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八百零六章 悟道丹

第一千八百零六章 悟道丹

        虽然有的药材药效流逝,但胜在数目巨大,倒也不是小的收获。

        “你没私藏吧?”杨开斜眼看着吕归尘。

        “不敢不敢。”吕归尘吓了一跳,连忙摆手,如今人在屋檐下,他哪里敢让杨开找茬?连忙赌咒誓,若自己私藏便天打雷劈云云。

        “行了,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且退下吧。”杨开不耐地摆了摆手。

        吕归尘却站在原地没动,一脸期期艾艾地望着杨开,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还有什么事?”

        “少侠……那个,那个,那个本源……”

        “这你也是你能问的?”杨开脸色一沉,眸中寒意陡增,一股无形的神识力量冲击出去。

        吕归尘顷刻间如遭重创,识海防御被瞬间撕裂,头疼欲裂,踉跄往后退去,脸色都白了。

        吃了这一下,吕归尘大惊失色,立刻知道自己之前猜测的不假,杨开若真想杀他的话,不过如杀鸡屠狗……

        抬头望去,面前哪里还有杨开的踪迹,他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原地。

        苦笑一声,吕归尘连忙盘膝坐下,运转功法,催动圣元疗伤。

        悬空大6某一处,山清水秀,杨开现身此地。

        “风景不错,就这里了。”他自语了一声,然后放出几只血兽,让它们散在四周警戒。

        虽然悬空大6上如今只有吕归尘一个外人,杨开也敢肯定他不敢贸然来打扰自己,但凡事都有个万一,放出几只血兽守护的话,杨开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旋即,他祭出了自己炼丹所用的紫虚鼎,又在空间戒中寻找着药材。

        “炼什么丹好呢。”杨开神念在空间戒中扫视着。

        他这一次炼丹主要是为了引动突破的气机,所以炼制什么丹都无所谓,他需要的只是利用炼丹带动自身融入这天地之中罢了。

        “紫阳草,百叶莲……咦。连空心果都有,齐了,就炼悟道丹好了,正好突破之后。可以服用一下巩固境界。”很快,杨开便做出了决定。

        主要是炼制悟道丹的材料,他如今全部都有,最是方便。

        将各种药材一一取出,摆在自己身边。杨开这才伸手掐着法决,伸手朝紫虚鼎一指。

        神识之火顷刻间灌入其中,紫虚鼎温度骤然上升。

        一株株药材被杨开有条不紊地投放进丹炉之中,神识之火的大小也时刻变化着,杨开的炼丹之道,前期传自炼丹真诀,也得到过通玄大6天藏老人的一番指点,后期是传承自丹道真解,所学无一不是最顶尖的炼丹之术。

        再加上他是不是地与夏凝裳在炼丹之道上的探讨,所以在炼丹术上。他有不菲的造诣。

        各种法印不断地被打进紫虚鼎中,一个又一个灵阵在鼎内幻灭幻生,杨开的神态专注无比,逐渐地抛弃了所有的杂念,一心扑在炼丹之上。

        他的气息也开始与这天地相溶,似乎整个人都化为了天地的一份子。

        炼制一枚灵丹,工序繁冗,并非只是简单的凝练出药液,让药液在丹炉内相互作用就可以了。

        在什么时候用多大的火候,在什么时候刻画什么样的灵阵。该用什么样的炼丹法决,每一步都有严密的讲究,做错一步,时机把握的稍差一步。就有可能炼制失败,即便成丹,丹药的品质也不会太高。

        炼丹术是及其考究心神和毅力的大道。

        杨开有神识之火,在炼丹方面有极好的优越条件,所以他炼制丹药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比一般炼丹师都要短少很多。

        尤其是配合上七彩温神莲的恢复功效和他的强大神魂力量,他可以肆无忌惮地动用神识之火。

        时间缓缓流逝。紫虚鼎内传出咕噜噜的声音,那是各种珍贵的药液在其中相互作用,生神奇的转变过程。

        一缕淡淡的异香从鼎内飘出,嗅之让人神清气爽,这是丹药开始凝结的征兆。

        杨开的脸色却变得更加凝重,他一招手,一只在远处警戒的血兽便化为金血丝,飞射回他的手上。

        金血丝如一缕金红两色的轻烟,在杨开指尖舞动着。

        随着舞动,金血丝逐渐重新化为金色的光芒,而那红色则被剔除,凝聚成一团红雾。

        那雾气之中,隐有兽吼之声咆哮而出,时而还幻化出一只妖兽的模样。

        “别闹,用你炼丹是你最好的归宿,老实一点。”杨开伸手抓住那一团红雾,轻笑着说道。

        那颇有灵性的红雾似乎察觉到不妙,不但没有安稳,反而更加折腾了。

        杨开冷哼一声,直接将红雾投进了丹炉之中。

        丹道真解中,最后一句话可是说过,丹药有灵,才能称为灵丹!

