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四千六百九十五章 胡勋

第四千六百九十五章 胡勋

        胡勋和许昊闻言对视一眼,前者颔首道:“如此说来,应该就是那两人无疑了,这还真是巧了。伯母慈悲心肠,换做一般人可未必愿意将受伤之人带回家中休养!”

        许昊笑了笑:“我娘一直如此。”

        胡勋望着许良才:“伯父,那两位既也在家中,可否请他们出来一见?此次师门任务能这么轻松完成,还多亏了那两人,我想当面道谢。”

        许良才露出难色:“不瞒世侄,这怕是不太方便,据带那两人回来的下人说,那女子受伤颇重,如今还在昏迷之中。”

        胡勋连忙起来:“那更要去见一见了,我身上带了疗伤药物,或许能帮的上忙。”

        见他如此坚持,许良才也不好推脱,颔首道:“那世侄稍等片刻,我去安排一下。”

        胡勋抱拳:“有劳伯父!”

        许良才转入内院,让丫鬟通报一声,少顷,赵夜白匆匆走出,抱拳躬身道:“赵夜白见过村正。”

        “是你?”许良才愕然地望着赵夜白,他之前只知道自家夫人带了两个人回来,也没想到这带回来的人居然是自己白日里看到的那两个,此刻见了赵夜白才恍然认出。

        许良才表情略有些不自然,白天他对两人的态度可不算多么友好。

        清了清嗓子,将胡勋等人的来历和方才席间的提议说了一下,赵夜白闻言微微皱眉:“小雅如今还在昏迷之中,我已给她服下疗伤药物,那位胡师兄的好意心领了,只是如今实在有些不便。”

        许良才沉声道:“赵世侄,不是许某倚老卖老,只不过那位胡世侄可是灵海殿的高徒,修为高深,他既有心前来道谢,也是真心实意,不好推诿啊。更何况,你身上携带的药物未必就有他的好,让他看一看,对你妹妹也没有什么坏处。”

        赵夜白心中是不愿有人打扰小雅休息的,只不过许良才这个主人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实在是不好拒绝。

        沉吟片刻,赵夜白才颔首道:“那就先行谢过那位胡师兄了。”

        许良才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且稍等片刻,我去请他们过来。”

        这般说着,转身离去。

        片刻后,许良才便带了两个年轻男子走了过来,经他介绍一番,赵夜白才知道那年纪稍大的一点的,便是他之前提到过的灵海殿高徒胡勋,而年纪小一些的,则是他的儿子,那位拜入灵海殿修行的许昊。

        双方见礼,胡勋言辞虽然得体,不过神态间却有一丝淡淡的倨傲。赵夜白修为低,看不出他的深浅,可胡勋却是一眼便看出赵夜白不过气动之境。

        心中倒是有些狐疑,眼前这人修为如此之低,他那同伴的修为又能高到哪去?那贼子真是这两人所杀?

        “赵师弟师从何处?”胡勋有意无意地问道。

        赵夜白挠挠头:“我没有拜入什么宗门。”

        胡勋露出了然之色,暗想此人应该是资质不好,没有哪个宗门愿意收他,否则也不至于这么大年纪才修行到气动境。

        “那令妹又是什么修为?”

        赵夜白并无隐瞒:“小雅如今已是真元九层了。”

        “真元九层!”胡勋眉头一扬,若是有这个实力的话,倒也有可能杀了那贼人,毕竟此前他们一行人已经将其重创,被人家捡个便宜也说的过去。

        “听说令妹与那人大战之时受了重伤,正好我身上带了师门特制的疗伤药,药效显著,可否让我进去看看情况?”

        “胡师兄请!”赵夜白伸手示意。

        一行人还没入内,便又有脚步声传来,众人扭头望去,只见甄雪梅的身影从拐角处显露,她似乎一路疾奔至此,有些气喘吁吁。

        “你怎么来了?”许良才眉头一皱。

        甄雪梅紧张道:“下人说你们都聚集在这里,我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就过来看看。”

        许良才道:“没什么事,是胡世侄要来查探一下那女子的伤势。”

        甄雪梅这才松了一口气。

        那边许昊在胡勋耳边低语一句,胡勋连忙上前:“灵海殿胡勋,见过伯母。”

        甄雪梅微笑颔首:“世侄不必多礼,昊儿多次在家信中提及你,说在宗门中你对他多有照顾,我们做爹娘的要感谢你才是。”

        胡勋矜持道:“伯母严重了,许师弟天资出众,很得师傅的看重,我这做师兄的不过是虚长几岁,自然应该起到照应之责,都是分内之事。”

