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四千八百二十八章 是孟府吧

第四千八百二十八章 是孟府吧

        白玉城距离定丰城足有半月路程,沿路要经过许多荒无人迹之地,途中时有剪径马贼出没,寻常人想走这一条路线,非得找高手护送不可,否则极有可能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清楚。

        而这一条路线,也是孟家的主要商路之一,每年孟府从这里送走进来的货物不知凡几。

        护送货物的足有二十多人,除了杨开与殷志勇二人是孟府护卫之外,其他人皆是白玉城的一座振丰镖局的人。

        总镖头姓郭,为人豪爽仗义,生的人高马大。

        孟府与振丰镖局也多次合作过,算是老相识,所以接了这一批货之后,总镖头连夜安排,更是亲自出马,领着镖局内最出色的镖师,以表重视。

        杨开与殷志勇两人接到的任务很简单,随着振丰镖局的人将货物送到定丰城,待那边签押收货,便可返回。

        殷志勇多日来一直困顿在大小姐身边,忽然出了孟府就跟放出笼子的小鸟一样,一路上提着酒坛子四处找人拼酒,要么就跟杨开吹嘘定丰城的女人有多么水嫩,到了定丰城定要请他去潇洒一把云云。

        振丰镖局的镖师们很专业,一路上总有两人在前方刺探情报,不时回馈信息。

        一路行去,五日内相安无事。

        第五日,队伍夜宿一处唤作上拐岗的地方,此处地势平坦,一览无遗,不太可能被埋伏,就算真的出了什么意外情况,也方便逃跑。

        在寻觅夜宿之地时,振丰镖局这边也是用了心的。

        吃罢晚饭,众人各自休息,镖局那边自有人值夜。

        夜半时分,杨开忽然惊醒,鼻尖萦绕着一丝及淡的血腥气,这样一丝血腥气,若非久经战阵之人绝对闻不出来,但他这一生经历杀戮无数,纵然轮回到这世界实力大打折扣,可对血腥气实在是太敏感了。

        耳畔边破空声骤然响起,黑夜之中,有锋锐的箭失划破虚空,倾盆暴雨一般倾泻而下。

        “敌袭!”杨开骤然起身爆喝,同时一把抓起酣睡在自己身旁的殷志勇,就地翻了几个滚,躲在一颗树后。

        笃笃笃的声音响起,夹杂着闷哼和惨叫声,霎时间,振丰镖局的镖师们死伤一片。

        殷志勇睡前喝了些酒,此刻也是酒意全无,惊恐问道:“什么情况。”

        无需杨开回答了,营地内一片火光摇曳,不知从什么地方射来的箭失中有涂了火油的,将帐篷和马车都烧成一团火球,马匹受惊嘶鸣,混乱不堪。

        那箭雨连绵不绝,似没有停止的意图,杨开一把将旁边死去的一位镖师的尸体拖过来,盖在自己身上当成肉盾。

        殷志勇见状有学有样!

        泼天大雨般的箭雨持续了整整一刻钟才告停歇,营地内熊熊大火燃烧着,振丰镖局的二十位镖师无一活口。

        直到此刻,才有马蹄声由远及近地响起。

        躲藏在尸体下,殷志勇就着摇曳的火光,胆战心惊地打量,只见四面八方围聚过来上百位骑士,为首一个壮汉光着脑袋,手提一柄斩马刀,一脸狰狞的表情。

        殷志勇心头一个咯噔!

        他认出这光头壮汉的身份了。

        这分明是宝田峰大当家的啊!

        自上次宝田峰夜闯孟府,劫走孟大小姐之后,宝田峰几位当家的通缉令便贴满了全城。

        如此明显的光头,殷志勇又怎么会不认得?

        可是……宝田峰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里是前往定丰城的路线,与宝田峰一个在南,一个在北,宝田峰的生意也不可能顾得到这边。

        来不及多思量,光头大当家一挥斩马刀:“把尸体找出来!”

        麾下众多马贼当即四散而开,有目的地寻觅起来。

        殷志勇不知道他们在找什么尸体,只知道若再不想办法的话,自己就完了。抬头朝杨开藏身的地方望去,殷志勇瞬间目瞪口呆。

        那边竟已没了杨开的身影,只留下一具原本被当做肉盾的镖师尸体。

        臭小子不仗义啊!跑了也不喊一声,殷志勇欲哭无泪!他甚至都没有察觉杨开到底是什么时候走的,只知道自己正在熟睡中,被杨开拖着滚了几下,避开了最初的一轮箭雨。

        眼看着宝田峰的人即将搜索到自己这边,殷志勇正在跪地求饶和拼死一搏之间踌躇挣扎,那边忽然传出一声惊呼声,紧接着有重物坠地的声音响起,旋即惊呼声一片:“大当家!”

