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四千七百八十五章 姑且一试

第四千七百八十五章 姑且一试

        元笃死了,并非为人所杀,而是自陨而亡。

        一如当时在凌霄域中,石正面对必死之局的做法,面对自身无法抵挡的力量,他并没有任何反抗,而是自我崩塌了小乾坤,决然至极。

        这样的局面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数十位上品开天甚至连动手的机会都没有,亲眼见到一位与他们地位身份相等的强者自我了断,皆都受到了不小的触动。

        杨开眉头微皱,盯着元笃身死之地,心里也很不平静。

        这些墨徒被墨化了之后,似乎挺不把自己的身家性命当回事,这让他愈发认识到了墨的恐怖。

        这是一种足以操控身心的力量,连七品开天都无法抵挡。

        而亲眼见到相处了数千上万年的师兄陨落在眼前,李元望的神色也极为复杂,站在原地许久不曾言语。

        高庭便站在他身旁,抬头望了下天边,轻轻地喊了一声:“掌教!”

        李元望这才回神,挥手时撤去了禁制大阵,紧接着一道身影便从天外驰来,正是董鹏,落到李元望面前,拱手抱拳:“师尊,一切已经处理妥当,几人无一活口。”

        李元望微微颔首。

        他在邀请元笃来此的时候,自然也另外安排了另外的人去处理古灵儿等几位墨徒的事情,甚至就连早早离开琅琊的江彦,也早有琅琊七品一路尾随,只等他靠近凌霄域便会动手处理。

        “可有伤亡?”李元望问道。

        董鹏摇头道:“遇到些抵抗,并无伤亡。”

        李元望点点头。

        倒是杨开听到这句话,心中稍稍松了口气,有抵抗才是正常的,若这些墨徒全都如石正和元笃一样有自陨的勇气,那就太恐怖了。

        没人能不将自己的生命当回事。

        不过此番琅琊死掉的人虽然不多,但一位七品,数位六品皆都是在宗门中身居要职或者拥有极高人气的,消失一两位倒是没什么,一下子全消失了,极有可能会引起弟子们的怀疑。

        琅琊这边自然早有善后的手段,正好上次试炼之后,许多被杨开折腾过的六品开天都宣称闭关,古灵儿等人的失踪便可由闭关去解释。

        至于元笃这边也一样。

        时间久了,风波自然也就过去了。

        “此番之事,多谢诸位前来相助,琅琊感激不尽。”李元望收拾了下心情,向众多上品开天开口道谢。

        虽然最后他们没出一招一式,元笃便选择了自陨,但当时若不是他们在周围虎视眈眈,元笃也未必会毫不反抗,说不定在墨之力的驱使下他会跟李元望大战一场。

        余香蝶微微颔首:“自古洞天福地皆一家,李师兄严重了。”

        琅琊的事算是解决了,但他们这些人在这边潜藏着,对自家宗门里的情况却都不太了解。

        在他们赶赴琅琊之前,便已纷纷传讯回自家的洞天福地,告知墨之力重现世间的消息,不出所料的话,最近一段时间各大洞天福地应该都在清查自身。

        虽说由琅琊如今的情况来看,其他洞天福地不太可能还有别的墨徒存在,但凡事总有万一。

        琅琊有一个元笃,其他洞天福地未必就没有。

        李元望开口道:“如今元笃已死,这个源头已断,那潜藏的墨族便不好追查了,诸位可有什么想法?”

        元笃不过一位墨徒而已,虽然有七品修为,更身为琅琊副掌教之一,但与真正的墨族比较起来,还是不值一提的。

        如今元笃已经自陨,那么追查真正的墨族便已成了各大洞天福地最优先之事,此墨族不找到,所有洞天福地都将寝食难安。

        众人不言,在之前的探讨中,众人皆都认为那墨族最有可能隐藏的地方便是破碎天,毕竟那里危险至极,混乱不堪,比起三千世界其他大域更容易隐匿行踪。

        可想要在那茫茫的破碎天中寻找出一个墨族的踪迹,也绝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杨开站出来道:“诸位前辈若是允许的话,我愿前往元笃的小乾坤一探,或许能从中发现点什么。”

        虞长道闻言眼前一亮:“那祭坛!”

