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四千七百五十四章 琅琊掌教李元望

第四千七百五十四章 琅琊掌教李元望

        “此前在琅琊星市渡口那边,我得一位叫宗玉泉的师兄召见,与他聊了几句,分别之时一句无心试探,确定了他墨化者的身份!”杨开沉声道。

        顾盼震惊:“宗师兄是墨化者?”

        杨开凝重颔首:“墨……将永痕!这句话是石正自陨之前对我说的,我不知道这句话到底代表了什么,但极有可能是他们这些墨化者坚定的信念。当时我也只是临时起意,对宗玉泉说出此言,谁曾想宗玉泉竟也这般回应了我!”

        顾盼恍然:“所以师兄才用同样的言语来试探我?”

        杨开点点头:“不错,却不想师妹竟是如此果决,第一时间便要禁锢我!”

        顾盼解释道:“师尊与我说过墨化者的事,所以我知道墨族的存在。墨族之事,一直都封锁在洞天福地之中,而且就算是在各大洞天福地,非核心弟子也不会被告知这些,杨师兄不是洞天福地弟子,忽然提及墨之一事,我自然会生出误会。”

        “原来如此!”

        “师兄,此事重大,还需得上报掌教!”

        杨开微微皱眉道:“我也这么想过,但万一你家掌教也被墨化了怎么办?现在所有墨化者都隐藏在暗处,根本没办法查明身份。如今我能信任的,也只有你一人了。”

        顾盼迟疑道:“应该不至于吧,若真如此的话,我应该早就被墨化了才是,师兄有所不知,琅琊掌教正是我师尊,墨族的事情也是他告诉我的。”

        宗玉泉的天资和未来的潜力肯定是比不上直晋六品的顾盼的,连他都被墨化了,顾盼没道理不会被盯上。

        听她这么说,杨开也觉得琅琊掌教应该不太可能与墨族有关。

        “宗玉泉那边应该已经认定我是自己人了,若是他们墨化者之间有联系的话,恐怕此刻已经传递了消息出去,我若是在这个时候去见掌教……”杨开不免有些迟疑。

        顾盼道:“琅琊在星界那边修有道场,算是与星界有合作的关系,而你是星界大帝,既来了琅琊福地,自该前去拜会一下的,就算墨化者那边知道了,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这倒也是,自己身为晚辈,又是星界大帝,来了琅琊福地没道理不去拜见人家的掌教,这是礼仪。

        一念至此,杨开点头道:“那就有劳师妹引荐一番了。”

        顾盼点点头:“师兄请随我来。”

        与顾盼两人出了竹楼,冲天而去,直奔那三块巨大的灵州居中一块而去,半途中遇到了不少琅琊福地中人,许多人见了顾盼都远远停下恭敬行礼,可见顾盼这样的核心弟子,在琅琊福地中地位是很高的。

        蓦然间,顾盼停住身形,冲前方虚空施施然行来的一位半大老者躬身行礼:“元师叔!”

        那半大老者笑呵呵地望了顾盼一眼,点头道:“师侄是去找掌教吗?”

        顾盼回道:“是的,师叔。”

        元姓老者微微颔首,又看了杨开一眼,好奇道:“师侄,这是何人?好像不是我琅琊子弟啊?”

        顾盼开口道:“回师叔,这位是虚空地之主杨开杨师兄,与我乃是旧识,此次途径琅琊,便过来看看我。”

        元姓老者讶然道:“哦?你就是虚空地之主杨开?”

        “晚辈杨开见过前辈!”杨开躬身行礼。

        元姓老者抚须颔首,微笑道:“客气了,你的名字老夫可是经常听到,如今看来,果然是江山代有人才出!”

        “前辈过奖,晚辈末学后进,比不得前辈赫赫威名!”

        元姓老者顿时一副被拍了马屁的舒坦状,哈哈大笑:“小伙子会说话,来日定前途无量!”和言语色地冲杨开道:“不急着走的话,得空来我洞府坐坐,我那里有不少好酒,可惜无人品鉴!”

        杨开爽快点头:“既有好酒,那可不能错过了,改日定登门拜访!”

        元姓老者微笑以对,挥手道:“你们去吧,掌教如今正得闲,再晚一些的话,恐怕他要闭关了。”

        “那晚辈先告辞了。”杨开抱拳,与顾盼继续朝前行去。

        片刻后,顾盼传音道:“师兄是想去试探一下元师叔吗?”若非如此,杨开方才岂会答应的那么爽快。

        杨开回道:“你觉得这位元前辈有没有可能会被墨化。”

        顾盼沉吟片刻摇头道:“我不知道,元笃师叔是琅琊三位副掌教之一,平日为人很和善,对弟子们也都很好,唯一一个缺点就是喜欢听人拍马屁,我希望他不是墨化者。”

        杨开听的无语,怪不得自己刚才随口一句奉承让那元笃这么开心,原来喜欢被人拍马屁是众所周知的。

        但他到底有没有被墨化,可是谁也说不准的,若不是杨开这次过来,顾盼也不敢相信石正长老居然是墨化者!

