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四千一百二十七章 虚张声势

第四千一百二十七章 虚张声势

        杨开气的牙痒痒:“我要是死了,你也没有好下场,别忘了你之前的誓言!”护道者,自该庇护杨开的安危,他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祝九阴必遭反噬。

        祝九**:“所以我才叫你跑啊!你不是挺能跑的吗?”

        与祝九阴暗中交流也不过一瞬间的功夫,那边厢,月荷冷着脸望着赵百川,沉声道:“不知大当家拦路在此,有何指教?”

        这话问也是白问,对方鬼鬼祟祟在这里设下埋伏,肯定没安什么好心,问话之时悄悄给杨开传音:“等会我拖住他们,你赶紧走。”

        她五品开天的修为,纵然不是这群人的对手,但赤星想要杀她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赵百川不答,只是淡淡地望着杨开,眼神淡漠,仿佛望着一只蝼蚁。

        陈天肥笑容可掬,从赵百川身后越出,拱手抱拳:“见过杨供奉,月荷姑娘!”

        他倒是将姿态放的很低,仿佛还在太墟境中一般。

        杨开随口应了一声,淡淡道:“陈当家有事吗?”

        陈天肥道:“也没什么事,只是想问问几位这是要去往何处?若是不介意的话,与我等一道同行如何?”

        “你们要去哪?”

        陈天肥苦笑一声:“星市已毁,我等如今也是无根的浮萍,不知该去往何处,杨供奉也算是我赤星的供奉,大家都是自己人,若是杨供奉有好去处的话,能够提携我等一二,让我等也有个落脚的地方,免得四处颠沛流离。”

        杨开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暗道古怪。

        这群家伙拦在这里,明显是想对自己不利,然而纵然占据了这么大的优势为何还不动手?反而跟自己说这些有的没的?

        而观陈天肥的神色,明显是在顾忌什么。

        他们有什么好顾忌的?

        心头一动,杨开恍然大悟!

        他们确实该顾忌!顾忌的是祝九阴啊!

        自己身为承载者的事他们也知道,毕竟祝九阴在赤星星市中生活了好几年,赵百川当初更是带着陈天肥等人去拜见过那女人,如今太墟境关闭,他们也搞不准自己到底有没有将祝九阴给带出来。

        虽说不见祝九阴的踪影,可万事总得以防万一,若自己真的将祝九阴给带出来了,他们怎敢与自己撕破脸皮?

        所以才会这般虚以委蛇!

        原来是这样!想明白赤星众人的心思,杨开心头大定,微微一笑道:“陈当家言之有理,本座身为赤星供奉,受赤星多年香火,如今赤星有难,本座确实不能袖手旁观,这样吧,尔等若是愿意的话,可随我一道。”

        陈天肥闻言眼皮一跳,试探道:“不知供奉欲往何处?”

        杨开祭出乾坤图,催动力量灌入图中,那乾坤图表面立刻浮现出一条路线,正是他此前规划的那路线,伸手在终点处一点道:“此处有一星市,我欲前往那里。”

        “星市?”陈天肥不解。

        杨开呵呵一笑:“忘记与你们说了,本座出身第一栈,我家老板娘乃是第一栈的兰夫人,之前被困太墟,如今脱困,自该回去找她。”

        “兰夫人!”陈天肥吓一跳,就连一直不动声色的赵百川也眼帘一缩。

        琴夫人迟疑道:“莫不是那位兰幽若兰夫人?”

        在这三千世界,名声响亮的女子并不算太多,老板娘声名在外,许多人都有所耳闻,这琴夫人同为女子,对老板娘的事迹也有许多了解。

        “正是!”杨开颔,望着琴夫人道:“夫人也知道我家老板娘?”

        琴夫人讪讪笑道:“大名鼎鼎,如雷贯耳!”这可是她心中崇拜的对象,何止一次想过,此生之年若是能达到兰夫人那样的境界,虽死无憾。

        陈天肥惊讶道:“供奉原来是第一栈的人?”

        杨开汗颜道:“惭愧惭愧,只是在老板娘手下听差罢了。”

        陈天肥扭头望向赵百川,隐隐感觉事情有些棘手了。他们拦在这里,确实是想对杨开不利,毕竟这么些年下来,他从赤星那边可是抢走了无数宝贝,让他们如何甘心,更何况,杨开在那元磁山上收获的元磁神石也是巨大的财富,他们可是听闻杨开收了好些块六品的元磁神石。

        星市被毁,赤星这一次也损失惨重,想要东山再起就需要庞大的资源支持,所以他们才会打上杨开的主意。

        但如今居然得知这家伙出身第一栈!

