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四千六百九十四章 巧合

第四千六百九十四章 巧合

        “药已经上好了,伤口也包扎了,看她也是修行过的人,只要仔细修养,应该就没什么大碍了。”妇人开口到。

        “多谢夫人!”赵夜白一抱拳,松了口气。

        妇人抬眼在他脸上看了一阵,貌似随意道:“你们是兄妹?看面相不太像啊。”

        赵夜白回道:“我与小雅不是亲兄妹,不过从小一起长大,胜似亲兄妹。”

        妇人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低头望着赵雅:“你们这是招惹到什么人了?”

        赵夜白摇头道:“我也不知,今日我与小雅来此,本为寻找一位亲人,可惜未能如愿,返程之时突遭强敌,小雅为了救我,这才被人所创。”

        妇人颔首:“若是如此的话,那这里不能呆了,谁知道那凶人躲藏何处?你妹妹如今受了伤,若是被那人发现可就危险了。”

        赵夜白道:“我就带她回青峰镇。”

        “此地距离青峰镇也有几十里路,你一路奔波若是让她伤势加重了怎么办,你若是不嫌弃,就去我家中暂住一些日子吧,我家就在山脚下,离这里不远。”

        赵夜白露出为难的神色:“会不会给夫人添麻烦?”他是担心万一之前那强敌寻仇,追杀到人家家中就不好了。

        妇人笑了笑:“不至于,不瞒你说,犬子早年拜入灵海殿修行,如今还算有些本事,那凶人万万不敢去我家里寻衅滋事的。”

        赵夜白微微一怔:“夫人是村正家中人?”

        她方才说家就在山脚下,应该就是之前那个小村庄了,小小村庄总不可能有两个人拜入灵海殿,若无意外,这妇人应该是村正夫人了。

        “正是!”果不其然,妇人颔首。

        赵夜白起身抱拳:“夫人高义,赵夜白感激不尽!”

        “不用这么客气,我也有个女儿,年纪跟她差不多大,不嫌弃的话,喊我一声梅姨吧。”

        赵夜白乖乖地喊一声梅姨。

        妇人这才微笑颔首,起身道:“天要晚了,先回去再说。”

        赵夜白应一声,将昏睡的赵雅拦腰抱起,跟在甄雪梅身后,甄雪梅紧张地叮嘱他一定要小心,不要牵动赵雅的伤口,搞的比他还要紧张一些。

        一路行去,甄雪梅问了赵夜白一些事情,赵夜白都一一作答,得知那七星集竟是距离这里有小半年的路程,甄雪梅讶然至极。

        很快一行数人便来到那坐落在村头处的庄园前,甄雪梅推门而入,亲自安排赵夜白和赵雅入住一间院落中,又命两个乖巧伶俐的丫鬟前来伺候,这才一步三回头地前去休息。

        厢房中,烛火摇曳,甄雪梅对着梳妆台,眼眶通红,无声无息地流着泪。

        一个穿着员外服的中年男子推门而入,正是此前赵夜白和赵雅询问时见到的那个村正许良才。

        许良才脸色有些不虞,坐在椅子上,给自己倒了壶茶,喝罢,开口道:“听下人说,你带了两个人回来?”

        甄雪梅默不作声。

        许良才一拍桌子,怒喝道:“简直胡闹,那两人分明是与人结了什么仇怨,你将人带回来,这不是引火烧身吗?若是他们的仇人杀上门来可怎么办?家中虽有护卫,可实力不过那样,如何能够抵挡?你是要害的家破人亡才肯罢休?”

        甄雪梅透过铜镜盯着许良才,开口道:“老爷可还记得冬儿?”

        许良才怒意熊熊的气势陡然一顿,皱眉道:“好端端地提这个做什么?”

        甄雪梅凄凉一笑:“才五天的孩子,大雪纷飞的日子便被丢进了山里,我赶紧去找,却是什么也找不到了,也不知道被什么豺狼虎豹的给叼走了。”

        这下轮到许良才默不作声了。

        甄雪梅泪如雨下:“孩子都是娘亲身上掉下的肉,我十月怀胎,好不容易才将她生下来,你却偷偷地将她丢了,你好狠的心啊!”

        许良才一声叹息:“当年不也是没有办法吗?家里穷苦,多一张嘴便多一个人的吃食,哪里能养的起,我那么做也是逼不得已,换做如今,别说一个孩子,便是十个八个,我也养得起!”

        甄雪梅冷笑不迭:“一个小孩子,又能吃掉你多少东西?逼不得已?若是个儿子,你舍得丢?”

        许良才不耐道:“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也该放下了。而且,这些年我不是没找过,只是这茫茫人海,又如何能够寻得?你也说了,当年那大雪纷飞的,五天大的孩子,不是被什么野兽叼走了,恐怕也早早冻死了。”

        “我放不下!”甄雪梅咬牙厉喝,“那是我的孩子!”

