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五十六章 大嘴巴的下场

第五千五十六章 大嘴巴的下场

        望着徐灵公离去的背影,杨开皱眉不已,隐约感觉他话里有话。

        店小二这时候走过来,笑眯眯地望着杨开:“承惠千文,老板说了,客人这般照顾小店生意,打坏的桌子就不用赔了。”

        杨开脸色一黑,顿时有骂娘的冲动。

        虽然一肚子郁闷,最终还是以一块七品黄晶付账了事。

        离开市井,返回住处,出乎意料地,青奎与苏映雪二人居然在外等候。

        见得两人,杨开眼前一亮,连忙招呼一声:“青奎兄,苏师姐。”

        青奎点点头,左右观望,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沉声道:“先进去再说。”

        这般说着,抓着杨开的胳膊就往里行去,苏映雪殿后,进了院中,青奎又急忙让杨开将小院的禁制打开,隔绝内外。

        杨开被搞的一头雾水,先请两人落座,又奉上茶水,这才坐在青奎对面,奇怪道:“青奎兄,这是做什么?”

        观青奎和苏映雪两人的表现,仿佛是在防范着什么人似的,可这阴阳关内,他们要防范谁?

        青奎不答,只是望着杨开,语气低沉道:“你这家伙真是胆大包天,无知者无畏!”

        杨开不解:“青奎兄此言何意?”

        青奎肃然道:“你可知与你一起在包子铺里的那个小姑娘是谁?”

        杨开奇道:“不就是一个父母早亡无人照料的小丫头吗?”见青奎和苏映雪两人都一副凝重的表情,杨开颇感意外:“难道说这小丫头的身份有什么特别之处?”

        青奎伸手点他,没好气道:“你啊你,说你什么好,来了碧落关不老实待着,怎么会偏偏招惹上她!”

        杨开神色一肃,抱拳道:“那小姑娘到底是何身份?竟让青奎兄如此在意,还请青奎兄赐教。”

        青奎左右观望一阵,身子前倾,压低了声音道:“她可是咱们阴阳关老祖……”

        “老祖?”杨开吓一跳,旋即反应过来:“不可能啊,我初始也以为她是开天境强者,可仔细感知过她的修为,只有虚王境而已,怎么会是老祖?”

        青奎整个人却僵在原地,神色艰辛,额头上有汗水流下,眼角抽搐不已:“……老祖身边的童女!”

        杨开忙端了茶水润润喉咙,无语道:“青奎兄,话说一半会吓死人的。”

        青奎重重颔首:“对,她就是老祖身边的童女!师妹,你说是吧?”

        一旁,苏映雪低眉顺目:“是!”

        杨开微微恍然:“怪不得小小年纪便有虚王境的修为,原来是老祖身边的童女。”

        青奎面无表情地道:“是啊,小姑娘也是苦命的人,出生没多久,父母便去了,本身天资不俗,又生的粉雕玉琢,老祖见了也甚是喜欢,便留在身边教导了。”

        杨开唏嘘一声:“能得老祖亲自教导,小丫头的福运倒是不小,想来以她的天资,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言罢,转头看向青奎:“对了,青兄此来所为何事?”

        青奎转头望着苏映雪:“师妹,咱们来是干什么的?”

        苏映雪依然八风不动的模样:“没事。”

        青奎猛点头:“对,没事,就是来叙叙旧!”上下打量杨开一眼,唏嘘道:“没想到,你竟走到我们前面去了,这就成就七品了。”

        杨开笑道:“运气不错,墨之战场又是极为磨炼人的地方,便晋升了。青奎兄与苏师姐气息凝练,突破之期应该也不远了吧?”

        青奎傲然一笑:“二十年内的事。”

        对开天境动辄千年万年的修行岁月来说,二十年实在不算什么。而且青奎既然这么说了,肯定是有很大把握的。

        杨开连道恭喜。

        随后两人又问了问曲华裳的情况,杨开自然告知。

        一个时辰后,两人告辞离去。

        从杨开那边走出不久,青奎与苏映雪转过一条街的拐角,蓦然身形一僵,定在了原地。

        在那前方,一个小丫头蹦蹦跳跳地朝这边行来,心情似乎很是愉悦,头上戴着一个极为普通的发夹,两只手上各抓着一串糖葫芦,其中一串还被吃了一半。

        而随着她的接近,无论是青奎还是苏映雪,都不禁生出一种整个世界迅速远离自己的错觉,仿佛一下子被抛进了无尽虚空中。

        不大片刻功夫,小女孩便站在了两人面前,直到这个时候,远离的世界才忽然重新归来,让青奎和苏映雪有了确实的感知。

        不知不觉间,两人已出了一身冷汗。

        小女孩就站在他面前,抬头仰望他。

        青奎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

        小女孩也笑了笑,忽然小小的身子高高跳起,曲起一指对着他轻轻一弹。

        等青奎回过神的时候,小女孩已经与他擦肩而过,清脆的声音传入耳中:“看你下次还敢不敢乱说话!”

