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一百五十六章 麻烦大师的研究

第五千一百五十六章 麻烦大师的研究

        杨开从黑域离开的时候,不过六品开天,迄今百多年,就算他机缘不断,在这墨之战场上晋升七品,也只是个新晋的七品而已。

        跟长宙的情况半斤八两。

        两人都是新晋七品,可实力差距竟是如此巨大,这才是让新人们感到震惊的地方。

        长宙依然在挣扎,然而空间法则的禁锢之下,他就仿佛被放逐到了另外一个时空,无论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

        杨开没有第一时间驱散他体内的墨之力,而是开口道:“墨徒如今不多见了,不过想来大家也听说过,墨徒若不催动墨之力的话,只从外表上来看,与正常武者是没有区别的,所以若有武者被墨化,在不起异心的前提下,几乎是无解的局面。”

        “吾等先辈,为了对抗墨之力的侵蚀,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壮士断腕,在墨之力侵蚀己身小乾坤的第一时间,将被侵蚀的小乾坤疆域割舍出去,如此方能保全自身。这也是大家为什么会在碧落关看到一些五品开天的原因,他们来墨之战场的时候与你们一样,最低也是六品的层次,然而割舍小乾坤的疆域风险极大,动辄便会跌落品阶,前途断绝。而且这种方式可一可二不可三,割舍的次数越多,根基越不稳定,直到彻底无力抵挡,那就只能自陨而亡,免得沦为墨徒。”

        “对先辈们来说,沦为墨徒是比死亡更可怕的事,因为一旦成为墨徒,那便会成为墨族的爪牙,会站在族人的对立面,所以他们宁愿死亡也不会轻易沦为墨徒。然而人生不如意十之九八,总有这样那样的原因,每一次大战之后,都会有多寡不定的族人被墨之力侵蚀,沦为墨徒。”

        “不过如今,我人族有了对抗墨之力侵蚀的手段。”说话间,杨开取出一枚灵丹来,“碧落关在探索一处秘境之时,曾有幸得到一套古老丹方,在关内两位炼丹大宗师的带领下,倾举关之力,推演出了驱墨丹的丹方,便是我手中这枚,吞服下去,在一定时间内可以抵挡墨之力的侵蚀,可以驱散一定程度的墨之力,不过此丹也有局限性,真的沦为墨徒的话再服用是没有效果的,所以在与墨族争斗的时候切莫将此物当做依仗,该小心的时候还是得小心。”

        当即便有人问道:“杨师兄,依你所说,长宙师兄如今这情况再服用驱墨丹是无用的,那该如何是好?”

        杨开一笑道:“自有另外的手段来应付。”

        这般说着,左右手上忽然亮起黄蓝之光,双掌合十间,纯净的白光照耀虚空,那白光笼罩着长宙,顷刻间传出刺啦啦的声响。

        长宙面上一片痛楚挣扎,伴随着响动,体内的墨之力被驱散净化,少顷安定下来。

        “这是净化之光,可以从根本上驱散净化墨之力,可以说是墨之力的最大克星。”

        新人们一阵低呼,许多人明显对那净化之光产生了巨大兴趣,若是能习得此术,那日后行走墨之战场可就再不惧墨之力的侵蚀了。

        杨开也没告诉他们这秘术只有他能施展出来,等他们在墨之战场待久了,自然会通过别的方式了解。

        不过也有当年参与过黑域事件的新人,对净化之光稍有了解,毕竟当初在黑狱中,杨开也曾催动此术,帮许多墨徒拨乱反正。

        他转头看向长宙:“你该第一时间向我求助的,在净化之光和驱墨丹出现之前,墨之力的侵蚀对人族来说是无解的难题,便是八品被侵蚀了,也需得割舍小乾坤,更不要说你一个新晋的七品。”

        长宙一头冷汗淋淋,后怕道:“师兄教训的是,是师弟大意了。”

        杨开点点头,招呼一声:“走吧。”

        一行人继续上路,不过因为楼船在杨开与长宙的冲突中被毁,众人也只能一路飞去前哨大营,好在此地距离前哨大营已经不远了,路上只需小心规避一些大规模的墨云便可。

        对杨开来说,倒不是有意要打压长宙的傲气。只是他身为此次迎新的负责人,却是有义务有责任教导新人们墨之力的凶险,让他们亲眼见证墨之力的危害,比任何说辞都要有说服力。

        相信经过长宙此事,再无人敢小觑墨族。

        麻烦大师与杨开并肩而行,神识传音道:“小子,那净化之光是哪一家研发的秘术?修行困难不?”

