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一百二十一章 阴阳关中遇故人

第五千一百二十一章 阴阳关中遇故人

        小队成员互道珍重,各自返回修养。

        一般来说,这种大规模的战役爆发之后,两族都会安稳上十天半月的,所以最近半月时间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发生。

        杨开自从墨族那边归来之后便一直与青奎住在一处,这个时候自然也是跟着青奎离去。

        不过走没几步,他便忽然顿住身形,朝一个方向望去,那边一道看似有些熟悉的身影让他着实在意。

        “看什么呢?”青奎也跟着驻足,不解问道。

        “你先回,我去去就来。”杨开道了一声,直接朝那个方向行去。

        很快,青奎便见他在那边拦住了一人,含笑交谈起来,不禁大为好奇,低声问身边的苏映雪:“师妹,杨开在这边除了咱们之外,还有别的熟人?”

        苏映雪摇了摇头,一脸疲惫:“不是女人就行了,管那么多干什么?”

        青奎微微颔首:“也是。”

        两人随意交谈着,迅速离去。

        另一边,被杨开拦住的那个武者一脸阴沉:“你认错人了。”

        杨开笑道:“神君风采依旧,我又怎会认错人?”

        那人瞪他一眼:“我不过是个七品,哪敢称什么神君?”

        杨开道:“以神君之资,晋升八品指日可待,七品不过是过度之身罢了,神君又何必自谦。”

        “你想干啥?”那人明显有些不耐烦了。

        杨开道:“没想干啥,只是在这里居然还能碰到一个熟人,难免意外和惊喜,过来找神君说话叙旧而已。”

        那人顿时暴跳如雷:“我与你只有仇,哪有旧?”

        杨开一笑道:“神君这不是承认了吗?”

        那人脸色漆黑,咬牙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杨开叹道:“真没想做什么,只是方才乍见神君身影,有些不敢相信,过来确认一番,没想到,神君也来这里了。”

        “这还不是你干的好事!”对方咬牙切齿,一副与杨开有不共戴天之仇的样子。

        杨开一脸无辜道:“我可不记得对神君做过什么,当年擒住你的,可是明王天的渔叟前辈。”

        那人摆手道:“别什么神君神君了,我如今不过一个七品,你这般叫法,被旁人听了没得笑话。”

        “那……血鸦兄?”杨开眉头挑了挑。

        面前这人,赫然便是当年在血妖洞天遇到的黑鸦神君,这家伙修行了大衍不灭血照经之后,夺舍一个叫周毅的大千血地的弟子的肉身,从而逃出血妖洞天,之后藏身在破碎天中为非作歹,造成不少杀戮,令许多洞天福地的弟子都有死伤。

        因为本就有神君的底蕴,又得大衍不灭血照经这种邪功,所以他的修为提升速度很快,本身实力也超越了自身品阶。

        大衍不灭血照经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与乌邝的噬天战法有异曲同工之妙,两者皆是取外力为己用,不过比较而言,大衍不灭血照经只是吞噬精血,而乌邝的噬天战法却是无物不噬,明显更甚一筹。

        杨开当年曾好奇,若叫乌邝跟血鸦碰了面,这两位到底谁会吞噬谁,不过这只是他自己的疑惑而已,这两人并没有遇到过。

        在藏身破碎天那段时间,他改了名号,唤作血鸦。

        杨开曾数次与他有过交锋,血妖洞天中,若非杨开坏了他的大事,他早已将血妖洞天封闭,在其中历练的所有人都要成为他的血食,化作他成长的养分,而血妖洞天中更有一些他生前残留的种种资源,一旦他将所有的资源消化,或许又能以神君之身重现世间。

        到时候洞天福地都未必能拿他如何。

        后来在破碎天中,杨开又一次与他遭遇,大打出手,那个时候杨开还只是六品,血鸦却已是七品。

        仗着修为高出杨开一品,又有神君底蕴,血鸦丝毫没将杨开放在眼中,欲要一举将他拿下,然而打牛秘术却让他吃足了苦头。

        最后更是被来自明王天的渔叟出手擒获。

        随后杨开深入破碎天,遭遇夏琳琅,偶得天地泉,又被晟阳神君追杀,闯入圣灵祖地,种种经历丰富多彩。

        自那之后,杨开便再没听到过关于血鸦的消息了。想来他应该被禁锢在明王天中,不得自由。

        所以在这阴阳关中看到血鸦,杨开是极为意外的,身处墨之战场这样的大环境,但凡冲突皆都是与墨族厮杀,人与人之间的恩怨,早已淡薄。

        若是在三千世界中碰到血鸦,杨开无论如何都不会这么平心静气,恐怕第一时间会觉得他从明王天中脱困,又要为非作歹了。

        但在这里不一样,任何一个人族,都是可以并肩作战的战友,是可以依赖的伙伴。

        可以说,杨开对血鸦,没有什么敌意,这一点血鸦自然也感受到了,不过念及自身的遭遇,血鸦对杨开绝对是有怨气的。

        一切的起源,都是杨开在血妖洞天坏了他的大计导致。

        见他默不作声,杨开道:“血鸦兄,你怎会来墨之战场的?”

