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你没得选择

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你没得选择

        器灵火鸟和碧绿巨龙的加入让战天盟和雷台宗的一众武者雪上加霜。

        火鸟在杨开刚得到的时候,实力不算太强,但这些年它炼化了三缕太阳真火,上次又炼化了两道乾天雷火,每一次炼化,它都得到了巨大的成长。

        如今的火鸟,单挑一个返虚三层境根本不在话下。

        更为难得的,是它拥有自己的神智,懂得伺机迎敌,无需杨开分神操控。

        而龙骨剑所化的碧绿巨龙虽然在神智上不及火鸟器灵,但它到底是上古生灵的骸骨炼化而成,单是那无形的龙威便让敌人压力如山,配合杨开的操控更是如臂使指,所向披靡。

        而且,它还是可以成长的秘宝,也不知道是不是炼化它的上古生灵本身具有的神通还是怎样,反正死在它手上的武者,精血都会被其吞噬,壮大它的威力。

        火球,烈焰从火鸟口中喷吐而出,双翅挥动间,一道道如利刃般的火刀四面八方激射,而碧绿巨龙大口张开中,更有浓如实质的毒雾弥漫开来,那可是绿龙之毒,返虚镜也不敢轻缨其锋。

        惨叫声接二连三地响起,一个又一个敌人死在火鸟和龙骨剑的攻击之下,如割稻草般轻松。

        “杨宗主,出来与老朽一谈可好?”梁永神色变幻,脸上汗水如雨水般滴落,拼命地催动自身的秘宝,化为防护,在三头九阶云兽的围攻下苦苦支撑,眼看着同伴一个个死在自己眼前,他终于慌了神,意识到自己这一次怕是凶多吉少了。

        单单只是一个杨开,以他们这次的阵容,或许可以轻松拿下。

        但是在辅以这么多强大的助力之后,这个想法已经不现实了。

        他不想死在这里。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说的?”杨开的讥笑声从虚空中传来,梁永努力想寻觅他的踪迹,却根本无法得偿所愿,眼看着器灵火鸟在灭杀了一个同伴之后竟直直地朝自己飞来,梁永大惊失色,连忙道:“你以为此次之事是我战天盟和雷台宗想要对付你?如果你真这么想,那可大错特错了。”

        “什么意思?”杨开果然愣了一下。

        “梁永,你敢泄露机密,小心不得好死!”另一边,雷台宗的副宗主司徒宏连忙厉喝起来。

        他话音刚落,虚空中便浮现出十几道金色的丝线,那金血丝彼此纠缠,很快便凝成了一支长矛的模样,微微一颤之下,迅朝司徒宏激射过去。

        司徒宏本就捉襟见肘,勉力抵挡云兽们的狂攻,此刻哪还有余力来防备这金色的长矛?

        怪叫声中,他鼓动圣元,在自身体外形成一道防护,期望能挡下这一击。

        可他也太小瞧了金血丝的杀伤。金血丝本就锋利无匹,在杨开洞悉了诸多变化之道之后,这种锋利更添几分威能。

        金色长矛很快便袭至司徒宏面前,视那防护于无物,轻易将其洞穿,并且在他身上打出一个窟窿。

        好在最后关头司徒宏扭动了下身子,避开了要害位置,这一击虽然强大,但却没能要了他的命。

        不过也到此为止了。

        一直在围攻他的那几只云兽蜂涌而上,一下子就将他淹没。

        凄厉的惨叫声传出,让还在苟延残喘的几人汗流浃背,前后不过三息功夫,雷台宗副宗主的声音便戛然而止,生命气息彻底湮灭。

        “现在你可以说了!”杨开的声音从某一处传来。

        梁永扭头望去,赫然现杨开已经现身,站在不远处,一脸阴冷地望着自己,而一直在围攻自己的云兽也仿佛得到了什么命令,没有再对自己施压,反而退到一旁,龇牙咧嘴冲自己虎视眈眈。

        又是两声惨叫传出,最后剩下的两个同伴也在此时陨落。

        梁永放眼望去,此刻在这片古怪的世界中,还存活的只剩下自己和杨开两人了,而死去的每一个同伴看起来都凄惨到了极点,不但肉身尽失,仿佛精血被什么吞噬殆尽,就连神魂力量都没有逸散出来分毫。

        真正意义上的神魂俱灭!