        杨开参悟很久,才总算明白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丹药不可能无缘无故地通灵,除非放置时间太久,而且放置在灵气极为浓郁的环境之中,天时地利,经历无数年才会生出丹灵这种东西。

        既然丹药无法无缘无故地通灵,那自己给它灌入灵性便可以了。

        最好的方法,便是用妖兽的内丹作为丹引!

        妖兽内丹中,包涵了妖兽的精气神,是最好的丹引了。

        杨开手上虽然没有什么高等级内丹,但是他有血兽。

        一样可以用来当做丹引!

        这一次是炼制虚王级灵丹,丹引必不可少,杨开只能借助血兽一用了,虽然如此一来,血兽会减少一只,但与悟道丹相比,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血雾被投入紫虚鼎之中,顷刻间,鼎内就仿佛生了什么不得了的连锁反应一般,出惊天动地般的声响。

        “还想反抗!”杨开脸色一沉,双手掐诀,不停地镇压过去。

        不愧是九阶妖兽的魂魄,足足花了杨开几十息的功夫,才让它彻底安稳下来。

        空气中流淌的异香,似乎变得更加浓郁了。

        咚咚咚……

        与此同时,杨开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圣元开始起伏不定。出极有冲击力的跳动。

        “来了么?”他眼中精光闪烁,知道自己这一番动作已经引动气机,到了要突破的关口。

        不过如今丹药即将练成,他也不想半途而废。

        连忙手掐灵决。开始动用丹道真解中记载的凝丹手法,结出不同的法印,打进紫虚鼎内。

        鼎中的动静越来越大,直到杨开打出数百道法印,里面才忽然传来滴溜溜的声响。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紫虚鼎内滚动。

        “起!”杨开爆喝一声,一掌拍在紫虚鼎上,下一刻,三道光芒忽然从紫虚鼎中飞射而出,分别朝三个不同的方向遁走。

        “哈哈,想跑,痴心妄想!”杨开大笑着,身形晃动间,直接出现在一颗丹药的后方,一把抓住。看都没看,直接塞进准备好的玉瓶之中,旋即他又如法炮制,分别将第二枚第三枚丹药装入瓶中。

        一次炼丹,成丹三枚,这种事已经巅峰了星域炼丹术的共识。

        那些闻名遐迩的炼丹大师,无论炼丹术多么精湛,一份材料永远都只能成丹一枚而已。

        可是在杨开这里,常识却被打破了。

        丹道真解中记载的上古炼丹手法,果然神妙无双。

        或许在上古之时。那些大能之士都是这么炼丹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如此神奇的炼丹术已经失传,导致最后。所有的炼丹师都只能用一份材料炼制出一枚灵丹。

        “轰隆隆……”天空之中,传来闷雷一般的炸响声。

        杨开抬头望天,只看到头顶上方已经汇聚了一团漆黑的乌云,如一百年没洗过的棉被一样,沉甸甸地压在上方,让人心胸闷。

        而那团黑云之中。蕴藏了恐怖的毁灭气息,似乎能将这悬空大6都要毁去一样。

        这才只是刚开始,四周不断地有庞大的灵气朝黑云灌入,壮大它的体积。

        杨开脸色变得凝重。

        他这一次是大境界的晋升,是从返虚镜晋升到虚王境,即将到来的天地洗礼必定不同以往。

        观望了片刻,他挥手撒出无数圣晶,旋即猛出一拳,圣元跌宕,朝那些圣晶轰击过去。

        “给我爆!”

        轰隆隆,数以千万计的圣晶在半空之中爆为齑粉,圣晶中蕴藏的灵气四面八方地飞溅,充斥在这偌大的一片范围内。

        眨眼的功夫,杨开所在的位置,方圆十里之地,天地灵气的浓郁程度陡然上升一个档次。

        晋升的时候需要大量的天地灵气,虽然悬空大6灵气十足,但杨开依然不敢掉以轻心,不惜爆碎千万圣晶也滋补自己所处的环境。

        灵气已经充裕,杨开却还没停止动作。

        挥手间,一块块六棱形蕴藏了高深意境的石头被他撒出,布置在自己身体四周。

        那些石头数量多达上百块,彼此间遥相呼应,逐渐地,竟让这一片范围形成了一片域场的威能。

        域石!

        杨开手上的域石除了分给自己的至亲之人外,还存留了不少,如今正在突破虚王境的关口,他对自己当然不会吝啬。

        他希望在突破的同时,汲取到这些域石中的能量,提升自己对领域的感悟和理解。

        他再挥手将自己的血兽,以及石傀小小和流炎全部放出,下达指令:“全部散开,方圆三十里内,但有靠近者,格杀勿论!”

        他做这一手,主要是为了防备吕归尘,万一这小子心有不甘,在自己突破的时候前来打扰,那后果可不堪设想。

        下一刻,血兽们和石傀四散而去,器灵流炎临走之前望着天空中的黑云,面上涌出浓浓的忌惮之色。

        她能察觉到这一次天地洗礼的恐怖,即便以她如今的实力,也不敢说轻易挡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