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四千六百九十六章 敬酒罚酒

第四千六百九十六章 敬酒罚酒

        “师兄你莫不是看上那女子了?”许昊又不是傻子,胡勋虽未将话说的透彻,可他又怎会听不明白?

        不过话又说回来,那般姿色的女子,哪个男人不动心?昨夜他自己便心神恍惚,打坐修行时脑海中一直闪现着那微微苍白的脸蛋,神思不属,虽说那女子看起来比他应该要大上几岁,但对寿命悠长的武者来说,这几岁的差距又有什么关系?

        若是能与那样的女子共结连理,便是折寿一半,许昊也是愿意的。

        如今胡师兄却是当着他的面,把心里的想法给说了出来。

        许昊心中憋闷不已,蓦然有一种自己真爱之物被人觊觎的愤怒感,可面对这从小到大一直照顾自己的师兄,又无从发泄。

        “师弟若能助我一臂之力,待事成之后,回到殿中我自会在师尊面前为师弟美言几句,请师傅将那下半部狂风诀传授于你。”

        许昊怦然心动。

        他虽拜入灵海殿修行,但无论是身份还是地位,都与胡勋差距甚远,若说胡勋在灵海殿是精锐的核心弟子的话,那他就是低一等的普通弟子。若非如此,这一次师门任务也不会以胡勋为首。

        他这些年只修行了狂风诀的上半部,修为勉强到了真元境三层的程度,想要再增进修为,就必须得得到那下半部的狂风诀。

        可师尊这几年一直没有传授的意图,似还要对他再多考验,而这一次任务,便是考验之一。

        若是有胡勋师兄说好话,那得到自己想要的下半部狂风诀应该不成问题。

        美丽的女子这世上不缺,自己需要的功法却仅有一部。更何况,就算他真的与胡师兄争,也未必争得赢人家。

        许昊心中纵有些许不舍,但还是很快辨明厉害,爽快颔首道:“师兄待我如兄,有用的着许昊的地方,师兄尽管开口便是。”

        胡勋微笑颔首,拍拍他的肩膀:“果然是我的好师弟!那女子受伤不轻,最起码也要修养一两个月的!嗯,你先想办法帮我打探一下那女子的来历。”

        许昊奇道:“之前那个叫赵夜白的,不是说自己没有拜入师门吗?这兄妹二人应该只是有些机缘才踏上了修行之路吧?”

        胡勋道:“话是这么说,但还是先探听清楚为妙。”

        “好,师兄放心,我问明白就是。”

        接下来数日时间,赵雅一直在那院落中静养,梅姨每日都来探望,往往一来便是数个时辰,赵雅醒着的时候她便与赵雅说话,赵雅昏睡时她便守在一旁。

        倒是让赵夜白感觉很不好意思,觉得有些太麻烦人家了。

        期间许昊带着胡勋来过一次找梅姨,顺势探望了一下赵雅。

        不过这一次之后,两人再来,梅姨便出了屋子与他们相见,不让他们进屋内打扰赵雅修养。

        在青玉峰上修行十三载,赵雅的境界一直被杨开刻意压制着,境界不升,提升的自然是体质。

        她的体质与赵夜白一样,在同龄同境界的武者当中,都是足以让人仰望其向背的存在,只不过平日里娇柔模样,让人看不出来而已。

        之前虽然受伤不轻,但不过三五日的功夫,赵雅便能起床,再过数日,已能下地走路。

        她的体质强大是恢复快的一个原因,杨开赐下的疗伤灵丹自然是另外一个原因。

        许昊得了胡勋的吩咐,从自己娘亲那里旁敲侧击,也探知了一些关于赵夜白两人的消息,不过两人原本也就没透露出多少,所以许昊探知的也极为有限。

        “七星集人氏?”厢房中,烛火摇曳,胡勋眉头微皱。

        “师兄,七星坊我倒是听说过,听人说多年前那七星坊还只是个二等宗门,忽然有一个帝尊三层镜强者成了他们的太上长老,便一举晋升一等宗门了。”

        胡勋颔首道:“此事我也知晓,这七星集应该是依托七星坊而存的。”

        “如此说来,这两人极有可能是七星坊的弟子?”