        “昊儿也是你的孩子!你这些年对他又有多少关心?为何总是记挂一个死人?”

        “她没死!”

        “够了!”许良才一拍桌子,怒而起身,“我看你是疯了,这些年时不时地就往山上跑,那山上能有什么,你又能找到什么?我心中有愧,懒得管你,却不想越是纵容你越是放肆!明日天明,你便让那两个人滚蛋,否则我亲自扫他们出门!”

        两人正说着话,外面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什么事?”许良才威严喝道。

        门外小厮答道:“老爷夫人,少爷回来了,还带了一些同门师兄弟。”

        许良才闻言一喜,连忙起身。

        还未走出去,外面便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爹娘,我回来了!”

        紧接着一个身形健壮的少年迈步而入。

        许良才激动地把住少年的胳膊:“昊儿,真的是你!”

        许昊高兴喊道:“爹!”

        “好好好,回来就好!”许良才上下打量:“三年没回来,又壮实了许多,在灵海殿生活的怎样?”

        许昊笑道:“爹放心,师傅和师兄们对我都很好。”

        许良才老怀大慰。

        甄雪梅擦干了眼睛也走了出来,和蔼笑道:“昊儿回来了。”

        “娘!”许昊激动地喊了一声,母子二人言说几句,谈笑晏晏。

        “听下人说,你有同门来了?”许良才唯恐儿子发现甄雪梅的异常,开口打断了他们的交谈。

        许昊颔首:“嗯,我已安排厨房准备喜宴,都在外间呢。”

        “你得他们诸多照拂,为父得去谢谢他们才行,你与我一道过去,替我引荐引荐。”

        “是。”许昊闻言颔首,转头对甄雪梅道:“娘你早些歇息,明日我再来请安。”

        “去吧。”甄雪梅微笑地望着他。

        少顷,前厅大堂处,许昊给许良才一一引荐自家师兄,诸人见礼,重新落座。

        许良才瞧见那为首的师兄面前放了一个包裹,包裹里鼓鼓囊囊也不知装了什么。

        许昊方才介绍众人的时候,也重点介绍了此人,许良才因此知道他们这一行人中,就属这位叫胡勋的师兄修为最高,众人也都以他马首是瞻。

        许良才是知道胡勋此人的,只不过这是头一次见面。因为许昊在往来家中的书信中多次提到这位师兄,说他在灵海殿中对其多有照拂,两人也都是拜入了同一个师傅门下修行,算是同出一脉的师兄弟。

        爱屋及乌,许良才虽是一介普通人,但因为儿子的缘故,对这胡勋的态度也是极为热切。

        “胡世侄,这是何物?”许良才望着那包裹,好奇问道。

        桌上一群人的表情顿时古怪起来。

        胡勋笑吟吟地望着许昊,后者道:“爹,说出来你可别怕,这是一颗头颅。”

        许良才吓一跳:“头颅?谁的头颅?”

        “一个贼子的头颅!”胡勋解释道:“这一趟我们下山,便是为了此人而来,此人在许多地方为非作歹,师门出了任务要取他性命,我们接了任务下山,此前与他有过遭遇,不过此人修为不俗,虽重创了他,却让他给逃了,接连追踪数日,杳无音讯,这不许师弟说家就在附近,要我等来歇息一夜再出发,谁知在来的路上,竟见到此人横尸山野之间,算是白捡了一个便宜,许师弟可是我们的福星啊!”

        许昊失笑:“我也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巧。”

        他们之前见到这家伙的时候还有些不敢相信,苦苦追踪数日没有线索的任务目标,竟忽然出现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而且已经死了!

        “原来如此!”许良才虽然有些心惊胆战,但也不愿在儿子的同门面前失了风度,给他丢脸,所以脸色还算正常。

        胡勋道:“只是可惜,不知是何人杀了他,若是知道的话,应该去道谢一番才是。”

        许良才道:“许是胡世侄之前将他重创,他伤势太重,不治而亡。”

        胡勋摇头道:“并非如此,我之前检查了一下那人的伤口,他是被一杆长枪捅穿身子而死的,我们之前与他交手的时候可没对他造成这样的伤势,出手之人实力未必有多强,时机却是把握的极好,不过那人杀了这贼子,应该也不会太好过,恐怕也有伤在身。”

        许良才闻言怔了一下:“难不成是他们?”

        许昊奇道:“爹你说的是谁?”

        许良才略一沉吟,将今日甄雪梅从山中带了两个人回来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他所知道的也是从自家护卫口中听到的,不过赵夜白之前与甄雪梅谈话的时候,谈及过之前的那一场战斗,若非如此,许良才也不会有此联想。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