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四千六百九十七章 是你的女儿

第四千六百九十七章 是你的女儿

        身后传来轰地一声响动,却是赵雅已与胡勋对了一击,见赵夜白被擒,赵雅想要救人,但早有提防的胡勋又怎会让她如愿?

        拦下赵雅,胡勋道:姑娘若是合作的话,赵夜白自会安然无恙,可你若是反抗,我就不敢保证那小子是死是活了。

        小白哥哥若是掉一根头发,我便叫你碎尸万段!赵雅眸子冰寒刺骨。

        胡勋怒道:那等废物你记挂他作甚,我如他那般年纪已是真元,他呢,才不过气动,这世上只有胡某才有资格陪你一生。

        凭你也配?赵雅冷笑不迭,素手在虚空中一握,一杆银枪握于手心之中,枪指胡勋:让许昊将小白哥哥送回来,我可绕你不死!

        胡勋微微一声叹息:冥顽不灵,就那休怪胡某不懂怜香惜玉了。

        院落外,赵夜白也叹息不已:何苦来哉!

        许昊将他提出来之后便将他放在一旁,也没有约束他的意思,以他真元境的修为,赵夜白休想在他面前翻出什么浪花来。

        听着院落争斗的动静,感受那能量的迸发,许昊心里颇有些难受,毕竟再过片刻,那倾城绝色般的女子便要成为胡师兄的女人了!

        扭头见赵夜白一副安然若素的样子,皱眉道:你就不担心赵雅?

        赵夜白茫然道:有什么好担心的?

        这一趟出门历练,两人从青玉峰中带出来的,可不止是疗伤恢复用的灵丹妙药,还有两件宝甲。

        那宝甲还是当年赵雅在七星坊收徒大会上收到的礼物,当时杨开将之收起,说是替赵雅保管。

        直到最近下山的时候,才重新交给她。

        不过这一路行来,无论是赵夜白还是赵雅都没有穿戴的想法,两人这一趟历练并不想借助什么外力,只想依靠自己的本事。

        数日前赵雅被人所创,如今伤势未愈,赵夜白唯恐再出什么意外,这才让赵雅将她那一件宝甲穿戴起来。

        赵雅对赵夜白自然是言听计从。

        那宝甲可是出自七星坊一位道源境长老之手,对真元境这个层次来说极为贵重,穿戴在身有极强的防护之力,莫说那胡勋只是神游境,便是更高一层的超凡入圣,也未必能拿赵雅怎么样。

        恐怕只有到返虚虚王境的层次,才能突破那宝甲的防护之力。

        许昊目瞪口呆地望着赵夜白,心想这世上还有这样的人?自家妹妹伤势未愈,在里面跟强敌拼命,若是不敌,必定贞洁不保,他竟半点也不担心。

        赵夜白忽然露出忧虑之色:小雅伤势还没完全好,这一动手伤口恐怕又要裂开了。

        你只担心这个?许昊觉得这家伙怕是脑子有问题,看不清事情的严重性。

        赵夜白认真地想了想,又忧虑道:小雅杀性颇重,可别将那胡师兄给杀了才好。

        许昊顿时不想跟他说话了。

        便在这时,许良才和甄雪梅急匆匆地跑了过来,许良才惊慌道:昊儿,出什么事了?

