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四千六百八十九章 烈马与缰绳

第四千六百八十九章 烈马与缰绳

        “师傅你为什么每次都这样,明明是弟子犯了错,你却偏偏去惩罚小白哥哥!”赵雅气道,也就只有这个时候,她才会跟杨开顶嘴几句,平日表现还是很乖巧的。

        从上了这青玉峰开始便是如此,每当她犯错,便是赵夜白受罚之时,最初的时候是不许吃饭,不许睡觉,又或者是下山取百来桶水,到如今动不动便让他顶着重物站上几日。

        小白哥哥虽然力大无穷,但毕竟未曾修行,顶着一个装满水的水缸在这里不眠不休地站上三日也未必能坚持的下来,更何况还不能让水撒下来。

        “既知道,那就不要犯错。”杨开淡淡地瞧着她。

        “弟子不服!”赵雅委屈道。

        “忍着!”

        赵雅胸口剧烈起伏了几下,忽然走到赵夜白身边,与他并肩站着,噗通一声跪了下来,气鼓鼓地道:“弟子也要一起受罚。”

        杨开一言不发,转身离去。

        若不以你最珍视之人做惩罚,你又如何能记得教训,赵雅看似乖巧,但自小心中便有一股戾气,这或许与她在婴儿时便被父母抛弃有关。从小到大,她唯一真正在乎的,也就只有赵夜白了,便是他这个教导了十年的师傅也没法相提并论。

        这一次怒而动杀机,为了给赵夜白报仇,更是对那刘毅大打出手,若不是管千行阻止及时,刘毅真要给她杀了。

        赵雅注定是要成为一匹暴烈的烈马,而赵夜白便是拴在她身上的缰绳。

        当年杨开将她从山中捡回来,送到于露门口的时候,也不曾想到赵雅的修行资质竟是如此逆天。

        夜色宁静,肚子里的叫声就显得格外响亮。

        跪在赵夜白身边的赵雅一拍脑袋,起身道:“小白哥哥你等等,我去厨房找点吃的给你。”

        “这……不好吧?”赵夜白朝杨开离去的方向瞧了一眼,“我正受罚呢。”

        赵雅哼道:“师傅只说罚你在这站上三日,不让水撒出来,又没说让你不吃不喝!你都没有修行过,三天不吃不喝怎么受得了。”

        这般说着,径直跑去厨房。好在赵夜白之前就已经做好了晚饭,赵雅盛了满满一盆出来,站在赵夜白身边一勺一勺地喂给他吃。

        这情形若是叫七星坊的师兄弟们看到,只怕要捶足顿胸,黯然伤神。

        少年少女却是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嘴边沾了饭粒,也被赵雅伸手捻了下来,送到赵夜白的口中。

        背后传来一阵脚步声,赵雅回头望去时,只见以上官积为首,一群七星坊高层联袂登上青玉峰。

        看到其中一个半大老者,赵雅忍不住哼了一声。

        管千行吸了吸鼻子,暗暗苦笑,心说自己招谁惹谁了,不过就是从她手下将刘毅给救了下来,这就不给自己好脸色了,真要是叫你把刘毅给杀了,那才是真的麻烦。

        不过看赵雅和赵夜白这样子,似乎是在受罚啊!

        一群人连忙目不斜视,仿佛没看到两人一样,从旁离去。

        不敢搭话,万一惹的赵雅恼羞成怒,一群老家伙可就真下不了台了。

        行至大殿前,上官积躬身道:“上官积携诸长老,拜见太上。”

        大殿内传来杨开的声音:“事情的经过我已知晓,对错不论,日后约束好门下弟子,再有招惹我青玉峰中人,不管何人,我亲自出手清理门户!”

        上官积不敢有任何异议,躬身道:“谨遵太上之令!”

        一群人浩浩荡荡而来,浩浩荡荡而去,心中大石却都是落了地,这一次虽然是那刘毅吃了大亏,赵雅伤残同门,但其实他们心里都惶恐惹的太上发怒。

        如今太上只是略有警告,已是不幸中的万幸。

        “前辈他虽然脾气古怪了点,但还是向着你的。”赵夜白吃着饭,含糊不清地道。

        赵雅默不作声。

        “你回头跟前辈认个错,还有以后不要老是因为我顶撞他,前辈就你这么一个弟子,你顶撞他他会伤心的。”

        “嗯嗯,我知道了。”赵雅不住地颔首,伸手拿衣服擦了擦赵夜白的嘴角:“我再去盛点饭来。”

