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四千四百四十六章 有缘峰上来相聚

第四千四百四十六章 有缘峰上来相聚

        这论道大会之所以会召开,着实有一部分他的原因,若是当初曲华裳没有跟着他去无影洞天助拳,就不会有后续那么多事。

        来这里之前,杨开就想到过,或许自己终究是要参加论道大会的,却怎么也想不到,竟是在这种情形之下被逼着参加。

        有些哭笑不得。

        暗暗打定主意,大不了夺了那魁,等百年之后曲华裳出禁闭结束出关了,再做打算,总不能真的眼睁睁看着她嫁给一个不相熟的人。

        曲华裳反正是要闭关百年以做惩戒的,百年之后的事谁又能说的清楚,这么长的缓冲时间,变数就很大了。

        “这话你说的啊!”徐灵公等的就是这句话,扭头望着青奎道:“青小子你也听到了吧,可没人逼他。”

        杨开一怔,怎么感觉徐灵公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青奎在一旁正色颔道:“弟子听到了,确实是杨师弟主动要参加论道大会的。”

        徐灵公呵呵笑道:“嗯,回头给他一个名额,然后带他去办理参加大会的手续。”

        “是!”

        徐灵公这才站起身来,上下打量杨开一眼,看的他莫名其妙,然后背负着双手,老神在在地走了。

        这就完了?杨开愕然注视他的背影,方才感受到他的杀气,还以为真的要杀了自己,没想到三言两语就平了他的怒火。

        这徐灵公行事……有些雷声大雨点小啊。

        不过这样也好,对方毕竟是个七品开天,而且还是曲华裳等人的师傅,真要跟自己动起手来,自己也没办法反抗,到时候肯定吃亏。

        “杨师弟,师尊他老人家可是对你寄予厚望,你定要好好表现才成。”青奎笑呵呵地拍了拍杨开的肩膀,心情也是舒畅至极,想来那些玩弄阴谋手段的家伙,回头看到一个六品忽然出现在论道大会上,也要乱了分寸吧?

        至于什么寄予厚望,不过他随口一说罢了。

        对徐灵公来说,杨开只要去参加那论道大会就成了,至于最后成绩如何,根本不是他需要关心的,也从未想过杨开能夺得魁。

        一个才晋升没多久的六品开天,跟在这个境界上沉浸了数百上千年甚至更久的六品开天,底蕴是完全不同的。

        杨开叹息道:“青师兄放心,我定竭尽全力,不负所托。”

        “嗯,尽自己的努力就行,万事随缘,不必强求。”青奎随口敷衍着。

        “我能去看看曲师姐吗?”杨开问道。

        这辈子没碰到今天这么尴尬的事,被徐灵公破门而入的时候,他当真被吓得魂不附体,估计曲华裳也好不到哪去,这个时候也不知是什么情况,自然担心。

        “曲丫头有苏师妹在那边照料,不用去看了,你且先回去休息,明日我带你去办理那参加论道大会的手续。”

        “那好吧。”杨开不便强求,而且如今这情况,去见了曲华裳估计也尴尬,索性便如青奎所言,回去休息了。

        翌日,青奎再次登门,领着杨开去办理那参加论道大会的手续。

        杨开跟在他身后,望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经过一天的缓冲,他也有些回过劲了,昨日心神震荡,来不及深思,回到望川楼之后仔细想想,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那事处处透着古怪,好像自己被人算计了一样。

        自己不过就是去看看曲华裳,探明一下她的心意和打算,根本没有别的想法,怎么聊着聊着就聊到床上去了?而且当时那环境也极为古怪,让人心中杂念丛生,曲华裳也比寻常时刻诱人的多,导致他有些无法自持。

        对曲华裳,他确实有些好感,但还没到那种可以坦诚相见的程度。

        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中了迷药什么,可仔细检查一番,也没在自己体内找到什么药效残留。

        另外一点就是徐灵公等人来的太是时候了,正是他与曲华裳箭在弦上,待未之时。

        来的早了,根本不可能被捉奸在床,来的晚了,只怕生米都煮成熟饭了……

        更何况,这师徒三人怎么会一起过来看曲华裳的?青奎和苏映雪也就罢了,毕竟与曲华裳同门之谊,徐灵公一位七品开天,哪有这么多闲功夫?而且问都不问一声,直接破门而入!

