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四千六百八十五章 你是个坏人

第四千六百八十五章 你是个坏人

        “见过太上长老!”七星坊,以上官积为首,那一夜曾有幸得见杨开的诸位长老护法,齐齐躬身行礼。

        普通的七星坊弟子在经历巨大的错愕之后,也连忙跟着行礼。只不过每个人心中都是不解,自家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位太上?怎地此前从未听说过。

        而且看这太上方才的表现,似乎比那前来观礼的沈兴还要厉害啊!

        沈兴是出身南斗宫的帝尊两层境,太上比他厉害,那岂不是三层境?众多弟子心头激荡不已。

        紧接着,那些前来观礼的各大宗门的代表们也都起身行礼。

        一位帝尊三层镜当面,他们岂敢怠慢。

        唯独沈兴起不了身,不是他不想起身,是真的起不来,肩头上仿佛压着一整座大山,连动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这场面乍一眼看过去,搞的他好似有些目中无人一般,大喇喇地坐在那,让他的冷汗流的越发多了。

        他也曾直面过帝尊三层镜的威势,然而绝无此刻这般强烈,一言如法,让他动弹不得,这样的帝尊三层镜比他曾经见过的几位都要强大的多。

        杨开轻轻挥手,也无言语,众人便不由自主地又重新落座下去。

        那金汤门门主脸色复杂,苦笑地望着上官积:“上官兄,你可瞒的我们好苦啊,贵宗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位太上长老,你也不昭告一番,我等也好早日前来拜见啊。”

        之前他处心积虑地劝说上官积,无非是不想看到同为二等宗门的七星坊日后坐大,可如今看来,那一番劝说根本没有意义。

        就算没有赵雅,人家有这么一个太上长老坐镇,晋升一等势力已是铁板钉钉之事,金汤门根本没法与人家相比。

        从今以后,金汤门是真的要仰七星坊鼻息而存了,他自然有意要改善一下与七星坊的关系。

        上官积面色红润,微笑抚须:“并非我七星坊故意隐瞒,只是太上他性喜幽静,不愿被人打扰,所以才没有昭告天下。”

        金汤门门主颔首:“原来如此!”

        上官积忽然露出恍然之色:“当日太上游历乾坤,忽然深夜造访,言道我七星坊与他有缘,所以才会在我七星坊定居下来,只是太上卜算之下,却道缘法未至,如今看来,那缘法便是赵雅这丫头了,太上果然神机妙算。”

        金汤门门主在一旁听的张大了嘴巴,这才知道七星坊这个太上长老简直就是白捡来的。

        心中疼痛不已,为何人家七星坊就运气这么好,如此强大的人物主动送上门来担任太上长老,做七星坊的一根定海神针,金汤门为什么就这般好运。

        他望着那圆台上的一大一小,实在是羡慕不已。

        七星坊如今老一辈有太上长老坐镇,小一辈有赵雅这个天资绝世之人,还有一个甲下资质的苗飞平,是大兴之兆啊!

        那圆台上,杨开与赵雅依然大眼看小眼,赵雅虽然不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她本就是聪明伶俐的丫头,察言观色之下隐约觉得站在自己面前这个人恐怕是什么极为厉害的人物,而且不知道为什么,面前这人给她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好像自己在哪里见过。

        她在发愣,可把七星坊一群高层给急坏了。

        能拜入太上长老门下,这是何等逆天的福分,莫说只是一个七八岁的小丫头,便是太上这么对他们说,他们也立刻纳头便拜了,偏偏小丫头不明事理,还眨巴着大眼睛瞧着太上。

        再瞧能瞧出什么花儿来吗?

        急不可耐地长老们一个个传音给赵雅,让她赶紧拜师。

        赵雅何曾经历过这事,只觉得耳边聒噪不休,不禁拿手甩了甩,好似要赶走几只苍蝇。

        杨开并不催促,只是微笑地低头俯瞰小丫头。

        好片刻,赵雅才道:“要我拜你为师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要跟小白哥哥一起拜师才行。”

        观礼台上,上官积等人一脸震惊和佩服,这可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太上长老亲自露面收徒,换做旁人早就欢天喜地答应下来,小丫头竟不知天高地厚要谈条件?

        而且,那小白哥哥又是谁啊?

        不但上官积等人不知道,围观的人群也只有少数来自七星集的人才知晓赵雅口中的小白哥哥是哪个。

        人群中,苗飞平一脸无语地望着赵夜白,这家伙可真是走了狗屎运,平白无故天上掉了这么大一块烙饼砸在头上。

        “小白哥哥是哪个?”杨开明知故问。

        赵雅回头望了一眼。

        赵夜白连忙走出人群,来到赵雅身旁,深深一礼:“赵夜白拜见前辈!”

