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二百一十七章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第五千二百一十七章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方才的一次交手,让杨开察觉出了一些异样。

        这个八品墨徒,出手的威能看似恐怖,实际上有些绣花枕头。

        因为这家伙也有伤在身,而且伤势不轻,单从表面上看来,此人腰腹处有一道巨大的豁口,虽被他催动力量封阻,但依然还有鲜血溢出,不但如此,他的一只眼珠子都被打爆了,剩下一只独眼阴森森地盯着杨开,犹如一条盯着猎物的毒蛇。

        想想也能理解,在战场中需要靠假死才能逃生,显然是之前被打的有些难以反抗了,而他身上残留的伤势便是最好的明证。

        更何况,他只是八品墨徒,并非真正的八品开天,实力上要比真正的八品开天差很多,就算他是巅峰时期,也未必能强过墨族的任何一个域主。

        若只是孤身一人,杨开未必愿意冒险,依靠空间神通,这重伤在身的八品墨徒应该无法拿他怎么样,纵然打不过还是能够逃得掉的。

        然而他此刻并非孤身一人。

        他身边还有一个刚从战场上捡回来的,陷入昏迷之中的七品女子。

        杨开本身是七品,小乾坤可以收容上品开天之下的武者,但对于同为七品的开天境来说,就没办法收容了。

        带上她,杨开想摆脱这个八品墨徒追击的可能性很小,所以当下局势,唯有一战。

        当年杨开与白羿联手,历经千辛万苦,斩杀了一个重伤在身的逐风域主。

        时隔数百年,孤身面对一个重伤的八品墨徒,杨开觉得自己未必就没有胜算,如今的他比起当年,实力可是大有长进。

        “如今的后辈都这般妄自尊大了吗?”那八品墨徒冷哼一声,杨开的回答显然让他有些恼火。

        杨开淡淡道:“虽知你并非自愿,但既已坠入墨道,那便是敌人,你可没资格做什么前辈。”

        说话间,杨开一掌拍出,柔和的力量席卷之下,将身边不远处那昏迷的七品女子裹在其中,下一瞬,空间法则涌动,女子的身影微微一个恍惚,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在数十万里之外,徐徐地朝虚空深处飘去。

        接下来定有一场大战,杨开可没办法在激战中护住这女子的安危,所以只能赶紧将她送远一些。

        对杨开这个举动的意图,那八品墨徒心知肚明,不过并没有阻拦之意,对他来说,只需解决了杨开,自然可以轻松追上那昏迷的七品,到时候是杀是留,全凭自己心意。

        不过杨开这般态度无疑让他极为不满,盯了一眼被杨开送远的那七品女子,八品墨徒收回目光,探手一招时,战场之中,一声清越剑鸣忽然响彻乾坤,紧接着,从那战场之中,一道流光急速掠来,被他抓在手上。

        杨开脸色凝重,手中苍龙枪不禁握紧了。

        他看的清楚,从战场中飞出来的乃是一柄长剑,想来应该是这八品墨族的秘宝。

        如此看来,这个八品墨徒应该是修行的剑道,杨开暗暗牙疼,精通剑道者,无不是以杀证道,换句话说,修行剑道的,斗战经验都极为丰富,而且个个都难缠的要死。

        从冯英平日里的表现就可以看出这一点,她修行的也是剑道。

        而且能被一位八品如此重视的长剑,档次也低不到哪去,无数年岁月的温养,足以让任何一位八品与自身的秘宝性命相修。

        唯一让杨开感到庆幸的是,这八品墨徒招来的长剑秘宝光芒暗淡,明显灵性大失,剑身之上甚至多有豁口,看样子在之前与南北军的八品开天交锋时,这墨徒不但被打的假死逃生,就连秘宝都有所损伤。

        那八品墨徒召回自己的长剑之后,随手抖了一个剑花,虽只是一个简单的把式,但在他强大的修为支撑下,那剑花绽放之时,也有极为危险的气息传递,可见此人在剑道上确实有不俗的造诣。

        单手擒剑,竖于身前,那八品墨徒道:“当今王主乃惜才之主,老夫且问你一句,可有心思归于王主座下?若你答应下来,今日可免一死,因为说实话,老夫现在状态不太好,不怎么想与人动手。”

        杨开眸中闪过一丝悲哀:“出身人族,如今却投效墨族,老丈你忘记三万多年前那些与你并肩作战,替你浴血挡刀的袍泽了吗?你忘记大衍关战死的那无数将士了吗?”

        八品墨徒面上闪过一丝缅怀之色,很快摇头:“三万多年,太久远的事了,谁又能记得清呢?”