        要知道,达到返虚镜这种程度的武者,在死后,强大的神识会从识海里溢出的,消散在天地间,这种溢出的度很快,会轻易为人察觉,可是此刻,梁永却查探不到分毫。

        他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了。

        但眼前的古怪显然让他毛骨悚然。

        咕咚一声吞咽了一口口水,梁永体会到了近百年没曾过有的恐惧感。

        “你说,还是不说!”杨开逼问着,神色不耐起来。

        “事到如今,老朽自然没什么好隐瞒的,杨宗主若是想知道,老朽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梁永深吸一口气,神色看起来倒还算平稳,其实内心的煎熬只有自己清楚。

        “那就告诉我,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杨开眯眼望着他。

        梁永苦笑一声:“老朽若是说了,杨宗主可以放老朽一条生路么?”

        “你觉得呢?”杨开咧嘴一笑。

        梁永摇了摇头:“是放是杀,全在杨宗主一念之间,杨宗主既然想知道一些隐秘,老朽可以告诉你,但是没有好处的事情,谁会做?”

        杨开眯起了双眼,眸中隐有寒光四溢,沉吟了好一会,才颔道:“好,若是你告诉我的消息价值足够大,我可以留你一条狗命,你左右也不过是听命行事,你我之间以前并无恩怨,但如果你只是在拖延时间,那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放心,老朽可以肯定这条消息杨宗主肯定很感兴趣,不过口说无凭,老朽可以相信杨宗主么?”

        “你没得选择!”杨开冷哼一声,往前踏出一步。

        一直围聚在梁永身边的那几只云兽也从喉咙里出了低吼之声,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仿佛只等杨开一声令下,便上前将敌人撕个粉碎。

        梁永脸色一变,连忙举手道:“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老朽说就是了。”

        “算你识相!”杨开冷笑着。

        “这次的事……”梁永眉头紧皱着,似乎是在斟酌措辞,徐徐道:“这次的事其实我们战天盟和雷台宗也是奉命行事罢了。”

        “奉命行事?”杨开讶然,“谁的命?”

        “这个……”梁永脸色犹豫,隐隐还有一丝忌惮的味道在其中,“这个老朽就算不说,以杨宗主的聪明,应该也不难猜出吧?”

        杨开狐疑地望着他,很快明白过来:“你是说,星帝山?”

        他也不是刚到幽暗星,对这个修炼之星一无所知的入圣境武者了,在这里待了这么多年,战天盟和雷台宗的名头之响他自然清楚不过,能让这两大势力联手来对付自己,除了一个星帝山,再无旁人。

        “老朽可什么都没说,这只是杨宗主自己的猜测。”梁永连忙撇清干系,不过从他的神态和语气上,杨开已经知道自己所说没错了。

        只是……自己与星帝山没有什么交集吧?

        “还是因为战舰?”杨开冷声询问。

        “此其一,其二是因为一个人。”梁永也算是两大势力的高层,对这次行动自然有些了解。

        “叶长老!”杨开立刻就想到了叶惜筠。

        她是上一任星帝山的掌舵人,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离开了星帝山,现在看来,叶惜筠与星帝山之间恐怕还有些恩怨。

        是了,上次她还中了毒来着,能让她中毒,敌人的实力肯定非同凡响,难道也是那边所为?

        见杨开在沉思,梁永惴惴不安地站在原地等候着,好半晌才试探地问道:“杨宗主,该说的老朽都已经说了,不知你可还满意!”

        “没有任何遗漏?”杨开冷眼望向他,“你要弄清楚,就算外面还有十几个人,也不一定能拦得住我,若是叫我知道你有什么知情不报,嘿嘿,不知道梁长老膝下可有儿女敬孝?”

        梁永脸色一变,眼中闪过一丝挣扎之色,咬牙道:“杨宗主要小心那个穿着褐色长袍,头花白的老家伙!”

        “哦?”杨开似笑非笑地望着他,好一会才颔道:“好,我知道了,梁长老有心!”

        梁永不由地大口喘息起来,这种命悬一线的感觉委实太过糟糕。

        “杨宗主,老朽已经没有什么知道的了,你看……”

        “放心,我说话算话。”杨开轻轻颔,如他刚才所说,他与梁永之前以前并没有恩怨,杀不杀他都无关紧要。

        神念一动,四周的云兽再一次化为朵朵白云,飞逸上天。

        而这古怪的阵法世界也看是变得扭曲模糊,很快便破碎开来。

        等到梁永再回过神的时候,赫然现自己已经重新出现在了那宫殿之外,四周剩下的十几个同伴都一脸愕然地望着这边。

        不过下一刻,他们的目光就变得震骇起来。

        满地尸骨,没有丝毫血肉,仿佛这些尸骨已经经历了无数年的风吹日晒,只剩下一具具惨白的骸骨了。

        被龙骨剑吞噬了血肉精华,下场就是如此。

        而在这些骸骨的包围中,杨开完好无损,脸上挂着一抹讥讽的微笑,而除他之外,就只剩下一个梁永还活着了。

        剩下的人,全部陨落,无一幸存。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