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四千七百八十八章 大荒经

第四千七百八十八章 大荒经

        那特殊的功法唤作大荒经,每一家洞天福地都有存留,所以也不是什么太机密的东西。

        据说那大荒经最早期乃是刻留在一座巨大的石碑上,为洞天福地的先辈们所得。

        若是寻常人,自然不可能有此机会参悟大荒经,但杨开与寻常武者不同,名义上他是阴阳天的姑爷,身份上是星界大帝,因为星界世界树之事,与各大洞天福地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之前在解决琅琊墨徒的事情上更是出了大力。

        如今的杨开虽然只是个小小六品,但已经踏足并参与了这三千世界的许多机密。

        所以在李元望看来,让他观摩大荒经也没什么。

        不过他提了一个要求出来,那便是杨开不管从大荒经中参悟出什么,都得与琅琊这边分享。

        杨开自无不允。

        他只是想知道为何修行大荒经,在晋升上品开天之后,小乾坤的时间流速会迅速增加,真若是参悟出来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大荒经的存放之地乃是禁地,周围有诸多禁制大阵覆盖,在琅琊中,除了太上和少数几位高层七品之外,旁人绝不允许踏足。

        李元望将杨开领至此地的时候,杨开一眼便看到了一座矗立在大地上的石碑,那石碑古朴,一看便是上了年月的,石碑上刻着密密麻麻的小字。

        “最初的大荒经是在什么地方发现的已经无从知晓了,这也不是原本,祖辈将之完整地拓印下来,就连石碑的大小规格也没有区别,只为让后辈子弟更好地参悟这功法。只可惜这么多年过来,各大洞天福地虽然能人辈出,但依然是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

        修行大荒经的种种好处和弊端,各大洞天福地都知道,但为什么会这样,没人搞的懂,所以李元望之前才会说是拾人牙慧。

        杨开点点头,目光移向下方。

        在那大荒经石碑不远处,有一排茅草屋格外显眼,不但如此,在石碑下,更有几道身影静坐,皆都抬头望着石碑上的小字,定定出神。

        这几人中,有青年者,有少年者,更有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岁左右的孩子。

        听到动静,那几人纷纷扭头望来,旋即起身,躬身行礼:“见过掌教!”

        李元望微微颔首,挥手示意他们自便,这才对杨开解释道:“这些便是我琅琊修行大荒经的弟子。”

        杨开了然,此地满打满算不过五人而已,能否成功晋升开天,能否成就七品,能否在死后将小乾坤转化为小源界,皆是一道道巨大的关卡,任何一关闯不过去,数千年的努力都将白费。

        “给你半年时间,你自行参悟吧,半年之后我再来接你!”李元望说道。

        “谢过掌教!”杨开抱拳。

        此地毕竟是琅琊禁地,李元望让他来参悟大荒经,给出半年时间已是极限,总不可能让他一直留在这里。

        交代完杨开,李元望便离去了。

        杨开迈步来到那石碑前方,抬头仰望,将石碑上的文字一一印入脑海。不得不说,这大荒经确实是一门极为玄妙的功法,虽然杨开没尝试修行,但他如今的眼力非比寻常,功法优劣自然一目了然。

        李元望说的没错,这功法只适合修行,四平八稳,修行大荒经的武者很难会遇到什么瓶颈,只要按部就班,也不会有走火入魔的风险,但此功法最大的弊端也在于此,太过平和了。

        如此修行一来,即便修为提升,也没有多少战斗力可言。

        同等境界之下,一旦与人争斗,势必会落入下风,这对追求武道巅峰的武者来说,是绝对无法接受的。

        难以保全自身性命,还谈何更高的境界?

        不过出生洞天福地的武者却不用担心这些,他们长年累月在这里修行,根本不用参与外界的争斗,战斗力低一些也没什么关系。

        但杨开看来看去,也没瞧出这大荒经与时间之道有什么关系,更不懂为何修行此功法的武者会在晋升开天境之后,体内小乾坤的时间流速暴增许多倍。

        原先在此修行的五个琅琊弟子搞不懂杨开的来历,不过他们都是亲眼见到掌教李元望将此人送来,在此之前,可从未有人得如此殊荣,再加之杨开本身开天境的底蕴,那五个弟子大概都觉得杨开跟自己不是一路人,是以并没有主动搭理他。

        杨开也不管他们,径直在石碑下方寻了个位置坐下,一边观摩一边参悟大荒经的玄妙。

        时间一晃,三月而过。

        大荒经杨开已经能倒背如流,其中玄妙更是尽得于心,可依然没有发现它与时间之道的关联。

        这让杨开极为不解,按道理来说,大荒经能让修行者在晋升七品之后小乾坤时间流速得到极大的增强,就应该与时间之道有关联。

        偏偏他看不出分毫。

        如此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在时间之道的造诣不足,没那个眼力,二便是单从这功法文字中,本来就是看不出的。

        想要验证的话,唯有亲身修行!

