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风华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二章 你也没问啊

第二百三十二章 你也没问啊

        原本在郑建国的计划中,hiv感染者应该是他成为住院医后才会有可能接触到,并且他甚至是已经做好了自己出钱,让人家住院接受治疗用以达到研究的目的,然而没想到却在前去报到的时候就能遇见。

        这时看到尤娜在吃惊过后关上了车门,郑建国也就转头看了看快餐店里的那个服务生,只见他正站在玻璃门里面正望着自己,满脸狐疑中隐含着茫然,浑然不知自己得的这个病会有什么后果。

        脑海中飞快闪过记忆深处的画面,郑建国只从看到的这些就知道这位怕是已经处在崩溃边缘的晚期,也就飞快的大步回到了快餐店里,找出笔在便签纸上留了个呼机号后塞了过去,开口道:“如果你想去麻省总医院看看的话,这是我的呼机号码——”

        “你——”

        服务生看清呼号的功夫,郑建国已经转身出了快餐店,曾经他对hiv的发现者名头有着几分想法,只是随着这段时间毕业备考和会议准备,让他对于自己现在铺开的摊子有了个大致的规划,心中下意识的便将这个hiv病毒给放在了md和phd联合培训项目中,属于和螺杆菌致病性机制研究一个级别,都是要在住院医培训阶段开展研究和拿出成果,用以通过联合培训项目的认可。

        当然,这会儿的郑建国并不知道这个hiv的致病性研究也是一个诺奖,由此时远在法兰西的卢克·蒙塔戈尼尔分离出淋巴结关联病毒lav,也就是人们熟知的hiv而荣获2008年度四分之一的诺贝尔医学奖。

        只是从发现到获奖,依然是等了26年时间——

        郑建国知道这在未来的几十年里是个大热点,但是由于不知道这个发现也会是个诺奖,以至于这会对于hiv的重视度并不足,两辆车一前一后的回到他家里后尤娜也没下车,而算是认认门后便开车离开,他这才到了电话机前开始拨号。

        先是用半个多小时打了两个家里的电话,发现和自己想象般那样没人接后,也就拨起天街四合院里的号码来,这下倒是没费什么劲儿就被人拿了起来,郑富贵嗓门敞亮的传了过来:“你好,请问你找谁?”

        “爹,三姐四姐说带你们去首都玩,感觉怎么样?”

        郑建国是没想到接电话的就是老爹,当即脑筋急转下找了个不是话题的话题时,就听郑富贵转头嘀咕着说了句什么,然后便是杜小妹的嗓门传来:“肯定是杨娜给他说的——”

        “那您可是冤枉杨娜了——”

        郑建国在心中嘀咕过,当然这个事儿是不用和老娘解释清楚的,杜小妹的脾气他可是清楚的很,由于自打嫁给老郑家以来便没有公婆在家,待人接物方面经过二十多年的历练也算是场面上的人。

        上辈子和黄大妮有了矛盾也都是找郑建国私下里去说,倒是从未当面落过大妮的面子,这时面对着比大妮还出挑到没边的杨娜,应该不会有什么不同才对:“俺娘在旁边呢?”

        “啊,你娘在旁边呢,你找她有事儿吗?”

        郑富贵正被杜小妹给嘀咕着一心二用的应付时便说了这么句,倒是直接把旁边正瞪眼的后者给说炸了:“怎么着,郑富贵,我儿子找我就必须有事儿了?”

        “没,你儿子找你说话,他说他想你了——”

        郑富贵眼瞅着在床上躺了快一个星期的杜小妹有借故发脾气的迹象,顿时就来了个祸水东引,抱着电话机和电话线放到她的身边道:“给——”

        “我也想他了——”

        听到郑富贵这么一说,拿过电话的杜小妹有些控制不住情绪的抹了把脸,接着才把电话放在耳朵上,抬高了嗓门道:“蝈蝈,最近考试怎么样?上次打电话娘也没问你学习上的事儿,你可得听老师的话——”

        “嗯,娘,我打这个电话就是想说这个事儿,我这边在学校的学习完了,得到医院里面去实习——”

        郑建国是正打算想着怎么和郑富贵与杜小妹两口子说开,毕竟当时临走之前就只说了学习的事儿,倒是没提毕业后进入单位实习的事儿,好在这个说法对于郑富贵和杜小妹来说正正好好,只以为是学习环节中的必要组成部分:“那你到了医院得听老师的,哦,杨娜来了,她来好多天了,一直就在身边帮你伺候我——”

        “阿姨,我替建国照顾你不是应该的吗?”