        赵夜白力大无穷,饭量也是大的不可思议,好在青玉峰上也不缺吃食,若是还在七星集,只怕早已把家给吃空了。

        将赵夜白喂饱,赵雅自己也随便吃了一点,便又重新跪在赵夜白身边,陪着他。

        望着身边的人儿,赵夜白又想起白日苗飞平的话,那些话一个字一个字,犹如大锤一般敲击在他的脑海中。

        数十年后,没修行过的自己肯定已经上了年纪,可小雅依旧还是那个小雅,到时候怎么办?听说修行之人,修为越高,活的越久。

        他似乎看到数十上百年后,在自己的坟头前,小雅伤心欲绝的一幕。

        他不禁有些胡思乱想。

        也不知过了多久,靠在他腿上的赵雅蓦然察觉有些不太对劲,抬头望去时,只见赵夜白身躯微微颤抖着,浑身上下血肉泵张,喉咙里更是传出一阵压抑的低吼。

        冥冥之中,赵雅甚至察觉到这天地间有什么东西正在不断地涌入小白哥哥的身躯中,可她无论如何用心查探,竟也分辨不出那到底是什么。

        空间荡出一层层涟漪,赵雅一双眸子瞪大,只感觉应该近在咫尺的小白哥哥,忽然距离自己越来越远!

        不等她开口,赵夜白便如鬼魅一般消失不见。

        那一直被他顶在头上,装满水的大缸轰然落下。

        赵雅惊叫一声,伸手一抬,将水缸托起,轻轻地放在地上,这才焦急地呼喊:“小白哥哥,小白哥哥,你在哪?”

        身边一股微风刮过,赵雅扭头望去,惊恐交加地道:“师傅,小白哥哥不见了!”

        她快哭出来了,这么多年来与小白哥哥相依为命,从未分开过,可是今夜小白哥哥就在自己眼皮子低下,突兀消失。

        杨开的脸色也是凝重至极,虽然赵夜白早在娘胎的时候,他就察觉到这孩子有望传承他的衣钵,却没想到他在空间之道上竟能如此契合。

        这些年来他没有教导赵夜白修行,刻意打压他,甚至纵容山下的弟子欺负他,主要是想考验一下他的心性。若赵夜白心性不好,不管他在空间之道上的天资有多高,杨开也不会传他空间之道。

        好在赵夜白有一个好娘亲,从小便教导他与人为善,知足常乐,不管在何等逆境中,也能淡然处之。

        十多年来,杨开花费巨大精力,悄无声息地改善着他的体质,若非如此,赵夜白又怎会力大无穷?

        赵夜白的根基已经打好了,杨开的考验也快要结束。

        不曾想,今夜竟有如此变故发生,这小子方才也不知胡思乱想了些什么,竟不经意间引动了自身小乾坤空间法则的道痕,这才突兀地穿梭到虚空夹缝中去了。

        而这个虚空夹缝,则是自身小乾坤与外界的夹缝,就连杨开也无法全面左右。

        “师傅,你救救小白哥哥,我以后一定乖乖听话,求求你救救小白哥哥。”赵雅泪眼婆娑地望着杨开,师傅是无所不能的,小白哥哥绝对不会有事的。

        “别吵!”杨开低喝一声,目光在虚空之中游离不定,眸中异芒闪烁,视野呈现出与常人完全不同的景色,透过那虚空的阻隔,看向混沌虚无的夹缝之中。

        好片刻功夫,杨开才忽然朝前跨出一步,伸手朝虚空中探去。

        这一抓一收间,赵夜白被他整个人提了回来。

        “小白哥哥!”赵雅哭的梨花带雨,直接将他扑倒在地,压在身上,双手死死地搂着赵夜白的脖子,好像一放手就会彻底失去。

        赵夜白的表情有些发懵,因为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方才那一瞬间,他的思维完全停滞了,只在很难受很难受之后突然进了一个极为荒芜的地方,然后又出现在这里,整个人仿佛做梦一样。

        “怎么了?”赵夜白惊愕问道,怀里温香软玉也让他手足无措。

        这才后知后觉,小雅已经长这么大了呀……

        杨开在一旁冷眼旁观。

        赵夜白红着脸拍拍赵雅的后背:“没事了小雅,先起来。”

        这姿势实在太不雅观,前辈还在一旁虎视眈眈呢。

        两人起身,赵雅依然抽噎不停,目光一瞬不移地盯着赵夜白,眼中满是失而复得的后怕,方才那一瞬间,她是真的察觉小白哥哥可能会永远离开自己。

        “刚才到底怎么了?”赵夜白低声问道。

        赵雅哽咽着,断断续续地将方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说话间,双手一直抓着赵夜白的胳膊,怎么也不撒手。

        赵夜白挠头道:“我好像做了个梦一样。”

        赵雅红着眼望向杨开:“师傅,小白哥哥不会再有事了吧。”

        杨开道:“不要再轻易引动那种力量,就不会有事了。”

        “多谢前辈,我记住了。”赵夜白重重颔首,他不知道那种力量是什么,却知道会让赵雅担惊受怕。

        “小白哥哥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有的话一定要告诉师傅,真没有吗,你再仔细感受感受……”

        杨开拂袖离去,年轻男女这卿卿我我的,搞的他好像老了几百岁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