        然而杨开如今已是六品开天,一身修为的基调早已定下,又哪有重头再来的机会。更何况,就算有这个机会,杨开也不会去真的修行大荒经。

        这功法完全是一门为他人作嫁衣的功法。

        不过很快,杨开便心头一动。

        或许……可以不必自己修行。

        小乾坤,七星坊山门前,热闹非凡。

        又到了三年一度的七星坊收徒大会的日子,无数热血少年从天南海北奔赴至此,期望能够加入七星坊。

        如今的七星坊已不是当年流落至此的小门派了,放眼整个虚空大陆,七星坊的综合实力也能排的上前三之列,坊主上官积已在前年晋升帝尊,如果仅仅只是上官积一人的话,七星坊的实力还不算强大,但相传七星坊内,有一位修为高达帝尊三层镜的太上长老,这就恐怖了。

        整个虚空大陆才多少帝尊三层镜?

        这位唤作杨开的太上长老并非出身七星坊,据说是早年游历至此,在七星坊等了一桩自己的机缘,所以就成了七星坊的太上,当初有帝尊两层境强者在七星坊内放肆,那太上一出,唤作沈兴的南斗宫强者当即便噤若寒蝉。

        许多小宗门都扼腕叹息,这位强者为何不到自家来寻找机缘,若是当初他看上自家宗门的话,哪还有七星坊什么事?

        与山门前的热闹比较起来,议事大殿内的气氛就显得有些愁云惨雾。

        七星坊如今风头强盛,完全是靠太上长老一力支撑,上官积本身虽然晋升帝尊,但也不过帝尊一层境而已,根本担不起七星坊如今这偌大的名头。

        然而自家太上,已经失踪好多年了!

        谁也不知道太上是什么时候失踪的,有一天上官积前去拜访的时候,太上所居的灵峰已经空无一人,连带着太上收的两个弟子也不见了踪影。

        上官积可是吓了一大跳,本以为太上只是带着弟子出门游历,用不了多久便会回来,可等了这么些年,依然不见太上的踪影,甚至虚空大陆中也没有探听到半点关于太上的线索。

        上官积本能地感觉,太上这怕是抛弃了七星坊,毕竟他本就不是七星坊出身之人,当年只是路过此地,等待有缘人而已。

        有缘人已经等到,他还留在七星坊干什么?

        上官积没有什么怨怼之心,七星坊能有如今的名气和地位,是太上一力支撑的,他只怨自己没本事,太上当年打下的江山他竟守护不住。

        消息虽然早已封锁,但这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虚空大陆十大顶尖宗门中,如今有七八个目光盯着七星坊,要不然这一次收徒大会又岂会有这么多帝尊境跑来观礼?

        说是观礼,其实是试探,这一劫若是过不了的话,灭门倒不至于,七星坊必定威名大损,到时候就会传为笑柄,以后再想收到好弟子就难了。

        议事大殿内众人出谋划策,众说纷纭,却都没一个好主意,收徒大会召开在即,是骡子是马也该拉出去遛一遛了。

        七星坊根本没办法隐藏太上失踪的消息。

        就在上官积一筹莫展之时,一道人影火急火燎地冲进大殿,仿佛屁股后面有强者追杀一般。

        众人扭头望去,只见管千行长老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面上表情极为古怪。

        “发生什么事了?”上官积开口问道。

        管千行虽有道源三层境的修为,但此刻明显因为什么事受到了极大的触动,上气不接下气,又惊又喜道:“太上……”

        哗啦一声,所有人都站了起来,上官积颤声道:“有太上的消息了?”

        打探多年也没有太上的线索,今日竟会出现,也不知是福是祸。

        管千行伸手一指后面:“太上在观礼台!”

        “什么?”上官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愣了片刻,上官积急匆匆地朝外行去,管千行紧随其后,半路言谈几句,上官积这才得知,失踪多年的太上长老,竟在今日忽然出现在观礼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