        他们对杨开的来历一直摸不清楚,如今才知跟第一栈有些关系,怪不得一个帝尊境有那么强大的底蕴,有那位兰夫人悉心教导也不足为奇了。

        “说了这么多,你们要不要跟我去第一栈?”杨开追问道。

        赵百川呵呵笑道:“第一栈的大名,老夫也早有耳闻,早年间也曾与第一栈做过几次交易,确实童叟无欺,只不过我们这些人去了第一栈,又能做些什么?据我所知,第一栈可不是那么容易进的。”

        杨开微笑道:“一般人自然进不去,不过几位当家若是愿意委屈一下的话,本座自可作保,打杂跑堂什么的你们总会吧?”

        赵百川眼角一抽,陈天肥也干笑不已。

        想他们好歹也都是一些中品开天,无论混成什么样也不至于去打杂跑堂吧?这传出去日后还怎么见人?

        赵百川当即果断道:“供奉好意,赵某心领了,只不过我们这些人,闲云野鹤惯了,怕是受不了什么拘束,这第一栈,不入也罢。”

        “那倒是可惜了。”杨开叹息一声,拍了拍陈天肥的肩膀道:“陈当家长成这样,本还想让他多活动活动减减肥的。”

        陈天肥陪着笑,脸都快僵硬了。

        赵百川道:“此去要经过数个大域,路途遥远,前途或有凶险,供奉若是不介意的话,便让我等护送一程吧。”

        “埃……不必这般麻烦。”杨开抬手,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森森獠牙:“若有哪个不长眼的敢来打秋风,定叫他有来无回!”

        抬手的瞬间,手背上的那图案微微闪过一道光芒,与此同时,一股圣灵的气息弥漫出来。

        这自然是杨开与祝九阴沟通的结果,祝九阴不便出手,不过释放一丝圣灵气息却是没什么问题。

        赵百川等人脸色都是一变,霎时间冷汗打湿后背。

        不着痕迹地退后几步,赵百川拱手道:“既如此,那就不耽搁供奉了,供奉好走!”

        杨开笑吟吟地点头:“山水有相逢,咱们后会有期!”

        领着月荷等人,大摇大摆地从他们中间穿过,一路绝尘而去。

        等他们走远了之后,陈天肥才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那家伙竟真的将祝九阴带出来了?”

        欧阳兄弟也面如土色,欧阳烈道:“圣灵之威,果然可怕!”

        那一丝气息弥漫开来,他竟连反抗的勇气都生不出,感觉自己好像下一刻就要窒息而亡。

        欧阳冰一脸佩服地望着赵百川:“还是大当家英明,没有第一时间跟他撕破脸皮,否则咱们可就惨了。”

        陈天肥赔笑道:“大当家自然英明无双,只不过如今那小子带出了祝九阴,我们怕是拿他没什么办法了。”

        说话间,一群人全都朝赵百川望去,等他定夺。

        赵百川脸色阴晴不定,眸中精光四溢,显然是在思绪翻飞。

        片刻之后,他忽然抬头朝杨开离去的方向望去,大恨道:“可恶,中计了!”

        “什么?”陈天肥等人不解地望着他。

        “这小子方才在虚张声势,给我追!”赵百川低喝一声,率先朝前方驰去,陈天肥等人不敢怠慢,纷纷跟上。

        琴夫人问道:“大当家,你说那小子方才在虚张声势?”

        赵百川冷哼道:“若非虚张声势,又何至于主动提及那第一栈和兰夫人,又何至于暴露祝九阴的气息?那小子是什么样的人,你们与他多年交集,还不清楚吗?他若真有手段,哪还会跟我们客客气气,只怕早已蹬鼻子上脸,要我们好看了。”

        众人心中一沉,细想一下,确实如此。

        杨开第一次与赤星有所交集,是强行入主赤星,斩杀了甘宏和毒娘子两位当家,随后展现出碾压群雄的实力,在星市之中作威作福,疯狂压榨赤星的利益。

        可以说,这样的一个人很难相处,可方才杨开跟他们说话的时候却是客客气气,这几年来,杨开何曾用那样的面孔对待过他们?

        他越是那样,越是说明他心虚!

        纷纷觉得赵百川说的有道理,暴露第一栈和兰夫人的关系,主动流露出祝九阴的气息,莫不是在狐假虎威。

        陈天肥生性谨慎,迟疑道:“可是大当家,若他故意示弱,又该如何?”

        赵百川冷哼一声:“是虚张声势还是故意示弱,等我们追上去就一目了然了!”

        与此同时,数千里之外,杨开与月荷等三人急逃遁,月荷不解道:“少爷你跑这么快干什么?”

        杨开脸色凝重道:“我与赵百川接触不多,但此人能成为赤星魁,定不是易于之辈,我方才之言能唬住他一时,唬不住他一世,说不定他什么时候就想通追过来了,还是赶紧走为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