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一百九十五章 人族要攻大衍

第五千一百九十五章 人族要攻大衍

        在距离风云关数日路程的位置上,遭遇了人族大军的伏击,三十万墨族毁于一旦,随军的十位域主,陨落九位,只有他一个运气比较好,逃出生天。

        可是这一年多时间的逃亡,也让他筋疲力尽,身后莫大的危机感不断压迫而来,让他总有一种正在被人追逐的错觉。

        可无论他如何查探,身后也没有追兵的迹象。

        再见眼前那一座雄伟的关隘,蛰舂从未有哪一次感觉它是如此亲切,踏进大衍关的时候,蛰舂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三万多年了,自墨族攻克大衍至今,从这边出发援助附近两处战区的大军,从来都只会战死在风云关或者青虚关附近,还没有哪一次在半道上被人族给伏击,打的几乎全军覆没。

        逃亡回来的路上,蛰舂一直在想这件事,怎么也想不明白,风云关那边的人族,哪来的人手和精力,在那种地方设伏。

        按道理来说,风云关的人族理应在墨族大军的围攻下自顾不暇才是。

        最终,他想到了一个可能性,而这个可能性让他有些不安。

        大衍关,本是人族镇守的关隘之一,耗费大衍福地无数代精锐的心血和精力,一点点扩建而成,三万多年前,这里与其他人族关隘并无太大区别,数万人族将士在大衍老祖的带领下,镇守此地,不让墨族越界一步。

        然而今时今日,整个大衍关都被笼罩在浓郁的墨之力中,在那大衍关的中心广场之上,更有一座巨大的墨巢屹立。

        那墨巢如一朵墨色花骨朵,含苞待放,微微舒张和收缩之际,大量浓郁墨之力从中溢出。

        这墨巢高达数百上千丈,根基几乎占据了整个广场,远远望去,仿佛一座黑黝黝的大山。

        这明显是一座域主级的墨巢。

        墨巢是墨族的根基所在,此地有域主级墨巢,就意味着这里已经成为某个域主的领地,常年都有域主级强者亲自坐镇。

        这很正常,大衍关作为墨族攻克的第一座,也是唯一一座关隘,墨族不可能丢弃不管,即便是为了鼓舞士气,这里也会派遣域主来坐镇。

        而坐镇在这里的域主,乃是这一片战区中,实力最强大的那一位,吽氐域主!

        传闻这位域主距离王主似乎也只有一步之遥,不过这个传闻维持了好几万年,迄今为止,也没见这位吽氐域主有晋升的迹象。

        虽没晋升的迹象,不过这位吽氐域主修行极为刻苦倒是真的,他虽坐镇大衍关,但基本上常年都在墨巢之中,借助墨巢之力修行,底下的墨族都猜测,吽氐域主大概是想踏出那最后一步,成为王主中的一员。

        事实上,在墨族刚攻克大衍关的那些年,坐镇在大衍关的域主不止吽氐一位,而是有好几位。

        因为墨族这边也在防备人族反攻,不过三万多年过去了,人族对大衍关好像很不在意,一直没有要夺回来的举动,墨族也就没再当回事了。

        除了实力最强的吽氐彻底留了下来,其他域主都各自回了各自的领地中。

        之所以留下实力最强的,也是墨族在有所防备。

        墨族也知道,人族肯定是会反攻过来的,只是什么时候反攻谁也说不准。

        大衍关如今也就成了吽氐的直属领地,不过这里还是很热闹的,因为援助青虚战区和大衍战区的墨族大军,一般都是在这里集结出发。

        三年多前,这里便有三十万大军离开,直奔人族风云关的方向。

        所以当蛰舂忽然现身大衍关的时候,吽氐还是很吃惊的。

        他吃惊的不是蛰舂居然这么快就回来了,而是他居然活着回来了,吽氐因为坐镇大衍关,有墨巢借力,所以很轻松能得到一些消息。

        蛰舂也很惊讶,因为他来过大衍关很多次,基本上都见不到吽氐,这家伙常年都处于一种闭关修行的状态,很多域主恶意猜测,这家伙是不是死在墨巢里面了,否则为何这么多年来一直见不到他。

        两位域主在一座大殿中碰面,相比较风尘仆仆的蛰舂,吽氐无疑更加气息饱满。

        也没有人族奉茶待客的规矩,各自落座之后,吽氐瞧了瞧蛰舂,试探地问道:“这次大军前行,有没有遇到什么值得在意的事?”

        他也没问那三十万大军哪去了,十位域主为何只见他一个,单看蛰舂有些狼狈的样子,他便已有了猜测,询问不过是为了证实罢了。

        蛰舂连忙点头:“在距离风云关还有数日路程的一片浮陆中,我们遇到了人族的伏击,人族有九品老祖坐镇,八品开天五六十位,大军不敌,近乎全军覆没,唯有我一个,侥幸逃生!”

