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四千六百九十三章 赵雅受伤

第四千六百九十三章 赵雅受伤

        嗯。赵夜白闷闷地点头,对他来说,杨大叔跟娘亲一样,都是自己的亲人,如今他和小雅都已能够修行,再不是当年的小孩子,自然是想凭自己的本事让杨大叔过上好日子。

        赵雅忽然伸手拉住了他。

        赵夜白回头望去时,只见赵雅眼眸凝重,左右观望,这里荒郊野岭,四周草木深深,风吹树曳,哗啦啦作响。

        怎么了?赵夜白疑惑问道。

        有血腥气!赵雅黛眉紧皱,脸色蓦然大变,低喝道:小心!

        话落之时,掌心吐出一道柔和力量,将赵夜白推飞出去。

        一道人影突兀杀出,剑光斩过赵夜白原本所处之地,若不是赵雅见机的快将他推开,此刻恐已是死人。

        赵夜白在地上跌的滚了几圈,再起身时,只见赵雅已与来人战做一团。

        那人手持一柄长剑,剑幕如雨,招招夺命。

        赵雅一杆银枪抖出朵朵枪花,虽奋力抵挡,却依然落在下风。

        神游境!赵夜白惊呼一声。

        赵雅的本事他是知道的,如今真元九层,而且在前辈座下修行这么多年,天资出众,本就有越阶作战的本事,可眼前这忽然出现的敌人竟能将她压制,无疑是神游境!

        而且绝对是神游四层往上,否则绝没这等本事。

        赵夜白注意到这个人似乎已经受伤,胸腹间大片血迹,未曾干涸,赵雅方才闻到的血腥味,应该就是由此而来。

        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娃也敢来捋虎须,今日便叫你们有来无回!那人一边出招,一边咬牙低喝,赵雅节节败退,支撑的极为辛苦,境界的巨大差距不是过人的天资能够弥补的,真元九层实在算不得多强。

        赵夜白在一旁看的干着急,他如今才刚晋气动,即便有心帮忙也是无能为力,贸然插手不但帮不了小雅,反而会成为她的累赘。

        不过在听了那人的话之后,赵夜白很快意识到一个问题:这位前辈请住手,我们二人只是无意间路过此地,前辈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这人明显是被强者追杀,躲藏在这里疗伤,结果他与赵雅好巧不巧地走到这里,若是毫无发现也就罢了,赵雅一声有血腥气让这躲藏之人再也无法躲藏下去,只能现身一战。

        果然,那人闻言眉头一皱,攻势略有放缓。

        被压迫的节节败退的赵雅才刚松了一口气,便见那人一转头便朝赵夜白冲杀过去。

        此人受伤不轻,眼见短时间拿不下赵雅,竟是奔着修为较低的赵夜白而去,无疑是要拿捏人质在手,掌握主动,方才放缓攻势不过是为了麻痹赵雅。

        那一剑寒光印在赵夜白眼帘之中,将他的视野完全充斥,强大的神念更如枷锁一般将他锁在原地,动弹不得。

        死!赵雅娇喝,手中银枪忽然绽放出耀眼光华,一身修为都尽数倾注这一枪之中。

        一枪之威,竟发挥出了远超真元境的杀伤,让那人亡魂皆冒,背后发凉。

        顾不得赵夜白,那人匆忙一个转身,一剑刺出。

        血光绽放,那人被赵雅一枪捅穿了身子,踉跄后退,手捂着腰眼处,怒目圆瞪!

        他也没想到自己竟会被一个真元九层的小丫头给伤成这样,那一枪的威能明显不是一个真元境能够发挥出来的,这丫头背后绝对有高人指点。

        咬牙怒视赵雅,那人跺了跺脚,不敢再与她多做纠缠,身形一闪便朝密林深处驰去,沿路留下血迹斑斑。

        赵夜白眼看此人退走,不禁涌出一丝后怕之意。他们之前在外游历,虽然也遇凶险,但今日绝对是最凶险的一次,方才那一瞬间,他甚至感觉自己一脚踏进了鬼门关!