        杨娜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东方女孩,相反在性格方面更倾向于西方文化中的女强人,而这也正是她在高中和大学里面就跳级的根本原因,只是由于在医学院学的就是怎么面对和照顾病人,所以这会儿面对着又是未来婆婆又是患者的杜小妹,那可是如鱼得水轻松有余。

        这时看到郑建国给杜小妹来了电话,才洗了苹果的杨娜便拿着放在了她的床头边,下意识的看向了旁边的郑富贵:“叔,到医院里听老师的?”

        “蝈蝈,建国说他在学习学完了,要到医院里去实习。”

        杜小妹耳朵听着郑建国的声音又抽空给杨娜说了,后者不禁是娇颜微变,玲珑有致的面颊现出了惊喜之色:“他从医学院毕业了?”

        “毕业了?”

        郑富贵满脸狐疑的回问了句,杨娜也就知道自己问错了人,只是这老公公问话她又不能不回:“如果是他要去医院实习的话,那就是毕业了,因为他和我那时候不一样,我们是医2学年结束后会到医院里科室轮转。

        他不用轮转就可以参加毕业考试,就是单纯学习方面的考试,然后去医院实习的话,那就是住院医了,和实习医生不同,住院医是正式医生,只是需要在拥有处方权的医生带领下行医。”

        郑富贵现如今也是善县人民医院里ct室的医生了,自打到了县医院是接触到和学到了不少的东西,所以这时对于杨娜说的东西,也算是有个大概的认知和了解,然而依旧是没搞清医学生实习和住院医的区别。

        如果杨娜换个说法的话,比如医学生轮岗是没有工资的,而现在住院医有工资的,那么后者才会理解郑建国这个实习,可不是学业还没结束,而是真正的从医学院毕业参加工作的概念。

        杨娜在旁边和郑富贵说着的功夫,杜小妹也知道该把电话交给她了,母子俩又说了两句暖心的体贴话瞅见这个档口,她也就把电话让了出去:“杨娜,建国找你说点事儿。”

        “好,阿姨~”

        展颜一笑,杨娜这时也就看到郑冬花正抱着个洗衣盆进来,接过电话后开口道:“郑建国,你真毕业了?”

        “嗯,是的,上次你和我在电话里说了考试不同之外,我就从校部秘书和医学院教务长那确认了,然后当时来的还有麻省总医院的院长瓦尔先生和消化中心的艾米主任。

        现在我不光签了麻省总医院急诊室的协议,还签了麻省理工物理实验室的兼职协议,那边可是比总医院大方多了,给了我个兼职副教授的职位。

        当然这些我没和父母说,等我母亲身体好点了,飞机那边交付后再把他们带过来,我再当面和他们说下,怎么样,女人,你的男人是不是很厉害?”

        听到杨娜的声音,郑建国便骚包似的把自己最近干的事儿一股脑的都倒了出来不说,还在最后时口花花的调戏了下她,只是说完就想起对面旁边可是还有父母,也就继续接上道:“只是坏处也有,不能再继续占哈佛医学院的便宜,需要把那间宿舍交回学校,所以现在我住进了查理送的那间房子里面,现在里面是连家具都没有,就等你来布置了——”

        “嗯,飞机的话应该下个月就可以了,正好这边提前办一下阿姨和叔叔的护照,听说这边出国的话卡的比较严,不怎么好办。”

        强忍着因为男人女人的说法而出现的异样心绪,杨娜心中是把郑建国这不分场合的调戏给记在了心底,只是随着新建房子还等自己去布置的说法出来,心底顿时泛起了阵浓浓的蜜,先前的那点不快也就消失不见,便在嘴上捡着对方透露出的话题说过,又转头看向了旁边的杜小妹道:“阿姨,建国说下个月接你们去美利坚转转,正好可以去他那里过几天,好不好啊?”