        杨开有些无语,没想到麻烦大师对这净化之光居然也有兴趣。

        “好教大师知道,这秘术是无法修行的,便是我自身,也不通这秘术催动的根源。”

        麻烦大师奇道:“既如此,你又如何能施展出来?”

        杨开道:“是太阳灼照和太阴幽荧的手笔……”

        一番解释,麻烦大师面露惋惜神色:“竟是这样,如此说来,此秘术只有你一人才能施展,其他人是万万无法修行的。”

        “不错。”

        一行人数量虽多,但个个都是六品之上,速度自然不慢。

        又过一个多月,前哨大营遥遥在望,这一路行来,新人们斩杀墨族的热情虽依旧高涨,却没了最初的目中无人,这是好事,对墨族就该如此。

        新人们的到来并没有引发什么波澜,前哨大营中活动的人不多,留守在此的,大多数都在休养生息,出门在外的,都在执行游猎任务,谁还管得了旁人。

        杨开径直去找丁耀,将任务交割清楚,又与麻烦大师道别,这才返回晨曦的驻地所在。

        队员们都在休养,杨开也没打扰谁,自回自己的住处打坐修行。

        距离下次执行任务还有一点点时间,他需要好好恢复一下。

        两月之后,晨曦整装待发,杨开从炼器殿那边取回修缮一新的破晓战舰,再次起航。

        坚壁清野计划执行的有条不紊,如今整个碧落战区的冲突基本上都爆发在前哨大营附近,对人族来说,要肃清四周游荡的墨族,压榨墨族的生存空间,对墨族来说,无时无刻不想夺回原本属于自己的领土,双方将士围绕着前哨大营所在,数十年如一日地争斗不休。

        基本上都是基层的冲突,鲜少有域主和八品开天们出战。

        墨族域主在之前的大战中损失巨大,短时间内难以恢复元气,他们若是执意龟缩,八品们其实是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的。

        而前哨大营这边在新人们加入之后,更是实力大增,别的不说,单是那数百炼器师的到来,就足以保证一支支小队的持续作战能力,再不会出现之前那样炼器师不够用的情况。

        最近这些年,双方基层的争斗忽然猛烈的许多,作为游猎任务的执行者,一支支小队的感受尤其明显,最大的改变便是在外执行任务的时候,遇到的零散墨族越来越多了,有时候甚至能碰到数千上万乃至几万墨族组成的队伍,这在坚壁清野计划最初的时候容易见到,但随着时间流逝,是很难再碰到这种规模的墨族的,却不知如今为何墨族的反抗又变得猛烈起来。

        人族有损伤,墨族的损伤更大,就连域主和八品们争斗的次数也比之前频繁。

        明眼人都能看出,这是墨族在负隅顽抗,只要能撑过这一阵子,那么大局就可以稳定下来,到时候墨族的活动空间将被彻底压制在王城方向,前哨大营和碧落关所在的空间,将为人族完全掌控。

        若真能做到这一点,碧落关必将开创一个新的格局。

        一处密封的空间中,一根柱子扎根地下深处,地面上布满了大阵纹路,而那柱子上更有一个墨族被秘术束缚,任凭那墨族如何挣扎反抗,竟也摆脱不得,布置在此间的种种秘术法阵,皆都是束缚之用,足以让他的所有努力化作无用功。

        从这墨族散发出来的威势来看,这明显是个领主级别的墨族,而且在领主当中,应该也不是弱者。

        只可惜却不知被何人擒至此地禁锢。

        就在这墨族领主前方,两道身影并排而立。

        一是杨开,另外一个却是麻烦大师。

        自在迎新的路上当着麻烦大师的面展现了净化之光的威能之后,老头便对这东西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尽管杨开一而再再而三地重申这玩意只有他能施展,也不清楚催动的根源,可依然难掩麻烦大师研究净化之光的兴趣。

        他的研究,都建立了墨族的苦难之上。

        这数十年下来,老头在闲暇之余一直在研究炼制一种能发挥净化之光威能的秘宝。

        老头是炼器大宗师,是能炼制行宫秘宝的存在,在炼器之道上,甩杨开十几条街,他若执意研究什么,基本上都能有所收获。

        不过他大多数时间都很忙,毕竟他是炼器师,需要修补那一艘艘破损的战舰,所以他的研究就有些断断续续。

        即便如此,十年之前,他的研究也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

        那是一件长不足一丈的长矛秘宝,老头子将它命名为破邪神矛,名字无比的土气,杨开不止一次表达过自己的唾弃,老头却毫不理会,我行我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