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一百五十七章 破邪神矛

第五千一百五十七章 破邪神矛

        杨开不知被束缚在此的领主是谁擒回来的,但能擒回这样一个领主级的墨族,定是有八品开天出手。

        而且老头子的研究牵扯到净化之光,干系不小,能这般顺利进行下去,自然也是得到了钟良等人的认可。

        杨开其实也挺期待的,因为若是老头子的研究真的成功的话,那人族在对抗墨族的战争中将能掌握一件杀伤力巨大的重器,他本人更能解开一层束缚!

        纵观墨之战场这延绵了无数年的战争,从根本上来说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人族依仗一处处关隘抵挡了墨族大军的一次又一次的进攻,让他们始终难以突破防御,侵略三千世界。

        而墨族虽然在一场场大战中损失惨重,但人族也没办法将他们赶尽杀绝,而且只要有足够的墨巢和资源,他们就能迅速恢复元气,找机会卷土重来。

        这就是无数年来墨之战场维持平衡的格局。

        杨开的到来在某种程度上打破了这种格局,他带来了净化之光,乾坤大阵还有驱墨丹,让碧落关得以支撑此次远征,达成了无数祖辈难以企及的成就。

        可即便如此,远征也陷入了僵局,在墨族越来越强硬的反抗下,再无力前行,止步于前哨大营。

        麻烦大师的到来,或许能再度打破格局,当然前期是他的研究真正取得成功。

        人族的炼器大宗师其实数量不少,每一处人族关隘最起码都有那么两三位,论炼器技艺,麻烦大师与这些人只在伯仲之间,谁也不比谁厉害多少。

        但思维方式和看待问题角度的不同,却让他在来到墨之战场不久之后有了与其他炼器大宗师不一样的眼光。

        用老头子自己的话来说,墨之战场那些炼器大宗师们,一大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个个都想着防御,所以一门心思地钻研怎么让行宫秘宝的防护更加稳固,怎么才能让人族将士的损失变得更少。

        老头子不一样,年纪虽大,但来墨之战场不久,可以说是新丁,新丁就有新丁的朝气和锐意,他的想法是,最好的防御是进攻!防护再坚固又能如何,杀不了墨族没有意义。

        正是因为有这与众不同的想法,才让生出了研究破邪神矛这件重器的念头。

        当然,也与杨开在迎新路上,当着他的面展现出净化之光有关系,杨开当时说了一句话,他自己可能没意识到,但麻烦大师却放在了心中。

        净化之光是墨之力最大的克星!

        既是克星,为何不好好加以利用?净化之光确实只能由杨开催动,但如果辅以炼器的手法,未必就不能让其他人在关键时刻使用净化之光御敌。

        基于这样一个念头,破邪神矛应运而生。

        这也得到了钟良等人的大力支持,被囚禁在此地的墨族领主,便是钟良亲自出手擒回来的,其实这不是第一个被擒回来的领主,在此之前还有更多的领主,只不过在老头子的研究中都被折腾死了。

        “来来来,老规矩,这是老夫深思熟虑后改良的破邪神矛,尽你最大的努力往内封存净化之光。”麻烦大师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中那丈长秘宝递给杨开。

        杨开接过瞧了一眼:“行不行啊老头子,别跟上次一样,还没拿出去对敌便自己爆开了。”

        破邪神矛既是要用来对付墨族的,那自然是要往其中封存净化之光,就如杨开当初在一艘艘驱墨舰中封存一样。

        但驱墨舰体型庞大,只要阵法布置妥当,封存起来并没有什么难度。

        破邪神矛不一样,丈长之物,方寸之间显神通,不但要有封存净化之光的功效,还要具备相当程度的杀伤力,这对炼器技艺的要求极高,若非如此,以麻烦大师炼器大宗师的水准也不至于这么长时间没研究成功。

        每一次试验的时候,总是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不尽人意,上次更扯淡,杨开才刚往里面封存净化之光,那破邪神矛居然就爆开了,种种残渣炸的杨开灰头土脸,老头子一张老脸也有些挂不住。

        此时被杨开旧事重提,麻烦大师当即一瞪眼:“行,怎么不行!小子休得啰嗦,你要知道,咱们这东西一旦成功,那可是要名垂青史,流芳百世的,待真正灭了墨族,你与老头子能占其中一半功劳。”

        彼此相处多年,知根知底,说话间也没太多顾忌,怎么随意怎么来。

        杨开自然知道破邪神矛的重要意义,当下也不再啰嗦,催动净化之光朝破邪神矛罩去。

        正常情况下,净化之光一旦被催动出来,除非杨开有意压制,否则是会慢慢消散的,毕竟严格意义上来说,净化之光是一种能量的具现,外在表现形式就如同白光一般,其实并不是光。