        就算他是师尊,也不能这么强闯女弟子的闺房。

        杨开隐隐感觉自己应该是着了道,可实在是没有半点证据证明这点,如今再去问青奎,估计他也不会承认,索性装作不知了。

        反正就是参加论道大会而已,也不是什么大事。

        一路上青奎对他的态度极为亲和,与杨开讲着阴阳天的一些逸闻趣事,不多时两人便到了地方。

        办理参加论道大会的手续并不复杂,只是报上名字来历和修为便可,又放了一块令牌便完事。

        不过回去的时候,却不是杨开之前歇息的望川楼,而是另外一座灵峰。

        “这一次来参加论道大会的人比较多,所有参与者都分批被安排在不同的灵峰居住,如此也方便你们彼此亲近,你要去的是有缘峰!”青奎解释道,面上的表情大有深意。

        “亲近?”杨开眉头一挑。

        青奎咧嘴一笑:“距离论道大会召开虽然还有几日功夫,但考验从你们住下之时就已经开始了。”

        杨开目中精光一闪,明白了阴阳天的打算。

        论道大会还没有正式召开没错,但考验既然已经开始,那所有参与论道大会的人选的表现都会被阴阳天的人记录在册。而且如此安排下来,也方便一些修为强大者提前剪除对手,到时候让论道大会的局面更加明朗。

        “那可要跟他们好好亲近一下。”杨开咧嘴狞笑,“不过青师兄,我才刚晋升六品开天没多久,一身力量无法收放自如,出手没个分寸,若是有哪个不长眼的惹到我被打死打残了……”

        青奎道:“我阴阳天的论道大会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既有胆子参与,那便要做好被杀的心理准备,没这份觉悟,从哪里来便滚回哪里去好了。”

        杨开挑眉道:“所有人都如此?”

        “所有人!”

        “如此我明白了。”杨开颔,如此一来,他倒不用担心事后被人追究什么责任了。

        望着他跃跃欲试的神色,青奎心底忽然闪出一丝不安,不知将这小子忽悠进论道大会到底是对是错,忍不住提醒道:“若是遇到了洞天福地的弟子,能手下留情便手下留情,与他们结下生死大仇,对你以后也没什么好处。”

        杨开道:“青师兄放心,这种事我自然晓得。”前提是,他们别来招惹我!

        两人说话间,已到了那有缘峰,峰上一片建筑连绵,形成了一个极大的院落,底下一处平台上似乎有人正在切磋交手,打的热火朝天,世界伟力不断碰撞。

        杨开随意扫了一眼,从那两人逸散出来的力量波动看,现那两人不过四品而已,而且打斗之间都留有分寸,并不是下死手,便收回目光,没有放在心上。

        四品开天对如今的他来说,不过是蝼蚁一般,大一点的蝼蚁……

        青奎领着杨开从天而降,直接落在一间院子前,开口道:“这便是你在论道大会召开之前所居住的地方了,之前放给你的令牌便是控制这院落的中枢玉符,待论道大会真的召开之时,自会有人来通知你去参加的。”

        “我知道了,多谢青师兄。”

        青奎淡淡颔,冲天而去,很快不见了踪影。

        杨开抬头看了看自己的院落,取出令牌,往内灌入力量,轻轻一挥,院落的大阵便开启一道裂缝,他径直入内,大阵又重新合拢。

        “那人什么来头,居然能得青长老亲自接待?”方才斗法台下,一个一身白衣,面如冠玉的青年皱眉问身边人。

        这青年生的器宇轩昂,气质不凡,气度也极为从容,一看便是有些来历之人。

        身边围聚了不少开天境,看似都以他马是瞻。

        听闻他询问,众人都摇头,表示从未见过此人。

        那青年眼中闪过一丝忌惮:“该不会是哪个洞天福地的弟子吧?”

        不过即便是洞天福地的弟子,也不一定能得到青奎这样的人物亲自接待啊。他们这有缘峰上忽然来了这么一个人物,让人想不在意都不行。

        一个四品主动请缨道:“孔兄稍等片刻,我且传讯询问一番,看是否能打探到那人的底细。”

        那被唤作孔兄的青年闻言颔:“有劳孙兄了。”

        孙姓男子荣幸道:“孔兄严重,待日后论道大会真正召开时,我有缘峰诸位还要仰仗孔兄多多照顾,如今这区区小事,实在不足挂齿。”

        孔姓青年矜持点头:“好说好说。”

        讯息传递出去,众人静静等待着。他们来这有缘峰比杨开早些日子,彼此之间要么早已相识,要么素有耳闻,如今相处起来倒也融洽的很,并没有生什么太多的争斗。

        唯独杨开这个新来的,他们竟是没人认识,而且能得青奎亲自引领,自然让人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