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四千六百一十五章 鸡同鸭讲

第四千六百一十五章 鸡同鸭讲

        “那位真的是虚空大人?”妇人又偷偷地瞧了杨开一眼,轻声问道。

        花青丝笑道:“你既在家中有供奉画像,为何真人当面却不认得了?”

        妇人脸色微红:“不敢相信。”

        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身份卑微低贱,天大一般的人物忽然出现在自己眼前,总有些不真实的虚幻感。

        “那你岂不是凌霄宫的花大总管?”妇人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讶然地望着花青丝。

        花青丝奇道:“你还知道我?”

        “真是你啊?”妇人伸手掩住嘴巴,一脸吃惊和崇拜,旋即解释道:“凌霄宫虚空大人有一得力助手,身为女子,却能代虚空大人执掌天下,这种事即便是小妇人也是有所耳闻的,这些年星界能安稳平和,多是那位花大总管的功劳。”

        花青丝微微一笑:“原来我也挺有名的。”

        妇人谦卑地陪笑着,坐下有些扭捏,显得不太自在,这忽然见到了鼎鼎大名的虚空大人,又见到了花大总管,总感觉做梦一般。

        抿着嘴唇犹豫了好一会,方才低声问道:“大总管,孩子能拜入凌霄宫门下吗?”

        花青丝肃了肃脸色,轻拍她的手背:“以孩子的资质,拜入何人门下都没有问题。”

        连那七品开天都要收为闭门弟子,这样的人才哪家会嫌弃,虽说花青丝也看不出那婴儿有什么不凡之处。

        妇人一咬牙,站起身来,直直地面朝杨开的方向直接跪下,以头扣地,大声道:“求虚空大人收孩子入凌霄宫,以全孩子他爹临终前的遗愿,愚妇人愿做牛做马报答大人恩情!”

        正逗弄孩子的虞长道立刻扭头朝杨开怒视而去,气机勃发,一副你敢答应我就要你好看的架势。

        杨开装没看到,一边给花青丝打个眼色,一边道:“起来说话。”这妇人动不动就给他下跪,杨开也是无奈。

        花青丝将妇人搀起,替她整了整衣衫。

        不待杨开开口,虞长道忽然道:“杨师侄,容我与她说几句。”

        这点小事杨开自然不会拒绝,伸手示意,让他自便,端起茶盏自顾品了起来。

        虞长道走到那妇人身边,低声与她说起乾坤世界,三千世界,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

        妇人听的一脸茫然,也不言语,更无问话,仿佛鸡同鸭讲。

        一辈子困顿在方圆几十里的地方,许是连出身的小镇子都没有走出去过,忽然有人在她耳边谈什么三千世界,洞天福地的,她哪里能够理解。

        只觉得这一下巴白胡子的老头讲的东西玄之又玄,完全不是人能够听懂的。

        不时地偷偷望向那一把白胡子,原本漂亮整齐的胡子被孩子揪的乱七八糟,回头这白胡子老头会不会生气?

        虞长道显然也看出了这一点,堂堂七品开天,弹指可灭星辰,一怒天翻地覆,偏偏拿一个从未修行过的小妇人半点办法也没有,一肚子苦水没法诉,只感觉一口逆血憋在心头,别提多难受了。

        “这般说了,你可明白?”虞长道不愧是修天道的,耐心极好,和颜悦色地望着妇人。

        妇人摇了摇头,又点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徐灵公在一旁笑的前俯后仰。

        虞长道耐心再好也被这不开窍的妇人给气懵了,若不是顾忌她是自己未来闭门弟子的亲生母亲,只怕要骂人。

        转头看了看端坐在上方的杨开,虞长道忽然福至心灵,开口道:“我问你,你觉得这凌霄宫怎样?”

        妇人毫不犹豫:“自然是顶好的,我家那口子没死之前一直这么说,当年他也曾来凌霄宫拜师学艺,只可惜资质不够,没通过考验,没能入得了凌霄宫的大门!”

        虞长道微微一笑,伸手一根手指:“在你眼中顶好的凌霄宫,老夫一根手指就捏碾平!”

        妇人眼露惊悚,望着白胡子老头的表情犹如望着百年前引发星界动乱的魔头。

        虞长道却不知她心中所想,依然问:“那你觉得他怎样?”说着,伸手指了指杨开。

        妇人一脸敬意:“没有虚空大人和其他几位大人当年悍不畏死的拼战,就没有星界,没有我们。”

        虞长道抚摸自己的白胡子,矜持一笑:“他得喊我一声师叔!我一个人能打他十个!”

        知道大道理跟这妇人讲不通,虞长道索性换了些浅显易懂的概念,更拿凌霄宫和杨开来对比,好让妇人知晓自己和自己身后的逍遥福地的强大。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虞长道满心满意的无奈,若大道理讲的通,谁愿这般自降身份来标榜自己的厉害之处?

