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四千六百三十六章 闭门羹

第四千六百三十六章 闭门羹

        如今这房屋大小的阵盘重器上,出现了一道指缝宽,数尺长的裂缝,正是此前不断频繁使用不堪重负的缘故。

        杨开仔细观望片刻,便从空间戒中取出一些珍稀的矿物来,催动金乌真火尝试修补。

        然而他在炼器之道上不过是门外汉,又怎能修补的了?数日之后,那裂缝非但没有被修补完全,反而更扩大了不少。

        杨开挠头不已,只能再取出另外一件有所破损的阵盘,继续肆意妄为。

        又是数日后,那第二件阵盘上的裂缝也扩大不少。

        杨开再取第三件!

        隐匿虚空深处的一双眼睛怕是真的有些看不下去了,暗自觉得杨开委实有暴殄天物的嫌疑,虚空中蓦然传来一阵空间法则的波动,一闪旋转如漩涡般的门户突兀呈现在杨开身旁不远处。

        紧接着,那漩涡之中探出一只青濛濛的大手,一把将杨开之前取出来的三件阵盘抓了进去。

        杨开也没阻拦之意,只是扭头朝那漩涡门户看了一眼,露出如释重负的神色,站起身来,徐徐走进。

        视野一花,已进入另外一片天地,举目望去,只见那虚空横亘无数大大小小的星辰,更有大日高悬,俨然就是一处大域。

        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杨开实力不高,眼界不够,察觉不出什么名堂,如今再来,却是看出了一些端倪。

        此处封闭的空间,应该是被大能之士施展莫大神通,硬生生从大衍域挖了出来,封闭了起来。

        可以说,此处才是大衍域的根基所在,大衍福地的遗址,也是大衍域一直没有更改过名字的根本原因。

        那天武斋以为大衍域中以其为尊,却从不知在大衍域中还有这么一个大域中的大域存在。

        而想要将这么一大片虚空从大衍域中挖出来,封闭起来自成一体,非八品开天出手不可为,而且绝对不是一两位八品就可以做到的。

        可以想象,大衍福地巅峰之时,该是何等辉煌!杨开不明白这样一个三千世界顶尖势力,为何就突然落魄了下来。

        问过徐灵公,徐灵公应该知道一些什么,却没有细说,只道世事无常,有时候明知不可为而为,大衍福地的先辈,是一群让人发自肺腑敬重之人。

        杨开也正是在与徐灵公闲聊的时候,提及这位麻烦前辈,才知大衍福地的一些秘闻。

        循着气息朝一旁望去,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正盘膝坐在地上,面前摆放着自己之前取出来的三件破损阵盘重器,仔细打量着。

        “前辈!”杨开躬身一礼。

        上次跟随老板娘来见这位炼器大师的时候,杨开就隐隐猜测他是一位上品开天,只是当时实力低微,无从验证,今日以六品开天之身来此,一眼便洞察自己的猜测没错。

        麻烦大师确实是一位七品开天!

        杨开肃然起敬,身为上品开天,万年如一日,枯守宗门基业,承受常人难以想象的寂寥重压,老人的背都微微有些佝偻了。

        “知道老头子看不得别人糟蹋好东西,故意取出来引我是吧?”麻烦大师斜了杨开一眼。

        杨开嘿嘿一笑:“岂敢在大师面前耍弄心机。”

        “哼!”麻烦大师撇撇嘴:“跟兰幽若那女娃娃一个德行,精明的让人生厌!”

        杨开腆着脸道:“前辈谬赞了。”

        “上次见她带你过来,就知道日后肯定还会再见你,真是麻烦死了!”

        杨开正色道:“前辈忘记了,晚辈还欠你一个人情呢,自然是会再见的。”上次请他出手炼制诛天剑和天罗伞,麻烦大师没收取什么酬劳,反倒是让杨开欠下他一份人情。

        空手套白狼的事杨开自然应允了下来。

        麻烦大师不置可否,只是皱了皱眉道:“区区六品开天,我要你人情何用?当年见你天资不俗,本以为你能直晋七品,谁知到头来却是做了亏本买卖!”

        杨开龇了龇牙,这才明白眼前这位炼器大师当年为何会提出那样的要求,原来是看中自己直晋七品的资质了。

        他又何尝不想直晋七品,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最终在破碎天中被逼的成就五品开天,虽说有一枚中品世界果挽回了一点局势,但若无更多机缘,日后的极限也只是八品而已。

        八品开天,各大洞天福地岂又少了?不说旁人,便是眼前的麻烦大师,日后也未必就不能晋升八品。

        他说要杨开的人情无用,倒也是个大实话。

        “这三件不成体系,还有别的吧?”麻烦大师问道。

        “有的,大师当真是目光如炬!”杨开连忙拍马屁,直接将剩下的十几件阵盘全都取了出来。

        难得这位炼器大师对这粗制滥造的东西感兴趣,杨开又岂能让他不尽兴。

        十六件如房屋大小的重器摆在一起,场面倒也壮观的很,麻烦大师背负着双手,稍稍佝偻着腰,绕着十六件阵盘度步一阵。

        少顷,眉头一扬,点评道:“炼制手法不堪入目,不过构思却是极为精巧,出自你手?”

