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四千八百四十章 九世情缘

第四千八百四十章 九世情缘

        身为杨开的贴身护卫,小荷所肩负的责任重大,这些年也极为称职,白莲教无数次针对杨开的暗杀都被她提前发现,轻松化解。

        莫说有人拿剑抵在杨开的胸口上,便是有人生出一些不该有的念头,小荷也会果断出手,斩草除根。

        然而此时此刻,当白莲教圣女的长剑刺入杨开胸膛三寸的时候,小荷却是没有半点阻扰之意,反而饶有兴致地观望着。

        曲华裳身后的几个强者血肉紧绷到了极限,每个人都是瞬间出了一身冷汗。

        他们感觉自家圣女在玩火,一个不慎便是灰飞烟灭的下场。今夜的袭杀已经失败,当他们行踪暴露的那一瞬间,他们就已经处于绝对的劣势中。

        浩气殿殿主和贴身护卫的实力之强,绝非他们所能抗衡。这两人真要是动了杀机,他们没一个人能活的下来。

        尤其是见到圣女手中长剑刺穿了杨开的血肉之后,这简直是疯狂的挑衅。

        不过在紧张之余,也有一丝丝期待。

        若是能圣女能在这里杀了浩气殿前任殿主,那绝对是大功一件,他们这几人也少不了封赏。

        只差一寸,圣女便可刺破那跳动的心脏,到时候不管杨开实力有多强,都得当场毙命。

        这一寸,是生死之间,却让曲华裳难以下手。

        心中有杀念,她也知道在这里杀了杨开会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威望,对她日后继任白莲教教主绝对有巨大的帮助。

        但内心之中却隐隐有个声音,不停地告诉她,若是真的动手了,或许会悔恨一生!

        她的神色变换了数次,最终咬了咬牙:“疯子!”

        抽剑之时,鲜血飚飞。

        曲华裳有些不敢直视杨开的双眼,慌乱地移开目光,将手中长剑丢给护卫,低喝道:“我们走!”

        转身之时,胳膊却被杨开一把抓住。

        “你做什么?放开我!”曲华裳怒喝。

        “杀了他们!”杨开吩咐一声,旋即拦腰将曲华裳抱起,她欲反抗,可杨开掌心中力量一催,便让她失去了反抗的力量。

        小荷身形宛若一道旋风,闯进那几个护卫的阵营中,手中剑光迅速闪烁几下,再停住身形的时候,那几个护卫已经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整个人犹如孩子一般被杨开抱在怀里,曲华裳羞愤欲绝,好一阵拳打脚踢,可没了力量,这样的动作倒像是在撒娇。

        小荷看的津津有味。

        杨开冲她笑了笑:“你刺了我两剑,这一辈子还不完,只能下一辈子继续还!”

        曲华裳怒道:“谁要还了,刚才就应该杀了你!”

        “要不要再给你一次机会!”杨开对着她挤了挤眼睛。

        曲华裳冷哼一声,认定杨开这样说是在试探自己,甚至怀疑刚才自己若是真的想动手杀人的话,杨开肯定会有反击,到时候自己的下场就不是被生擒这么简单了。

        打不过,逃不掉,曲华裳索性认命,乖乖地被杨开抱着,双手主动搂住他的脖子,固定身体,耳畔边风声呼啸,视野中的景色急速后退。

        “你要带我去哪?”

        曲华裳问道。

        “到了就知道了。”杨开随口回了一句。

        三日后,一座深山中,杨开寻了一处湖泊边,此地人迹罕至,山清水秀,正适合隐居。

        将曲华裳放下,杨开吩咐小荷道:“看住她,别让她跑了。”

        小荷颔首:“放心,她跑不掉的。”看了看曲华裳的腿,问道:“要不要把她腿打断?”

        曲华裳忍不住打了个冷战,看魔鬼一样望着小荷,坚决道:“不要,我不跑!”

        小荷点点头:“那你可要乖点才行。”

        杨开转身忙去了,伐了些树木,用了几天时间,在湖边起了三间木屋,一人一间。

        这第九世轮回的难度不小,杨开在此界生活了数十年才唤醒自己的记忆,想要唤醒曲华裳的记忆,打破她的心障只会更难。

        不过如今既然已经找到人了,那就有了目标,杨开准备慢慢打开曲华裳的心扉,他相信,终有一天,能够金城所致金石为开。

        而且,曲华裳之前在最后关头放弃杀他的念头,也是很好的现象。

        这说明她虽然封尘了记忆,但依然还有一些直觉的本能。

        山野间人迹罕至,杨开每日出门打猎钓鱼伐木,小荷则看守着曲华裳。估计这天下人都不会想到,在这样一处偏远之地,会有三位世上顶尖的强者隐居。

        日子一天天过去。

        最初的时候,曲华裳对这样的生活是极力抗拒的,白莲教培养她多年,倏一出关便被白莲老母赋予了圣女的名号,她也是下一任白莲教教主的有利争夺者。

        位高权重的少女,正是意气风发之时,又怎甘心过着监下之囚的生活?

