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四千六百四十二章 血鸦过处,寸草不生

第四千六百四十二章 血鸦过处,寸草不生

        小乾坤世界中,已有数只风灵,这些风灵有大有小,明显强弱不同,不过无一例外地,都被金乌真火包裹,熊熊灼烧。

        杨开上次从这里杀出去的时候,便是利用金乌真火来应对这些风灵,有那一次经验,此番再来自然是轻车熟路。

        诸多风灵张嘴咆哮,却是没有半点声响,在那无声的挣扎之中,逐渐被金乌真火焚烧灭杀。

        每一只风灵死后,都会逸散出漆黑的雾气,同时也遗留下大量精纯的世界伟力,毫无阻碍地被杨开吸收接纳,壮大小乾坤的底蕴。

        那漆黑雾气明显不是什么好东西,都被杨开拘束在一处,然后逼出体外,是以从外面看去,杨开身体四周无时无刻不在逸散着淡淡的黑气,极为诡异。

        这罡风神通经年累月滋生出来的风灵数量不少,而且感知似乎极为敏锐,杨开这么一个大活人冲进,即便身在远处的风灵也能闻风而动,朝他扑杀而来。

        一只只风灵被焚烧灭杀,小乾坤底蕴持续不断地增强。

        一月之后,自投罗网的风灵慢慢减少了,最终消失不见。

        杨开起身,转战这罡风神通的更深处,如法炮制。

        一同在这罡风神通内淬炼肉身的许望最近感到有些惊奇,因为以往他每次冲进这罡风中,不出片刻便会有风灵前来滋扰,他懒得与这些诡异的风灵纠缠,只能亡命奔逃,是以他的历练,基本上是在承受罡风神通压力的同时,不断逃跑的调子。

        但最近一段时间,他明显感觉到往日无所不在的风灵慢慢减少了,直到这一次再进来,竟是连一只风灵都看不到。

        这让他极为不解,他在此地历练了十数年时间,情况一直没有多少改变,直到那自称叫杨开的青年到来……

        难不成风灵的消失,与他有关?

        可是那风灵的诡异强大他是亲身领教过的,同为六品,连他都只能望风而逃,那杨开又岂能幸免。

        抱着探究的心思,许望一路深入自己这十多年来一直未曾深入的位置,沿路所过,除了那罡风无所不在的切割侵蚀,竟是不见一只风灵的踪影。

        他没能深入太多,毕竟自身承受能力有限,在到达自己极限之时,只能不甘退出,可惜他一直都没能弄明白,那杨开到底是生是死,风灵的消失到底与他有没有关系。

        这一日,许望正在罡风之外打坐恢复,忽然察觉一丝异样,睁眼望去时,只见面前百丈开外,一只通体血红,双眸更是赤红如血的乌鸦,正静静地站在虚空中,歪头望着他。

        见许望睁眼,那乌鸦忽然振翅聒鸣。

        许望脑海中立刻响起一声难听的鸟鸣之音,在那声音牵引之下,七情六欲翻滚不已,胸腹间一股闷气直冲头顶。

        “血鸦!”许望眼神一凛,匆忙起身。

        血鸦是一种象征,也是一个称号,更是破碎天最近几十年来最大的灾难。有自号血鸦神君的家伙,聚拢了一群开天境手下,这些年来在破碎天为非作歹,杀人无算,不但在破碎天中历练寻宝的普通宗门出身的开天境有所遭殃,就连出身洞天福地的一些强者,也在血鸦神君手下吃过大亏,更有陨落者数人,那些可全都是六品开天。

        一般人或许不清楚这血鸦神君的来历,可许望身为明王天的六品开天,又如何不清楚?

        当年有一处位于血妖域的血妖洞天崩溃,血妖洞天曾是一位叫做血妖神君的八品开天死后留下的小乾坤,血妖神君生前将一位同为八品的黑鸦神君镇压在自己的小乾坤世界中。

        而那一次血妖洞天的开启,便让黑鸦神君有了夺舍重生的机会,黑鸦神君本就有八品开天的底蕴,夺舍之后虽然只有五品,但为人诡计多端,奸诈狡猾,更在无数年的镇压之中,参透了血妖神君留下的大衍不灭血照经,如虎添翼。

        在血妖洞天中,这黑鸦神君便击杀了不少进入其中历练的洞天福地弟子,惹的各大洞天福地勃然大怒。

        血妖洞天崩溃之后,诸多洞天福地在血妖域各处域门布防,本是想趁机将之擒拿,替死去的弟子报仇雪恨,熟料这家伙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竟是早已逃之夭夭。

        那之后,黑鸦神君便逃至破碎天中。放眼三千世界,也只有破碎天这个不法之地对他来说还算安全。

        听长辈们说起,万魔天那位外务使提铮之死,便与这黑鸦神君有关,据说是被其偷袭而亡,更被夺了一身精血,否则堂堂七品开天,怎会忽然就这么死了。

        这些年来,各大洞天福地不是没有投入过人力物力在破碎天中追捕此人,尤以万魔天最为卖力,可惜每次都无功而返,而这数十年下,黑鸦神君羽翼不断壮大雄厚,在彻底参悟透彻大衍不灭血照经之后,实力更是突飞猛进,由尊号黑鸦改成了血鸦!

