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四千六百九十八章 我叫赵雅

第四千六百九十八章 我叫赵雅

        雷鸣电闪时,神游镜的气势弥漫开来,那院落中争斗的动静越发猛烈,期间甚至夹杂着胡勋的一阵阵惊呼。

        许昊根本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心前去查探,却是根本近身不得。

        一盏茶之后,激动的争斗这才慢慢平息下来。

        半个庄园都被那争斗的余波摧毁,许昊第一时间朝战场那边冲去,待到近前望去,眼帘不禁一缩。

        只见那混乱的战场中,一道白衣染血的身影提枪而立,那银枪枪尖上,鲜血滴落。而在她面前,胡勋背靠在一块石壁上,双手捂着自己的喉咙处,浑身上下破破烂烂,也不知有多少伤口,口中嗬嗬作响,鲜血止不住地从手指缝间喷涌而出,眼睛瞪大,那眸子满是对生命的眷恋。

        许昊脑子一阵发懵。

        胡勋师兄居然输了!不但输了,看这样子,恐怕连性命都难以保住。

        许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胡勋师兄可是有神游三层境的修为,自己那姐姐纵然临阵突破,但也只是刚晋升神游而已,胡勋师兄怎么可能会输?

        下一瞬,许昊便感觉一股杀意如海啸一般朝自己席卷而来,瞬时间如坠冰窖,通体冰凉。

        一点寒光在眼帘中绽放,笼罩视野。

        “小雅不要,那是你弟弟!”紧随而来的赵夜白急忙喊道。

        劲风扑面,一点枪芒在许昊的额头上点出一点殷红,鲜血流淌而下,许昊视野聚焦,这才看到赵雅站在自己一丈之外,手中银枪只差一寸便要刺穿自己的头颅。

        生死关前一个徘徊,许昊出了一身冷汗。

        方才若是赵夜白稍微喊的慢上一些,自己此刻只怕已经是一具尸体了。这才明白之前赵夜白说自己那姐姐杀性颇重,原来不是开玩笑。

        “小雅!”甄雪梅痛哭而来,上前抓住赵雅的胳膊,上下打量,紧张道:“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伤?”

        跟在她身后的许良才神色复杂地望了一眼赵雅,不过很快目光便被那边气喘游丝的胡勋吸引了过去,脸色大变,失声惊呼:“昊儿,快看看你师兄怎样!”

        许昊连忙点头,窜到胡勋身边查探他的伤势。

        赵雅一身浓如实质的杀机在赵夜白开口喊出那一句之后,瞬息间烟消云散,关切地朝他望去:“小白哥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的。”赵夜白摇摇头。

        “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赵雅眼中略有些茫然。

        赵夜白张张嘴,好一会才叹息道:“小雅,如果没弄错的话,梅姨是你亲娘,许叔叔是你爹,许昊是你的弟弟。”

        “娘?”赵雅瞳孔一缩,怔怔地盯着面前的甄雪梅,有些难以置信。

        甄雪梅眼泪水如断线的珍珠一般顺着脸颊滑落,重重点头:“孩子,我是你娘啊!”

        赵雅的思维瞬间混乱,毕竟才刚跟人生死搏斗一场,忽然有人信誓旦旦地告诉她自己的娘亲就在眼前,念头根本转换不过来。

        如果这话是旁人说的,赵雅自然不会当真,可这话出自赵夜白之口,她没有半点怀疑。

        “之前在山中木屋,你受伤之时,梅姨替你包扎伤口,看到了你左肩处的梅花胎记,梅姨的女儿也有这样的胎记,而且你的年纪也极为相符。”赵夜白叹息道。

        赵雅依然怔怔地盯着哭的梨花带雨的甄雪梅,蓦然想起,之前梅姨确实说过,自己有一个女儿,年纪跟她差不多大小。

        不过这些日子住在这里,一直都没有见过梅姨提及的女儿,赵雅也不是喜欢打听别人隐私的性格,从未问过。

        如今看来,她口中的女儿,竟是自己?

        “小雅,娘对不起你,娘没有照顾好你。”甄雪梅痛哭不止。

        赵雅的眼睛也慢慢红了起来,望着面前的妇人,张口轻轻地道:“娘!”

        甄雪梅掩嘴,失声抽噎,这一声娘,她等了足足二十年!如今听到了,便是立刻死了,也能瞑目了。

        另一边,许良才站在胡勋身边,焦急地观望着,许昊虽催动自身力量灌入胡勋体内,想要替他稳住伤势,但依然力有不逮。

        最开始的时候,胡勋喉咙里还发出嗬嗬的声响,但不过片刻后,胡勋便慢慢没了动静,瞪大双眼,双手无力垂落下来,生机消散。

        许昊徐徐起身,脸色苍白如纸。

        “死了?”许良才如遭雷噬,踉跄两步,旋即一屁股坐在地上:“祸事,祸事啊!”

