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二百一十章 墨徒,墨徒!

第五千二百一十章 墨徒,墨徒!

        两族大军的碰撞虽然激烈,但都显得很克制,没有哪一方冒然激进,因为这里是浩瀚虚空,无论是对人族还是墨族来说,都没有任何屏障可依。

        若是行为太过激进,一旦战局不利,那极有可能会导致整个战场的崩坏,到时候定然死伤巨大。

        所以若是从遥远高空俯瞰的话,两族将士的战场此刻呈现的情景可以说是简单明了,人族三万大军与墨族四十多万大军就如两股大小不一的洪流,在虚空中不断地碰撞,收缩,再碰撞,再收缩。

        碰撞之时,便是各自杀招跌出,秘术齐飞的时候,收缩之时,便是两族将士在重整旗鼓。

        人族的高层从没有指望能够在一次正面冲突中击溃对方,所以只能利用这种方式,在一次次短暂的接触碰撞中,蚕食墨族大军的力量,逐渐抢占优势。

        只是让米经纶和欧阳烈没想到的是,墨族那边指挥大军作战的家伙居然也是这个心思。

        两军指挥官的心态可以说不谋而合,搞的米经纶和欧阳烈对指挥这一次作战的域主都有些惺惺相惜了。

        指挥墨族大军这般作战的,自然是蛰舂。

        他这位域主,实力不错,胆子够小,心性也足够谨慎,若非如此,之前在风云关外被人族大军埋伏的时候也不会当机立断便遁逃,从而捡回一条性命。

        他虽是大衍战区的墨族域主,但在这三万年来,也有数十次率军前去支援风云关或者青虚关的经历,虽然每一次带去的属军基本上都被打的支离破碎,能活着回来的极少。

        但正因为这种与人族大军丰富的作战经验,才让他在这个时候制定了最正确的策略。

        之前面对南北军三万大军的突袭,让墨族大军凝聚墨云遮掩身形,也是出自他的手笔。

        换做别的域主在此主事,当看到人族大军来袭的时候,十有九八是要迎头而上了。

        不得不说,他的种种策略固然看起来很怂,却让人族这边感到极为难受。

        米经纶和欧阳烈所期望遇到的墨族大军,自然是那种没有脑子,只知道依靠人数优势便想着一战定乾坤的。

        岂不想居然碰到一个知道动脑子的。

        这可是稀奇事,他们与墨族争斗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碰到这样的墨族指挥官。

        两族大军汇聚的洪流,每一次碰撞都有生命的气息在凋零,陨落的皆是墨族。

        人族战舰不破,基本上不虞有什么风险。可若是战舰被破,那一整支小队的成员都可能会遭遇危险。

        如此交锋十几次,场面逐渐变得有些混乱了。

        导致这种混乱的,并非人族。

        人族大军虽有三万众,但因为极强的纪律性和在战场上严格服从上令的自律性,所以对高层传下来的命令能够一丝不苟地执行。

        墨族不一样。

        数十万墨族大军,名义上是蛰舂领军,但说起来不过是十几个域主的属军拼凑在一起。

        每个域主都有自己的想法。

        眼见墨族这边在一次次碰撞中接连吃亏,而人族似乎至今还没有陨落一人,众多域主心头冒火,行动上难免激进了一些。

        他们的激进,给墨族带来更大的损失和伤亡。

        这越发让他们恼羞成怒,最终亲自下场出手。

        八品开天们又怎容他们猖狂,域主们不动手的时候,八品们还在静观其变,然而当域主们开始行动时,八品自然会出手阻拦。

        是以在两族大军遭遇一个时辰后,战斗忽然变得激烈起来,战场之上,随处可见域主们和八品交手的余波。

        驱墨舰上,欧阳烈道了一声:“我去了,这边就有劳米兄了。”

        米经纶微微颔首,欧阳烈一步踏出,瞬间出现在数十万里之外一位域主的面前,狂暴一拳轰出,那域主一时不察,竟被砸飞了出去。

        不过毕竟是域主,虽然被欧阳烈打的有些发懵,但很快便调整好身形,与欧阳烈战做一团。

        激战之中,欧阳烈束手束脚,反而是那域主肆无忌惮。

        无他,两人所在的位置四周,不但有许多墨族,还有一些人族,那域主可以不顾忌自家墨族的伤亡,出手狠戾,欧阳烈却不能不顾忌人族将士的性命。

        是以纵然偷袭出手占了先机,却也拿这个域主没什么好办法。

        不但欧阳烈如此,其他大部分八品开天的处境皆是如此,墨族域主们卑鄙的做法,让人族八品根本放不开手脚。

        中军驱墨舰,横亘虚空之中,遥距战场百万里。

        这个位置不算远,若是有墨族域主突袭的话,数息间便可抵达,当然也不算太近,站在这个位置上,米经纶可以很好地统揽全局。

        南北军两位军团长中,欧阳烈一项秉持以拳头服人的理念,所以这指挥大军作战的事,自然就落到他头上了。

        这里不单单只有一艘驱墨舰,还有数艘卫级战舰,将驱墨舰紧紧护卫着,那一艘艘卫级战舰上,可都是有八品开天亲自坐镇,满卫的人员编制!

