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一百二十三章 倾巢而出

第五千一百二十三章 倾巢而出

        只是看的次数多了,实在不忍心,又不好暴露自己,便给了钱财于旁人,叫别人买些东西送她。

        小丫头吃的开心极了。

        到了夜晚的时候,小丫头也没地方睡觉,只在城内随意找了一个巷子,蜷缩过夜,每每都是苗飞平暗中出手替她抵御风寒。

        原本苗飞平以为日子会这么平淡地过下去,谁知意外在不经意间到来。

        小丫头的拨浪鼓居然被人给抢了!

        若只是一个寻常孩童的玩具,自不会有人在意,关键这制作拨浪鼓的材料并非凡物,乃是一截珍稀的沧澜木。

        毕竟是给太上后嗣的玩具,当初七星坊那位长老制作此物的时候也是极为用心的,手中刚好有一截合适的沧澜木,便做主用上了。

        这东西珍贵至极,是可以用来炼制帝宝的,在整个虚空世界也不多见,可以说是价值连城。

        几个修为不高的武者见到小丫头手中的拨浪鼓似乎有些不凡,便丢了些钱财,算是半买半抢,将拨浪鼓从小丫头那里夺走了。

        这几个武者修为不高,未必就认得沧澜木,只知道这拨浪鼓的材质不凡,许有什么大用。

        失了拨浪鼓,小丫头看起来极为伤心,眼泪水在眼中直打转,想将自己的玩具抢回来,可一个七八岁的小丫头,哪能追的上那几个武者?只是一眨眼就不见了那几人的踪迹。

        小丫头摔倒在地上,灰头土脸,嚎啕大哭,别提多伤心了。

        苗飞平怒火中烧,在一条巷子中将那几人堵住,痛打一顿,夺回了拨浪鼓,随后又找到了在无人处默默流泪伤心的小丫头,悄悄将拨浪鼓送还。

        见得小丫头重新展开的笑颜,苗飞平才松了口气。

        原本他以为此事便到此为止,谁知竟只是个开始,只因被他痛打的那几个武者当中,竟有一人是紫凰宫副宫主的子嗣,副宫主的子嗣在紫凰城被人打了,这还得了?

        紫凰宫众多武者在城中大肆搜寻打人者的踪迹,很快便找到了苗飞平,双方自然又是一场冲突,不过苗飞平一个帝尊三层镜强者,又岂是这些虾鱼之辈能够抗衡,少不得又被教训一通。

        消息传回,紫凰宫高层震怒,高手尽出,整个紫凰城瞬间暗潮涌动。

        在吃了几次亏之后,紫凰宫终于搞明白了闹事者的身份,竟是七星坊的苗飞平!

        这让紫凰宫吃惊不小,要知道如今的虚空大陆上,七星坊可是最强大的宗门,坊内帝尊境强者数量最多不说,还有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太上长老。

        据说那位太上长老的实力,已经超越了帝尊境,具体是什么修为,就无人知道了。

        紫凰宫与七星坊虽然有些交集,不过因为距离太远,彼此间倒也没太大交情。只是苗飞平这个帝尊三层镜长老忽然悄无声息地来到紫凰城,又对紫凰宫诸多弟子出手,紫凰宫高层甚为不解。

        那位紫凰宫副宫主亲自出面找到苗飞平,探听原委,这才知道,原来是自家子嗣对一个凡人小丫头强取豪夺,引的苗飞平出手。

        那位副宫主大为恼火,虽说是他管教无方,但如今因为此事许多紫凰宫弟子都被打伤,无论如何也要苗飞平给个交代,否则紫凰宫可就颜面尽失了。

        苗飞平又岂会给他们什么交代?太上的后嗣被欺负,他没直接杀了那几人就已是手下留情,又何须什么交代?

        两人没能谈拢,言语间也有了火气,结果大打出手。

        紫凰宫副宫主完败!甚至因此而受伤,狼狈逃离紫凰城。

        底下弟子们被打伤,都是小事,如今竟连副宫主都被打伤了,紫凰宫如何能忍?当即出动了数位帝尊境,要找苗飞平讨回颜面。

        消息很快传回了七星坊,得知苗飞平在紫凰城出了事,七星坊这边也是不敢怠慢,由上官积亲自出面,带了数位帝尊境长老前去支援。

        上官积等人赶到的时候,苗飞平已经与紫凰宫那几位帝尊交手数次了,原本紫凰宫这边以为苗飞平孤身一人,纵是帝尊三层镜也孤掌难鸣,熟料几次交手下来才发现,苗飞平这个帝尊三层镜与他们的认知有些不太一样。

