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零八章 逐风

第五千零八章 逐风

        这一次逐风身受重创,沉眠墨巢疗伤,再无人给白羿撑腰,这几个早就心生不满的领主自然有意要教训一下白羿,叫她知道尊卑之分。

        所以便有了方才的偷袭,岂不料白羿的反应奇快无比,竟避开了那一击,只是让她灰头土脸,没让她有什么损伤。

        白羿的语气不善,愈发让那出手的领主怒火中烧,正待再训斥她一二的时候,忽见白羿身后的杨开,顿时惊奇道:你擒了一个人族回来?

        另外两个领主也都露出好奇的神色,朝这边观望。

        要知道白羿精通远距离击杀,所以基本上只要她出手,都是没有活口的,从未有带俘虏回来过的先例,今日居然见到一个,让这三位领主如何不奇怪。

        那最先的领主皱眉道:这家伙什么修为?

        杨开被白羿施以秘术禁锢的一身力量,所以这几个领主倒是完全看不透他的修为。

        白羿皱了皱眉,略一犹豫,还是开口道:七品!

        七品!三个领主闻言,顿时眼前一亮,望着杨开的目光都炙热起来。

        人族的七品,与墨族的领主对应,但单打独斗的话,领主基本上都不是七品的对手,不被击败都是好事,更不要说生擒活捉了。

        能擒住一个七品,对领主来说,绝对是一件不小的功劳,无论是将之转化为自己的墨徒,又或者献给域主大人,都能助长墨族的力量。

        主人何在?白羿问道,虽然基本可以确定逐风域主就在此间疗伤,但这事还是得确保万无一失才成。

        先前说话的领主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咧嘴一笑:大人之前负伤归来,正在墨巢之中疗伤,打扰不得。白羿,将你手中的人族七品交给我,回头等大人醒了,我自会献给大人。

        这般说着,伸手便要朝杨开抓去。

        然而他身形方动,白羿便忽然拉满了弓弦,一点金光若隐若现,直指那墨族领主的额头。

        墨族领主的大手僵在半空中,脸色阴沉地望着白羿:你什么意思!

        白羿冷眼瞧他,原话奉还:你什么意思?

        那领主道:我的意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倒是你,这是想要杀我吗?你动手试试,看看到时候大人会不会轻易饶了你!

        白羿不为所动:那时候你已经死了,主人饶不饶我,又与你何干!

        言下之意,她是有击杀这个领主的本事的。那领主顿觉被小觑,暴跳如雷:区区墨徒,安敢放肆!

        白羿冷声道: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我的功劳也是你能抢的?

        一直被安置在白羿身后的杨开见此情形,又是头疼又是焦虑。

        虽说在制定计划的时候,就知道到时候肯定不会一帆风顺,必定要生出一些变故,一旦发生变故,两人就只能见机行事。

        但两人也没想到,这还没见到逐风域主呢,就被几个领主挑衅上了。

        眼前这几个领主明显是想抢了白羿的功劳,活捉一位人族七品,就意味着逐风麾下多出一位七品墨徒,这个功劳着实不小,几个领主自然有些眼红。

        寻常时候,他们自然不会干这种事,但如今,逐风在墨巢之中沉睡疗伤,对外界的事情一无所知,他们只要将杨开抢到手,再将白羿逼出这一处秘境,那功劳就是他们的了。

        这状况让杨开头疼不已。

        而让他焦虑的是,这秘境之中,有墨之力笼罩着,虽然不算多么浓郁,但那也是墨之力。

        只要身处在这秘境之中,就无时无刻不受到墨之力的侵蚀。

        他本人倒是无所谓,身负天地泉,就算墨之力侵蚀入体,也被镇压在小乾坤中,难有作为。

        然而白羿不行,一旦她的小乾坤被侵蚀到一定程度,势必要重新转化为墨徒。

        偏偏此刻她压根不敢催动力量抵挡墨之力的侵蚀,因为一旦这样做了,势必要引起面前几个领主的怀疑和猜忌。

        她在与这几个领主纠缠的时候,只能放任墨之力侵蚀入体。

        杨开不知道她能支撑多久,但这个时间绝对不会太久,一旦白羿再次转化为墨徒,不但这次的计划要失败,就连他本人也要身陷险境。

        白羿显然也明白这一点,所以虽然平日里对这几个领主的欺压有所退让,这一次却是态度极为强硬,也让那几个领主极度恼火。

        三言两语间,双方已成水火之势。

        白羿不再与他们纠缠,而是抬头朝某个方向望去,那个方向上,一朵巨大的花苞一般的东西屹立着,这花苞似有自己的生命,呼吸舒张间,便有墨之力从中涌出,朝四周弥漫而来。

        充斥在秘境中的墨之力,就是这花苞衍生出来的。

        墨巢!