        血鸦过处,尸横遍野,寸草不生!

        是以许望一见这血鸦,便知自己有大麻烦了。

        起身之时一拳朝那血鸦轰去,聒噪的血鸦一声不吭便爆为血雾,然而不等许望遁走,一团血云四面八方包围而来,彻底封死他的退路,直接将许望裹进其中,桀桀怪笑声在耳畔边响起:“气血好旺盛的小子,本君有福了!”

        许望怒喝,提拳冲杀,坠入血云之中却瞬间不辨东南西北,拳脚之间世界伟力凶猛迸发,打的那血云支离破碎,可片刻功夫便又恢复如初,始终将他笼罩其中。

        纵然身陷此等危局,许望也是面不改色,神念倏忽寻觅血鸦的身影,一拳一脚爆发莫大威能。

        在那罡风神通中他都能杀出一条血路来,没道理会折戟沉沙在此!

        血鸦神君就像是抓到了一只老鼠的猫儿,不断地言语戏弄着:“小子多用点力气,为何软绵绵的这般没有力道,气血蒸腾方能妙不可言!”

        许望置若罔闻。

        一场激战,三天三夜!许望气血不枯,始终维持巅峰之境,浑身上下金光灿灿,不动明王身催至极限。

        换做等闲开天境,即便是同为六品,也要被那血雾侵蚀入体,汲取自身气血,气血一旦衰败,实力必定会有所下跌,到时候此消彼长,便彻底成了砧板上的鱼肉。

        然而许望既能抵挡住那罡风的侵蚀,又岂会抵挡不住这血雾的侵蚀,不动明王身可是比无漏金身还要高档一层的炼体神功,血鸦神君的血雾固然玄妙,一时半会拿许望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不过在血鸦神君看来,许望只是困兽犹斗罢了。

        他已立于不败之地,只要许望无法脱困,早晚都是他的盘中餐,饱食一顿之前欣赏食物的垂死挣扎,也是一种难得的乐趣。

        半月之后,许望忽然收手,凝视四周密不透风的血雾,一声赞叹:“血鸦神君,名不虚传!”

        桀桀怪笑响起:“拍本君的马屁,也保不住自己的性命,小子识相的就乖乖束手就擒,本君未必不可给你个痛快的死法,若是冥顽不灵,嘿嘿,少不得要你受点苦头。”

        许望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想吃我?血鸦你也不怕闹肚子!”

        血鸦冷笑:“本君牙好胃口好,天下什么东西吃不得?”

        “那你就来试试看!”许望言罢,直接盘膝而坐,也不再如之前那样做无用功,只是眼观鼻,鼻观心,身形不动,金色身影屹立身后,守护周身!

        血雾之中,血鸦见状眉头微皱。

        许望若是如之前那样胡乱出力,只会加速自身的灭亡,六品开天固然强大,但小乾坤底蕴也是有极限的,远不到挥霍无尽的时候。

        但如今他这么一坐,无形中可以拖延很长一段时间,这让血鸦不免有些恼火。气血如此旺盛之人,即便是他上一辈子也没碰到几个,更不要说这一生,若能将之精血炼化,己身修为必能提升一大截,比吞噬数位普通六品还要有效。

        冷哼一声:“我看你能坚持多久!”

        全力催动血雾,朝许望侵蚀而去,不动明王的金影之上,立刻荡出一层又一层的涟漪。

        更有数位六品开天忽然从血雾中杀出,一招招秘术神通对着盘膝而坐的许望狂轰滥炸!

        这些六品开天,都是血鸦神君收服的犬马,有他当年从血妖洞天中带出来的,也有在破碎天中降服的,无一例外,都被他传授了大衍不灭血照经,更种下了血道禁制,对他唯命是从,不敢有半点反抗。

        曾有新收服的六品开天稍露出点桀骜不驯的神色,血鸦神君一个念头转过,那被种下血道禁制的六品一声不吭便化作了一摊血水,一身精血都为血鸦所夺。

        自那之后,再无人胆敢忤逆血鸦分毫。

        他们修行的大衍不灭血照经自然不是全本,不过也有炼化精血为己用的功效,是以一个个修为提升迅速,不过却都是根基不稳,心性受了巨大影响,变得邪戾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