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一百五十五章 上课

第五千一百五十五章 上课

        碧落关与前哨大营之间只有两座乾坤大阵作为中转,过了这第二座乾坤大阵,再往前一月,便能抵达前哨大营所在了,对杨开来说,此行的任务基本算是完成,等到了地方,这些新人自会有丁耀与梁玉龙两人安排。

        经历了数次小规模的战斗,新人们的士气空前高涨,甚至有大胆者怂恿杨开四下找找,看看能否找到更多的墨族。

        杨开自不会答应他们,倒让一些激进的新人感到好生无趣。

        甲板上,麻烦大师忽然悄悄传音过来:“可是有什么不妥?”

        杨开扭头看他:“大师何故有此一问?”

        麻烦大师皱着眉,摇头道:“说不清楚,总感觉你像是在憋着什么坏。”

        杨开失笑:“我能憋着什么?不过新人们初来乍到,吃点小亏无伤大雅,吃一堑方能长一智,真要是太顺风顺水,养成骄傲自大的习惯可不好,如今碰到的墨族实力都不强,数量也不多,他们还可以应付,可若是大规模军团作战就不一样了。”

        麻烦大师狐疑地瞧着他,愈发觉得自己的感觉没错了。

        便在这时,杨开轻轻拍手,吸引了所有新人的注意力,“诸位初来乍到,如今墨族也见识过了,更杀了不少,但诸位可千万不要觉得,墨族便不过如此,敢这么想,你恐怕就离死不远了。墨族是一个极为难缠的种族,赶之不尽,杀之不绝,更有种种匪夷所思之能力。无数年来,吾辈先贤在这墨之战场与墨族抗争,守护三千世界的安宁,所秉持的原则只有一个,那就是谨慎小心,希望诸位在抵达前哨大营,加入各支小队之后,也能如先辈们一样,在这战场上,唯有活下来,才能杀更多的墨族,任何粗心大意都可能遭遇灭顶之灾。”

        众多新人有的听的微微颔首,有的不动声色,都是六品及六品以上的开天境,不是小孩子,修行这么多年,些许粗浅道理无需旁人来多费口舌教导。

        杨开将众人神色收入眼底,不再多说,只是微微一笑,转头望向站在人群某处的一位:“长宙师弟,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长宙一怔,缓缓摇头:“没有。”

        杨开满面春风,笑容和煦:“当真就什么都没有吗?”

        长宙眉头微皱,一言不发。

        就在新人们好奇杨开怎会忽然点了长宙之名的时候,沉默的长宙却骤然气息爆发,天地伟力跌宕,一掌朝侧旁轰出。

        变故突起,谁也没反应过来,就连站在不远处的麻烦大师也是如此。

        站在长宙身边的是几个六品开天,对他不曾防备,长宙出手毫不留情,这一掌下去,这几个六品不死也要重伤。

        然而这一掌却被人拦了下来。

        几乎在他有所动作的同时,杨开便合身朝长宙扑了过去,两人双掌交错之时,天地伟力碰撞四溢,七品开天交手的余波猛烈至极,直接将这巨大楼船冲击的爆为两半。

        新人们这才察觉不对劲,纷纷朝四周散开。

        再回头望去,杨开已与长宙战做一团,入目所见,两人出手都极为迅猛,完全没有防守之意,彼此间全都以攻对攻。

        修罗天出身的武者就是这样,外表再如何斯文儒雅,斗战起来就跟疯子一样,只是让新人们没想到的是,这个来迎接他们这批新人的师兄的凶猛比长宙还要更甚一筹。

        突然生出的变故,所有人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唯有麻烦大师眉头紧皱,若有所思。

        而眼前战况的走势,许多人也看不太明白,更让他们感到好奇的是杨开的身份。

        要知道修罗天出身的武者斗战成狂,同品阶的前提下,即便是其他洞天福地的武者,也不愿轻易与修罗天的人起什么冲突,因为他们打起架来真的是不要命。

        别看长宙只是一个刚晋升七品的新丁,但其战斗力却丝毫不逊于晋升几百年的七品。

        即便是面对最老牌的七品,长宙也有一战之力。

        是以当看到短短几息功夫,那位迎接他们的师兄便将长宙的攻势压制住了之后,众多新人都讶然至极。

        麻烦大师身旁,一个七品皱眉道:“大师,这位师兄出身哪家洞天福地?”

        虽然相处了这么多天,杨开更是负责迎接他们的人,可杨开从未自我介绍过,他们这些新人一门心思地在寻找墨族争斗,更没有谁去打听杨开的名姓来历,是以直到现在,也无人知晓杨开的底细,只当他是出身哪一家洞天福地的七品。

        麻烦大师悠然一叹:“他不是洞天福地出身,他是星界之主。”

        那问话之人讶然:“星界之主?”