        杨开如实告知。

        麻烦大师颔首道:“虚空阴阳镜,翻转之下可挪移物体,破碎虚空。”脸色微微一凝:“你挪的是什么?竟需要这么大手笔。”

        杨开咧嘴一笑:“一些死星矿星之类的东西。”

        麻烦大师微微震惊,不过也仅此而已了,唏嘘道:“年轻人就是敢想敢做,拼劲不小。”

        言罢,大手一挥:“收起来吧。”

        没能让他出手修补,杨开不免有些失望,不过此行倒不是要这位炼器大师来修补虚空阴阳镜的,是以也不纠缠,连忙将十六件阵盘收起,正色道:“前辈,晚辈此来一事相求!”

        麻烦大师摇头不断:“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杨开哭笑不得:“前辈你好歹让人把话说完啊。”

        大师嘿嘿一笑,一副精明似鬼的样子:“老头子这里什么都没有,你巴巴地跑过来,无非是要我出手帮你炼器,亏本买卖做一次就够了,老头子又不傻,又岂会做第二次?”

        杨开道:“前辈有什么需求,晚辈也可以满足,不瞒前辈,如今晚辈虽然修为不高,在这三千世界却也有些分量,未必就不能让前辈得偿所愿!”

        “哦?”麻烦大师雪白长眉一挑,“你有多大分量?”

        杨开心虚一笑:“那要看前辈有什么需求了。”

        麻烦大师略一沉吟,忽然抬手在面前虚空处一点,那虚空立刻出现一抹漆黑,如墨汁一般朝四周扩散开来。

        杨开凝神望去,有些不解。

        见他一脸无知的神色,麻烦大师露出失望的表情,收回手指,那扩散的墨韵也徐徐消散,转过身,摆摆手道:“你走吧,欠我的那个人情也不用还了,下次再来,老头子可不会开门了。”

        杨开哪会听他的?好不容易进来了,总要得偿所愿才行,他来之前还考虑,能不能请的动这位炼器大师出山,去虚空地担任一个太上长老什么的,如今见他这般态度,太上长老什么的就不用想了,但最起码也要请他给自己打造一件行宫秘宝才行。

        疾步追上去,好说歹说,麻烦大师权当耳旁风,理也不理,下了逐客令后更没有出手赶人的意思,看这架势是要彻底无视杨开了。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之后半年时间麻烦大师都未曾搭理过他,不管他说的如何天花乱坠,苦口婆心,这位炼器大师只当听不到,甚至连正眼也不瞧一瞧他。

        这让杨开倍感气馁,想着从他的喜好入手,便一件件地将自己空间戒和小乾坤里的珍稀物资拿出来,在他眼前显摆。

        老头子看也不看一眼,唯有一道紫气,让麻烦大师瞥了一下,似有些动容,不过还是默不作声。

        说起这道紫气,杨开也不知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这玩意还是他从栾白凤那里打劫来的。

        栾白凤则是从新大域的某处寻得,杨开将这紫气抢到手之后,便一直丢在小乾坤中没理会,这次要不是想拿点东西来引麻烦大师的主意,恐怕也想不起此物。

        既然麻烦大师对这紫气似乎有些上心,杨开自然投其所好,终日让那紫气在自己指尖缠绕着,在老头子面前晃来晃去。

        麻烦大师视若无睹!

        杨开跟他比拼了大半年的耐心,实在拼不过,老头子当真是老当益壮,老而弥坚,让人不佩服都不行。

        其坚决的态度,也让杨开不得不生出退去之心,毕竟总是如一个泼皮无赖一般死缠烂打也解决不了问题。

        这一日,杨开正端坐在大衍福地旧址的一处宫殿中,忽然眉头一扬,朝某个方向望去,下一瞬,身形晃动来到殿外。

        抬眼看去,那边一道流光疾驰而来,从那流光弥漫出来的气息推断,来人竟是一位六品开天!

        杨开愕然至极,这封闭之地,竟还有旁人到来?不过仔细一想又不太对劲,他是托麻烦大师开了门户才得以进入此地,其他人纵然有心进来也做不到。

        难不成,这大衍福地的遗址之中,除了老头子之外,还有旁人居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