        “都不要动!”大当家爆喝一声。

        殷志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连忙抬眼望去,趁着火光,隐约见到那光头大当家身后似乎多了一道身影,一柄锋锐狭刀横在大当家的颈脖处。

        翻云刀!

        殷志勇大喜过望,他没看清大当家身后的那身影是谁,却认得这把神兵利器。

        一把拨开盖在自己身上的尸体,殷志勇浑身血水地站了起来,把旁边几个马贼吓一跳。

        光头大当家朝这边瞧了一眼,咧嘴一笑:“两位可真是好身手,这都能活的下来。”

        “过奖!”他身后,杨开的声音传出,紧接着殷志勇便看到杨开的脑袋从光头大当家身后探出:“殷老哥,没事吧?”

        “死不了!”殷志勇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一副硬汉的模样,实际上连皮肤都没有破。

        “怎么说?”杨开狭刀不动,淡淡问道。

        光头大当家嘿然一笑:“从来只有我这样抱着女人,没想到有一天居然被人这样抱着,可真是新鲜。”

        剑光闪过时,两根手指飞了出去,光头大当家闷哼一声,悄悄摸向腿间匕首的大手鲜血直流。

        霎时间,大当家目露凶光,一众宝田峰马匪也剑拔弩张。

        “不会说话就仔细思量一下,想好了再说,另外不要有什么多余的动作,我的剑很锋利,回头斩了什么不该斩的,可就接不回去了。”杨开轻声威胁道,“先让你的人退下吧,我胆子有点小,被他们这样围着,手抖的厉害。”

        光头大当家神色狰狞了片刻,这才一抬手:“都退后百丈!”

        一群宝田峰马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徐徐朝后退去,很快身影隐没在黑暗之中。

        孤身被劫持,手指被斩两根,鲜血流个不停,光头大当家却依然气定神闲,就连殷志勇都不得不佩服这家伙是个人物。

        “我想,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一谈了。”大当家说道。

        杨开收了翻云刀,从马背上跳下,径直朝一旁装着货物的马车处行去。

        见他背对着自己的一瞬间,光头大当家甚至忍不住要拔刀相向!不过想起杨开那恐怖的身手,最终还是忍住了。

        上次劫持孟茹的时候,他也是领着百骑不断对杨开发起进攻,结果自己这边死伤不小,对方却一直坚持到定丰城的援军到来。

        这一次他更是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被杨开忽然杀出劫持,一下子失了主动。

        孟府到底是从哪找的这样的护卫?光头大当家一百个想不通。

        “说说吧,谁指使你的?”杨开站在马车前,眯眼问道。

        光头大当家闻言冷笑道:“我宝田峰为二当家报仇雪恨,需要人指使?”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我们的路线和具体位置?你们在这里埋伏应该不止一天了吧?”

        光头大当家淡淡道:“宝田峰吃的就是这碗饭,自然有自己的手段。”

        杨开背对着他,自顾道:“是孟府吧?”

        殷志勇闻言一惊:“杨老弟,你在说什么?”

        光头大当家笑望着殷志勇:“这老弟说话可真有意思,是不是脑子不太清楚?”

        杨开抽出覆雨剑,剑光闪过,马车车棚被斩开,露出藏在里面的货物。

        殷志勇定眼瞧去,顿时目瞪口呆:“这……这是怎么回事?”

        被他们和振丰镖局一路护送的珍贵货物,竟是一马车的碎石头,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连忙上前仔细翻查,最终确定这确实只是碎石头,里面并没有藏任何东西。

        再看其他几辆马车,皆是如此。

        “怎么会这样……”殷志勇有些无法接受,更想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就是这几车碎石头,振丰镖局的人便死了二十多人?若不是杨开见机的快,他们两个恐怕也得跟着遭殃。

        “我有些想不明白。”杨开转身望着光头大当家,“宝田峰上次夜袭孟府,劫持孟家大小姐,彼此死伤不小,连二当家都死了,按道理来说,孟府应该不会与你们有什么合作,可偏偏你们就真的合作了。大当家能否解惑?”

        光头大当家没了之前的气定神闲,颇有一种秘密被看穿的无力感,不过也不说话,只是盯着杨开,目光阴森。

        杨开将刀剑都握于手上,一步步朝他行去,目光低垂:“不说话的人跟死人没区别!”

        光头大当家沉声道:“我只能说我收到消息你会护送一批货物途径此地,不过告诉我消息的人,与孟府无关。”

        “那与什么人有关?”杨开在他面前站定,追问道。

        大当家摇了摇头,明显不愿意说。

        “走好!”杨开话落之时,刀剑齐出,大当家明显有防备,但依然挡不住这一刀一剑之威,头颅飞起,颈脖处鲜血如喷泉般涌出。

        杨开已翻身上马,一把将还有些迷糊的殷志勇拽了上来,夹着马腹,闷头朝一个方向冲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