        旁人有人忽然想起了什么,扬眉道:“从黑域离开,封堵了虚空甬道的那位?”

        黑域墨族王主事件当时闹的沸沸扬扬,各大洞天福地都有参与,他们这些出身洞天福地的开天境有些甚至亲身参与过,就算没参与,也听说过杨开的大名,只不过真正见过杨开的却是极少,若非如此,也不至于一直认不出他。

        “就是他!”麻烦大师颔首。

        “原来是这位,怪不得能轻易压制长宙师兄。”有人一脸感慨。

        这位的事迹在三千世界可是一个传奇,想当初还是帝尊境的时候就搅动了三千世界风云,一心晋升七品,结果引来了好几家洞天福地的联手打压,六品的时候,更是斩杀了一位七品开天,还是一位出身千鹤福地的七品,真正让他名扬天下的,还是黑域事件。

        只身深入虚空甬道,施展空间法则封堵,结果便一去不回,杳无音讯。

        这样的传奇人物居然就在他们身旁,他们却一无所知,不过仔细想来,恐怕也只有他,不出身洞天福地却能踏足这墨之战场,这这里立足扬威了。

        “大师,长宙师兄为何忽然对我等出手?”有人开口问道。

        麻烦大师一叹:“来之前,你等师门长辈与你们肯定都说过墨之战场的一些事情,长宙身为修罗天弟子,没道理忽然对同伴暴起犯难,既然做下了,那肯定是有缘由的,你们自己也有猜测,又何必来问老夫?”

        立刻有人道:“长宙师兄被墨化了!”

        麻烦大师颔首:“除此之外,没有其他解释,长宙如今已是墨徒了。”

        “可是长宙师兄什么时候被墨化的?我等一直在他附近,居然毫无察觉。”

        麻烦大师仔细想了一下:“长宙此前为了追击那个墨族领主,深入了一片墨云之中,许是那个时候沾染了些许墨之力。”

        其他人在遇到墨族的时候都在杀敌,唯独麻烦大师没有出手,所以看到了其他人没注意到的一些细节。

        如今想来,在长宙归来的时候杨开就已经有所察觉了,所以才会问了长宙一句可有什么不妥,要不然没办法解释后面的发生,更没办法解释在长宙暴起发难的时候,杨开能及时阻止。

        这家伙一直在静观其变。

        一念至此,麻烦大师失笑摇头,杨开既对此事早有察觉,肯定也是能够应付的,倒是无需担心什么。

        这小子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解决此事,估计也是想借此机会给新人们上一堂课,倒也不是真要对长宙怎么样,只是长宙适逢其会罢了。

        正如他所说,吃一堑方能长一智,在这墨之战场上,骄傲自大可没什么好下场,长宙是直晋七品,又是修罗天出身,根正苗红的精锐中的精锐,内心自然是骄傲无比的。

        他纵然察觉到了墨之力的侵蚀,估计也是想自己解决,不愿假借他人之手,只可惜他这个新丁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低估了墨之力的恐怖,在不知不觉中被墨化为墨徒。

        “大师,咱们要不要出手帮忙?”有人问道。

        人的名,树的影,杨开在六品的时候就能斩杀七品,如今他已是七品,对付长宙自然没问题。

        但对付也是分情况的,击杀,击败,擒拿,种种不一而足,以杨开如今表现出来的实力,想击败长宙毫无悬念,但想要击杀他或许就有些困难了,更不要说擒拿。

        不过若是麻烦大师愿意出手的话,那自然就没问题了。

        麻烦大师却摇头道:“不必了,胜负已分。”

        众人扭头望去,只见那边长宙的身形越来越凝滞,举手投足间,仿佛都有莫大的阻力,而那片战场中,空间法则的气息更是浓郁至极。

        漆黑的墨之力从长宙体内涌出,连带着双眸都化作了黑色,看起来极为怪异。

        然而即便他再如何拼命,竟也难以化解自己尴尬的局面。

        他的动作越来越小,仿佛被无形的力量禁锢,不多时,任由体表的墨之力如何翻涌,竟也完全动弹不得。

        杨开这才一伸手,将长宙提回了人群中。

        新人们不由自主地拉开了一些距离,免得被那墨之力沾染。只不过此刻这些新人们个个都震惊的无以复加,谁也没想到,同为七品的两人,竟这么简单地分出了胜负,其中一方更是被活捉了回来。

        能做到这一点,那绝对是实力上的碾压。

        。

        ps:《九窍帝仙》推荐一本新书,惨遭灭门,少年盟誓,为重振家族,得神宝,开九窍,历经万苦千辛,练就旷世神功,初心不改,再回首,不觉中,已站在神界巅峰,一切尽在《九窍帝仙》。请各位书友前去支援,留个爪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