        “好,好,我有两年没见他了,没见他真人了——”

        说起这郑建国离家的一年半,杜小妹也不是没有见到过他的照片,甚至是郑建国给齐省医学院寄的录像时还专门拍了下自己的情况,这两天她在床上修养的时候算是都给放了遍,以至于这会儿才有了这么个说法:“就是得花不少钱吧?”

        “你儿子那么能挣钱,你不花谁花?”

        相比于杜小妹的顾虑,郑富贵倒是彻底想开了:“他现在学出来了就翅膀硬了,自己赚的钱是想怎么花就怎么花,我以为他临走前给的那3000块就是大数字了,谁想到连秋花啊,冬花啊也都帮着他瞒着咱们——”

        “爹,你也没问啊——”

        郑冬花突然从门外进了屋后说过,瞅着老爹老娘开口道:“我不是给你们说了,有要花钱的地方就说,私下里也塞给你们不少钱,还都说了是郑建国在外边赚的正经钱——”

        “你,哼,就越学越精吧~”

        杜小妹无语的横了眼郑冬花,她是打破了脑袋也没想到郑建国是赚了那么多的钱,只是在首都这边买房子就买了不知多少套,这会儿正好看到大家都在,也就一指杨娜道:“杨娜你问郑建国,他买这些房子想做什么?”

        “想给家里置办家业——”

        杨娜被指了问过还没开口,她便跟着电话里郑建国的说法说了出来,只是很快下一句就让她白皙的面色微红:“说是等他学成归来就得成家立业了,这些怕是还不够——”

        “噢——”

        杜小妹是没想到郑建国能说出来这么句话,顿时瞅着杨娜有异的模样把脑海中的东西全部赶走,蝈蝈说的意思可不就是毕业回国了要和这个儿媳妇领证,那现在买的房子也就是小事儿了,只要郑建国能够老老实实的回来娶妻生子,她就没有别的心思了:“那就随他去吧。”

        “建国,阿姨说随你去了,上次你让接触的港岛《上海滩》已经谈完了,只是这边央视有想引进欧美电视剧的打算,想让咱们给他们搭个桥联系下相关的电视台——”

        给郑建国转达了下杜小妹的说法,杨娜也知道这母子俩的斗法算是告一段落,转而说过工作上的事儿后,话筒里的郑建国也就开口道:“这个活咱们干不来,让他们去通过外交部联系美利坚驻共和国大使馆文化参赞布鲁斯,或者去通过共和国驻美利坚大使馆文化二秘徐秘。

        这个事儿可不是单纯的影视剧版权购买就行的,而是属于两国间文化层面的交流,和你说这个打算的人怕是对咱们没安好心,以后不要联系他了。”

        “好吧,那就听你的,你的毕业典礼没有单独举行?”

        杨娜的俏脸面色微变说过,她是没想到只是引进部欧美电视剧就能上升到文化交流层面,只是这会儿经过郑建国的说明也能醒悟到这和中美最近的关系是离不开的,然而这个念头也只是在脑海中转过,她的注意力还是落在了郑建国身上:“要是没单独举行,那就是4月15日集体举行了?”

        “是的,到时候集体举行,不过明天我能休息一天,后天就得按照协议去麻省总医院急诊室报道了,现在你能和我说说急诊室的医生有需要注意的吗?”

        郑建国想起后天就要报道,也就趁着这个时候问起了急诊室里的关系来,按照几十年后江湖上的那句话说,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那么放在急诊室里面也是有着堪比武林派系不同的医生群体,之所以要用这个词,还是因为在医院里面不会有那种撕破脸的纷争,谁也不想在用到对方的时候再去抱佛脚——大家可都是医生。