        不过她很聪明,从未尝试过逃跑,因为她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在小荷的眼皮子底下逃走。

        她的抗拒便是从来不给杨开和小荷好脸色,每每都对两人怒目相视,除了吃饭,从不离开自己的屋子。

        杨开对此有心理准备,不以为意,小荷更是不在意。这世上能让她在意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杨开。

        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半年过去了。

        时间确实可以改变很多。

        曲华裳从最初的疑神疑鬼,到如今终于确定,那个年纪足以可以当自己爹的男人,恐怕是真的爱上自己了。

        这些日子虽然限制了她的自由,但对她的照顾却是无微不至,每一次看她的眼神都柔和至极,那眼中的爱念只要不是瞎子都能察觉的出来。

        曲华裳搞不懂这是为什么,说起来,她在被杨开掳来之前,与这个男人也就见了一面,那一面她还刺了人家一剑,差点把人家给杀了。

        她自己有多大魅力,自己当然清楚,却从不觉得能让浩气殿前任殿主这样的人物神魂颠倒。

        这种人若是能轻易被美色所诱惑,也无法担任浩气殿殿主之位。

        半年时间,彼此的关系缓和许多。

        夜间,曲华裳和杨开并排躺在木屋房顶上,双手枕在脑后,抬头仰望漫天繁星。

        “大叔,昨天说到哪了?”曲华裳望着星空中最耀眼的星星,开口问道。

        “第八世了。”杨开回道。

        “哦,那你继续讲,第八世你是谁,我又是谁?”

        这些日子,杨开一直在跟曲华裳讲一个九世情缘的故事。

        他所说的一切,自然是本身经历过的,但对曲华裳来说,却极为陌生,不过是一个足以让许多懵懂的少男少女流泪的感情故事。

        她乐意听,主要是因为隐居在在此,实在没什么消遣的,权当打发时间了。

        第八世中,两人拜入不同的门派修行,然而这两个门派之间却是天生仇敌,一如浩气殿和白莲教的立场,期间自然是种种坎坷。

        不过两人都是各自门派中的普通弟子,不像这一世,两人皆都位高权重。

        虽然历经磨难,彼此更是数次生死搏杀,但最终还是功德圆满,喜结良缘。

        曲华裳听的入神,这故事虽然酸的掉牙,在杨开说来却是一点都不枯燥,而且言辞描述也是栩栩如生,好像真的曾经经历过一般。

        两人后方,传来隐隐约约的抽泣声。

        曲华裳忍不住叹了口气,头也不抬:“小荷姐姐,你怎么又哭了呢?”

        “太感动了……”小荷盘膝坐在两人身后,哇哇大哭起来,眼泪水顺着脸颊朝下淌,跟断了线的珍珠似的。

        每次杨开跟曲华裳讲这个九世情缘的故事的时候,小荷都会跑来偷听,然后无一例外,每次哭的稀里哗啦。

        比起曲华裳,她对这个故事可是热心的多。

        杨开忽然心头一动,开口问道:“小荷,若你是我第八世宗门的掌门,门下弟子与敌对门派的弟子相恋,你会怎么做?”

        小荷想都不想:“当然是成全他们啦!死也要成全!”

        杨开灿烂一笑:“你做到了,谢谢你!”

        小荷有些懵:“什么意思?”

        杨开没做解释。

        事实上,在第八世中,小荷身为掌门,确实如她所言,成全了自己和曲华裳,为此更是不惜与对方掌门同归于尽,扫清了最大的障碍。

        纵然是到了这第九世,小荷的回答也与当时的做法毫无区别。

        杨开愈发确定,小荷是闯入这轮回界的一道意念,就是不知她在阴阳天中到底是什么身份。

        “大叔,依你所言,那现在咱们就是第九世咯?”曲华裳问道。

        “是,这已是第九世,也是最后一世!”

        “因为有前世未了的情缘,所以你才会对我一见倾心?”

        “嗯。”

        曲华裳忍不住嗤笑一声:“大叔你也真是厉害,这些天给我编了一个这么动听的故事,我差点都信了。”

        小荷窜到她身边俯瞰她:“你怎么能不信呢?应该信啊,赶紧信,然后你们明天就成亲,九世情缘啊,等你们在一起就真的功德圆满了!”

        曲华裳羞怒道:“谁要成亲了?要成亲你自己去成亲。”

        小荷想了想,摇头道:“我等的人没来找我,我不成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