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一百六十三章 上钩了

第五千一百六十三章 上钩了

        而且此人行事风格极为强硬,很多次都让墨族大军吃了大亏,这个名字在他那个年代,对墨族几乎是一种禁忌,在场的所有域主,都曾生活在他的阴影笼罩之下。

        更有一点让墨族寝食难安,那便是这项山的资质。

        据墨徒们汇报,项山此人天资绝顶,晋升开天的时候乃是直晋七品!换句话说,八品修为并非他的极限,此人是有望九品老祖之境的。

        八品的项山便如此难缠,若是让他晋升九品,那还得了?

        正因为有这样的考虑,所以在三千年前的那个年代,碧落战区的墨族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毁了项山。

        某一次大战之中,墨族王主拼着受人族老祖凶猛一击,将项山打成重伤,随后有域主蜂拥而上,欲要斩草除根,人族八品纷纷来援,一场混战。

        那一战,项山虽侥幸逃过一劫,但修为却从八品跌落至七品,自此慢慢淡出了墨族的视线,王主的一击虽没能杀死项山,却也勉强达成目的。

        那一战,墨族王主被老祖打成重伤,足足修养了三百年。

        那一战,死在盛怒之下的老祖手下的域主,多达十位!

        三千年前那一战,历历在目,在场的域主们大多都是亲身经历过的,怎会忘怀?

        本以为项山就此沉沦,谁曾想,三千年后居然再一次听到了他的消息,而且是正在晋升突破的消息。

        若是寻常人族七品晋升八品,他们或许也懒得理会,这无数年来,人族有新晋的八品,也有战死的八品,总体来说,数量维持着一个平衡,多一个八品,对大局影响不大。

        但如果此人是项山的话,那就由不得他们不重视了!

        算算时间,足足三千年的沉寂,项山纵然跌落过品阶,也确实有可能修行回来了。回想三千年前的阴暗时光,哪个墨族域主愿意再尝试?

        所以一开始那领主汇报说有人族七品晋升八品的时候,大多数域主都不太在意,但听到项山这个名字之后却是再也无法淡定。

        “能确定就是那个项山?”

        那领主回道:“基本可以确定,报讯的领主也曾远远感受过项山的恐怖,清楚记得他的气息。”

        报讯者既然这么说,那应该是不会有错了,一众域主对视之间,皆可见彼此眼中的凝重神色。

        沉默良久,方有域主开口道:“人族前哨大营那边有什么动向?”

        “不知,可问。”另一个域主回道,这般说着,神念涌动传讯一番。

        片刻后,这域主才道:“就在半日前,前哨大营那边有两位人族八品掠出,方向正对骨颂领!”

        “看样子是项山晋升的消息传回去,人族八品要去守护了。”

        “这么说来,项山晋升应该只是个意外,否则人族不会没有安排。”

        “还是难以确定,这到底是不是人族的阴谋。”

        “无论是不是阴谋,项山此人不能不管,他若晋升八品,将是最棘手的八品,域主之中无人可以抗衡。”

        “不错,无论如何都要阻止项山晋升!”

        “就算人族有阴谋,位置如此深入,若有变故,他们也鞭长莫及,咱们未必不可将计就计。”

        “怎么说?”

        “无疆,髦蚩,塚佞,闳扈四位不在此间,可传讯其中两位,阻拦那两个离开人族前哨大营的八品,让他们无法支援项山,再传讯另外两位,前去项山晋升地查探究竟,人族若无埋伏也就罢了,两位域主出手,自可手到擒来,若有埋伏,彼此照应也没什么大碍。”

        此言一出,众域主深思片刻,当即有域主颔首:“妥!”

        也有域主质疑道:“话虽如此,但我们如今可不确定人族八品都在何处行事,若是他们全都埋伏在项山那边,咱们去的人少了,岂不是自投罗网?上次一战,域主死伤惨重,可不能再有太大的损失了。”

        先前提议的那位域主道:“所以我意,进攻人族前哨大营!不求有多大成果,只求摸清前哨大营那边的虚实,如果可以确定人族的八品数量,基本就可以判断出项山那边的情况,届时自可知会无疆等人,让他们方便行事。”

        “进攻前哨大营?”有域主眉头微皱,“大战若起,可不是那么容易平息的,非得付出一定的代价不可,若胜也就罢了,若败,墨族可就彻底失去被人族攻占的疆域了,咱们也没有那么多兵力再去纠缠不休。”

        “与项山此人晋升相比,付出再大的代价也值得。”

        “既有不同的观点,不妨投票表决吧,同意进攻人族前哨大营的请起身。”

        哗啦啦啦一阵,再场数十位域主一下子站起来七八成,基本上都是从项山那个年代一直存活至今的域主,还坐着的基本都是新晋的域主,由此可见,老域主们都对项山极为忌惮,宁愿承受付出巨大代价的风险,也要将他赶尽杀绝,与这些域主相比,最近三千年新晋升的域主对项山的忌惮就没那么深了,他们比较满足现在的状态,不觉得与人族展开大规模战斗是什么好事。

        然而大多数域主都已同意开战,他们也左右不了大局。

        风雨欲来,大战将起!