        方才甄雪梅去寻他,许良才也莫名其妙,夫妻二人还没搞明白儿子葫芦里卖什么药,便听到这边有打斗的动静,急匆匆赶来查探。

        许昊脸色讪讪,拦在院门前:没什么事,就是胡师兄一时技痒,与那位姑娘在切磋。

        切磋?甄雪梅脸色一变:这不是胡闹吗?小雅她伤势未愈,如何能与人切磋?昊儿你怎么也不拦着。

        这般说着,便要冲进去制止。

        娘!许昊坚定地挡在远门前,抿着嘴冲她摇头。

        甄雪梅望着儿子那躲躲闪闪的眼神,脸色蓦然苍白。

        里面那两人,恐怕根本不是在切磋。

        许良才也察觉到这一点,眉头不禁一皱。

        胡勋在他家中这般行事,自然让他不喜,但人家毕竟是自己儿子的师兄,昊儿以后在灵海殿的前途还得仰仗人家照拂,心中不喜归不喜,他却也懒得插手。

        对他来说,赵雅也好,赵夜白也罢,都不过是萍水相逢的路人,是死是活跟他没什么关系。

        既是切磋,那便由他们去吧。许良才说了一声,冲甄雪梅努努嘴,示意她闲事少管。

        甄雪梅却是脸色苍白如纸,抓着儿子的胳膊道:昊儿,快去阻止你胡师兄,小雅才刚受伤,不能跟人动手的。

        许昊低着头,轻声道:娘,胡师兄决定的事,我劝阻不了的。

        人家两个人的事,你插手什么,赶紧回去。许良才伸手来拉甄雪梅,却被甄雪梅一把甩开。

        神色痛苦地望着许昊,甄雪梅焦急道:昊儿,小雅万万不能有事,就当娘求你了,你去劝劝你师兄不行吗?你们毕竟是师兄弟,他应该能听的进去的。

        许昊苦笑摇头:娘,你不知道师兄的性格,他认定的事,除了师傅,谁也劝不了的。

        许良才又来抓甄雪梅的胳膊,恼火道:你这妇人怎么这么喜欢管闲事?人家修武之人切磋切磋不是很正常,偏偏你在这里吵闹不休。

        你别抓我!甄雪梅奋力甩开,迈步就要朝院子里行去,你不去我去!

        啪!地一声脆响传出,许良才一巴掌扇在甄雪梅的脸上,咬牙厉喝:愚昧妇人,你非要害的儿子在灵海殿无法立足才开心吗?

        甄雪梅捂着脸颊,痛心地望着许良才,泪如雨下,颤声道:你知道什么?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

        许良才沉着脸:我不需要知道什么,昊儿,将你娘带走!

        甄雪梅咬牙嘶吼:那里面的是你的女儿!

        许良才愤怒的脸庞怔住,许昊怔住,赵夜白也怔住。

        三人的目光盯着甄雪梅,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甄雪梅喊出那句话之后,身子一软,摊到在地上,痛哭道:那里面的人,是冬儿啊!

        你你你胡说什么?许良才哆嗦着手指着甄雪梅。

        甄雪梅双手捂着脸,眼泪水却如决堤的洪水一般从指缝下流下:左肩处五点粉红梅花胎记,这么多年了,我记得清清楚楚,这世上不可能还有一模一样的胎记,更何况,她跟我的五官有几分相似,你们难道都是瞎子吗?

        许良才身形一个踉跄,好似被一柄无形的大锤轰击,脸色瞬间苍白。

        许昊也一脸难以置信,呢喃道:她是我那早夭的姐姐?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甄雪梅道:她之前受伤,我替她包扎伤口的时候,见到了那胎记,你们若是不信,问问他好了!这般说着,伸手指着赵夜白。

        许良才和许昊一起看向赵夜白。

        赵夜白脸红道:嗯,小雅左肩处确实有胎记,粉色的跟梅花一样。他还是小时候看到的,长大之后便再没见过了。

        你们不是兄妹?许良才惊愕不已。

        赵夜白道:我们一起长大,但不是亲兄妹,据我娘亲说,我出生没几天的时候,忽然听到门外有婴儿哭声,打开门便见到了被包在襁褓中的小雅,这件事小雅自己也是知道的。嗯,对了,我出生的那一夜,天降暴雨。

        你今年多大了?许良才问道。

        二十整!

        许良才原本苍白的脸色,血色褪尽。

        那被他丢在山中的孩子出生的那一夜,也是天降暴雨!一切都对上了。

        更何况如今仔细想来,那孩子的五官面庞,与甄雪梅确实有几分相似,只是之前他们都不曾在意。

        你怎么不早说?许良才跺脚道。

        甄雪梅泪流不止:当年把她丢弃,如今她长大成人,我有什么资格去认她?

        她原本就没打算将这事说出来,知道自己的女儿不但没死,反而长成了一个漂亮的大姑娘,甄雪梅已经很满足了,再不敢奢求其他。

        她在那山中遗弃之地修建了木屋,时常去那里待上一阵,每每想起当年便是在这里,那孩子可能被什么豺狼虎豹的叼走了,便心痛不已,自责万分。

        时隔二十年,在同样的地方,捡回了那孩子。

        有那么一瞬间,甄雪梅甚至觉得这是天意!

        许家一家三口表情各异,赵夜白也终于明白,这些日子梅姨为何对小雅那般伤心,几乎每日都抽出几个时辰来陪着小雅。

        原来当日在给小雅包扎伤口的时候,梅姨便已认出了自己的女儿!

        那从木屋里忽然传出来的惊呼声,应该就是这个原因了。

        小雅找到了亲生父母!赵夜白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这应该是个好消息吧?

        昊儿,快去阻止你师兄,那是你姐姐,现在还来得及!甄雪梅一脸哀求地望着许昊。

        许昊连忙点头,转身便朝院里走去。

        便在这时,一股狂暴的气浪忽然自院中席卷开来,强大的冲击推的许昊身形连连后退。

        他不禁瞪目惊呼:神游境!

        天空中风云突变,有雷鸣之声滚滚而来。

        天地洗礼!

        这是晋升神游境的征兆,院子里争斗的两人,胡勋师兄是神游三层境,这动静自然不可能是他弄出来的,那么唯一的可能,便是自己那姐姐晋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