        血鸦没好气道:“怎么?我来不得?”

        杨开拍拍他的肩膀:“消消气,有话好好说,墨之战场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血鸦让开身子,冷哼道:“你以为我想来这鬼地方?只是我有得选吗?常年囚禁在阴暗潮湿的密室之中,又或者来墨之战场与墨族厮杀,换做你,你选哪个?”

        他这么一说,杨开便明白了。

        血鸦好歹是七品,而且本身更有八品的底蕴,他日极有可能晋升八品开天,这样一个强大的战力,与其囚禁,还不如投放到这边杀敌。明王天那边显然也是有这样的考虑,才会将血鸦送过来。

        想来血鸦心性再如何扭曲,身处在这样的大环境中,也不可能再生出什么二心,除非他愿意被墨化为墨徒。

        但墨徒本身的意志都被墨之力扭曲,真要是被墨化,那就是另外一个人了。

        “血鸦兄辛苦。”杨开唏嘘一声。

        “拜你所赐!”说起这个血鸦就恼火万分。

        杨开呵呵一笑:“如今总算可以光明正大行事,总好过你一直偷偷摸摸,藏头露尾。”

        血鸦哼哼两声,斜眼看他:“只是没想到,你居然也是七品了。”

        “侥幸而已!”杨开含笑一声,“比不得血鸦兄底蕴雄浑。”

        “少来,本君看到你就一肚子气!”血鸦哼了一声,拂袖离去。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杨开摸了摸下巴,露出思索之色。

        便在这时,一道身影忽然落在他身边,赫然是唐秋。

        杨开躬身一礼:“前辈!”

        “随我来!”唐秋说着,催动力量裹住他,闪身而去。

        很快,便到了市井所在,只不过杨开当初看到的整日热闹非凡的市井,此刻却是冷冷清清,一整条街道,连半个人影都没有。

        想来也不奇怪,之前无战事,市井这边自然是人流摩肩接踵,如今墨族围关,阴阳关将士都忙着御敌,哪还会跑到这里来?

        不过也不是一个人都没有,林家包子铺的店面上,小小的身影端坐着,一手托着下巴,一手玩弄着头发,显得百无聊奈。

        杨开见状,上前一步,躬身行礼:“老祖!”

        自他将老祖送回来之后,便一直在与墨族抗衡,这些日子也没再见到这位老祖了,却不知唐秋这个时候将他带过来要干什么。

        “嗯。”老祖轻轻地应了一声,伸手朝前示意:“坐吧。”

        杨开顺势便要落座,却忽然感觉锐利目光朝自己望来,扭头一瞧,只见唐秋正瞪着自己,忙又起身:“弟子不敢,老祖有何示下?”

        老祖瞥了唐秋一眼,也没多说什么,只是问道:“你可知在这阴阳关中,为何会有市井这么一个地方?”

        杨开闻言思索了一下,虽有些想法,却是不敢说出口,只能道:“弟子不知。”

        老祖笑了笑道:“你是不是觉得,这市井便是为了让我玩闹而修建的?”

        被看出了……杨开只能硬着头皮道:“是!”

        老祖颔首道:“你这么想,也是没错,这市井本就是为了让我玩闹而修建的,不过这可不是什么不务正业,而是形势所需。”

        杨开不解道:“还请老祖示下。”

        老祖起身,慢慢度步到门口,望着空荡荡的街道:“人族一处处关隘,之所以能坚守不失,一则是依仗关隘之险,之固,二则也是依仗我们这些能与墨族王主抗衡的九品开天。你如今也是七品开天,想必也知道,在这种两族抗衡的大战场中,高端战力的重要性。”

        杨开正色颔首:“弟子明白的。”

        老祖道:“说句不客气的话,我等九品开天的存在,在某种程度上是保证人族关隘的关键。”

        杨开专注倾听。

        老祖接着道:“我所修功法唤作轮回决,每经历一个轮回,我的修为都会有所增进,当然,若是被打成重伤,就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看起来修为尽丧,其实这也是一个轮回。不过因为轮回决的缘故,我要疗伤的话,跟其他人有所不同,这市井是为我修建的,与我所修功法也有关系,此地便是我的疗伤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