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四千六百三十七章 大衍遗民

第四千六百三十七章 大衍遗民

        流光散去,一道俏丽身影落在杨开不远处,赫然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双十年华的女子,女子身穿一件碎花绿裙,一头秀发随意挽在脑后,身材曼妙,气质恬静。

        见得杨开,女子明显愣了一下,狐疑地瞧了他一眼,双眸清澈如水,轻轻弯腰,盈盈行了一礼,便与杨开擦肩而过,直朝前方大殿行去。

        杨开怔怔地盯着她的背影,女子似有所感,回头望了一眼,微微一笑。

        片刻后,女子进了麻烦大师终日闭关不出的大殿,轻车熟路。

        杨开越发确定这女子是居住在此处封闭之地的人了,而且极有可能是大衍福地的遗民,否则没道理这般随意。

        要知道,他这些日子也想进那大殿之中,却始终没能得逞,每一次都被麻烦大师给无视了。

        在外面等了不到半个时辰,绿裙女子便又走了出来。

        杨开等在来路上,待她到近前,抱拳道:“虚空地杨开,见过这位师姐!”

        绿裙女子微微笑着道:“你是来找老祖宗炼器的?”

        老祖宗!杨开心头恍然,证实了自己心中的猜想,颔首道:“正是!”

        绿裙女子掩嘴一笑:“老祖宗没同意?”

        杨开讪讪一笑:“师姐目光如炬,大师确实拒绝了我。”

        绿裙女子恍然道:“半年前老祖宗打开了门户,原来是你来了呀?这都半年了,你就一直在这里等着?”

        杨开正色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没有用的。”绿裙女子摇了摇头,“老祖宗不愿意帮你的话,你等多久都没用,你既喊了我一声师姐,我便告诉你一个道理。”

        “师姐请讲。”

        “从哪里来,便回哪里去吧,继续待在这里也只是浪费时间。”说完,俏皮地冲杨开眨了眨眼睛,闪身而去。

        杨开无语,略一沉吟,转身追了过去,与绿裙女子并肩而驰。

        绿裙女子似有些讶然他的厚脸皮:“你怎么跟我呀?我不会炼器的,老祖宗没教过我这些。”

        杨开咧嘴一笑:“不是求师姐帮忙炼器,只是想与师姐随便聊聊。”

        “你要跟我聊什么?”绿裙女子黛眉微皱,煞是好看。

        “随便聊,想到什么便聊什么。”杨开随口敷衍着,虽接触时间不长,也只说了几句话,但杨开却看出这六品女子的心性似乎极为纯净,说好听点叫赤子之心,说现实点那就是不谙世事。

        一个六品开天还有这份心性,委实少见,放在外面,哪一个六品开天在成长的过程中没经历过尔虞我诈,即便心性再纯净之人投入世间的染缸,也会被染得五颜六色了。

        绿裙女子能保持这份心性,显然是因为大衍福地封闭了门户的缘故。

        “可是我也没什么跟你好聊的。”绿裙女子摇了摇头。

        杨开露出一个自认为干净的笑容,溜须拍马道:“第一眼见师姐便觉得极为亲近,就好像认识了许久一样。”

        绿裙女子微微有些脸红,薄怒道:“你这人说话怎地口无遮拦?”

        杨开一脸真诚道:“我说的实话,绝无半点戏弄之言,师姐勿恼。”

        绿裙女子很容易便信了,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不多时,两人便飞至一处乾坤世界中,落在一片宫殿群前。

        以杨开的目光来看,此处乾坤世界还算不错,天道完整,法则浓郁,天地灵气也极为不俗,算得上是一处上等的乾坤世界。

        而且之前从高空中俯瞰之时,也发现这乾坤世界中人气不俗,显然是有不少生灵居住。

        有几位品阶不一的开天境正在这里等候,见得绿裙女子归来,纷纷喊着大师姐。

        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男子更是紧张问道:“大师姐,老祖宗怎么说?”

        绿裙女子微微笑了笑:“放心,老祖宗说你们这次酿的酒酒味浓香馥郁,有甲等之评。”

        众人闻言,皆都欢呼起来。

        杨开这才明白,绿裙女子方才原来是给麻烦大师送酒去了,而那酒水,显然是出自面前这几位开天境之手。

        不过眼前这几位的品阶,却让杨开眉头微皱,好歹也是大衍福地的遗民,品阶竟然如此层次不齐,除了绿裙女子一个六品之外,面前这几位三品四品五品都有。

        杨开虽然能感觉到,在这乾坤世界的某些位置,有数位六品正在闭关修行,但却无一位七品!