        如此防护,方能在这异地他乡,确保驱墨舰的安全。

        不是人族小题大做,实在是驱墨舰太过重要,且不说它本身拥有的种种功能,如今的驱墨舰上和附近的几艘卫级战舰上,可是汇聚了此番随军而来的种种特殊人才。

        东西军那边这一次随军的炼器师有上千位,炼丹师和阵法师数量也不低于这个数字。

        南北军这边同样如此。

        这些特殊人才虽然个个都是五品开天往上,大多数甚至是六品七品,八品的都有。

        但他们常年浸淫在自身的领域中,为人族将士炼器,炼丹,布置阵法,所以斗战经验很是匮乏,这样的人是不适合踏足战场的,陨落任何一个都是人族的损失。

        他们只能留在安全的地方,等待大战结束。

        他们要留在这里,自然也必须留下人手保护他们。

        所以南北军虽号称有三万众,但事实上,真正与墨族争斗的,却要少上三四千人。

        站在驱墨舰甲板上观望,米经纶的眉头紧皱。

        战场上的情况有些出人意料。

        原本在他的设想中,此一战,南北军要赢应该不是难事,毕竟四五十万墨族大军,顶多也就十几个域主而已。南北军这边数十位八品总镇,数量可是这些域主的数倍有余。

        高层战力的绝对优势,足以弥补人数上的巨大差距。

        不过想将这些墨族大军赶尽杀绝就不可能的,墨族若是见势不妙,自会逃跑。

        这一战与东西军在风云关外设伏的情况不同。

        杨开与他说过那一战的详细始末,米经纶也知道,那一战东西军之所以能将三十万墨族大军几乎全部歼灭,耗时极短,主要是东西军当时有设伏的条件,更有老祖亲自坐镇,以有心算无心,墨族根本没得打。

        可是南北军没办法设伏,也没有老祖坐镇,与东西军当时所占据的优势不可相提并论。

        纵是如此,南北军也可以很轻松取得胜利,在自身不付出太大伤亡的情况下。

        然而情况却并非这样。

        战场上,人族的优势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被米经纶寄予厚望的八品开天们,也没有取得太大优势。

        究其原因,墨族大军之中,竟有许多七品乃至八品的墨徒!

        与墨族纠缠了这么多年,经历的大大小小战事不计其数,米经纶从未见过如此多的墨徒,而且修为个个都高的离谱。

        墨徒这种特殊的存在,在墨之战场上并不稀奇,以往每一次大战,战场上都有墨徒活跃的身影,也有不幸的将士被转化为新的墨徒,成为人族的敌人。

        然而自从杨开来到墨之战场,为每一处关隘带来的净化之光后,墨徒的数量便大幅度锐减了。

        早先被转化的墨徒要么在战场上陨落,要么被人族强者擒回,借助净化之光拨乱反正,在没有新鲜血液补充的前提下,墨族自然是越来越少。

        尤其是最近一些年月,在战场上米经纶几乎已经看不到墨徒的身影了。

        可是在这大衍战区中,他却再一次看到了墨徒们活跃的身影,而且俱都是七品,八品开天修为的墨徒。

        七品的数量很多,最起码数百人。

        八品虽然没有这么恐怖的数字,但光是米经纶注意到的,就已经有将近三十位了,真正的数量肯定要超过这个数字,因为肯定还有他没注意到的。

        大衍战区居然有这么多高品阶的墨徒,这是任谁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这还仅仅只是十几个域主属军麾下的情况,若是将整个大衍战区的情况都囊括起来,那情况可比眼前看到的要严重的多。

        没有哪一处战区的情况跟大衍一样。

        其他战区往年纵然有墨徒参与战事,也不可能有这么高的质量,这么恐怖的数量。

        不过米经纶只是略一沉吟,便想明白了原委。

        大衍战区是特殊的,因为此地丢失了三万年之久,这三万年来一直没有战事,所以墨徒们有足够的时间来修行成长,不用担心会在战场上陨落,慢慢修行至七品乃至八品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