        元笃之所以能与那隐藏的墨族取得联系,更被赐下墨虫,正是借助了那祭坛和祭祀的力量。

        如今元笃已经死了,与墨族联系的祭坛却未必会摧毁,借助那祭坛,或许真的可能有所发现。

        众人没有想到这一点,并非他们思维不够敏捷,只是因为墨之力太过邪恶诡异,下意识地都会以为元笃留下的小乾坤已毫无用处。

        但杨开身负乾坤四柱之一的天地泉,此前更有深入石正小乾坤的经验,看待问题的角度自然会有所不同。

        “有把握?”余香蝶关切问道。

        杨开摇了摇头:“姑且一试吧。”

        他哪有什么把握,之前虽然亲眼目睹了元笃祭祀的动作,但他也搞不清楚元笃到底是如何与那墨族联系上的,更不敢确定,若真的联系上了,那墨族会不会发现自己并非墨徒的身份。

        但如今这情况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没发现也就罢了,有发现的话那可就是意外之喜,若是能借此确定墨族的藏身之地,那自然是最好不过。

        李元望并没有立刻给出答复,而是神念涌动,与诸多上品开天交流了许久。

        这才转头看向杨开道:“万事小心!”

        这是同意了。

        杨开点点头,一步踏出,朝元笃陨落之地行去。

        元笃是七品开天,体内小乾坤已经由虚化实,他自陨的情况与石正如出一辙,小乾坤崩塌坍缩之时,只留下了一道对外的门户,连那肉身都被坍缩的小乾坤吞噬。

        此时此刻,那门户之中透着一股令人极为不舒服的气息,正是墨之力的气息。

        此前有过一次经验,杨开如今也算是驾轻就熟,身形晃动间,便已冲进了元笃的小乾坤中。

        一如前几日所看到的场景,元笃的小乾坤一片墨色,浓郁的墨之力翻滚涌动着,仿佛被泼洒在地上的墨水。

        不过因为元笃是自我崩塌了小乾坤而陨,所以此时此刻,他遗留下的这一处乾坤福地混乱不看,毫无秩序可言,地貌也是天翻地覆,整个世界化作大大小小的破碎灵州。

        杨开只能暗暗祈祷那祭坛还保存完好,否则他还真没办法再弄一个祭坛出来。

        行走在元笃小乾坤中,杨开努力借助四周的东西对比自己的记忆,找到熟悉的感觉。

        足足过了几个时辰,杨开才在一块方圆不过数十丈的灵州上找到那一座九层宝塔形的祭坛。

        施法将这祭坛完整了剥落下来,带到一处更大的灵州上,杨开默默回想着之前元笃的种种做法,伸手从空间戒中取出一柄锋锐长剑,在自己胳膊上猛地一划。

        他散去了防护之力,所以这一剑之下,金色的龙血便已喷涌而出,洒落祭坛之上。

        杨开任由自身鲜血不断滴落,眉宇间有些犯愁。

        当时元笃以自身鲜血祭祀,口中还不断地嘀嘀咕咕,也不知在念叨些什么。

        以自身鲜血祭祀这种事杨开可以模仿,但鬼知道元笃当时口中嘀咕的是啥东西?或许是咒法,又或许是一种仪式,杨开也无法确定他的嘀咕对祭祀有没有什么影响。

        如今他能做的,便是尽人事,听天命。

        金色的鲜血不断滴落祭坛,杨开按捺心情,静静等候着。

        当时元笃祭祀的时间也很长,似乎是很久之后,那墨族才有了回应,所以杨开并不着急。

        只是他没想到,如此足足过了三日之久,他洒落的龙血都足以装满一个池塘,那祭坛还是毫无动静。

        这让他不免有些气馁,觉得自己这祭祀的方法是不是不对。

        若是方法不对的话,那么无论他滴落多少鲜血,等待多久,都不会与那潜藏的墨族取得联系。

        他决定再等一日,若真没有效果便立刻退去。

        让他惊喜的是,半日之后,祭坛竟有了反应,从那祭坛之中,精纯的墨之力凭空涌出,仿佛一条条从黑暗中滑出的毒蛇,很快便将杨开包裹。

        这些从祭坛中涌出的墨之力,与元笃本身拥有的明显不太一样,虽然不算浓郁,却更加精纯。

        杨开不由精神一震!

        原本只是突发奇想,居然还真的有效果。

        振奋之余,他也警惕万分。

        之前旁观元笃祭祀的时候,他可是记得一股极为恢宏的意志突兀降临,那意志之恐怖,彰显其主人的强大,也绝非他能够抵挡。

        精纯的墨之力在杨开身边涌动着,似要涌入他的体内。

        杨开略一沉吟,并没有抗拒,是以那些墨之力很快便渗入他的体内,直朝小乾坤涌去。

        下一瞬,之前感受过的那宏大的意志忽然降临!而杨开整个人也不由生出一种极为奇特的感受。

        阴冷,黑暗,死寂,四面八方更是传来一种难以抗拒的束缚之力,仿佛枷锁一般将他层层笼罩,让他动弹不得。

        这种感觉让杨开不由生出一种恐慌。

        但是很快,他便察觉到,这种感觉并非自身的感觉,而是当那宏大意志降临的时候,当墨之力涌入自身体内的时候,自身与那意志在某种程度上生出了一种共鸣,似乎可以彼此窥探内心的一些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