        他的实力已经超越了帝尊境的范畴,纵然是以一敌多,每次也都不落下风,几次交锋下来,紫凰宫都没能将他怎么样。

        等到上官积等人前来支援之后,紫凰宫这边更不敢轻举妄动了。

        而听闻上官积都露面了,紫凰宫宫主也坐不住了,不管这么说,虚空世界第一大宗门的名声摆在那,由不得紫凰宫轻视。

        紫凰宫宫主出面接待上官积,双方商谈许久,场面上倒是心平气和。紫凰宫这边没别的要求,只是要苗飞平出面道歉,此事便就此揭过,在见识到苗飞平的实力之后,紫凰宫也意识七星坊的帝尊境不可以常理推断,一个苗飞平便让他们焦头烂额,如今上官积等人都赶到了,真打起来,紫凰宫怕是要吃亏。

        更不要说,人家还有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太上长老。

        那么多弟子被打伤,只要一个道歉,在紫凰宫看来,已是十足的让步。

        上官积没有答应,只是说要找苗飞平问明白事情原委,紫凰宫自无不允。

        随后上官积找到了苗飞平,问明一切。

        事已至此,苗飞平也只能将自己接到太上密旨的事说出来,得知此事竟是因太上后嗣而起,上官积惊讶非常。

        不过在亲眼见到那小丫头和她手中的拨浪鼓之后,上官积终于可以确定,这小丫头果然就是太上的后嗣。

        当即震怒!

        紫凰宫的人竟欺负到太上的后嗣头上了?这还了得?

        若真的只是一些寻常的冲突,让苗飞平出面道歉也没什么,毕竟不管起因为何,苗飞平确实打伤了人家不少弟子,身为帝尊三层镜强者,以大欺小,说出去也不好听,关键这事已经牵扯到了太上,岂能让步?

        上官积再度找到了紫凰宫宫主,直言道歉不可能,若紫凰宫再敢因为此事纠缠不休,七星坊当不惜一切代价维护宗门威严。

        紫凰宫傻眼了,万没想到等来的竟是这样的答复。

        诸多长老们心气难平,叫嚣着要给七星坊一点颜色看看,紫凰宫宫主举棋不定。

        数日后,大批七星坊武者紧急赶赴紫凰城,而看那规模,几乎可以说七星坊的可战之力已经倾巢尽出,上至帝尊境长老,下至一些才修行不久的弟子,竟全都跑过来了。

        可以说如果这个时候有人去攻打七星坊,定能不费吹灰之力将之拿下。

        紫凰宫万没想到七星坊的态度居然这么强硬,所有可战之力全部拉出来,这是真的要掀起两大宗门之战吗?

        自大迁徙到这虚空世界以来,可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

        七星坊的异常举动,也吸引了虚空世界所有宗门的注意。

        而直到此刻,他们才算真正见识到七星坊的恐怖底蕴。

        竟有数十位帝尊境强者!虽说这些年各家各派都出现了一些新晋的帝尊境,但数量并不是太多,紫凰宫拢共也只有十几位而已。

        人家居然有几十个!

        以前都只传言七星坊是最强大的宗门,如今对这个最强大终于有了直观的感受,谁也不知道七星坊为何会涌现这么多帝尊境。

        这要是打起来,紫凰宫定然不是对手。

        是以七星坊力量尽出之后,紫凰宫那边叫嚣的长老们一下子都变得哑巴了。好在七星坊弟子进驻紫凰宫之后并没有太多过激的举动,他们似乎都安静地待在一家家客栈之中,分布城池各处。

        紫凰宫宫主再一次找到上官积,语气也没有上次强硬了,强颜欢笑间处处示好,那位副宫主更是亲自出面致歉。

        上官积生受了,言明只要紫凰宫不主动引起什么事端,七星坊的弟子绝不会在紫凰城生事。

        这个保证让紫凰宫宫主长呼一口气。

        然而这么多七星坊弟子跑到紫凰城来也不是个事,他一阵旁敲侧击,想问问上官积到底要干什么,七星坊弟子何时能够撤离。

        上官积沉默一阵给出答案:“什么时候撤离我也说不准,至于要干什么,你也无需多问,你就当我七星坊弟子来入世历练的,该走的时候自然会走。”

        紫凰宫宫主一阵无言。

        从上官积这边得不到准确的答复,回头将此次交谈转述诸多长老那边,当即便有长老愤愤道:“他上官积是七星坊坊主,号令之下,七星坊谁敢不尊,居然说不知什么时候撤离,这分明是要给我紫凰宫难堪!”

        其他长老也是情绪愤懑。

        却有一位长老若有所思道:“听宫主之言,这上官积似有什么苦衷也说不定。”

        紫凰宫宫主闻声望去:“他能有什么苦衷?”

        那长老道:“宫主,七星坊可是还有一位太上长老的,若是那位太上长老的命令呢?”

        紫凰宫宫主神色一动:“你的意思是说……”

        那长老摇头道:“我也只是猜测,并不敢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