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四千四百四十二章 砍死他

第四千四百四十二章 砍死他

        苏映雪和青奎领着杨开一路朝前行去,青奎在一旁热情地给杨开介绍阴阳天的一些情况,听的杨开不断点头。

        少顷,到了一栋独立的阁楼前,阁楼内有一个模样清修的女弟子迎了上来,看样子修为不过帝尊,应该是阴阳天的接待侍女。

        那侍女冲苏映雪和青奎盈盈行了一礼,柔声道:“见过两位长老。”

        苏映雪微微颔,转身望着杨开道:“距离论道大会正式开始还有半月之期,你且在这里好生休息,养精蓄锐,待时间到了,自会有人通知你去参加。”

        青奎一旁狠狠地拍了拍杨开的肩膀:“杨师弟,就看你的了。”一副寄予厚望的模样。

        杨开汗颜不已,连忙道:“苏师姐青师兄怕是误会了,我这趟过来不是要参加论道大会的。”

        苏映雪和青奎都是一怔。

        “什么意思?你不参加论道大会,这么远跑过来干什么?”苏映雪皱眉问道。

        杨开叹息一声:“此事毕竟与我有些关系,既然知道,自然是要过来看看,曲师姐如今身在何处,我能不能见见她?”

        苏映雪定定地看着他,面有怒色,青奎连忙道:“曲师妹如今不太方便见人,杨师弟你先且住下,之后的事情之后再说。”

        说完冲那侍女打了个眼色。

        那侍女伸手示意:“这位大人这边请!”

        “我们还有事,先走一步,回头我再来看你。”青奎拍了拍杨开的肩膀,催出力量裹着苏映雪冲天而去。

        杨开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望着两人消失的背影,只能跟着那侍女进了阁楼中休息。

        “来都来了,居然说不是来参加论道大会的!”苏映雪气恼不已,“他若不参加,那岂不是正合了那几家的心意,到最后曲丫头只能嫁给一个五品,说不定还是个糟老头子!”

        青奎嘿嘿一笑:“你也说了,来都来了,参不参加这论道大会还由得他吗?”

        苏映雪警惕扭头:“你要做什么?”

        青奎无辜道:“没想做什么啊,走吧走吧,这事得先禀告师尊才行,师尊这些日子大概也有些急眼了。”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朝一座灵峰冲去。

        片刻后,那灵峰峰顶一座宫殿中,两人落下身影,径直入内。

        还没走进去,便听一人怒喝传来:“简直混账,实属无赖,什么狗屁东西,这几家敢这么玩,简直不把我阴阳天放在眼中,我现在就出去一顿乱砍,把他们全杀光光!”旋即便是一阵打杂东西的声音响起。

        苏映雪和青奎对是一眼,都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待到里面的声音稍稍平息一些之后,这才硬着头皮走进去。

        大殿中,一地狼藉,不少下人正在忙着收拾东西,脸色惶恐。

        那大殿正中,一个脸色凶神恶煞,头束金冠,身穿蟒袍的男子负手而立,强大的七品开天气势肆无忌惮地弥漫,压的那些下人瑟瑟抖。

        此人赫然便是阴阳天的内门长老,徐灵公,亦是曲华裳和苏映雪青奎的师尊。

        曲华裳迈着小碎步,双手捧着一把比她还要高大的金背大砍刀,来到那男子面前,高高将大刀举起,脆生生道:“师尊,刀来了!”

        “作甚!”徐灵公偏头望来。

        曲华裳眨巴着大眼睛道:“师尊不是要出去一顿乱砍,将他们全杀光光吗?这便去吧,弟子在后面给你呐喊助威!”

        “你当我不敢?”徐灵公脸色一横,抬头就将大刀抓在手上,一撩衣袍,大步朝外冲去,“我现在就去,谁也别拦我!”

        青奎和苏映雪脸色都是一黑,对视一眼,左右上前,一人抓着徐灵公的一个胳膊。

        “师尊息怒息怒,有话好好说。”

        “师尊莫冲动啊,你现在出去砍了他们固然痛快,可也解决不了问题,何必自找麻烦。”

        两人你一言我一句地劝说。

        徐灵公貌似才现两人,哦了一声:“是苏丫头和青小子回来了啊?”

        苏映雪趁机将那金背大砍刀从师尊手中夺了下来,随手丢给曲华裳,又狠狠瞪了她一眼,惹的曲华裳吐了吐小舌头。

        “师尊且坐下,喝口茶消消气!”青奎将徐灵公拉到椅子上,又殷勤地从旁边端了一杯茶水过来。

        徐灵公嗯了一声,喝了一口茶,又不知什么地方冒火,直接将茶盏丢在地上,摔的四分五裂,怒气冲天道:“你们两个既然从外面回来,想来是听说了一些事吧?”

