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七十章 影月殿的危机

第一千六百七十章 影月殿的危机

        有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要说一下。

        上一章出现的谢戾,似乎是个Bug,龙穴山一战谢戾已经自爆而亡了,却在上一章诈尸重生,咳咳……这绝对是小莫的锅,大家原谅我。1669章已经略做修改,后面也会用谢忱取代,希望没影响大家的阅读。

        另外快要月末了,求下月票,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武炼。

        …………

        钱通身为影月殿大长老,这么多年在影月殿里威望极高,老殿主常年闭关不出,以期参透虚王境的至高奥秘,所以在影月殿中,钱通几乎就相当于半个殿主的身份。

        再加上他本人修为极高,谢忱一直都对他非常忌惮。

        如今乍一见钱通现身,谢忱本能地往后退了几步,面色有些惶恐。

        不过很快,他就顿住了身形,神情狠戾。

        不错,十年前的自己,确实不是钱通的对手,毕竟在修为上要差他一层,但是如今……

        他将心中那对钱通根深蒂固的恐惧驱散,取而代之的是跃跃欲试。

        “咦,到家了么?”钱通从漩涡中走出,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天运城,哈哈大笑道:“可算是到家了,老夫在那鬼地方待的太无聊了。”

        玄界珠内虽然一片平和,灵气浓郁,可是毕竟缺少了一些东西,让钱通不是很适应。

        如今重回故土,再临天运城,钱通心情大好。

        “好好好,昌儿宣儿,多年不见,你们修为增进的也不错,居然快要晋升返虚两层境了……恩?你们怎么受伤了?”钱通脸色一沉,面上浮现出雷霆怒意:“谁把你们打伤的?”

        他还没有些不清楚眼下的状况。

        魏古昌和董宣儿两人怔怔地望着钱通,久久无法回神,好一会之后,两人才噗通一声跪倒在钱通的脚下。

        “钱长老。弟子有愧您的托付,没能保全影月殿,还请长老责罚!”魏古昌额头贴地,颤声嘶吼。

        “请师傅责罚!”董宣儿也拜倒在地上。轻轻地啜泣着。

        即便面对几倍于自己的敌人,即便面临死亡,师兄妹两人也是眉头都不皱一下,但是如今,当看到钱通出现的时候。两人一直坚定的意志终于瓦解,就好像受了委屈的孩子见到了家长一样。

        钱通这时候也意识到了不对,目光冷冽地朝四周看了一下,微微在谢忱身上一顿,隐约有所猜测,却没有立刻去追究,伸手一抬,就将魏古昌和董宣儿虚扶了起来,沉声道:“起来说话,影月殿……怎么了?”

        钱通的脸色平静。但却如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前夕,让这天地间莫名地多出了一股压抑至极的气氛。

        “影月殿……已经毁了。”魏古昌痛心疾地回道。

        “毁了?”钱通脸色一沉,“谁干的?仔细说来。”

        “是!”魏古昌恭敬点头,当下将影月殿生的变故一一说明。

        两年之前,整个幽暗星忽然生了极大的变故,有一股神奇的势力浮出水面,对幽暗星上各大宗门世家疯狂打压,但有不归顺者,便赶尽杀绝,一时间。整个幽暗星都是一片腥风血雨,无数城池在一夜之间变为废墟,数以亿计的生灵灭亡,哀嚎遍野。积尸成山,流血漂杵。

        很快,那一股神秘的势力的魔爪便伸向了影月殿,在罪恶的强大面前,影月殿的高层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影月殿本就分为两派,这一点在当年钱通还在幽暗星的时候就显露出来了。危机面前,这样的分化变得更加严重。

        而最终的结果还是以谢忱为的主降派取得了胜利。

        谢忱等人偷袭了老殿主和一些主战派的高层,导致影月殿死伤惨重,分崩离析。

        一夜之间,影月殿便已易主,而谢忱便是影月殿新的殿主,向那个神秘的势力表示臣服。

        往日支持和站在钱通这一边的高层武者几乎被赶尽杀绝,身在天运城的费之图也被囚禁。

        影月殿里,只有少数一些精锐逃离了出来,魏古昌和董宣儿两人在事的前一晚,被有所察觉的老殿主叫去,让他们带着镇宗之宝——天月银盘离开影月殿。

        这两年来,两人一直隐姓埋名,东奔西走,生活的极为艰辛。

        而这一趟之所以会出现在天运城附近,正是为了去营救费之图的。

        谢忱传出消息,今日便将要不肯臣服的费之图在天运城内斩示众,以儆效尤,所以魏古昌和董宣儿才不得不出现。

        即便明知道这是一个圈套,两人也义无反顾地跳了进来。

        “老殿主死了!老费被囚禁?”钱通的脸色阴霾如一片乌云覆盖,任谁都能清楚地感受到他通天的怒火。

        “凌霄宗呢?”杨开沉声问道,“影月殿遭此劫难,凌霄宗没有援手?”