        都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大衍福地这般境况明显有些江河日下,人才不济。

        有个四品少女模样的开天境注意到了杨开,好奇地打量他:“大师姐,这是谁啊?”

        绿裙女子说道:“这是来找老祖宗炼器的客人。”

        少女闻言眼前一亮:“客人!那岂不是从外面来的?”

        其他几位开天境也都霎时间精神起来,个个目光灼灼地望着杨开,上三路下三路地打量,好似能从他身上瞧出一朵花来。

        “虚空地杨开,见过诸位!”杨开抱拳一礼。

        众人压抑心头好奇,也都纷纷回了一礼,自报家门。

        那性情跳脱的四品少女却是一步窜到杨开面前,抬头仰望他:“杨师兄,你既是从外面来的,能不能跟我说说外面的事?”

        身为大师姐的绿裙女子训斥道:“岑师妹,不得无礼!”

        自报名姓叫岑涔的少女噘嘴哦了一声,耷拉着脑袋,没了精神。

        杨开笑道:“岑师妹想听,我将给你听便是,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你们从未去过外面吗?”

        岑涔缩了缩脖子:“老祖宗说,不修至七品开天,不给出去。我这一辈子怕是都出不去了。”

        她不过四品而已,即便是直晋四品开天,极限也只是六品,此生恐怕都无望七品之境。

        杨开哑然:“为何会有这样的规矩。”

        众人也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来,只是老祖宗定下的规矩,没人敢违背。是以虽然大家都知道还有外面的世界,却从未接触过。

        在麻烦大师那里磨了半年时间,也没能让大师出手帮忙炼器,之所以跟着绿裙女子跑到这里来,杨开本意是想曲线救国,能不能从大衍福地这些遗民身上入手,跟他们搞好关系,然后让他们去说服麻烦大师。

        如今既然人家有所求,杨开自然是要投其所好。

        一群人无论男女,热热闹闹地将杨开迎进大殿中,各自落座,以杨开为中心围成了一个圈,就连那身为大师姐的绿裙女子也不例外,个个都满怀期待地瞧着他。

        杨开看着心酸又好笑。

        要他讲一讲外面的世界自然没什么问题的,他这些年走南闯北,经历的确实不少,当下便以自身这些年走过看过的人事讲起。

        大多都是一些枯燥小事,偶尔有说起自己遇险之事,都引起一片惊呼和同仇敌忾。

        杨开不免心中感慨,这群久居封闭之地的人吆,心性这么单纯,怪不得麻烦大师不允许他们出去,这要是被人给骗着卖了,恐怕还会帮别人数钱。

        在麻烦大师那里吃了半年的闭门羹,跑到这里来却成了人人追捧的香饽饽,当真是世事无常,造化弄人。

        杨开也不着急让他们出面去劝说麻烦大师,反正半年时间都过来了,还怕再多一个半年吗?总有水到渠成之时。

        唤作纳兰绿水的大师姐给他安排了住处,是一座三层的竹楼,环境极为清净优雅,推门便可见一大片花海,五颜六色争锋斗艳,四季不歇。

        不过杨开这里永远都清净不下来,几乎每天都有人跑来找他,听他讲一些外面的奇闻轶事。

        相处一个月下来,大家慢慢就熟悉了,尤其是那岑涔,本就是个自来熟的性格,杨开又刻意投其所好,如今在她心目中,大师姐自然可以排在第一,老祖宗第二,这位叫杨开的来客便是第三了,其他师兄弟都得靠边站。

        偶尔杨开也会走走看看,与人聊一聊,逐渐地弄清楚了此处乾坤世界的情况。

        这里竟是大衍福地唯一一处还有人生存的乾坤世界,虽说在这封闭的空间内,还有另外几处宜居的乾坤世界,但那里并没有遗民居住。

        按道理来说,这是大衍福地唯一遗留下的薪火,即便大衍福地再怎么落魄,也不至于像如今这般萧条,但事实上,最近万年来,大衍福地竟是连一位七品开天都没有诞生,莫说七品,便是开天境也寥寥无几,整个大衍福地的遗民中,开天境的总数不过只有三十多人!

        这三十多位开天境,没有任何一个是直晋六品的!大师姐纳兰绿水如今虽然有六品之境,也是从五品一步步苦修上来的。

        基本上大衍福地这些遗民,都只能直晋四品五品,甚至更低。

        给人一种此地像是被什么神秘的力量诅咒了一般!那无形的力量压制着大衍福地遗民的前途。

        但事实上,杨开这段时间查探过整个乾坤世界的情况,此地人口数量虽然不算太多,但也不是太少,按道理来说,有大衍福地当年遗留下来的底蕴,晋升开天境的武者数量绝不可能如此之少,品阶也不会如此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