        青奎正色道:“听说了,如今阴阳域的域门都被封锁,但凡来参加论道大会的六品开天都被劝退了,能进来的只有五品!”

        “简直欺人太甚!”徐灵公拍的桌子砰砰响,“区区五品开天就想迎娶我徐灵公的弟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看看自己都是什么货色。”

        曲华裳一副没心没肺地样子,抱着大砍刀在一旁笑着道:“五品便五品,到时候我领着那人来见师尊,师尊随便找个借口一刀把他给砍了不就行了?弟子当个寡妇也不错嘛……”

        徐灵公听的眼前一亮,扭头望着曲华裳,眉飞色舞道:“就你小丫头机灵,这种鬼主意也能想的出来。”

        曲华裳道:“是师尊教导的好。”

        徐灵公哈哈大笑,得意非凡:“那是那是,我徐灵公教导出来的弟子,哪一个差了。”

        青奎和苏映雪都无奈扶额,苏映雪瞪着曲华裳道:“师尊胡闹,你也跟着一起胡闹!到时候真若嫁给哪一个洞天福地的五品,有你哭的时候。”

        曲华裳轻哼一声:“谁哭还不一定呢。”

        苏映雪缓缓摇头,看向徐灵公:“师尊,这次的事为何闹的这般严重?这么多年来,各大洞天福地之间不是没有龌龊争斗,也不是没有死伤,什么洞天福地弟子之间不得自相残杀,这虽是自古以来传下的训诫,但早不知有多少年月了,为何曲丫头就要受到这般惩罚。”

        徐灵公闻言一叹:“各大洞天福地之间确实有明争暗斗,偶尔也会有些伤亡,不过那些争斗毕竟只是局限在洞天福地之间的内部争斗,你曲师妹这次的事却是因为一个外人,更何况,那小子还是有意染指直晋上品开天,这才犯了忌讳。”

        青奎和苏映雪都眉头微皱,身份实力到了他们这种层次,能了解到一些外人所不知的秘辛,想起那无数年之前的一场腥风血雨,隐约明白这次的事为何这么严重了。

        各大洞天福地这是在表明自己的立场,但凡有人敢意图直晋上品开天者,绝不姑息,这次的事也可以让后来者引以为戒。

        以后若是再出现类似的事情,洞天福地的弟子也能拎清自己的立场。

        “若非如此,我阴阳天好歹是三十六洞天之一,又怎会承受不住这区区压力,只是……苦了你曲师妹啊!”徐灵公喟然一叹。

        忽然脸色又是一怒:“不过那几家也太卑鄙无耻了,不想让六品开天入赘到我阴阳天,竟使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青奎和苏映雪对视一眼,前者道:“师尊,此事未必没有解决之法。”

        徐灵公扭头望来:“如何解决?”

        青奎道:“解铃还须系铃人,此事因谁而起,便可由谁来解决?”

        徐灵公微微一怔:“你说那杨开?”暴怒道:“提起这小子我就火大,别让老子看到他,看到他我一刀把他砍死!就是这混账东西,误了曲丫头终身大事!”

        “那个……师尊!”青奎有些欲言又止。

        徐灵公斜眼看来:“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不瞒师尊,那杨开如今已经到了阴阳天,正在望川楼中休息。”青奎讪讪道。

        徐灵公怔了一下,长身而起,爆喝道:“我现在就去把他给砍死!”抬手便抽自己的金背大砍刀,却被曲华裳死死地抓着不放手,不断地冲他摇头。

        “放手!”徐灵公怒喝。

        “不放!”曲华裳脑袋摇成拨浪鼓。

        “小丫头想造反不成?”徐灵公怒火冲上天灵盖。

        “师尊要砍他,先把我砍了!”

        曲华裳伸出修长白皙的颈脖,把脑袋递到徐灵公面前,却被徐灵公一把推开。

        “我砍你作甚,我只砍他!臭小子居然还有脸来我阴阳天,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要闯,明年的今日便是你的忌日!”

        吵闹不休,场面混乱。

        青奎和苏映雪连忙上前劝说,好不容易才让徐灵公又坐了下来,两人忙的一身冷汗,只觉心力憔悴。

        “师尊,其实那杨开不是五品,乃是六品开天。”青奎连忙禀报道,生怕说晚了又生出什么变故。

        “六品又如何?老子是七品,杀他一个六品还不是手到擒来?”徐灵公气咻咻地道。

        曲华裳却是吃了一惊:“不可能啊,我亲眼看到杨师弟晋升的五品开天,他当时炼化的确实是五品阴行没错,怎么会是六品?”

        青奎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亲自出手试探过,他确实是六品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