        最近这些年,墨族各路援军都齐聚在这领主浮陆周围,与前哨大营形成一种对峙局面,墨族不敢轻举妄动,前哨大营的人族将士也没有大规模进军之意,然而今时今日,因为一人之晋升,这种对峙将要被打破。

        墨族开始调兵遣将,兵峰直指人族前哨大营。

        他们虽然做的极为隐蔽,但这些许动向又怎瞒得过早有准备的人族。

        前哨大营临时军府司中,以钟良和梁玉龙为首,一众八品齐聚等待。

        忽有七品大步踏入,抱拳一礼,沉声道:“墨族有动静了。”

        钟良眼中精光一闪:“上钩了!”

        一众八品皆都振奋,就怕墨族没动静,一旦有动静,那就意味着这次的计划可以实施了,毕竟他们抛出去的诱饵对墨族来说,实在是非同小可。

        然而在准确消息传来之前,谁也不敢确定墨族会作何选择,一直在这里焦急等待着。

        梁玉龙面露担忧:“不知道项师兄那边能否一切顺利。”

        钟良道:“项师兄既同意了这个计划,那定然是有所准备的,他那边无需担心,咱们只需做好自己就行。传讯碧落关,告诉丁耀,那边可以行动了。”

        “是!”当即有人领命而出。

        虚空之中,两道身影急掠,两人皆都是八品开天,速度极快,目标直指某个方向。

        行进之中,其中一人传音道:“张兄,你说墨族这次会不会上钩?”

        张姓八品闻言一笑:“且看这一路行去有没有阻拦,便知墨族有没有上钩了,不过我估计墨族肯定是忍不住的,毕竟此事牵扯到那位项师兄,我要是墨族域主,肯定不会让他安心晋升的。好不容易把他打回七品,又怎会让他重回八品,让他在自己头上拉屎拉尿,作威作福?”

        另外一位八品奇道:“项师兄对墨族竟有如此大的威慑?”

        张姓八品道:“孙老弟你来墨之战场时间不长,没见识过项师兄的威风,他统领西军那个年代,墨族域主们可是被打的跟孙子一样,可谓是闻项色变。”

        孙姓武者叹息一声:“可惜无缘得见项师兄的神威,但愿他这一次晋升能够顺顺利利。”

        张姓八品道:“虽说品阶跌落再晋升,会比寻常晋升要困难的多,但以项师兄的资质,定是没有问题的,咱们就只等好消息便可,这次也是适逢其会,正好碧落关这边需要一个引子,项师兄也处在即将晋升的关口,得知计划之后,便主动请缨了。”

        闲聊一阵,两人不再多说,闷头赶路。

        然而两日之后,正疾驰的两人忽然猛地驻足,便在这时,左右墨云之中,两道巨大身影齐齐杀出,一言不发对着两人劈头盖脸狂攻而来。

        两位八品自不会坐以待毙,各展神通,与来者打的乾坤无光,混沌不明。

        少顷,四道身影分开,据四角而立。

        张姓八品冷眼一瞧,哼道:“髦蚩,塚佞!”

        各自打了这么多年交道,张姓武者自然认得这两位域主都是谁。

        与孙姓武者悄悄对了个眼色,彼此心头大定,这两个家伙忽然冒出来拦住去路,看样子墨族是咬勾了,否则没道理跑来阻扰他们。

        一切顺利!

        可笑那两个墨族域主却毫无察觉,髦蚩更是雄赳赳气昂昂,一脸目中无人的表情,冷喝道:“此路不通!”

        张姓八品嗤笑道:“大言不惭!”

        没得废话,手一招,长剑祭出,抖出漫天剑光就朝髦蚩攻去,另一边,孙姓武者与塚佞也战做一团,一对一单打独斗,没有压倒性的优势,无论是人族还是墨族,彼此谁也奈何不了谁。

        不过对墨族两位域主来说,只要将这两个人族八品拦截在此就足够了,并不是真的要将他们怎么样。

        他们两位也从墨巢传递来的讯息中得知了事情的严重性,若非如此,也不会早早埋伏在这里等待拦截人族的八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