        杨开眼帘低垂:“那老丈定然也忘记当初踏入墨之战场的淳朴愿望和初衷了!”

        八品墨徒轻笑一声:“年轻人,你想劝老夫迷途知返吗?不必白费口舌了,自墨化之日起,老夫便已不再是人族,所以你也不必对老夫说教什么。”

        杨开微微颔首:“如此,便不说了。”

        八品墨徒望着杨开道:“看样子你心意已决。”

        杨开身上战意翻腾,长枪指向前方,淡淡道:“今日此地,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好好好!”八品墨徒不住颔首,“想当年老夫如你这般年纪的时候,也是这般肆意狂发,只可惜……岁月不饶人!你既有选择,那老夫成全了你便如何?小辈,准备好受死了吗?老夫这个状态,不出手则以,出手必定全力以赴,可不会有半点留手。”

        他这边话音方落,杨开便忽然鬼魅般地现身在他身侧,苍龙枪枪出如龙,大自在枪术朝眼前之敌,狂风暴雨一般宣泄而去。

        那八品墨徒显然没想到杨开身形竟如此诡谲,一时没防备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仓促间抬剑去挡,霎时间,万千剑芒绽放,朝杨开罩下。

        两道身影瞬间战成一团。

        枪影剑芒充斥偌大虚空,不断地崩灭,涌现,周而复始,而随着枪影和剑芒的涌动,还有浓郁的天地伟力在碰撞不休,激的虚空扭曲不稳。

        八品墨徒的脸色逐渐变得讶然。

        他虽然重伤在身,但这个七品的状态显然也没好到哪去,大家都是从一场血腥残酷的战役中存活下来的,谁也不比谁强多少。

        所以八品墨徒觉得,自己想要击杀这个七品应该不用费太多功夫,可真的交手之后他才发现,事情跟自己想的有些不太一样。

        这七品开天身法诡异,上来就抢了先机,逼的他不得不费心化解,挽回颓势。

        若对手只是一般的七品也就罢了,纵然抢了先机也济不得什么事,他反手间便能让对方知道什么叫品阶上的差距。

        可这个七品青年显然不是一般的七品,每一次彼此天地伟力的碰撞,八品墨徒都能清楚地感受到对方那力量的精纯雄浑。

        这压根就不是七品开天能够拥有的力量,单论纯粹度,即便比如今的他也差不了多少了。

        八品墨徒心中不免有些震惊,搞不明白这个七品青年是如何修行的,竟能将小乾坤中的力量淬炼的如斯程度。

        他这一生也算接触过不少七品开天,可从未有人能与眼前这位相提并论。

        天地伟力愈是精纯,举手投足间的威能自然就愈大,更何况,这青年天地伟力的雄浑度也想当出色,已经超越了七品该有的程度。

        哪里冒出来的怪胎?八品们墨徒满心不解。

        除此之外,这个七品青年在枪道上的造诣也让他感到惊讶。

        他一生修剑,即便沦为墨徒也从未懈怠过在剑道上的修行,这么多年下来,在剑道上的造诣他已达到了一个极为高深的境界。

        而如今,一个只有七品境界的青年,竟然能以枪道来对抗他的剑道,固然应对的有些吃力,却也看的出来,这青年在枪道上的造诣极为不俗。

        这青年的枪道,没有他那么精妙的招数和高深的意境,有的只是率性而发,他的每一枪都是随心而动,完全看不出接下来会攻向何处,可是每一枪都妙到极点。

        这样的枪道,已得大自在,单是施展出来,便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受。

        天地伟力精粹雄浑,枪道造诣就极为不俗,这个青年果然有狂妄的资本,这也是他没能如预期,很快拿下对方的原因。

        不过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最终结果依然不会改变什么,交手不过须臾功夫,这青年抢占的先机便一点点丢失殆尽,继而处境慢慢落入下风。

        只是如此良才,八品墨徒有些不忍心痛下杀手。

        身为人族的时候,他便是个爱才之才,如今虽被墨化了三万年之久,心中唯墨至上,但本身的性格却依然不会有多大改变。

        所以杨开表现的越是出色,他心中越是不忍下杀手。

        激战之中,八品墨徒又传音一句:“小友,老夫最后问你一句,可愿归附王主座下,以你之能,若得墨之力相助,他日成就必在老夫之上,或许有望一窥九品至尊之境!”

        杨开手上攻势不停,口中道:“便是窥得九品至尊又如何?给墨族当走狗奴才,杀我人族将士?”

        八品墨徒道:“你未曾感受墨之力的玄妙,又怎知其中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