。

        一群白痴!

        不过王主怒归怒,却也知道自己麾下这些域主们在想些什么,如今再责备已经毫无意义。

        既已错失良机,这个时候再去攻打人族殊为不智。

        他强行将自身伤势镇压,开口道:“大衍的援军呢?”

        在他离开大衍的时候,可是亲自下令让大衍出兵增援王城,算算时间,他们也应该到了才是。

        众域主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还是一位背上长着一个硬壳,佝偻腰身,仿佛一只老龟般的域主回禀:“王主,大衍援军在半道上被另外一支人族大军拦截,死伤惨重,不得不退回大衍。”

        王主闻言,眼角一抽。

        简直诸事不顺。

        早在他身在大衍的时候,就听吽氐汇报过,大衍关附近有一支人族大军隐藏着,只可惜无论如何都找不出他们的行踪。

        如今看来,这一支隐藏的人族大军却是有些坏事,有他们牵制大衍关,那边的墨族恐怕难以指望了。

        换言之,如今的王城处于一种孤立无援的状态。

        好在人族也一样得分兵两处,难为犄角,局面还不是太糟糕。

        那老龟一般的域主小心翼翼地道:“王主,如今局势是战是守,还请王主定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