        吽氐闻言微微颔首,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话说回来,三十万墨族大军,碰到人族那样的阵容,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性,蛰舂能讨回来,真是运气不错了。

        蛰舂就很惊讶:“你知道这件事?”

        吽氐摆手道:“倒是不知,不过一年多前,有消息从风云战区那边传递过来,说是风云关忽然多了一位人族老祖,八品开天数百位,结果那边的王主也被打的重伤,不得不逃回王城,域主死伤惨重,麾下百万大军尽墨,没有数百上千年的修养,根本难以恢复。”

        蛰舂闻言一脸震撼。

        他以为自己这边已经够倒霉的了,可跟风云战区那边的族人比较起来,还算是幸运的了。

        原本风云战区那边墨族是压着人族的,但战场上忽然多出来一位老祖,数百位八品,风云战区的墨族怎么抗的住?

        人族这是疯了吗?把这么多八品汇聚一处,其他关隘难道不要了?

        “你遇到的那位人族老祖,是不是个人族女子模样?”吽氐又问道。

        蛰舂凝重颔首:“不错!”

        当时虽只是惊鸿一瞥,他还是看到了那位人族老祖的模样。

        吽氐道:“那就没错了,你遇到的那位,应该就是风云关多出来的老祖,王主们彼此沟通过,确定了这个女子,原本应该是坐镇在阴阳关的九品。”

        蛰舂怒道:“既是阴阳关的九品,何故又跑去风云关?阴阳关那位王主难道就这么放任不管吗?”

        他这次是运气好,没有被那人族九品发现,才死里逃生,可若是运气不好呢?恐怕也赴了那九位域主的后尘,如今化作虚空中的断肢碎肉了。

        一路逃回来的辛酸和惶恐无处发泄,想他一个域主何时这么狼狈过,如今得知那居然是来自阴阳关的人族九品,顿时有些口出不忿。

        “慎言!”吽氐盯了他一眼,王主之威可不是域主能够冒犯的。

        蛰舂懦了懦,最终还是重重叹息一声。

        吽氐看他样子怪可怜的,便开口道:“事实上,阴阳关的那个女子九品之所以能出现在风云关中,是因为阴阳关那边又多了一个九品,所以她才能放手离去。”

        蛰舂顿时失神:“人族多了一个九品?”

        九品与王主,乃是两族的最高战力,多一个少一个都是震动整个墨之战场的大事,所以当蛰舂听说阴阳关居然多了一个九品之后,才会这般失态。

        吽氐颔首:“阴阳关九品现身风云关的消息传出去之后,阴阳战区的那位王主便试探性地去阴阳关走了一趟,确定了那边依然有九品坐镇,似乎是原本阴阳关的一位军团长晋升了。”

        蛰舂顿时恨的咬牙切齿:“人族可真是奸诈啊!”

        人族八品晋升九品,动静巨大,若是选择在墨之战场晋升的话,墨族肯定早就知道了,如今人族居然悄无声息多了一位九品,那就说明那新晋者,并不是在墨之战场晋升的。

        人族早有图谋,悄咪咪搞一个九品老祖出来,然后引发了风云关战场墨族的溃败之势,顺带将他也连累上了。

        “不对!”吽氐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一变:“蛰舂你方才说,你们是在距离风云关数日路程的距离上,遇到了人族的埋伏?”

        蛰舂颔首:“不错!”

        “也就是说,你们是在路上遇见的。”

        “当然!”蛰舂心想这不是废话。

        吽氐不禁神色变换起来,他之前之所以对蛰舂的遭遇并不惊讶,是因为有个先入为主的念头。

        风云关战场上,墨族大军溃败,他想当然地认为,蛰舂等域主率领的援军也是在那战场上被击溃的。

        所以见到蛰舂活着回来之后,才会有些惊讶,那一战死掉的域主可不少,蛰舂能活着,运气真不错。

        可是从这边出发的援军根本没有参与风云关战事。

        人族不可能知道大衍关这边有援军过去,正好在半路设伏,换言之,被埋伏了也是蛰舂等人运气不好,正好碰到了从风云关出来的那一支人族大军。

        一位老祖带队的人族大军,从风云关跑出来能干什么?

        “不好!”吽氐霍然起身,“人族要攻大衍!”

        蛰舂皱眉道:“有何依据?”

        事实上,他在逃亡路上也想过这个可能性,不过没有任何证据,他是在风云关外碰到了人族大军,但也不能说,那些人族是要来收复大衍的,此事牵扯甚大,所以纵有这个想法,也没敢第一时间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