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一百九十六章 南北军

第五千一百九十六章 南北军

        原本蛰舂打算借助此地墨巢之力,将自己的遭遇向王主禀告,同时汇报自己那毫无根据地猜想。

        不错此事有利也有弊,这个猜想若是真的,还可以让墨族提前有所准备,可若是假的,说不定要受一些责罚,再加上他之前遭遇人族大军不战而逃的事,两罪并罚下来,肯定会吃一番苦头。

        如今眼见吽氐也有此猜测,他倒是省事了。

        吽氐沉声道:“算算日子,你们遭遇人族伏击应该是风云关战事之后的事情,而就在风云关一战之后,王主那边便传递消息过来,让我最近不要闭关。我原本还不明白王主为何会下这样的命令,可如今看来,王主似乎早有预料!”

        王主确实早有预料。

        吽氐坐镇大衍关,所能得到的消息,仅仅只是在大衍战区内部流传的,也是从王主那边能得到的消息。

        但王主那边有王级墨巢,借助王级墨巢的彼此勾连,却是可以得到其他战区的种种消息。

        吽氐只知风云关那边人族兵力大增,更多出来一位老祖,却不知青虚关那边的人族同样兵力大增,虽无老祖,可八品一样出动了数百位,打的青虚关的墨族叫苦不迭。

        紧邻着大衍关的两处关隘的人族,几乎在同一时间有了异动,这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这边的墨族王主自然会有所猜测,所以他在第一时间跟吽氐传讯,让他最近这些年不要再闭关了。

        这也是蛰舂此番为何能见到吽氐的原因。

        “此事重大,我需得立刻上报王主。”吽氐说完之后,便急匆匆离去了,显然是要借助墨巢之力将方才得到的消息汇报上去。

        蛰舂见状自不会阻拦,起身道:“我随你同去。”

        说不定到时候王主要问些什么,他在场的话更方便回答。

        片刻后,墨巢之中,吽氐域主心神勾连墨巢意志,将种种信息上报,本以为要等些时候才有回复,出乎他的意料,王主那边竟是很快有了回音。

        又过一会,吽氐才收回心神,脸色凝重。

        蛰舂见状问道:“王主怎么说?”

        他本还想着亲自跟王主汇报一下此行的遭遇,没想到王主那边压根没有问他的意思,所以他也不知王主跟吽氐说了些什么。

        吽氐沉声道:“青虚关战事失利,人族在那边投放了大量援军,一战之下,域主死伤近半,那边的王主虽无恙,可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再有什么动作了。”

        蛰舂讶然至极:“青虚关也如此?”

        吽氐重重颔首:“所以王主推测,人族真的有可能要来收复大衍关了!蛰舂,王主命你速回领地,征集大军,来大衍布防!”

        “果然要来了吗?”蛰舂微微失神,三万多年了,人族一直对丢失的大衍关不管不问,可墨族知道,人族不可能放弃大衍,迟早会来收复,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三万多年,“我明白,我这就去回领地。”

        少顷,蛰舂身影化作一团墨云,朝远处虚空驰去。他暗自庆幸,自己这一趟回来的够快,按他的估算,人族大军就算真的来攻大衍,应该也在半路上,他还有足够的时间去准备。

        大衍战区的所有域主,都有足够的时间来未雨绸缪。

        与此同时,大衍关中,随着吽氐一道道命令下达,一支支墨族队伍分两个方向撒向虚空,侦查风云关和青虚关人族可能的动向。

        不过这需要时间,还需要一些运气,人族若真的有意收复大衍,肯定会悄悄行事,想要发现他们的踪影可不容易。

        不但大衍关这边有所动作,整个战区中,所有域主都接到的王主的命令,要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征集自己麾下大军,以备不时之需。