        胡勋死在他家中,而且动手的还是他二十年前丢弃的女儿,这下子灵海殿那边又岂会善罢甘休?昊儿以后的前程完了不说,自家一家子恐怕都要跟着倒霉。

        霍然起身,怒气冲冲地朝赵雅那边行去,待到近前,一巴掌扫出。

        啪地一声,赵雅脸上一个鲜红的巴掌印。

        “瞧瞧你都干了什么好事!”许良才怒火冲天。

        “你干什么!”甄雪梅连忙挡在赵雅面前,如母鸡护着小鸡一般张开自己的臂膀。

        许良才怒骂道:“她就是个祸水,二十年前我把她丢了,二十年后为什么还要回来,回来也就罢了,居然给我许家带来这样的灭顶之灾,早知如此,我当初就应该亲手将她掐死!”

        “你疯了?”甄雪梅惊叫道。

        身后,赵雅微低着头,眼泪水往下滴落,呢喃道:“原来……我是被丢掉的?”

        许良才喝道:“没错,是我亲手把你丢掉,就丢在后山那里,你为什么没有被什么豺狼虎豹的叼走,为什么还活的好好的?”

        “你够了,冬儿可是你女儿!”甄雪梅气的浑身发抖。

        “一现身便给许家带来泼天大祸,我没这样的女儿!那胡勋死了,昊儿以后怎么办,我许家怎么办?灵海殿的人会放过我们?我们死定了,这一切,都是她惹出来的。”

        甄雪梅怒道:“那胡勋不是什么好东西,他要欺凌冬儿,难道冬儿就不能反抗吗?被杀了也是他咎由自取。”

        “愚昧妇人,你给我闭嘴!”

        “小白哥哥!”赵雅忽然望向赵夜白,柔柔地笑着,“你能不能先走开一会,让我跟爹娘说说话?”

        赵夜白皱了皱眉,望着她脸上的巴掌印,有些迟疑,最终还是点点头,闪身朝外行去,很快不见了踪影。

        许良才还在骂骂咧咧,忽然声音止住,两只眼睛往中间聚焦,盯着戳在自己眼前不到三寸的一杆银枪枪尖,微微发抖道:“你……你你干什么?我可是你爹,你要杀我吗?”

        甄雪梅也看的傻眼,惊慌地朝赵雅摇头:“冬儿,你不要冲动!”

        虽然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暗恨许良才把女儿给丢了,但身为子女,若是做出弑父的举动,也是天理难容的。

        许昊更是将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以自己这姐姐斩杀胡勋师兄的实力来看,她若想杀人,自己根本没法阻止。

        恐怕也只有那赵夜白,才能降服自己这姐姐了。

        怪不得她让赵夜白先离开一会,明显是不愿让赵夜白看到她这般冷酷的一面。

        “小时候我就知道,自己是露姨捡回来的,不过露姨对我很好,就跟亲娘一样,还有杨大叔,小白哥哥总说,爹若活着,肯定也如杨大叔一般,所以我一直都觉得,我有娘亲,也有爹爹,不比别人差些什么,七岁离开七星集,入七星坊修行,师傅虽然看起来不近人情,但其实也很好,更何况,我还有小白哥哥。”

        “冬儿……你想说什么?”甄雪梅有些惶恐地望着她。

        赵雅淡淡一笑:“我从未想过要找自己的亲生父母,对我来说,教我养我的才是我的亲人,至于你们……什么也不是。”

        许良才吞了吞口水,气势弱弱地道:“我可是你亲爹!”

        赵雅微笑道:“生而不养,你又什么资格做这个爹?又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指手画脚?”

        手中银枪往前递出一寸,许良才不禁踉跄后退,惶恐叫道:“你,你大逆不道!”

        “我这杆枪若是戳进你脑袋里面,姑且算是大逆不道,你要不要试试?”

        甄雪梅脸色发白道:“冬儿不要!”

        赵雅冷着脸,咬牙道:“我叫赵雅!”

        倏然收枪,赵雅弯腰,冲甄雪梅盈盈一礼:“不管怎样,这些日子多谢梅姨照顾,梅姨以后还请保重身子。”

        甄雪梅哭着道:“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

        赵雅淡淡点头,迈步朝前行去。

        “你走不掉的。”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许昊重重叹息一声,“胡勋师兄一死,命灯熄灭,灵海殿那边应该已经知道消息了,如今恐怕师尊已经赶赴这里。”

        许良才重重点头道:“你先不要走,等灵海殿的人来了,将事情说清楚。”

        赵雅置若罔闻。

        不过很快,她的脚步便停了下来,如临大敌地抬头朝某个方向望去。

        身边人影一闪,赵夜白不知从哪跑了过来,一把拉住赵雅的手,急急道:“快走,情况有些不对劲!”

        他只有气动境,感知力没有赵雅强大,但本能地察觉到一丝不安,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

        难受,感冒,一夜没睡好。

        。m.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