        在杨开的有意引导之下,那耀眼白光徐徐地朝破邪神矛之中灌入,这秘宝内有小型的封存空间,是麻烦大师仔细研究驱墨舰里面的种种布置改进而来。

        被束缚在不远处的墨族领主忽然躁动不安起来,一双眼睛瞪圆,死死地盯着那白光,疯狂挣扎,仔细观察的话,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眼中流露出来的惊恐神色。

        净化之光是墨之力的克星,尽管这墨族领主也不清楚那白光到底是什么,却本能地感觉到了那光芒对己身的威胁。

        无论是杨开还是麻烦大师,对这情况都已见怪不怪,之前被擒回来的那些领主们,在见到净化之光的时候,每一个都这种反应。

        两人此刻的心神,皆在破邪神矛之上。

        两双眼睛紧密关注下,净化之光徐徐消弭无踪,皆都被灌入破邪神矛之中。待到光芒彻底消失不见,麻烦大师才重重松了口气。

        成了!没有如上次那样因为净化之光的灌入而爆开,花费这么长时间的改进终于有了效果。

        接下来便是试验这破邪神矛功效的时候了。

        炼制此矛不容易,别看它只有丈长,但消耗的物资却不少,而且也花费了麻烦大师很多心血,期间所遇到的种种难题,皆都是他以一人之力解决,从未求助过他人。

        也求助不到,其他炼器师都有自己的事要忙,谁也没功夫来帮他。

        麻烦大师抬眼瞧了杨开一眼,那意思是你来还是我来?

        杨开掂量了一下破邪神矛,开口道:“我来吧。”

        麻烦大师点点头,双手法决变换,密室中阵法转变,束缚之力忽然消弭无踪。

        一直被禁锢在那柱子上的墨族领主一直在挣扎不断,不过有阵法的束缚,他的挣扎注定徒劳无功,不过在麻烦大师解除了那束缚之力后,墨族领主立刻反应过来。

        这密室是闯不出去的,所以墨族领主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朝杨开和麻烦大师扑去。

        一身墨之力疯狂涌动,化作一团黑雾将他笼罩其中,行动间迅疾如风。

        似有破空声响起,伴随着墨族领主的一身惨叫,朝前扑来的身影被一股大力贯中,直朝后方撞去。

        腹部传来剧痛,那墨族领主低头望去,眼帘骤缩。

        不知何时,腹部上竟已多了一根长矛,正是之前那两个人族手中的那件,锋锐的长矛将他整个身体贯穿。

        这样的伤势对墨族领主来说,已然不轻了,不过还不足以致命,只要修养得当,很容易就能恢复。

        但墨族领主此刻眼中的惊骇却是浓郁的溢于言表,因为他察觉到从那长矛之中,一股神秘的力量忽然蔓延出来,涌入他的身体,迅速消融他的力量根基。

        墨族领主大骇,结合之前所见的景象,岂能不知那神秘的力量正是让他感到不安的耀眼白光?

        伸出手,狠下心,将长矛从体内拔出,带出一片墨血。

        他还想催动力量阻止自身鲜血的流淌,封堵伤口,然而一身墨之力却根本无法催动至伤口所在,那神秘的力量在伤口处萦绕着,如跗骨之蛆,驱之不散,不但阻扰伤口的合拢,也在蚕食他的力量,低头望去,甚至能看到伤口处一团耀眼白光在绽放。

        “打赢我,你就可以离开这里!”杨开低喝一声,冲上前去,朝那墨族领主一拳砸下。

        墨族领主咬牙,奋起反击,与杨开打的你来我往。

        他不知道这个人族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无论如何也不愿坐以待毙,毕竟是修行至领主级的墨族,心性也算坚韧,任何一点希望都不会轻易放弃。

        然而自身的情况却比他想的更加恶劣,那在神秘力量的侵蚀下,他一身实力受到了极大的压制,纵是再如何拼命,也难以发挥巅峰之力。

        小半个时辰后,那领主气喘吁吁地跌坐在地,脸色竟诡异地有些苍白,实力的巨大差距,已经让他生不出反抗的念头了,只是就这样死在这里实在不甘,望着杨开愤愤道:“那是什么力量?”

        杨开低头俯瞰他,神色波澜不惊:“我人族无数年来,就是在这种类似的情况下与你们墨族争斗,你们不比我们强大,你们所依仗的只是墨之力而已,没了这个依仗,你们什么都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