        杨开在墨族腹地生活过两年,跟随怒焰去过不少领主的领地,那每一处领主都有墨巢,对此自然不会陌生。

        墨巢是墨族诞生之地,也是墨族生存的根本所在,对墨族极为重要,一般来说,只有规模足够大的领地上,才会有一座墨巢。

        像杨开之前跟随的怒焰,只是一个上位墨族,不但没有自身的领地,也没有自己的墨巢,没那个实力地位,自然就没资格拥有这些。

        逐风身为域主,弄一个墨巢安置在这里自然不是什么难事。

        与徐伯良一场惊天大战,逐风身受重创,便立刻返回此地,进入墨巢沉眠疗伤。

        这一点已经从那领主的言辞中可以确定了。

        是以白羿扭头望去之时,便提着杨开朝墨巢那边冲去,口中道:俘虏我自己会献上,就不用你们操心了。

        三个领主见状都大惊失色,其中一位惊呼道:大人正在疗伤,不可打扰!

        这般说着,一拳朝白羿那边轰去,欲要阻拦。

        熟料白羿不过是虚晃一招,早就在提防这种事,见他出手,当即身形一晃,轻松避开了这一击。

        而那领主仓促间出手,再加上对白羿心怀怨气,出手时没个分寸,这一击被白羿闪过之后,竟直直地对着墨巢轰了过去。

        这一幕望在眼中,可是让他亡魂皆冒。

        另外两个领主也霎时间如坠冰窖,从头凉到脚底板。

        众目睽睽之下,心惊胆战的观望中,那一拳之威正中巨大墨巢。

        轰地一声响动,那一拳仿佛砸在了三个领主的心房,让他们心脏都猛地收缩了一下,冷汗刷地从额头留下,个个脸色苍白。

        白羿悬浮在半空中,嘴角噙着一抹冷笑,望着三个领主的丑态。

        花苞一般的墨巢在被攻击之后,那舒张之态微微停滞了一瞬,不过并没有受损太严重,只是被那狂暴的力量激荡出一圈墨之力的潮汐。

        然而在那墨巢之中,原本沉眠的气息迅速苏醒,紧接着一股强大的神念扫过整个秘境,带着浓浓的警惕和不安。

        逐风此刻可谓是胆战心惊,正在沉眠之中,借助墨巢的力量修养恢复,忽被这般惊扰,还以为人族打到自己的老巢来了,岂能不吓一跳。

        以他如今的状态,真要是被人族打到这里来,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神念扫过秘境,这才意识到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原本守护秘境的三个领主皆都半跪在地上,瑟瑟发抖,脸色苍白,而自己麾下的得力干将,那人族白羿则漂浮在半空中,面含讥讽地望着三人。

        看此情形,再结合之前轰击墨巢的那一道攻击,逐风瞬间洞悉了前因后果。

        若是全盛之时,定不会轻饶打扰自己疗伤之人,然而此刻他重创未愈,还要依仗这几个忠心耿耿的部下守护,倒是不宜大动干戈,免得失了人心。

        强行压下心头的怒火,逐风威严喝道:你们在做什么?

        被白羿提在手上的杨开闻言眉头一扬,这逐风的声音听起来虽然威严无限,但却掩饰不了其中暗藏的虚弱,可见之前与徐伯良那一战,他受伤确实不轻,尤其是最后逃走时候,徐伯良一指之威,几乎要将他整个后背给剖开。

        徐伯良那一击,绝对伤到了逐风的根本。

        三个半跪在地上的领主呐呐无言,这事实在不好解释,总不能说他们为了抢功,执意为难白羿,结果不小心打中了墨巢,打扰了逐风的疗伤。

        真这么说了,以后就不用在逐风面前露面了。

        都哑巴了吗?逐风见状,愈发恼火,点名道:白羿你说。

        三个领主瞬间面如死灰。

        白羿清脆道:回禀主人,我擒了一个七品开天回来,三位领主大人不放心这个人族,有意出手试探一二,熟知不小心惊扰了主人疗伤,请主人恕罪。

        此言一出,那半跪在地上的三个领主皆都面露愕然之色,原本以为白羿要落井下石,谁知竟是怎么一番说辞。

        这倒是有要为他们说话开解的意思,这没道理啊。

        不过转念一想,即便白羿将事情捅破,以域主大人此刻的状态,也不会真的将他们三个怎么样,反而会让他们三个愈发记恨白羿。

        与其如此,还不如送个顺手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