        小白哥哥,你没事吧?赵雅关切地问道。

        我没事!赵夜白摇了摇头,忽然瞳孔一缩,盯着赵雅的左胸处:小雅你

        赵雅笑了笑,胸口处雪白衣衫迅速被染成血红,娇柔的身子微微踉跄了一下,直接朝前扑倒。

        赵夜白冲上前去将她扶住,视野中,那血红的颜色迅速扩大,狠狠冲击着他的神魂,让他口干舌燥,魂不附体。

        我没事!赵雅虚弱地说着。

        赵夜白快哭出来了,这才知道,方才小雅虽然伤到了敌人,但自己也被敌人所伤,而且这样的伤势,绝对不轻。

        赵雅在说完那句话之后,便脖子一歪,阖上眼帘。

        小雅!赵夜白慌的六神无主,整个人都抑制不住地颤抖着,不过好在他能察觉到,赵雅生机还在,只是伤势严重暂时昏迷了过去。

        连忙从空间戒中取出疗伤药,捏开赵雅的嘴巴给她吞服下去,同时催动自身微弱的力量,灌入赵雅体内,替她化解药效,止住伤口鲜血的流淌。

        是非之地不宜久留,方才那人虽然被赵雅击退,但谁知道他会不会杀一个回马枪。

        赵夜白甚至不敢仔细查探赵雅的伤势,连忙抱起她朝另外一个方向驰去。

        一炷香后,视野中出现一个小小的木屋。

        赵夜白不知在这荒山之中为何会有木屋存在,只猜测应该是猎人打猎时暂居之地。

        推开房门,却见屋内空无一人,只不过这里显然经常有人打扫,屋内一尘不染。

        木屋内的装饰极为简陋,赵夜白将赵雅轻轻地放在床上,双手使劲拍打了自己脸颊几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又深深地吸了口气,这才止住身子的颤抖。

        探出手,试探了下赵雅的鼻息,发现比起方才平稳了一些,看样子是之前服用的疗伤药起了作用。

        然而再看向赵雅的受伤处,赵夜白不免陷入两难之境。

        小雅左胸受创,他方才一路奔逃来至此地时虽替她止住了伤口处鲜血的流淌,但总还是要包扎一下的。

        可如今他与小雅都已不是那七八岁的孩子,两人都已长大成人,这种地方她又怎方便出手?

        可人命关天,伤口处若不仔细包扎,极有可能会引发什么意外。

        正当赵夜白下定决心动手施为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赵夜白霍然扭头,咬牙厉喝:什么人!

        此刻的他有些惊弓之鸟,唯恐那强大的敌人追杀上门,若真如此,他就算拼掉一条性命,也未必能保小雅周全。

        门外脚步声顿住,片刻后,才有一个柔柔的声音响起:你是什么人?怎么在我的屋子里?

        是个女子的声音!

        赵夜白心头一松,推开门,抬眼望去,只见门外站着一个穿着不俗的妇人,妇人大概四十左右的年纪,保养得当,看起来稍显年轻,只不过眉宇间不知为何,笼着淡淡愁容。

        妇人应该颇有些身份,因为她身后跟着两个护卫打扮的人,此刻都警惕地盯着赵夜白。

        七星集人氏,赵夜白见过夫人。赵夜白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不知此屋是夫人所有,若有叨扰,还请勿怪。

        那妇人上下打量他一眼,见他言谈举止不失礼节,微微颔首:没事,这屋子我也不常来,你能用的上就用吧,住些日子也无妨。

        这般说着便要离去。

        看样子她原本是打算到这里来歇息的,不过既然已经有外人在了,那就不太方便了。

        夫人!赵夜白抬手喊道。

        妇人回头,狐疑地瞧着他。

        赵夜白抱拳道:我与妹妹之前遭遇了意外,妹妹为人所伤,我身为男子,不太方便替她包扎伤口,夫人能否帮忙,赵夜白感激不尽!

        你妹妹受伤了?妇人讶然。

        赵夜白点点头:就在屋内。

        我看看。妇人毫不迟疑便要进屋。

        那两个护卫却是警惕地瞧着赵夜白,一人低声道:夫人,小心有诈。

        人命关天。妇人说着,便领着两个护卫踏进屋内,浓郁的血腥气顿时扑面而来。

        再看到躺在床上气息微弱的赵雅,那两个护卫才算相信赵夜白所言。

        把药物留下,你们都先出去!妇人挥了挥手。

        赵夜白感激不已,将一应物品从空间戒取出,放在床边,这才与两个护卫退出房外,关上房门,耐心等候。

        片刻后,屋内忽然传来出一声惊呼。

        赵夜白吓一跳,惊问道:夫人,怎么了?

        那两个护卫更是一步窜出,几乎要夺门而入,却被赵夜白死死挡住。

        都别进来。妇人的声音传出来,不知为何却是有些颤抖,我没事,我没事!

        夫人,真没事吗?其中一个护卫不放心地问道。

        没事!妇人的语气斩钉截铁。

        两个护卫对视一眼,虽然不解方才夫人为何惊呼,可既然夫人自己说没事,他们也不好强闯进去,只能耐心等候。

        好片刻后,屋内那妇人的声音才传出来:好了,你进来吧。

        赵夜白迫不及待地推门而入,放眼望去,只见赵雅气息安稳地躺在床上,那妇人便坐在床边,低头望着她,双手满是鲜血却浑不在意,那目光柔和至极。

        赵夜白敏锐地察觉到,这妇人眼眶通红,似有哭过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