        闲话几句,众人依次入内。

        厢房中,有淡淡的血腥气残留,床上赵雅闭眸躺在那里,脸色有些苍白。

        赵夜白将众人引至床边,甄雪梅低头望去,眼眶立马红了,睫毛微微抖动。

        许昊等人却都是怔住,目光盯着床上的人儿一瞬不移,他们也不是没见过貌美的女子,但此前所见之人与眼前躺在床上这位比较起来,简直没有可比性,赵雅的容颜说是倾城绝色也不为过,之前赵夜白与她游历之时,便因样貌引起不少风波。

        后来赵雅不得已买了丝巾蒙住脸颊,这才少了许多无端祸事。

        如今在床上修养,那蒙面的纱巾自然也就取了下来。

        微微苍白的脸蛋,平添一份病态的美感,只让人看的心生怜悯,恨不得受伤躺在床上的是自己才好。

        许良才也惊叹不已,白日里见到赵雅,虽没见得真容,却也感觉这女子应该极美,不曾想竟美到这个程度。

        厢房内一时间竟是静谧无声。

        甄雪梅察觉异样,皱眉道:“胡世侄,你不是带了师门的疗伤药物吗?”

        “有的有的。”胡勋回过神,连忙从自己的空间戒取出一瓶灵丹,这便要走上前去亲自喂赵雅服下。

        赵夜白见状连忙拦住:“胡师兄,我来就好,不敢劳烦。”

        胡勋瞧了他一眼,不便拒绝,将玉瓶交给赵夜白道:“先取一粒服下,每隔三个时辰再服一粒。”

        “我记下了。”赵夜白颔首,却没有立刻喂赵雅服用药物。

        因为他们这一趟出门历练之前,前辈已经赐下了很多疗伤灵药,以前辈的身份和地位,赐下的药物定都是最好的,这胡勋带来的灵药即便再如何不俗,也比不得他们自己带的。

        之所以接过来,只是不好拂了胡勋的脸面。

        赵夜白问道:“以师兄的眼力,可能看出小雅伤势如何?”

        胡勋认真端详一阵,开口道:“气息平稳,生机旺盛,应该没什么大碍的,不过具体怎样,最好还是让胡某仔细检查才可放心。”

        “那就请胡世侄赶紧检查一番。”许良才在一旁道,他人老成精,哪看不出胡勋那点小心思。

        甄雪梅皱眉道:“这不好吧,男女授受不亲的。”

        许良才瞪她一眼:“妇道人家懂什么,人家修武之人又岂会跟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一般拘谨小节?”

        “男女大防又岂是小节?”甄雪梅反驳道。

        许良才没想到自家夫人竟如此不给自己脸面,一时间气的脸色发红。

        “小白哥哥……”就在这时床上传来微弱的声音。

        众人扭头望去时,只见赵雅竟睁开了眼睛,那一双清澈如水的眸子仿佛一汪深渊,吞噬着在场几个男子的目光。

        “小雅!”赵夜白连忙坐到他身边,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如释重负道:“你醒了。”

        床边甄雪梅身形微微动了一下,看样子似乎是想上前,却又忍住了。

        赵雅微不可查地点点头,又看向床边的人,警惕道:“他们都是谁?”

        赵夜白宽慰道:“别怕,他们不是坏人。”

        一番解释,好歹将众人的身份介绍了一下。

        赵雅这才颔首:“我没什么事了,就是需要休养一些日子。”

        甄雪梅闻言连忙道:“姑娘,那你好好休息,什么都别担心,我们就先出去了。”

        赵雅不答,只是阖上了眼帘。

        屋内众人见状,只能跟着甄雪梅离去,赵夜白将众人送至门口这才反身。

        许良才带着胡勋和许昊二人重返席间,众人一阵推杯换盏,气氛逐渐热闹起来。

        直至半夜时分,酒宴才散去,众人各自休息。

        翌日,灵海殿众人齐聚,为首的胡勋道:“你们先带着贼人的头颅回师门复命,许师弟难得回家一趟,要在这里多留一些日子。”

        “那胡师兄你呢?”有人问道。

        胡勋道:“我近日偶有所感,需要精心参悟一阵,此地山清水秀,人杰地灵,正是适合,我也要在这里待些时日。你们回去之后跟师傅禀明一声。”

        “是!”众人领命。

        与许昊二人一起将灵海殿的师兄弟们送走,胡勋才扭头望着许昊:“许师弟,师兄这些年对你如何?”

        许昊道:“这世上除了爹娘之外,便是师兄对我最好了,才入宗的时候,便是师兄一直照顾我,师弟铭记于心。”

        胡勋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知道师弟你是重情重义之人,师兄我啊,原本一心武道,如今虽然年纪已到,却也从未考虑过伴侣之事,不过有时候人算不如天算,缘分到了,有些事情也该考虑考虑了,师弟,这次还要请你助我一臂之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