        继续往前行去,片刻后两人落在那居中灵州的一座大殿前。

        顾盼轻车熟路地朝内行去,径直来到一座内殿之中,顾盼轻轻扣门,里面很快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进来吧!”

        大门徐徐敞开,顾盼冲杨开招手示意,领先走进。

        大殿不算太大,杨开抬眼便见年男子负手站在一张桌案前,手持一杆画笔,似是正在认真画着什么。

        “师尊!”顾盼轻声喊道。

        “嗯!”中年男子应了一声,也没抬头,手中动作更是不停。

        杨开趁机打量这位琅琊福地的掌教,来的路上杨开也问了一些这位前辈的事情,知道他叫李元望,七品巅峰的修为,只差一线便可突破八品,放眼各大洞天福地所有七品之中,也是顶尖的强者。

        此刻见他,气度不凡,那画笔在他手中,仿佛活了一般,作画间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而那铺展在面前的画纸中更隐隐透着一股天地的气息。

        这天地并非李元望催动的世界伟力,而是那画仿佛自成了一方世界。

        杨开第一次见顾盼的时候,见她以画笔为器还有些奇怪,毕竟这种秘宝是很少见的,如今看来,却是跟李元望一脉相承。

        杨开静静地等待着,不时地观察着李元望。

        虽说顾盼基本可以确定李元望并没有被墨化,但这种事谁也说不准,万一他被墨化了呢?

        好片刻功夫,李元望才收笔,退后三步打量自己的画作,满意颔首,头也不抬地招呼道:“小子过来,看看本座这画怎么样?”

        杨开闻言一怔,不过还是连忙应道:“是!”

        顾盼一把扯住杨开的衣物,冲他不住地摇头:“师兄别去!”

        “怎么了?”杨开不解的望着她。

        顾盼也不说话,只是摇头,脸上满是为难的神色。

        李元望抬头朝她看来,不满道:“你这丫头什么意思?为师呕心沥血一副画作,让你朋友来品鉴一番又怎么了?你给我松手!”

        顾盼这才无奈松开杨开的衣服,偏过头去,不忍直视。

        李元望笑呵呵地望着杨开道:“这丫头喜欢大惊小怪,是我这做师傅的没教好,你别太在意。”

        杨开连称不敢,走到桌前,低头望去,认真打量。

        倒吸一口凉气。

        “怎样?”李元望在旁殷切问道:“本座这画技是不是登峰造极?”

        杨开望着桌案上那画卷仿佛被狗刨过,东一团墨水,西一滴墨汁的大作,一时间也不知该作何评价,只能沉声道:“前辈此画何止登峰造极,简直出类拔萃,震古烁今,此画中,有乾坤!”

        良心好痛!有些无法呼吸!

        顾盼一脸震惊地望着杨开。

        李元望眉飞舞色:“就说嘛,本座苦修画技数万年,这世上此道本座称第二,何人敢称第一?”

        杨开抱拳,凝声道:“前辈画技不敢说后无来者,但绝对是前无古人了!”

        “嗯嗯!”李元望不住颔首,摸着下巴盯着自己的画作,好半晌忽然道:“你方才说此画中有乾坤,仔细说说看!”

        说个鬼啊!

        被封镇在自己小乾坤中不断蠕动的墨烟,也比眼前这画作好看些。

        怪不得顾盼之前拉着自己不让自己过来,显然是知道自己师傅是个什么德行,这画作看了……辣眼睛。

        “说啊,你怎么不说?”李元望偏偏还没有自知之明,在一旁催促不停。

        杨开心中对琅琊福地的印象,瞬间颠覆了。

        身为掌教居然是这幅德行,怪不得那元笃身为三位副掌教之一,七品开天强者,喜欢听人家拍马屁。

        这完全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的很啊!

        杨开憋了半天,实在是不知该说些什么了,一咬牙,抬头望着李元望道:“前辈,墨将永恒!”

        顾盼精致的耳朵微微一动,一瞬不移地注视着自己师尊的变化,世界伟力暗暗催动着。

        李元望怔怔地盯着杨开,好半晌才好奇道:“啥?”

        杨开忙摆手:“没啥没啥!”

        话音才落,雄浑的世界伟力便激荡起来,那桌面上涂鸦一般的画作瞬间如活了一般,散乱的图案在其中蠕动不停,光晕荡过时,天翻地覆!

        等杨开和顾盼回过神的时候,两人赫然已经不在之前的大殿中了,而是身处在一片未知的世界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