        胡勋手指轻敲着桌子:“那男子资质愚钝,这么大的人才不过气动境,之前他说自己没有拜入师门,想来是真的,与七星坊应该没有关系。倒是那赵雅,有可能是七星坊的人,不过就算是,应该也只是普通弟子。”

        许昊颔首道:“师兄说的是。”

        赵雅的年纪比他要大几岁,然而才不过真元九层,估计资质比他好不到哪去,这样的人纵然拜入七星坊,地位也不会太高。

        “以师兄的修为地位,那赵雅能得师兄看重,实乃她的福气!”许昊拍马道。

        胡勋摇头道:“可惜这女子性情冷淡,实在不好接触。”

        这几日他们不是没有想方设法地接触赵雅,但仅有的几次碰面,赵雅也是神态冷淡,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反倒是对那赵夜白,极为上心,让胡勋暗自恼火。

        身为灵海殿的精锐核心弟子,年纪轻轻便有了神游三层的修为,在宗门中被无数师姐师妹包围,什么时候被女子这么冷眼对待过。

        “还有你娘!”胡勋说这话的时候,瞪了许昊一眼。

        那甄雪梅也不知发什么神经,几乎每日都陪在赵雅身旁,让胡勋实在放不开手脚在佳人面前展露自己的魅力。

        许昊表情讪讪,岔开话题道:“那赵雅恢复起来倒是挺快的,那么重的伤,这几日竟能下床走路了。”

        胡勋冷声道:“我没法在这里待太久的,咱们还需得赶紧回师门,否则师尊怪罪下来,谁也担待不起。”

        “那可怎么办?”许昊心头幸灾乐祸,表面却不露分毫,他自己虽没机会得那赵雅青睐,但也不愿意看到胡勋能有机会,若是能这么无功而返的话,是最好不过了。

        胡勋脸色阴沉一阵,眼中忽然闪过一抹冷意:“软的不行就只能来硬的了,女人这种东西,生米煮成熟饭之后她自然就对你百依百顺!”

        许昊吓一跳:“师兄你是要……”

        胡勋沉声道:“还要师弟助我!”

        许昊一阵心惊胆战。

        翌日,院落中,甄雪梅陪着赵雅说着话,一般情况下都是她在说话,赵雅默不作声地聆听。

        甄雪梅也看出赵雅的心不在焉,却也不在意,好在还有赵夜白在一旁时不时地插话。

        每当这个时候,赵雅都是专注倾听着,时常还掩嘴微笑。

        脚步声匆匆传来,三人扭头望去,只见许昊急急走了过来。

        “昊儿!”甄雪梅起身,“你怎么来了?”

        许昊微笑道:“娘,爹要你过去一趟。”

        “你爹找我?”甄雪梅讶然。

        许昊颔首:“嗯,也不知道什么事,似乎挺着急的。”

        甄雪梅黛眉皱了皱,很快舒展开,回头对赵雅和赵夜白道:“你们早点歇息,我去看看。”

        赵夜白起身相送:“梅姨慢走。”

        目送甄雪梅离去,赵夜白才冲许昊拱手抱拳:“许师兄,这些日子多有叨扰了,不过小雅的伤势就快好了,再过几日我们便离开。”

        “这便要走了?”许昊讶然,望着坐在那里神色淡然的赵雅,心头涌过一丝不舍。

        赵夜白点头道:“我们这次过来本是要找人的,只可惜至今没有什么线索,所以还想再继续多找找。”

        许昊下意识地点头。

        “找人的话,胡某倒是可以帮忙,这附近毕竟是我灵海殿的地盘,两位若不嫌弃,可随我去灵海殿做客,定能帮两位找到想找之人。”外间传来胡勋的声音,下一刻胡勋已迈步而入。

        赵雅低垂的目光微闪。

        赵夜白眉头一皱,这里是许昊的家,许昊不请而入还说的过去,这胡勋如此就有失体统了,不过他也不是喜欢与人为难的性子,依然客气拱手:“胡师兄!”

        胡勋看都不看他,只是目光灼灼地盯着赵雅,似要吃人一般:“小雅姑娘,可愿随我一起回灵海殿?”

        “滚!”赵雅眼皮都没抬一下,口中冷冰冰地吐出一个字。

        胡勋脸色微变,深吸一口气,咧嘴笑道:“小雅姑娘你蕙质兰心,我不信你看不出胡某对你的情意,胡某长这么大,见过的女人不少,但真正能让我动心的,却只有小雅姑娘一人,我是真心实意想请姑娘随我一起回灵海殿,姑娘放心,回到殿中,我自会请师傅为你我主持大婚,日后天长地久,我胡勋身边女子,唯你一人!”

        一旁赵夜白都听傻了,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似没想到男人在女人面前还能这样说话的,只觉大开眼界。

        不过心中却是莫名其妙的极为不舒服,生平头一次有一种要打人的冲动,原本他对胡勋的印象还算不错,但此刻再看,只觉此人面目可憎,狰狞非常。

        “你聋了?让你滚听不到?”赵雅终于抬起眼帘,冷冰冰的目光犹如万年不化的顽冰。

        胡勋轻叹一口气:“敬酒不吃吃罚酒,许师弟!”

        许昊面色微微挣扎了一下,瞬间身动,将赵夜白拿捏在手。

        赵夜白傻眼道:“许师兄?”

        许昊面色羞愧,一言不发,提着赵夜白就朝外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