        妇人脸色更慌,伸手便从虞长道怀里把孩子抢了回来,警惕地瞧着他:“你也要来祸乱星界,与虚空大人和其他几位大人为难吗?”

        又是一指碾碎凌霄宫,又是打十个,不像什么好人。

        虞长道两手空空,呆若木鸡,愤懑不已:“这话怎么说的,这话是怎么说的!”苦修无数年的道心,这一瞬间几乎要被一个斗大字不识一箩筐的农家妇气的崩塌殆尽。

        扭过头望着杨开,虞长道道:“杨师侄,老夫遇到一个合心意的弟子不容易,日前老夫闭关修行,忽然心血来潮去阴阳天做客,却又莫名其妙被徐蛮子带到这星界,又在星界发现了这孩儿,这便是缘分,孩子与我有师徒之缘。”

        他虽然罗里吧嗦一大通,但话里话外无非就是要杨开帮忙的意思,杨开又岂会不知?

        当即颔首道:“师侄稍安勿躁,坐下喝杯茶水,我来与她说。”

        虞长道感激地瞧了杨开一眼:“有劳师侄了,若能收这孩儿为徒,老夫欠师侄一个人情!”

        杨开眼前一亮,哈哈大笑:“好说好说。”

        七品开天的人情可不便宜,若是之前就有这么一个人情,虚空地与左权晖争斗的时候何至于那么辛苦,直接将虞长道请出山,一切问题便迎刃而解。

        且不说虞长道再次坐下之后,徐灵公在一旁冲他挤眉弄眼,搞的老道烦不胜烦,杨开径直走了下来,来到妇人身边,让她落座,从她怀里接过孩子,坐在她右手旁。

        杨开还从未抱过这么幼小的孩子,见那婴儿乐呵呵无忧无虑的笑容,清澈倒映人影的眼眸,白嫩肥胖的小手,竟也不由心生怜爱之意,莫名生出一种自己也生一个来玩玩的念头。

        即便这般抱在怀中,杨开也没看出这孩子有什么天生道体的特征,估计徐灵公恐怕都难以看清,唯有虞长道才能慧眼识人。

        问过妇人的名字,得知她叫刘彩霞。

        普普通通的姓名,农家人一贯的粗糙简陋风格。

        又问过孩子姓名,知道是那死去的父亲临终前取的名字,石大壮,随父姓。

        再问过家里人口几何,以何种经营为生,日子清苦与否。

        刘彩霞都一一作答。虚空大帝问话,她哪敢隐瞒,更何况农家人生活简单,也没什么需要隐瞒的。

        三言两语之后,刘彩霞不再局促,许是发现面前这位明明天大的人物,却居然这般平易近人,倒是有些受宠若惊。

        这一幕被虞长道看在眼中,又是悠悠一叹,那妇人在面对这个堂堂七品的时候,居然还没有面对杨开恭敬,这让他到哪说理去。

        “我那虞师叔方才所言,并无虚假夸大,他所在的势力,整个天下最顶尖的,他本身的实力,也是极为厉害的,孩子能入他法眼,是孩子的荣幸,能随他修行,日后孩子前途绝对不可限量。”杨开一边逗弄孩子,一边徐徐与刘彩霞说道。

        刘彩霞低头捏着衣角,低声道:“愚妇人知道的。”

        杨开微微一笑:“既知道,又为何不愿?看的出来,他是真心实意想要收这个闭门弟子,若非如此,以他的本事,直接抢了这孩子,我拿他也没什么办法。”

        刘彩霞不答话。

        杨开又道:“拜入凌霄宫自无不可,不过若能拜入他门下,对孩子以后有百倍千倍的好处。”

        对面虞长道伸手抚须,微微颔首,望着杨开的表情柔和中透着一丝感激,杨开这般劝说显然没有半点私心,而且身为妇人所敬仰的虚空大帝的言语,无疑要比他这个来历不明的白胡子老头说话更有分量一些。

        不过下一刻,白胡子老头的胡子就断了几根,被他自己揪断的。

        刘彩霞抬头,神色坚毅道:“我还是想请虚空大人收这孩子入凌霄宫!”

        虞长道气的跳脚,差点要骂一声朽木不可雕也。

        杨开抬眼安抚,柔声问道:“是因为孩子父亲临终前的遗言?”

        刘彩霞点点头:“愚妇人不懂太多大道理,也不知道谁强谁更强,我只知道出嫁从夫,孩子爹临死前只有一个遗愿,孩子若没资格修行也就罢了,以后走他爹爹的老路,安稳长大,给他找一个媳妇,生儿育女,辛苦劳作,早出晚归,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了,可他若是能够修行的话,只能拜入凌霄宫,否则他爹死不瞑目,愚妇人黄泉之下也没脸再去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