        若是凌霄宗真的没有援手的话,那他也太失望了。

        当初杨开落难的时,钱通和费之图可是帮过不少忙的,费之图之所以境界跌落,跟杨开也有些关系。

        不过仔细想来,凌霄宗中有叶惜筠坐镇,以叶惜筠的心性,不可能坐视不管。

        “凌霄宗有援手,影月殿许多逃离出去的弟子,都已经被接进了凌霄宗里避难。而且,叶大长老还派出了好些返虚三层境的强者过来,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不是对手,死了好几个,不得已返回了。”魏古昌神色黯然。

        “什么?”杨开大惊失色。

        就连钱通也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凌霄宗出动的那些返虚镜,肯定是来自星帝山的强者,怎么会连他们都不是对手,而且还死了几个?

        影月殿不可能有这么强大的实力!

        “那尸灵教中强者如云,传闻他们还有虚王境强者坐镇,凌霄宗的人就是折翼在其中一位虚王境强者手上。”魏古昌解释道。

        尸灵教,便是那新崛起的神秘势力的名字。

        “不可能!”钱通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杨开也呆住了。

        幽暗星出现了虚王境强者?而且一下就是四位?

        这怎么可能呢?

        这里有神奇的天地法则压制,几万年来都没能诞生出虚王境强者了,若非如此,钱通等人也不会跟着杨开去远航了。

        可是现在。魏古昌居然告诉他们幽暗星出现了四位虚王境,任谁都无法接受。

        “弟子也只是道听途说,所以真实情况如何,弟子并不清楚。”魏古昌神色黯然。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又一次开口道:“对了,叶大长老应该清楚。”

        “此话怎讲?”杨开神色一动。

        “传闻叶大长老曾经与那四位中的其中两人遭遇,一番大战,身受重伤。退回了凌霄宗,至今还在养伤。”

        叶惜筠身受重伤!

        这是个极其恶劣的消息。

        不过杨开和钱通却对视一眼,从中推断出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那传闻中的四人,应该不是虚王境。否则的话,叶惜筠面对两人,根本不可能全身而退,只要有一位出手,就能轻易将叶惜筠击毙。

        可事实上,叶惜筠只是重伤遁走而已。

        不过,对方的实力确实不容小觑。叶惜筠的修为在返虚镜上已到了极限程度,若非她不愿意离开幽暗星,只怕她现在已经是虚王境高手了,对方只出动两人就能把叶惜筠打伤,看样子是跟叶惜筠同一个级别的存在,甚至还有出。

        杨开与钱通的表情都变幻不已,静静地消化着魏古昌传达的信息。

        没想到,一走七八年,幽暗星居然生了这样的巨大变故,那个尸灵教又是什么鬼东西?为何以前默默无闻。忽然之间就冒了出来。

        “杨兄不必担心凌霄宗,如今的凌霄宗可以算是整个幽暗星最后一片净土,虽然外围被重重包围,但无人能攻的进去。”魏古昌见杨开表情难看。连忙宽慰一声。

        “这一点我知道。”杨开点头。

        对凌霄宗的安危,杨开是不担心的,凌霄宗外,有两道三炎火环守护,那可是帝宝,就算是虚王境强者亲临。也不可能攻破三炎火环的防御。

        “许多不愿意臣服的人都想逃进凌霄宗,可是……”魏古昌叹息一声。

        他与董宣儿当初也想进入凌霄宗的,可惜外围的敌人实在太多了,他们根本没有机会,这两年时间只能东躲西藏,日子过的很艰难。

        “闲话说完了么?”忽然,一个阴测测的声音从旁传来。

        谢忱!

        他一直冷眼旁观,站在边上,没有出手攻击也没有阻止魏古昌透露情报,直到这个时候才忽然开口。

        钱通扭头朝他望去,神色冰冷,目光如刀。

        谢忱心中一突,强自镇定下来,冷笑道:“钱大长老,久违了!”

        “谢忱!”钱通深吸一口气,“看样子老夫当年确实太过仁慈了,本想着同为影月殿一脉,自相残杀的话只会让影月殿实力受损,所以当年谢家作乱,老夫才会放你一马,不曾想往日的慈悲却铸成今日打错,钱某万死难辞其咎!”

        “哈哈哈!”谢忱疯狂大笑,“钱通,死到临头了,还敢大放厥词!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不错,当年的你确实让老夫忌惮,你也有击杀我的本事。但是你既然没那么做,那就没机会了,今日的老夫也是返虚三层境,更是影月殿殿主,你已经不是我对手了!钱通,念在你对影月殿功劳莫大的份上,本殿主可绕你不死,只要你愿意臣服尸灵教,本殿主未尝不可恢复你大长老的职位!”

        钱通淡漠地望着他,犹如望着一个跳梁小丑,那讥讽和轻蔑的眼神显而易见。

        杨开也被谢忱给逗乐了。

        谢忱不过是个刚晋升没几年的返虚三层境,居然也敢跟如今的钱通叫板,看样子他是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