        霎时间,大衍战区所有墨族几乎都行动起来,顿时一股风雨欲来的气息笼罩整个战区。

        吽氐本以为想打探人族的消息不太容易,不曾想,自他派出那一支支墨族队伍,前后不过五六日的功夫,便有消息来报。

        往青虚关方向出发的墨族队伍,有一支诡异地失去了联系。

        损失不算大,顶多也就是一个领主外加一些上位墨族和下位墨族,但这个异常却很快引起了吽氐的重视。

        他派出去的队伍不可能无缘无故地消失,数万年来,大衍关附近,墨族根本没有敌人。

        唯一的可能,便是那一支队伍撞破了人族大军的藏身处,然后被灭了。

        一边继续派遣更多人手去那支队伍消失的方位查证,一边将这个消息紧急上报。

        大衍关往青虚关的方向,数日路程的地方,一支庞大的舰队在秘宝和禁制的作用下,遮掩了痕迹,静静地隐藏在虚空中。

        这种隐藏手段很高明,只要不靠近秘宝和禁制作用的千里之外,都不虞会被看破。

        但若是有墨族跑进千里范围内的话,那就没办法了。想要遮掩如此规模的舰队的痕迹并不容易,不像一个个武者本身,还可以施展一些诡异的秘术来隐藏自身。

        这一支舰队,正是从青虚关出发的大衍南北两军。

        正如项山所料,相比较东西两军而言,南北军的行军速度更快一些,在半月之前便已抵达大衍关附近。不过在没有与东西军汇合之前,他们自然不会有什么轻举妄动,所以便停在了距离大衍关差不多三日路程的位置上,等待项山那边的信息。

        这个位置距离大衍不远不近,在可以有效隐藏自身的前提下,也能更方便地与东西军取得联系。

        然而南北军的运气简直差到了极点。

        南北军的庞大舰队在虚空中隐藏的好好的,居然有墨族队伍冲进了千里之内。

        虚空如此广袤,所谓千里不过咫尺之遥,南北军两位军团长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这墨族队伍怎地就偏偏撞过来了,也不知该说他们运气好还是运气差。

        区区一支墨族队伍,一个领主带队,对南北军这样的庞大舰队来说自然不算什么,塞牙缝都不够。

        灭了那一支队伍之后,南北军谨慎起见,还特意变换了位置,将舰队的藏身之地挪移了数亿里地。

        然而就在方才,下面来报,又有一支墨族队伍闯了进来。

        驱墨舰中,南军军团长欧阳烈,北军军团长米经纶与几位八品总镇齐聚一堂。

        先后两次被墨族队伍撞破行踪,显然不是什么巧合,这世上就没有这样的巧合。

        “诸位怎么看?”欧阳烈是个一头红发的老者,只听名字便知,此人性烈如火,问话之时,眉宇间压着一些不耐。

        众人知道他在不耐什么,主要是南北军已经到位了,然而东西军那边一直没有消息传来,也不知他们如今在什么位置。

        欧阳烈迫不及待想对大衍关发起进攻,等的颇有些不耐烦。

        一位八品总镇道:“根据之前派出去的斥候探报,最近几日附近似乎多了不少墨族队伍的踪影,看样子似乎是在寻找什么。”

        欧阳烈冷哼一声:“能找什么?就是在找咱们,看样子人族大军欲要收复大衍的消息已经泄露出去了。”

        北军军团长米经纶一副儒生打扮,头顶羽冠,手持一柄羽毛扇,年纪虽长,却是一副面皮白嫩的青年形象。

        任谁第一眼见到他,都会将他和军师之类的人物联系到一处。

        米经纶微微一笑道:“早在意料之中,毕竟我人族在风云关和青虚关的动静不小,墨族有所猜测也是正常的。”

        欧阳烈怒道:“老子现在就想知道,项山把东西两军带到哪去了。咱们都已经到了好些日子,他们为何不见踪影,大衍关还要不要了!”

        米经纶劝解道:“欧阳兄息怒,算算日子,东西军也应该到大衍附近了,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来联系。”

        米经纶知道,因为老祖们任命项山为东军军团长的缘故,欧阳烈颇有些不太服气,如今又出了这样的事,所以言语间对项山有些不忿。

        “如今咱们要做的就是等,不过墨族既有防范,南北军就不宜停留在这个位置上,此地距离大衍三日路上,说起来不远,但还是太近了一些,大军不如再后撤一段路程。”

        欧阳烈不吭声,有总镇问道:“米师兄觉得后撤多少为好?”

        米经纶沉吟片刻道:“再后撤两日路程,距离大衍五日路程为好。否则若是墨族王主出动,我南北军未必能应对及时。”

        几位参与谋略的八品总镇皆都颔首。

        米经纶又将目光望向欧阳烈。

        欧阳烈道:“就依你的意思,不过大军可以后撤,却要派人再靠近大衍一些,如此方能更方便地观察大衍那边的动向。”

        米经纶闻言颔首:“欧阳兄言之有理,你可有人选。”

        欧阳烈起身道:“我亲自去。”

        米经纶心中一叹,知道劝阻不得,欧阳烈这家伙性格比较暴躁,越劝他越是适得其反,不过他要亲自去的话,倒也没什么危险,八品开天的修为,想要隐藏自己还是很容易的,不像偌大一支舰队,有时候即便想藏也藏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