        观礼台上,上官积等人恍然大悟,原来赵雅口中的小白哥哥居然是这小子,毕竟才刚刚测试过,上官积还有印象,此子似乎只得了个丙下的评定,比起赵雅来天差地远。

        杨开淡淡地瞧着他,缓缓摇头道:“他资质太差,没资格拜入我门下。”

        “你不收吗?”赵雅望着杨开。

        杨开再次摇头。

        赵雅道:“那我也不拜师了。”

        这般说着,拉着赵夜白便要走下去,赵夜白没动,反而拍了拍赵雅的小手,示意她稍安勿躁,抬头看向杨开道:“前辈,你是七星坊的人吗?”

        “不错。”杨开点点头。

        赵夜白憨憨一笑:“那就没关系了,小雅,前辈也是七星坊的人,你拜师之后咱们都在七星坊,又不会分开,前辈是高人,你赶紧拜师。”

        赵雅摇头道:“我不要,我要跟你在一起。”

        赵夜白跺了跺脚,冲杨开露出一抹苦笑:“请前辈稍等片刻,我这个妹妹有些死脑筋,容我劝她几句。”

        杨开不置可否。

        赵夜白拉着赵雅走到一旁,低声苦口婆心地劝说着,声音虽压的及轻,但又怎瞒得过在场在场诸多武者的耳力。

        只听赵夜白对赵雅道:“小雅,七星坊那些人刚才称呼他为太上长老,你知道太上长老是什么吗?嗯,虽然我也不太清楚,但肯定是七星坊最厉害最厉害的人,你若是能拜他为师,你就能横着走了,那苗飞平以后再不敢欺负你,我刚才见苗飞平那个师傅,对他也是很恭敬呢。而且你就算拜他为师,咱们也不会分开,都在七星坊上面,每日都能见面的。”

        观礼台上,上官积失笑,转头对管千行道:“这小子看着憨厚,其实精明着呢,小小年纪已通人情世故,就是资质太差了些,稍微注意一下,别让他不知轻重惹恼了太上。”

        管千行轻轻颔首。

        不过任由赵夜白如何劝说,赵雅始终都不肯点头,待到最后,赵雅更是直接蹲了下来,背对着赵夜白,把脑袋埋进了双臂间,一副不听不听我不听的架势。

        赵夜白一脸的无可奈何。

        抬起手揉了揉赵雅的脑袋,赵夜白转身走向杨开,在杨开面前三尺处站定,躬身一礼。

        杨开道:“由你说的天花乱坠,我也不会收你为徒。”

        赵夜白道:“晚辈自知资质愚钝,没资格拜入前辈门下,不敢有此奢望,小雅能得前辈看重是她的福分,晚辈不想因我而坏了小雅的福缘,所以晚辈恳请前辈允许我在前辈身边当个杂役,日后有什么繁琐小事,晚辈定悉心处理,不让前辈劳心。”

        赵雅猛地抬头。

        观礼台上一群人也都露出讶然之色,万万没想到赵夜白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杨开神色淡漠,开口道:“我那青玉峰确实没有杂役仆人,你若愿去,我不会拒绝,不过我不会教导你任何东西,这一点你需牢记,从今日起,直到你死去时,也永远只是青玉峰的杂役。”

        赵夜白欣喜道:“前辈能应允,晚辈已经感激不尽,哪敢奢望其他。”

        “小白哥哥!”赵雅冲了过来,拉着他的手就要走,“我不拜师了,你也不要当什么杂役,咱们回七星集。”

        “小雅听话。”赵夜白目光坚定地望着他。

        赵雅眼眶发红,她又岂不知小白哥哥是为了她才这么做的。虽说他的资质不好,但既已通过七星坊的诸多测试,那就是七星坊的弟子了,以后总是能修行,成为武者的,可若是去那青玉峰当杂役,那就真的再无出头之日。

        猛地转头,赵雅怒视杨开:“你是个坏人!”

        欺负小白哥哥的都是坏人,她才懒得管什么太上长老,什么绝世高人。

        杨开咧嘴一笑:“是不是很想打我?给你小白哥哥出口恶气。”

        赵雅毫不犹豫地颔首,目光凶萌的很。

        杨开道:“简单,随我修行,有朝一日你修为比我高了,想怎么打我就怎么打我!”

        赵雅怔了一下,突然开了窍似的,噗通一声跪倒在杨开面前,以头扣地:“弟子赵雅,拜见师尊!”

        然后又猛地抬起头来,直视杨开双眸:“弟子定努力修行,总有一天,弟子会让师尊尝尝当杂役的滋味,小白哥哥经历的,你要百倍千倍的偿还!”

        从今日起,虚空大陆七星坊青玉峰上,便多了一位致力要自家师尊当杂役而勤奋苦修的女弟子,消息传出,整个虚空大陆引为一桩奇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