        青奎如寒冬中没筑窝的鹌鹑,瑟瑟发抖,与苏映雪转过身,持弟子礼,恭送!

        好片刻功夫,青奎才小声道:“走了吗?”

        苏映雪点点头:“走了。”

        青奎长长地呼了一口气,整个人几乎要软倒在地上,只感觉方才那短短时间遭遇的折磨,比起跟墨族大战一场还要累。

        “师兄你的嘴巴……”苏映雪忽然低呼一声。

        青奎脸色一白:“嘴巴怎么了?”

        方才那一位可是对着他弹了一指,虽说他没感觉有什么异样,但那位既已出手,肯定非同凡响。

        苏映雪抿嘴轻笑:“没什么。”

        “到底怎么了?”青奎忽然有些不妙的感觉,追问道。

        苏映雪转过身:“真没什么。”肩头抖动,明显在偷笑。

        青奎心中不安的感觉愈发强烈,连忙翻手取出一面镜子模样的秘宝,对着自己一照。

        脸色顿时黑如锅底。

        镜面中,只见自己的嘴巴肥肿无比,上下两片嘴唇变得又肥又大,导致整个嘴巴看起来也硕大无匹。

        偏偏这样的变化,他竟是完全没有察觉,若不是亲眼在镜子中看到,只怕都不敢相信。

        青奎快哭了!

        这么大的嘴巴,这么肥肿的嘴唇,叫他如何见人?

        那位明显是在教训自己,大嘴巴的下场……

        抬起头来,青奎泪眼婆娑:“师妹,我不活了。”

        苏映雪轻啐一声:“活该。”

        ……

        翌日,杨开如约前往东军军府司,求见唐秋。

        军府司这边应该是早就得到了唐秋的招呼,是以杨开并未遭遇什么盘问,很快便有人引着他进了内殿。

        连通唐秋在内,共有四人正在议事,个个都是八品修为。

        见杨开到来,唐秋连忙起身给他引荐另外三人。

        那三人正是阴阳关另外三军的军团长。

        杨开却是目瞪口呆,望着那位北军军团长费玉山:“你……”

        费玉山嘿嘿一笑:“我什么?糖葫芦好吃吗?老夫亲手做的,天下美味。”

        这位北军军团长,赫然就是在市井之中叫卖糖葫芦的那位,直把杨开惊的无以复加。

        这也就罢了,那位西军军团长柳芷萍,他居然也见过,甚至可以说是每日都见到。

        因为她就是那林家包子铺的老板娘。

        堂堂阴阳关西军军团长在市井之中和面做包子,北军军团长叫卖糖葫芦,谁敢信?最近这些日子,杨开可是在这两位军团长那里花了不少钱。

        也就是南军军团长武清杨开没见过了,武清生的魁梧,看起来也是沉默寡言的个性。

        不过市井是市井,军府司是军府司,得唐秋引荐,杨开一一见礼。

        几人的目光也在审视杨开,武清微微颔首:“后生可畏。”

        杨开谦逊一声:“前辈过奖。”

        武清摆手道:“你在碧落关那边的事,我都听说了,六品七品的时候便能干下那么多惊天动地的大事,本座自愧不如,你也不必太过自谦,否则阴阳关这边也不会想你过来帮忙。”

        唐秋颔首道:“杨开,这次为什么过来,我想你心里应该有数。”

        杨开点点头:“深入墨族腹地,打探那炼制行宫秘宝的墨徒的消息。”

        “不错。”费玉山伸手抚须,“此事重大,非得智取,否则我们这些老家伙也不至于要你这个年轻人去冒险,而且你曾有过伪装墨徒的经验,本身又及善遁逃,我们几个思来想去,也只有你最适合这个任务了,所以才会从碧落关那边将你调过来。”

        柳芷萍神色凝肃道:“自古以来,行宫秘宝都是我人族的优势,若是让墨族也研制出适合大规模作战的行宫秘宝,那这个优势可就荡然无存了,到时候祖辈坚守的基业恐怕要在吾辈手中丧尽,若真如此,到了黄泉之下,又有何面目去见那列祖列宗。”

        “弟子明白的。”杨开肃然回道,“若非如此,弟子也不会请命前来阴阳关。”

        “你明白就好。”唐秋欣慰点头,“话不多说,对于此事如何谋划,你有什么想法尽管提出来,关内能满足你的皆会满足。”

        杨开略一沉吟,问道:“阴阳关这边打探出来多少消息?”

        几个军团长都缓缓摇头。

        唐秋道:“事实上,阴阳关这边打探出来的消息很少,几乎可以说是没有,我们也只是在十多年前忽然发现了墨族的行宫秘宝,至于是何人炼制,在什么地方炼制,皆都没有头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